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连载] 雕像时代(一)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连载] 雕像时代(一)

雕像时代

章凝

一、

五月初的一个上午大约10点钟前后。当太阳光子千千万万蜂拥进窗户的时候,他开始自昏沌状态中爬出,先是处于一种半梦幻半苏醒状态,随着墙壁上挂钟滴答滴答的秒针节奏,脑电波一滴滴进行着物理变化,由泥浆的浑浊转为湖水的清澈;思维之波宛若一条蠕动的长蛇,沿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时间隧道,一寸寸挪向那光亮的出口。只是,心灵之窗仍然紧紧关闭着,犹如两扇大理石门:

我是谁?我是什么?我是麦克杨,可麦克杨不过只是我的代号,人们管这类代号叫作姓名,问题还是没有得到真正解决。那么我究竟是谁?到底是什么?还有什么是什么?--- 见鬼,好不好不来这种文字游戏,文字游戏是思辨贫弱的一种表现,是自欺欺人式论理的得力武器。如果目前仍然找不到答案,那么我就是我,存在就是存在,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为最短,我和存在是所证命题的终极。

我这又是在哪里?是昏迷了吗?还是是刚刚睡醒过来?如果是后者,这一觉怎么这样漫长,好像足足睡了有半个人生。还有,梦呢?没有梦,想不起来做了什么梦,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与黑暗中若隐若现几只磷火般的眼睛。终于,面前有了光,一大片白色的光,穿越眼幕浸透到内在深处。这或许为物质之光,或许为意识之光,更有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谁知道呢。哦,应该是早上了,起床的时间到了。

眼皮开始微微抖动,由一双细密的缝隙,缓缓拉开如两张弓,最后达到了力量的极限,光波接收器就此开始工作。与此同时,四肢尚未产生位移,头颅也没有,除去其内部的万千元素:没错,眼前是我的起居室,这里是我的家。窗外,阳光明媚如二八少女;四周,怎么却寂静得可以媲美月球表面。没有机动车驶过街道的嘈杂,没有小区公园里孩童们玩耍时送来的欢声笑语,两只耳朵像是戴上了一副厚重的隔音罩。想起来了:今天是周六,大家应该都和我一样,睡了个自由自在的懒觉。原来如此。

眼球做了两个顺时针移动,意识如秒针指向的阿拉伯数字,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我怎么会睡在了起居室里,起居室的地毯上?卧室不是在楼上么?并且身上连条毯子也没有,不光毯子,枕头也没有一个。另外居然还赤身裸体,虽然我一向喜欢裸睡,也不应该如此不堪。等一下,啊,我没有睡懒觉,想起来了,终于想起来了:昨天,昨天的晚上 --- 我......我自杀了!怎么,我---还---活---着?!

他的上身弹簧般跳起,脑电波同步工作着:我这不是在做尸打挺?动作暂停于地毯上,他有意让自己陷入沉思,思维却拒绝接受心理调度,不得不宣布放弃。身体立马行动起来,脑细胞陷入稍息状态。立起身来,先伸了个上天入地的懒腰,放四肢尽情舒展开来,躯体也感觉松弛了许多。随即条件反射扇动鼻翼:怎么,煤气味?相当浓烈!大踏步冲向厨房,一抬眼:果然,煤气灶没关,四个开关统一指向最大释放值。难道这就是昨晚我所采用的自杀方式?怎么竟然没成功?

噼里啪拉,姆指食指配合动作飞快,煤气炉转瞬恢复到休眠状态。再一个右转身扑向窗户,以一种恨不得将你砸得粉碎的即时心情推开,人顿时让春风拥抱了个满怀,结实而紧密,一时间,他忽地感动莫名:干嘛要自杀呀?有什么事情能叫本来无比热爱生命的我万念俱灰?为亲人的意外离世么?他们这么爱我,这样做岂不是要让他们的在天之灵伤透了心;为被恶人陷害丢掉了心爱的工作么?这样岂不是随了他们的心意,为其做了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为发现自己得了顽症么?既然生命短促,为什么不耐心再等待几日,反正或早或晚都是一个走;为未婚妻的负心背叛么?这确实有些让人痛不欲生。可是,世上可爱的女人千千万万,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真正可怕的不是失去爱,而是失去了继续、永远追求爱的勇气。需要的时候男人应该为自己所爱的女人献身,但为失恋而死的男人最没有骨气。无论如何活着,总是一种美好!

奇怪!还是没听见任何声音。大白天的,怎么回事情,难道我聋掉了吗?没有呀,窗外的树叶正沙沙作响,声声入耳,伴随着一阵咕咕乱叫,那是来自肚子:哦,我饿了!嘴巴已经罢工了一天一夜,难怪。

拉开冰箱门,吃惊先于吃饭:那里面黑洞洞。停电了?诧异的目光横扫过去:微波炉、电视机、组合音响,室内所有的液晶显示消失得很彻底,房屋里没有一丝人工光亮:真停电了。没啥大不了,虽然不是家常便饭,却也不能算罕见。可是,窗外没有丝毫昨夜下过雨的痕迹呀。看来我一闹自杀,世界就闹停摆。呵呵.....

没电视看,没广播听,还没网扫,只有燕麦面包片涂抹上蜂蜜花生酱,外加半根麻辣香肠,一杯苹果汁,末了又剥了两个橘子,狼吞虎咽用过,人进一步感觉精神,再次体验到了 --- 没死,真好!

他是一个喜欢洁净的男人,少量器皿手洗就可以了,另外还没刷牙洗脸呢。于是拧开水龙头,不由得又是一惊 --- 没水!竟然水也停了,一股不安席卷上心头:断水断电,所在街区发生了什么。还有就是周遭为什么这么安静,静得异常,静得有些让人瘆得慌。难道大家都象我一样,睡到了太阳照腚?不至于吧。给谁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直接联系有关部门也行,水电什么时候能恢复。一边思忖着一边拿起手机 --- 没电!诸事不顺,我靠,一扬手,失宠的宝贝幽幽飞去沙发的怀抱。

几分不安升级为两分恐慌。电视、广播、网络、电话,清一色当机。这下可好,和外界完美地失去了互动,生平头一遭,想来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吧。街区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亲自外出察看一下了,事不宜迟说干就干。找来内外衣裤、鞋帽,穿戴利索了,取过房门钥匙,他来到了户外。

天,宛若港湾深处的海水一样湛蓝,湛蓝得近乎透明,能够看到掩藏于白昼天幕后的一粒粒星星。但却没有云,没有一丝云,没有黑云,没有灰云,更没有本应和蓝天结伴而行的朵朵白云。好在迎着阳光,高空中有一群鸟儿在飞翔 --- 应该是和平鸽吧,让反常的天蓝显得不那么过于失真,失真得几如置身于严重PS过的风景图片。

自天空收回目光,心思也随之回归地面。他想找人,从起床到现在,大约也有一个时辰了,还没看到一个人,甚至一条狗、一只猫 --- 他的爱猫迷娘前两天忍痛送人了,在他准备自我了断之后 --- 这给了孤独向他发起阵阵攻击的良机。从昨晚的自杀行为到今早的重新振作,平淡之间身心发生了许多变化。此时此刻,思维需要梳理,情感需要倾吐,人是一种需要相互交流的动物,虽然交流多了又会惹出各种麻烦。他迫切希望马上与人交谈,最好能和一个知心朋友在一起,晴空下,草地上,推心置腹地倾诉、聆听 --- 到底刚刚莫名其妙体验了一番沐火重生的经历,不仅在肉体上,更且在精神中。

静,当心神自内在折向外界,无声向他发起了新的一轮冲击。他本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生来对声音敏感,听力比较锐利。此时此地,耳朵再次发出疑问,更加不容回避的质疑:怎么还是听不见丝毫声响?看吧,风轻柔得多了,树叶停止了摆动,可声音都跑到哪儿去了?以往远处高速路传来的车流噪音,今天怎么一点也不见?难道这条路段因某种原因被封闭了吗,车辆禁止通行?那么左邻右舍的孩子们呢?大人们呢?猫儿们、狗儿们呢?怎么也全都变成了哑巴。再不好用睡懒觉来解释了,那又是自欺欺人。眼下的静,不是那种让人悠然神往的万籁俱寂,而是一种类似于墓地氛围的死寂。想到这他打了个寒战:会不会还是我自己耳朵的问题?自杀流产,我变成贝多芬了么?即时双臂张开,两只手掌向内,猛地迎面撞去 ---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为耳朵彻底洗清了嫌疑。一小波宽心过后,他周身又是一阵发凉。

啊,那边有人,到底看到人了:稍远处一户人家的门前屋檐下,疏密相间的花木背后,有一对青年男女正四臂缠绕,紧紧拥抱着亲吻,状态浑然忘我。大白天的,有些不雅了。男孩象是斯蒂夫家的老三,这小公狗好像还不到15吧,我搬来这里时也就一根高尔夫球杆的长度,一转眼都会发情了,居然已经勾到了妞。而我呢?!他匆匆别转了目光,一是偷觑他人男女亲热不绅士,被人发现了很难堪,二是眼下看到这种场景特伤心,太受刺激。赶快躲开,眼不见心不烦。

怏怏转过小区街角:咦,一辆轿车停在车道中央。太危险了,这条道路车速很快。他一边左张右望,一边跑向那车,近前,大吃一惊:驾驶座位上端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头发、胡子已经花白。他双眼紧闭,眉头微锁,显然已失去了知觉。

这人心脏病或者高血压犯了!救人要紧,他一把拉开车门,发一声喊:“你怎么了先生?”同时伸手去翻那人的上衣口袋,接着是左右裤兜,最后是手套箱,十万火急手忙脚乱一番 --- 没有急救药!没辙了,自己没有丁点急救知识,不敢轻举妄动,只有找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了。眼看后面还没有车子驶来,他向自家的镇屋街区奔去,边跑边喊:“有人吗?救命!救命呀!”

抬头看到一个人影,确切说是半张人脸,贴在一户人家二楼的玻璃窗上。他使劲向上挥手:“嗨,嗨!......”但却归于徒劳。对方毫无反应,聚精会神望着楼下某处,脑袋拒绝调转过来,只当他不存在 ---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老约翰。整天有事没事趴在自家窗沿上,向下窥探街区里遛狗散步的女人。有些变态,别理他了。

拔腿再向前奔,才跑了几步,发现新大陆:太好了,前面有户人家门开着。哦,是布朗家,很友好的一家人。我的迷娘就是他们前两年送的。美丽少妇布朗夫人妮可儿活泼又热情,我总幻想着能够娶到象她这样的女人。他们一定会尽力帮忙的,那老先生有救了......

到了,左右两大步跃上台阶,强迫性立定,他气喘吁吁高喊:“妮可儿,马克,在家吧,有急事!......” --- 没有回音,屋内静悄悄。急不可待,顾不得那么多礼节了,他探身向前,尽量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那扇半掩着的房门:“嗨,有人在家吗?......” ---

霎时,一道等同于万伏电压的核辐射,直直劈进那双睁大了的眼睛,直劈得他浑身上下,皮肉、血液连带着骨头,一阵癜癇颤栗......

(未完待续)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4-11-23 00: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  

意识流小说。作者思绪的极度活跃,丰满、灵妙着文字走向。期待下文

“眼球做了两个顺时针移动,意识如秒针指向的阿拉伯数字,由低到高,再由高到低”——这样的语言,非常有个性特色。读者似是看到了人物眼神的转动。


2014-11-24 08:5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3  

最近多事,根本静不下心来阅读。先顶起来。


2014-11-27 23:2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4  

唐兄家也安置好了,没有小孩需要操心,芬兰漫长的冬天就是冬眠期,还能有什么杂事呀,安心写作吧。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11-28 15: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5  

刚才读了二章,再回头来读着篇。感觉章凝在摆一个八阵图,让读者先迷幻在里面吧。这种写法倒是新颖离奇。有点感觉像百年孤独似的手法,加大跨度。

嗨嗨,不安这个家倒好,之前能静心倾注文字。现在是老被这个老婆打搅,无限的家务纠结过来,时时不能自拔。

我常对老婆说,讨你我亏本了,智商下降得无以复加。大脑也现呆滞。恐怖ing!下辈子学康德,不再讨老婆,才是上上策也。


2014-12-8 21:0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唐夫

#6  

发现通篇所写的就一个字----“幻”!


2014-12-10 00:5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  

将一种“幻景/幻觉”贯穿始终正是我所希望达到的效果,还得继续努力。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12-10 00:59:
发现通篇所写的就一个字----“幻”!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12-11 23: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