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2)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2)

《越狱》(2)


暮冬初春的太阳草草落山了,捎去了一天一夜风的呼号、大地的呜咽。几百上千尺
高的的沙尘,于夕阳残火余晖的斜映下,默默地回归故土。颗粒状粗糙的天空斑驳
纵横,发散流泻着金黄和血红。

遥遥目送着七八辆越野吉普、十几匹军马蜂拥出石头建筑群,方向东南,人喧马嘶
逐渐远去了。他转身爬下小山包,借着黄昏的余光,穿行于高高低低的石堆,象头
潜行于密林深处的黑豹。走走停停,寻找着,最后摸索到一块大石头,上上下下摸
个遍:就是它了。双手用力掀开,后面露出个一尺多宽的洞口。伏下身子,脚朝内
头冲外,他一面钻进洞去,一面用力扳住石头,一寸寸向后挪动,直至将洞口严密
封住。这仅容一具躯体的洞穴是他过去数年的业余作品。

身体仰面平摊,脑袋歪向斜上方,嘴巴鼻子凑近洞口缝隙,大口大口喘息着。片刻,
大脑电极接通了,立马高速运转起来:棉袄绒裤等冬衣都装病套在身上了,带不走
的些许个人物品已于前些日子暗暗销毁,十几本早已翻烂了的书,包括辞典、自然
地理百科全书等在给厨房帮工时当了柴禾,铺盖卷化整为零扔进了茅房的粪池里。

白天囚犯们集体出工收工,几百号人混杂在一起行动,刚刚升任小工头不久的的他
却有几分自由行动的空间。成功脱离队伍后立即直奔飞沙走石地带,大风抹去脚印,
使嗅觉灵敏的警犬难以持续有效地捕捉到他的遗留体味,进而追踪而至。谁能料到
他原来根本就没跑远,相反于半道调转头杀了个回马枪,借着风沙的掩护时而飞奔
时而潜伏,接连翻过矿场左近的几座荒丘,最后趁着天刚黑,狱方正乱套,在距牢
房目所能及的这座鬼谷潜伏了下来。

最危险也即最安全的地方,无数历史传奇证明了这一生存真理。而对于他冒险计划
的制订与实施,一件经典作品的催化效果就已经足够:那是上世纪60年代末,巴黎
和平大街,法国最大的珠宝店毕罗莎,给一位阿拉伯老妇 -- 大名叫作阿迪迦的--
乔装假冒成科威特王妃,带着两个年轻男助手,大白天变魔术似的自守店经理的眼
皮底下偷去一只镶钻祖母绿戒指,价值两亿法郎。第二天,全国警察展开大搜捕的
当口,已潜去外省的老妇人来到当地的一家食品店,当众盗窃蔬菜,结果顺理成章
被捕入狱,获刑一个月。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她成功地躲开了警方紧锣密鼓的
侦查围捕,及两大帮派集团为搜寻抢夺宝物进行的死伤累累的火并,在执法机关的
保护照应下安享了几周的清福,风头过后从容出狱,旋即与祖母绿钻戒一道消失得
无影无踪,就此不知所终。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监禁期间,她将那价值连城的赃
物当作一件廉价的假珠宝手饰,连同其它少许私人物品交与狱卒存档保管,出狱时
再完璧归赵。大智大勇的阿拉伯妇人阿迪迦创造了人类盗窃史上的一个奇迹。*

开门红,至此一切有惊无险照计划进行。这是一个打他第一天进来起就开始构思,
至今为止已经设计、修改、筹备、演习了整整九年的系统工程,丝丝入扣环环相接,
容不得出半点差错。顺利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眼下的既定任务是睡觉,睡不着就
静卧闭目养神,以保存体力,节省干粮和比干粮更加贵重的饮水。这样熬过最多三
天七十二个小时,当武警搜索队自那仅有的飞地通道铩羽而归,进而方寸大乱朝其
它方向漫无边际扫荡时,趁他们战线拉长兵力分散,我就开始向东南跑,打他一个
时间差,以时间换空间。而十天半月内,在狱方觉悟过来重新杀回的时候,能不能
跑出荒原就只有天知道了。玩这种邪门歪道,除去要有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异想天
开的智慧和破釜沉舟的意志,还实在需要几分冥冥中如有神助的运气,神盗阿迪迦
不就是在警方发现她踪迹48小时前刑满出狱的。

“呜...呜---”,一波尖锐虚飘的高音长啸,略短于超声波的频率,忽忽悠悠飘进
洞口缝隙,清凉到了骨头的阴风将头颅一把罩住,霎时,他浑身上下的汗毛刺猬般
炸起来,一时间,只感觉有千万根细细的冰针穿刺进表层皮肤,浸透到了五脏六腹
-- 有鬼!鬼来了!

这老半天光顾紧张了,竟然忘了个干干净净,他已擅自闯入鬼魂的宴会厅。

沙漠监狱一千多号重刑犯,在外边个个都是牛鬼蛇神级的人物。可这是里边,与所
处的环境相克,再刚硬的命也平常稀松,任凭早已对这方土地产生了深厚感情的死
神予求予取。自杀他杀、横死顺死、正常反常,每个月总少不了那么几桩。这本不
足为奇,生存本来讲究的就是淘汰率,里边外边一样。

幸运儿两条腿一蹬蹬去了所有烦恼,丢给活人一个棘手的课题:怎么处理他们遗留
下来的这些臭皮囊,一二百斤的碳水化合物与碳酸钙的混合物。送出去还给家属很
不现实,每天倒是有好几部十轮军用卡车驶离飞地,可它们的重要职责是运输好不
容易开采出来的宝贵矿石。走出荒原穿过草原,七八天的路程,极品玉矿给日益腐
烂的尸体污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跌价跌老了,谁愿意将隐隐散发着尸臭的精美工
艺品摆放在家中的客厅、卧室里。

冷藏处理,想都不要想,那高昂的成本,人活着时整条命都不值这个价。冰冻不可
能,火化就更没门了。荒原上除了阳光和风,不产其它自然能源,缺少燃料从事这
样的奢侈。将一具百多斤重的尸体烧成一小撮灰烬需要几小时的上千度高温,将消
耗多少金贵的木柴煤碳。活人还分配不过来呢,哪里顾得上死人,这些该死的死人。

就地掩埋吧,说说容易,具体实施起来也难。不毛之地上三天两头狂风卷过,沙砾
的土地象被拖拉机耕过了一遍,尸骨被连根拔出来,零零散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跟随着满地大大小小的石头乱滚乱跑,既不卫生,也影响环境美观,并且还吓人。

开始时,狱方的解决方案是天葬,拖到几里外的无人区喂秃鹫,倒也干净利落。可
时间长了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变幻莫测的荒原风和不知好歹的飞禽,时不常将七零
八落的骨头又给送了回来,若干邪门的更象是长了眼睛,不偏不倚落到大牢围墙内,
回到了老家,做无声的控诉或哀求,叫那些钢铁般的神经也有点绷不住。

这些个挨枪子儿的,作人时牛二,作了鬼还不老实,竟然拿起自己的尸体作武器,
死人整起活人来了,简直是岂有此理。为此狱方头大得很,想来想去,最后想出来
个好主意:将一座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再不具多少经济效益的矿场废弃,开辟为
沙漠监狱公墓。将死鬼们压在层层乱石堆下,看你们还怎么闹腾。终于,解决了这
个大难题。(至于死者亲属那头,随便撮把炉灰捎去,他们还能做基因检验不成。)

年复一年,日积月累,没人知道究竟已经有多少尸体被埋葬在了这里,连个粗略的
统计数字也没有。谁也没有心思知道这个数字,知道了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有一点
是公认确定了的,那就是这数字只会持续不断地增加,而永远也不会自动减少。有
块土地安息总比曝尸荒野强百倍,还是令人欣慰的。墓地对于活人来说,既是一个
远在天边的寄托,更是一个近在眼前的威慑。什么时候自己也将横着进去,谁也心
里没数,而且越不想就越想,越怕就越说不怕。时间久了,空穴也来风,于是就产
生了若干传说。

或说墓地下面冤魂如麻,每当夜幕降临,就丝丝缕缕的冒上来,聚集在一起哭喊、
嘶号,舞蹈狂欢,气焰直冲云天,午夜的风暴见了都绕着走。天亮时阴魂仍旧舍不
得散去,形成一股股愁云惨雾,老鹰飞过也要掉下来。或说死人都化作了厉鬼,血
盆大口、尖牙利齿,夜里出来于荒原上东游西荡,来无影去无踪,专门找人追魂索
命,吸血抽髓。

这些有鼻子有眼的传说没人全信,也没人全不信,但不管信还是不信,有两个故事
在号子里代代相传,几乎已经活灵活现、有口皆碑: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两名人
犯被强迫拉一个暴毙的去墓地,结果死人活人都整夜未归。次日清晨大队人马赶赴
现场,找到的是三具双目圆睁、七孔流血的尸体。另外一个狱霸闯下了大祸,作为
惩戒措施被流放墓地一宿,第二天人倒是还健在,但却就此疯了。

呸!-- 想到这他仰面啐了一口,黑暗里,一半吐沫星子反弹回自己的脸孔:扯蛋,
全是他娘的扯蛋!自己吓自己,世间哪有什么鬼魂。世间没有,阴间也没有,根本
就没有什么阴间。有阴间、有鬼魂倒好了。有鬼魂就意味着有灵魂,有灵魂意味着
虽死犹生,那阴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那里再怎么着也不会比这人间更糟更烂,哪
还怕死个球呀,我可真要第一个抢着去死咧,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活在这世上,
我只怕活人,从来不怕死鬼!来来来,死鬼们你们尽管放马过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们的面目,你们不来不是好汉!

伸手不见巴掌的黑洞中,伴着洞外悠悠忽忽的风,他数着自己一记记带着回声的心
跳,久久不能入梦.....


--------------------------------------------------

注*:参见《国际刑警组织档案选》,Dossiers D'interpol著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5-17 08: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eyourlight


#2  

写得很吸引人.细节很好.


2006-5-17 08:55
博客   编辑  引用

况也

#3  

真棒! 特别喜欢那些细节描写, 有惊险小说的大家风范. 太阳你哪来这些东东的? 想像还是功课做出来的?


2006-5-17 09: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adagio

#4  

sunlover这部作品明显比以前的成熟了,waiting for more ...



世界無窮願無盡, 海天寥廓立多時
2006-5-17 10: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5  

“走走停停,寻找着,最后摸索到一块大石头,上上下下摸个遍:就是它了。”

余以为这个细节不准确。黄昏时,看得见一切,为什么要走走停停?应该快点呀。准备了数年的洞穴,还要寻找?还要摸个遍?

鸡蛋里挑骨头,XP!


2006-5-17 12: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  

谢谢各位点评!

回况也:故事出自想象,知识出自功课。需要查阅大量资料,没有古狗几乎无法进行。

回为力:黄昏的天可以很暗,从几百块石头里辨认出一块不容易,每年他没有几次机会来这里,不可能轻车熟路。


2006-5-18 09: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雪加

#7  

非常有悬念,有种迫不及待看完全文的感觉。期待早日登出。
我不太愿意多看(可忍不住要看)中篇,长篇小说的连载,尤其是喜欢的,等在那里,心里怪痒痒的,总不踏实。伊甸上有好几篇,为力,文章,八月风等写手的,害得我每天要转好几遍,寻找新的连载(笑脸)。章凝的写作看过些,很深奥,那些诗般的句子初读不易理解,要静坐下细细品味。贴近生活的作品,更易引起我的共鸣。
仰着头,踮着脚,期待着...


2006-5-18 11: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8  

雪加,我们好象还没有说过话吧,不论在CND还是这里。热情欢迎!


2006-5-18 11: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9  

Once again, - 顺利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是非是我非我
2006-5-20 16:2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18 19: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1  

二、

暮冬初春的太阳草草落山了,捎去了一天一夜风的呼号、大地的呜咽。几百上千尺高的沙尘,于夕阳残火余晖的斜映下,默默地回归故土。颗粒状粗糙的天空斑驳纵横,发散流泻着金黄和血红。

遥遥目送着七八辆越野吉普、十几匹军马蜂拥出石头建筑群,方向东南,人喧马嘶渐渐远去了。他转身爬下小山包,借着黄昏的余光,穿行于高高低低的石堆,像头潜行于密林深处的黑豹。走走停停,寻找着,最后摸索到一块大石头,上上下下摸个遍﹕就是它了。双手用力掀开,后面露出个一尺多宽的洞口。伏下身子,脚朝内头冲外,他一面钻进洞去,一面用力扳住石头,一寸寸向后挪动,直至将洞口严密封住。这仅容一具躯体的洞穴是他过去数年的业余作品。

身体仰面平摊,脑袋歪向斜上方,嘴巴鼻子凑近洞口缝隙,大口大口喘息着。片刻,大脑电极接通了,立马高速运转起来﹕棉袄绒裤等冬衣都装病套在身上了,带不走的些许个人物品已于前些日子暗暗销毁,十几本早已翻烂了的书,包括辞典、自然地理百科全书等在给厨房帮工时当了柴禾,铺盖卷化整为零扔进了茅房的粪池里。

白天囚犯们集体出工收工,几百号人混杂在一起行动,刚刚升任小工头不久的他却有几分自由行动的空间。成功脱离队伍后立即直奔飞沙走石地带,大风抹去脚印,使嗅觉灵敏的警犬难以持续有效地捕捉到他的遗留体味,进而追踪而至。谁能料到他原来根本就没跑远,相反于半道调转头杀了个回马枪,借着风沙的掩护时而飞奔时而潜伏,接连翻过矿场左近的几座荒丘,最后趁着天刚黑,狱方正乱套,在距牢房目所能及的这座鬼谷潜伏了下来。

最危险也即最安全的地方,无数历史传奇证明了这一生存真理。而对于他冒险计划的制订与实施,一件经典作品的催化效果就已经足够﹕那是上世纪60年代末,巴黎和平大街,法国最大的珠宝店毕罗莎,给一位阿拉伯老妇 ─ 大名叫作阿迪迦的 ─ 乔装假冒成科威特王妃,带着两个年轻男助手,大白天变魔术似的自守店经理的眼皮底下偷去一只镶钻祖母绿戒指,价值2亿法郎。第二天,全国警察展开大搜捕的当口,已潜去外省的老妇人来到当地的一家食品店,当众盗窃蔬菜,结果顺理成章被捕入狱,获刑一个月。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她成功地躲开了警方紧锣密鼓的侦查围捕,及两大帮派集团为搜寻抢夺宝物进行的死伤累累的火并,在执法机关的保护照应下安享了几周的清福,风头过后从容出狱,旋即与祖母绿钻戒一道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此不知所终。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监禁期间,她将那价值连城的赃物当作一件廉价的假珠宝手饰,连同其它少许私人物品交与狱卒存档保管,出狱时再完璧归赵。大智大勇的阿拉伯妇人阿迪迦创造了人类盗窃史上的一个奇迹。*

开门红,至此一切有惊无险照计划进行。这是一个打他第一天进来起就开始构思,至今为止已经设计、修改、筹备、演习了整整九年的系统工程,丝丝入扣环环相接,容不得出半点差错。顺利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眼下的既定任务是睡觉,睡不着就静卧闭目养神,以保存体力,节省干粮和比干粮更加贵重的饮水。这样熬过最多三天七十二个小时,当武警搜索队自那仅有的飞地通道铩羽而归,进而方寸大乱朝其它方向漫无边际扫荡时,趁他们战线拉长兵力分散,我就开始向东南跑,打他一个时间差,以时间换空间。而十天半月内,在狱方觉悟过来重新杀回的时候,能不能跑出荒原就只有天知道了。玩这种邪门歪道,除去要有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异想天开的智慧和破釜沉舟的意志,还实在需要几分冥冥中如有神助的运气,神盗阿迪迦不就是在警方发现她踪迹48小时前刑满出狱的。

“呜...呜─”,一波尖锐虚飘的高音长啸,略短于超声波的频率,忽忽悠悠飘进洞口缝隙,清凉到了骨头的阴风将头颅一把罩住,霎时,他浑身上下的汗毛刺猬般炸起来,一时间,只感觉有千万根细细的冰针穿刺进皮肤表层,浸透到了五脏六腹 ─ 有鬼!鬼来了!

这老半天光顾紧张了,竟然忘了个干干净净,他已擅自闯入鬼魂的宴会厅。

沙漠监狱一千多号重刑犯,在外边个个都是牛鬼蛇神级的人物。可这是里边,与所处的环境相克,再刚硬的命也平常稀松,任凭早已对这方土地产生了深厚感情的死神予求予取。自杀他杀、横死顺死、正常反常,每个月总少不了那么几桩。这本不足为奇,生存本来讲究的就是淘汰率,里边外边一样。

幸运儿两条腿一蹬蹬去了所有烦恼,丢给活人一个棘手的课题﹕怎么处理他们遗留下来的这些臭皮囊,一二百斤的碳水化合物与碳酸钙的混合物。送出去还给家属很不现实,每天倒是有好几部十轮军用卡车驶离飞地,可它们的重要职责是运输好不容易开采出来的宝贵矿石。走出荒原穿过草原,七八天的路程,极品玉矿给日益腐烂的尸体污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跌价跌老了,谁愿意将隐隐散发着尸臭的精美工艺品摆放在自家豪宅的客厅、卧室里。

冷藏处理,想都不要想,那高昂的成本,人活着时整条命都不值这个价。冰冻不可能,火化就更没门了。荒原上除了阳光和风,不产其它自然能源,缺少燃料从事这样的奢侈。将一具百多斤重的尸体烧成一小撮灰烬需要几小时的上千度高温,将消耗多少金贵的木柴煤碳。活人还分配不过来呢,哪里顾得上死人,这些该死的死人。

就地掩埋吧,说说容易,具体实施起来也难。不毛之地上三天两头狂风卷过,沙砾的土地像被拖拉机犁过了一遍,尸骨被连根拔出来,零零散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跟随着满地大大小小的石头乱滚乱跑,既不卫生,也影响环境美观,并且还吓人。

开始时,狱方的解决方案是天葬,拖到几里外的无人区喂秃鹫,倒也干净利落。可时间长了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变幻莫测的荒原风和不知好歹的飞禽,时不常将七零八落的骨头又给送了回来,若干邪门的更像是长了眼睛,不偏不倚落到大牢围墙内,回到了老家,做无声的控诉或哀求,叫那些钢铁般的神经也有点绷不住。

这些个挨枪子儿的,作人时牛二,作了鬼还不老实,竟然拿起自己的尸体作武器,死人整起活人来了,简直是岂有此理。为此狱方头大得很,想来想去,最后想出来个好主意﹕将一座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再不具多少经济效益的矿场废弃,开辟为沙漠监狱公墓。将死鬼们压在层层乱石堆下,看你们还怎么闹腾。终于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 至于死者亲属那头,随便撮把炉灰捎去,他们还能做DNA检验不成。

年复一年,日积月累,没人知道究竟已经有多少尸体被埋葬在了这里,连个粗略的统计数字也没有。谁也没有心思知道这个数字,知道了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有一点是公认确定了的,那就是这数字只会持续不断地增加,而永远不会自动减少。有块土地安息总比曝尸荒野强百倍,还是令人欣慰的。墓地对于活人来说,既是一个远在天边的寄托,更是一个近在眼前的威慑。什么时候自己也将横着进去,谁也心里没数,而且越不想就越想,越怕就越说不怕。时间久了,空穴也来风,于是就产生了若干传说。

或说墓地下面冤魂如麻,每当夜幕降临,就丝丝缕缕的冒上来,聚集在一起哭喊、嘶号,舞蹈狂欢,气焰直冲云天,午夜的风暴见了都绕着走。天亮时阴魂仍旧舍不得散去,形成一股股愁云惨雾,老鹰飞过也要掉下来。或说死人都化作了厉鬼,血盆大口、尖牙利齿,夜里出来于荒原上东游西荡,来无影去无踪,专门找人追魂索命,吸血抽髓。

这些有鼻子有眼的传说没人全信,也没人全不信,但不管信还是不信,有两个故事在号子里代代相传,几乎已经活灵活现,有口皆碑﹕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两名人犯被强迫拉一个暴毙的去墓地,结果死人活人都整夜未归。次日清晨大队人马赶赴现场,找到的是三具双目圆睁、七孔流血的尸体。另外一个狱霸闯下了大祸,作为惩戒措施被流放墓地一宿,第二天人倒是还健在,但却就此疯了。

呸!─ 想到这他仰面啐了一口,黑暗里,一半吐沫星子反弹回自己的脸孔﹕扯蛋,全是他娘的扯蛋!自己吓自己,世间哪有什么鬼魂。世间没有,阴间也没有,根本就没有什么阴间。有阴间、有鬼魂倒好了。有鬼魂就意味着有灵魂,有灵魂意味着虽死犹生,那阴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那里再怎么着也不会比这人间更糟更烂,哪还怕死个球呀,我可真要第一个抢着去死咧,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活在这世上,我只怕活人,从来不怕死鬼!来来来,死鬼们你们尽管放马过来,让我好好瞧瞧你们的面目,你们不来不是好汉!

伸手不见巴掌的黑洞中,伴着洞外悠悠忽忽的风,他数着自己一记记带着回声的心跳,久久不能入梦.....


注*﹕参见《国际刑警组织档案选》,Dossiers D'interpol著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18 19: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