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9-23  
SunMonTueWedThuFriSat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我的日志

    2008-3-17   52层楼上的广玛诺

    52层楼上的"广玛诺"


    曾宁





    155年历史的唐人街,如果非来不可,我爱选万里晴空的日子。艳阳下,破旧褴褛的景物輝映出了色泽,不再那么触目惊心。也正为这缘由,紧靠唐人街的金融区,我很少去,栋栋摩天大厦下的庞大阴影里,日头越是灿烂,它越是黑而冷。然而今天首次登上金融区里美国银行大厦的第52层,俱乐部里,是一个驰名西海岸的酒吧。


            傍吧台而坐,透过三面落地玻璃窗,眺望金山湾澄碧如玉,波澜不惊地卧在远处。金门大桥、天使岛、金银岛、雪白的游艇、蔚蓝如梦的海水,在周遭围绕着。听说,在阴天,自此处,欲穷千里目,只见云雾如带,缠在大厦的半腰,恍惚间,仿佛置身于峭壁之巅。但此刻,能见度甚高,风景放眼尽收,渗上了蓝靛的阳光,浓稠如牛奶,于鳞次节比的屋顶间隙中流淌,这里化为一道暗红,那里拥出一丛新绿。


           "要喝什么?"邀我前来的男士,优雅地作出绅士的姿态,殷勤发问。我回答:"随便吧!"确实的,..

    [阅读全文]  2008-3-17 14:27 - 曾宁 - 1757 查看 - 10 评论 | 收藏 散文天地


    2008-3-7   [原创]黑夜之目

    1,    是谁,这缟素的祭者




              我步入灵堂时,里面一片漆黑。气氛肃穆异常,人们正在默哀,鸦雀无声,时间与生命都停滞了。远处的墙壁,挂满了花圈和挽联。聚光灯把雪似的集束光打在灵柩上。我从死者身边走过,三尺之外的遗容,未现老态,他才 56岁,还算春秋鼎盛,但失血的嘴唇所泛出的白色,化妆师无法掩盖,皮肤也像桦树皮一般,白中带森冷的幽光,这些因枪伤而死的人特有的表征,恰好和灵堂内作为主调的白色呼应——白的挽联,白的帷帐,未亡人和后代头缠的孝巾----   


           隐约看到,灵堂内座无虚席,本市政界与商界的要人包括市议员,唐人街社团的大老,死者的友好故旧,都来了。不过,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论亲近,并比不上灵柩两侧肃立的年轻人,共约百人,一色黑色西装,脸色庄重。据说他们都练过功夫,身手了得,他们和死者同属一个堂口,是死者的子侄辈。他们此来,不但是致哀,更是表达同仇敌忾,向辣手杀人的匪徒显示团..

    [阅读全文]  2008-3-7 21:29 - 曾宁 - 1953 查看 - 11 评论 | 收藏 散文天地


    2008-3-7   戏说 流浪 悲秋

    瞎子戏说:流浪的自白

    我已经流浪了很久。
    久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江湖上的人都叫我流浪。
    既然这样,那我也就这么称呼自己好了。
    很多时候,说法传得多了,就成了事实。至于真的事实是什么,没人知道。
    我很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这些年,我遇见过很多流浪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明言的理由。
    事情总是这样,世界上的安逸总是相似的,而坎坷则各有不同。你没法说你经历的就一定是最痛苦的。
    在江湖上行走,最要不得的就是自怜。
    你必须照顾你自己,但绝对不能可怜你自己。
    因为我明白,除了我自己,没人会照顾我,但如果我可怜自己,那么所有的人都会嘲笑我。

    其实,谁不是在这个世间流浪呢。你看那个富家子弟好像活得很舒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他未必有我快乐,未必比我更知道前面应该如何走下去。
    他比我更在流浪之中。

    有的人流浪是因为钱,有的是因为好奇,有的,则是因为犯了事。
    我却是因为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而离..

    [阅读全文]  2008-3-7 02:10 - 曾宁 - 1558 查看 - 4 评论 | 收藏 小说界


    2008-3-6   [原创]午后,双份伊思百索

    午后,双份"伊思百索"

    曾宁

    上一次喝"伊思百索"是什么时候?对了,是前年冬天!在大洋彼岸,北京城,莲花场"茶马古道"里。我皱着眉,探险似地将嘴唇碰到原油一般粘稠的纯黑浓缩咖啡"伊思百索"时,瞥了一眼落地窗外,红灯笼镇静自若地红着,不远处,什刹海的坚冰和铅色的低天对峙,风夹着零星的雪花,和年轻人溜冰的矫健身子一起旋舞。

    坐在我旁边的,是从上海的拍片场悄悄开溜,踏上京沪列车赶来和我聚会的好友蜘蛛女。她为了驱赶连日熬夜的疲惫,要了双份"伊思百索"。她看我在瑟缩,便把大号咖啡杯搁在桌上,痛痛快快地把我冻僵的手握牢。我默默无言,把杯里装饰用的柠檬片放在嘴里。"伊思百索"那从苦涩中升腾的浓釅香味,柠檬的苦、酸和隽永的微甜,历经十多年风雨而依旧热烈专注的友情,就是我所拥有的全部财富。良久的静寂中,她冒出一句:"回美国后,你会和谁一起喝伊思百索?"我一怔------

    和她分别后,整整一年两个月,我没有和别人喝..

    [阅读全文]  2008-3-6 11:54 - 曾宁 - 2214 查看 - 13 评论 | 收藏 散文天地


Powered by © 20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