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海滨漫步 — 历史篇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海滨漫步 — 历史篇

因为我想知道现在与未来,于是只有去询问历史。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7-30 11:0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  

学习研究历史,“识”比“知”更重要。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7-30 16: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  

专制让人说动听的话,民主让人说恶毒的话。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7-30 16: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  

骗子指责骗子,从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在纂改历史方面,中国和日本本是一丘之貉。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7 17: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7-30 04:03 PM:
因为我想知道现在与未来,于是只有去询问历史。

因为询问了历史,我们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渺小,单薄、浮浅。仅是我的感觉。


2007-8-8 08:1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  

中国人愚昧就愚昧在,该哭的时候笑,该笑的时候哭。

过去半个世纪,此种怪异现象,我们见得还少吗?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8 15: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  

我们许多人的内心深处,都活着一个小毛泽东,一有机会就要兴风作浪。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10 22: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  

集体狂热是一个民族的灾难之源。历史上屡见不鲜。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14 18: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9  

需要建立“世界公民”意识,我早就没有什么“祖国母亲”的概念了。祖国不把我当人,剥夺我的天赋自由人权,那么,除了逃离她、舍弃她,我没有第二条路走。

在祖国的选择上,“有奶就是娘”是正确的,用脚说话,我们这些所谓的“华侨”不都是这样做的吗,即使嘴上还羞答答不肯承认。

哪个国家给我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她就是我的再生亲爹娘。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15 13: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0  

一个民族的命运,掌握于其民众的总体价值观,或曰集体意识。自古以来,中国人最主要的集体意识之一是“非主既仆”,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人与人之间没有平等,今天卑躬屈膝的仆人,明天很可能就成为颐指气使的主子。中国民众自古以来遭受的所有苦难,无不出自其集体意识。我们是自己的受害者,兼施虐者。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17 21: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1  

今天卑躬屈膝的仆人,明天很可能就成为颐指气使的主子。——历朝历代的被统治者们揭杆而起推翻统治者,无一例外不是想自己由“卑躬屈膝的仆人,”摇身一变“成为颐指气使的主子。”

中国民众自古以来遭受的所有苦难,无不出自其集体意识。我们是自己的受害者,兼施虐者。——真是这样啊!不是有一句市井话这样说吗:我不腐败是因为没有机会腐败。同理,我不施虐于人,是因为我还没权力。


2007-8-19 09:5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2  

当国家成为一门宗教,这个国家就很危险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20 17: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3  

中国历史上,各朝历代,明君从来没有连续出现超过三代。尧舜禹也不过三代。

如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还都算是明君,则暴君、昏君,距离今天不远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20 17: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4  

出国后我逐渐认识到,在我们这几代人的思维意识中,有着太多的“反人性”的东西,其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已经溶化于我们的血液中,成为我们基因的一部分,要知道我们是从小被拎着头发,千百遍地洗着脑袋长大成人的。

除去努力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7-8-23 16: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5  

自古以来,能够善始善终的奴才极少,但奴才依然层出不穷。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7-8-24 08: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7-8-24 01:59 PM:
自古以来,能够善始善终的奴才极少,但奴才依然层出不穷。

因为只有做奴才,才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荣华富贵。
还因为在权力面前是奴才者,在人的面前是豺狼。


2007-8-24 10:3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7  

十几岁开始读春秋战国、史记、中国通史。中国历史一本烂账,张张页页,全在肚子里窝着。除了大学历史教授,能和我谈谈中国史的人还真不多。

我知道的越多,我对其尊敬越少(The more I learn, the less I respect),直至鄙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1-12-7 17: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8  

以上的几个帖子多少有些离题,以后要围绕着具体历史来谈。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1-12-7 17: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9  

三言两语话中国:三皇五帝不可考。最好年代称春秋战国。秦以后开始加速堕落,大一统为害后世,始皇帝乃罪魁祸首,高祖亦功不可没。汉武帝时奴性体系已完成。借夷蛮异族的混血,唐宋算是中兴。随即被蒙古屠去人文意识,明清全面深入奴化,酱缸国民性酿成。民国人本精神复兴失败。暴政摧残民族素质,至毛邓江胡集大成。历史上的暴政主要是暴,今天的暴政除去暴,更是巨骗。中共愚民骗术,前无古人登峰造极。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1-12-22 16: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0  

  中國歷史,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體而言,合者暴也,眾生奴也。小國寡民,相對平和。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1-12-22 16: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1  

纵览中华数千年,真正让我衷心敬仰,义勇兼备气吞山河流芳千古的大英雄只有一个 --- 荆柯!

张艺谋纂改荆柯精神,一条自我去势的文化走狗!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1-12-23 14: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2  

铁木真(成吉思汗),杀人如麻馨竹难书,整个一中世纪的希特勒,比希特勒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竟有人认贼作父,对其歌功颂德顶礼膜拜。是距离产生美感,还是觉得当年欧亚各民族包括你们的祖辈,被这个人渣屠戮、强暴得还不够?奉此杀人魔头为民族英雄的国人,不惟脑残,更且心残。

中国人历史观的严重扭曲,是其世世代代苦难重重的原因之一。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1-12-30 14: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3  

李世民,论文治武功,可谓一代大帝。而论人品德行,杀兄屠弟株连全族,心狠手辣,恐怕隋炀帝也自叹不如。现代人还把他吹到天上去,反映出吹捧者落伍于时代根深蒂固的反人性意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1-13 16: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4  

科举制是建筑唐宋文明至为重要的工具。不论贵贱唯才是举,唐宋八大家等文化精英清一色进士出身。科举制具有历史的先进作用及进步意义,虽然和古希腊的民主选举制不在一个层次。

如今中共政权官制为人治的黑箱作业,全无科举制的相对公正透明。太子党传宗接代把持朝政,卖官鬻爵无法无天。时代倒退两千年,回到了秦汉。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1-16 00: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5  

读书人自演义小说,电视剧学习历史,结果是越学越愚。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1-25 21: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6  

喜欢舞文弄墨自命才高八斗,放言即便以诗歌水平论,本人也当仁不让该做皇帝的杨广,赐给和自己同样的文学中年陈叔宝一个谥号叫“炀”,估计很是自鸣得意:瞧,一个字概括了这荒淫无道亡国之君的一生,高度精炼且富文采。当时他真的是做梦也想不到,仅仅十余年后自己就死于非命,结局比陈惨得多。更惨的是,死后被唐人还赠谥号--“炀”,并以此遗臭万年。

历史时不常展现它的黑色幽默,让读史人沉思,叹息。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2-26 22: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7  

有关近代史的一个问题:国母宋庆龄、宋美龄、江青是小三吗?国父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是陈世美吗?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2-29 09: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8  

  歷史證明,沒有陳世美,就沒有國父;沒有小三,就沒有國母。可惜了歌女宋俎英,祇差一口氣就修成正果了,終於功虧一簣,令人扼腕嘆息。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2-2-29 15: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9  

我们有着丰富的历史,但从来不以此为鉴。于是,历史悲剧不断重演,几成恶性循环。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3-18 14: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0  

借厚黑学经典名著《三国演义》的光,诸葛亮、刘备妇孺皆知家喻户晓,而雄才大略文治武功远高于这对名不副实君臣的王猛、符坚谁人听说。

中国的史学不过是文学,准确说是篡改、曲解历史的文学。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3-29 08: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31  

  符堅敗落於“淝水之戰”,一蹶不振。王猛確是有才,早期建功立業,然於“淝水之戰”前八年亡故。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2-3-29 16: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2  

符坚算是一个悲剧英雄。政治上慧眼识珠知人善任,品行上光明磊落宽容仁义,这在历代君王中极为罕见。文武双全的王猛死后,符坚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逐渐完成了从明君到庸君的巨大转换,令人扼腕。如果不以成败论英雄,符坚可跻身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列。王猛、符坚是中国历史上的最佳君臣配。再考虑到他们一个为夷(氐族)一个是汉,这种超越历史局限的合作更是了不起。

符坚比刘备,王猛比诸葛亮,后者相差至少一个数量级。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3-30 08: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3  

有厚葬,即有盗墓,厚葬为鸡,盗墓为蛋。因果关系,一清二白。

我对盗墓贼无甚反感,相反对他们的工作持有几分赞许,比如挖遍汉陵的赤眉、董卓,捣毁唐陵的朱泚、温韬 ── 汉武唐宗今何在,将乾隆、慈僖抛棺扬尸的孙殿英。

对于因盗墓而遭毁灭的珍宝文物,我的感觉是毫不痛惜。《兰亭序》真迹即便出土,于酱缸文明有何大补。况且,与其让文革毁,还不如让盗墓贼毁,毁得少些疯狂、屈辱。

中国的富贵者大抵过狠,生前穷奢极欲仍嫌不足,死后也要将人间的财富带走。盗墓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报应,不天经地义,也无可厚非。

可惜盗墓并不能阻止厚葬。富贵让富贵者愚昧,不晓得厚葬让生者惦记,死者入土亦永不得安的简单道理。但盗墓自有其历史意义,它让一些人在厚葬前,至少三思而行。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2 11: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4  

有三种社会力量贯穿、左右了整部西方史:一为暴力,二为道义,三为宗教。

而暴力是支配中国历史进程的唯一动力。中国人只承认、只屈服于暴力,包括硬暴力和软暴力。刀枪杀戮为硬暴力,谎言欺骗为软暴力。

这就是为什么自秦以降两千多年来,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邪恶总能战胜正义。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3 12: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35  

  盜墓讓歷史重見天日。據說中山國遺址就是盜墓人首先發現的。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2-4-3 15: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6  

国民党有十大抗日名将:张自忠,李宗仁,杜聿明,孙立人,薛岳,卫立煌,傅作义,戴安澜,张灵甫,王耀武。个个功勋卓著,光炳史册。

而共军的所谓名将,几乎无一例外是内战英雄(仅有的一个小规模的平型关战斗不提也罢),名气越大,杀戮同胞越多。自成立到窃国,共军杀日寇以千计,杀中国人以百万计,共军不愧为百战百胜的内战雄师。中国人民解放军,名副其实为中国人民沦陷军,中国共产党党卫军,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7 11: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7  

我们从小被耳提面命、灌输洗脑,接受的是阶级斗争、民族仇恨教育,经年累月,污泥浊水于心灵结成顽石,长大成人后,独立思考能力极度残缺,大脑的一大半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话说这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本是皇帝的私家庄园,所谓御花园。御者,皇家专用品,他人不得染指,违者杀无赦。御花园建筑于山高海深的民脂民膏之上,供皇室一家子消费享受。草民百姓可有进去到此一游的权利,绝对没有。不要说进去,就是偷偷趴上墙头朝里面张望两眼,也要付出脑袋被搬离肩膀的代价。这整座园子是皇帝从百姓那里搜刮抢夺来的,皇帝是最大牌、最不讲理,但又最名正言顺的强盗。园子越宏伟壮观富丽堂皇,越说明皇帝大盗的贪得无厌残暴成性,与草民百姓的水深火热苦难深重。

之后,皇帝大盗和西方列强闹了矛盾,后者轻轻松松收拾了外忪内狠的前者,顺便将这作为皇帝大盗威严堂皇、富甲天下象征的园子给洗劫、捣毁了。这对于草民百姓来说有什么利害关系,这园子从来就不属于你,烧还是没烧都和你没份。这整个事件充其量不过是两个强盗之间你争我夺的一出戏。西方列强抢夺、销毁的是中国大盗的赃物,而不是中国百姓的公共财产,百姓为此痛心疾首个啥。不去谴责直接欺压、掠夺百姓的皇帝大盗,而将仇恨的怒火代代烧向西方的间接强盗,又是何道理。一个强盗把你家洗劫了,另一个更利害的强盗又将抢你的强盗给抢了,你应该首先找谁去算账呢。客观上,洋强盗还帮助百姓狠狠教训了土强盗:不要关起门来老子天下第一,甭以为你可以世世代代鱼肉百姓作威作福下去。你今天有的,明天就可以被夺取。

回首历史,当年项羽一把火整整烧了三个月,将三百里阿房宫 -- 那建筑于千千万万奴隶尸骨之上的皇室私家园林 -- 夷为平地。后代史家没人为此找他麻烦,相反还为其大声喝彩,都说烧得痛快,给后世暴君民贼一个教训,以儆效尤。如今一样是烧皇家园林,唯一不同的是放火者换成了洋人,国人的怒火为何就冲天而起,时代相传刻骨铭心呢。同样是烧皇帝老子的赃物,厚此而薄彼,何也?再联想到杀人,从古至今,杀中国人最多的成吉思汗、张献忠,如今一个个成了民族英雄、农民起义领袖,这又是什么混帐历史观。愚民之愚莫此为甚!

其实,中国人非但不该仇恨,相反应该万分感谢西方列强才对。没有鸦片战争,没有八国联军,皇帝大盗的根基不会轻易动摇。那样的话,没准今天的我们,男人还拖着油光水滑的大辫子,女人还颠着三寸金莲的小脚,三拜九叩山呼海万岁呢。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9 10: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38  

  西方列強幫助中國人民洗劫了皇帝大盜的贓物。活該。

  清代,男人拖着油光水滑的大辮子,沒錯。女人嘛,應該是顛著花盆鞋一步三搖。蓋因滿人不纏腳,但是為了籠絡人心,默許漢人女子纏腳。所以《紅樓夢》描寫女子服飾不厭其詳,唯獨迴避下腳。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2-4-9 13: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9  

清代缠足仍盛行。上世纪6、70年代城里随处可见小脚老太,所以居委会被形象地称为“小脚侦缉队”。

红楼女子缠足否,倒是一个有趣的课题。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11 09: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4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12-4-11 09:38 AM:
红楼女子缠足否,倒是一个有趣的课题。

  這不是我的發現,而是從唐德剛的文章中看來的,不敢掠人之美。具體哪一篇文章,不復記憶,可能得上網去找。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2-4-11 16: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1  

如果硬要比较历史的话,如今胡锦涛搬去妄图成为毛二世的薄熙来,类似唐李隆基不让姑姑当奶奶,除掉一心要做武则天二世的太平公主。本质上都属于拨乱反正的黑帮内斗,但于国于民也算是件好事情。

眼下的中国,大约也和唐开元差不多,外表盛极一时风光无限,“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少则几年,多则几十年,必将“呼啦啦大厦将倾,落得一片大地白茫茫真干净”。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13 08: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2  

一部中国史,“更恶”的吃掉“恶”的基本上是一个规律,二十四史不胜凡几,近代的最大悲剧自然是共产党颠覆国民党,窃国至今为害全球。当然也不乏例外,比如东汉刘秀扫平绿林赤眉、清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等。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4-17 08: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3  

“眼下的中国,大约也和唐开元差不多,外表盛极一时风光无限,“内囊却也尽上来了”。”不说假话,故国的现状令人忧心如焚!


2012-4-25 20:4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4  

近代史上,美国对中国恩重如山,影响至今,集中在三次历史事件:(1)二战中击败日本,挽救中国于亡国亡种。(2)49年后协助国民党,捍卫台湾主权免于被中共吞并,最终在台湾开天辟地,开启汉民族自由民主的道路。(3)朝鲜战场上击毙独裁暴君毛泽东长子毛岸英,为中国除去毛二世隐患,意义深远。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6-6 22: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5  

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所谓五千年文明,平均1250年一个发明。真够了不起。

西方科学技术如果也是这个创新速度,世界文明至少倒退1000年。

一个人从小学念到大学,读了一二十年的书,加起来总共才考过4个A,究竟是光荣还是耻辱?更何况,这4个A还有抄袭的嫌疑。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6-14 20: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6  我需要恨日本人吗?

我需要恨日本人吗?我为什么要恨日本人呢?

就因为上世纪日本侵略中国,屠杀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所以作为中国人,我们今天要痛恨日本人。这就叫民族恨。

民族恨,听上去挺合情,但理智上合理吗?要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来粗略算一笔历史账:

8年抗战,日本侵华所造成的中国人员的直接、间接伤亡,至今没有官方的统计数字。各种学术研究所得结论为:2000万-5000万。

随后的国共内战、三反五反、58年反右、(大跃进引发的)三年大饥荒、文化大革命等等,所造成的中国人非自然伤亡又有多少呢?至今也没有具体的官方统计数字。各种学术研究估计,总数无论如何也不会少于5000万。

两者唯一的不同是:一个是外国人杀中国人,一个是中国人杀中国人。一个为祸中国8年(1937-1945),一个戕害中国至少30年(1945-1977)。

南京大屠杀惨绝人寰,长春围困战*又怎么说。被逼自杀是最为惨烈的人类非自然死亡方式。抗日时期有多少中国人被逼自杀?以上所述内战、运动中,又有多少中国人被逼自杀?

所以根据客观历史,不论从屠杀中国人的数目上看,还是从为害中国的深度、烈度、时空广度来看,我都应该更恨我们中国人自己才对,具体说更恨一手给中国制造了几十年深重灾难的那个以暴力加欺骗起家、发达和维系的组织,与支持那个组织的愚民暴众才对。

日本人杀中国人,我应该恨日本人,恨了就是爱国;而中国人杀中国人,哪怕比日本人杀得更多、更广、更狠,我却不应该恨中国人,恨了就是卖国。这是什么逻辑?如果非得如此,这个国不爱也罢。

我们的爱憎观应该基于理性,讲究逻辑。日本人、中国人,我们应该要么都恨,要么都不恨。这就是我的结论。


*长春围困战:1975年被共产党释放的俘虏国军军官段克文在回忆录中估计饿死65万人--维基百科。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12-2 15: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47  

  日本人殺中國人,錙銖必較;中國人殺中國人,天經地義。中國人生來就是魚肉,應該恨自己,沒有來得及亡命日本。下輩子再也不做中國人了。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2-12-3 17: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8  

宋末蒙古人杀了几千万汉人,现在成吉思汗成了我们顶礼膜拜的民族英雄;明末女真人杀了几百万汉人,如今满清皇帝成了我们歌功颂德的皇阿玛。

我看不出古代蒙古人、女真人和近代日本人有什么两样,我分不清铁木真、多尔衮和东条英机有什么本质的不同,除去前两位踏着汉人的鲜血尸骨成功了,将汉民族彻底踩在了脚下,而后者最终在美国的打击下失败了。

让我崇拜铁木真、多尔衮,而憎恨东条英机,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因为不想得精神分裂症。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10 17: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49  

如今,日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中国仍然是一个动辄大兴文字狱的专制社会。两者相比,中国才是纂改历史的超级大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全面、深入地纂改、歪曲历史从来就没有停歇过。

想想也容易理解:国家是纂夺来的,它能不纂改历史么。国家都纂夺了,纂改历史还不容易吗。所以说,中共不遗余力地纂改历史,一有动机,那就是推行愚民政策,钳制独立思考和自由思想,以强化独裁统治,维持血色江山不变色;二有能力,充分掌握着国家资源,特别是暴力机器。

在纂改历史方面与中国相比,日本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中国是老师,日本是学生。老师没有资格指责学生做了坏事,因为学生是老师一手教出来的。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17 12: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50  

  中國社會最大的不和諧,來自中國人自己統治了中國人。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3-18 15: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