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 与金复新先生聊聊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唐夫

#1  [原创] 与金复新先生聊聊

最近太忙了,为太座移居事宜多日来四面八方奔波,忙得不亦苦乎。前天飞了半个地球才回到北极,昨天又去市政府登记注册挂号,系列居住身份必备的卡片,表格,部门机构等等得面面俱到,缺一不可。鉴于太太不能像我骑车,还得以车代车,购车的活儿也是不小工程。等候市府官文下达其间,还得跑住宿租赁,奔波中还得为太太解说这里街名,路景,商店,超市,交通,民俗,忙碌下来,疲惫空降。想到居处还是燃眉之急,不甚忧虑。

昨晚六点倒地(铺)小憩,谁知一觉到半夜才醒,起来打开电脑,再上伊甸,忍不住把最近几天看到你和几位网友之争,感触而说。

曾看金老“玉照”,黄袍马褂,秃顶长辫,尖嘴猴腮,即不作古也百龄上下。前礼称足下为老,应是不错。不过,最近你和鱼兄对骂之血气方刚,估计自诩为八旗可能有点山寨。这样看来,我得称您老为兄,或弟,或晚辈而已(呵呵,可能不至于)。

曾经读过你的几篇文章,尽管我认为你有些用语过分(也许是义愤,也许是为哗众取宠而言),但不失文采多姿而饱学之丰。为此,初见足下来此,我还报之以喜悦之心欢迎。但从你和友鱼兄等网友之间的舌剑唇枪看,是犯了骂届一大禁忌。依梁实秋之论,骂人的艺术还在于一个人,一种人,一派人,但绝不能树敌过多(你骂全族,步希特勒后尘)。诚然,汉人的确奸佞太多,这是不争的事实,历史上斑斑锈迹,我也不否认;话说回来,汉族能几千年不灭,除老子荀子而后的张衡,黄道婆,祖冲之,沈括,众多精英,如果足下能读写老外历史书籍,其中不乏赞誉中华文明与世界的贡献(如斯塔夫里阿诺斯的世界史),至今连美国的硅谷里也有为数甚多汉人,而今更是“黄祸之势”弥漫全球,这个被你骂得不但一钱不值,而且毫无丝毫“正能量”之众,就你的以矛攻盾的言语中,也不乏流露出受汉文化熏陶之深重。可见,有其存在之道。

其实,放眼望去,古希腊,古罗马,玛雅文明,印加文明,阿孜别克文明都销声匿迹,更莫说你长辫儿之流,早也不登大雅之堂了。如此文明皆大江东去,而见利忘义的中华民族,依然不倒如泰山,不绝如撒哈拉,靡靡若江河之狂涛。中华文明在古往今来无数乱臣贼子叛逆奸邪的撕裂浸淫而后浴火重生,甚至将你那不可一世,沾血五步存尸百万的老祖宗摆得舒舒服服并挖了你的祖坟,没让你们再回长白山下去喝狼奶,也算很慈心柔肠了。

曾经我做过导游,见识过来自东北乡县的满人团体,我问他们现在东北现在还有多少满族,他们说在文革里造反时,翻阅档案,能改的都变更为汉人了,只有没有办法的,才落得个满人后裔。言下之意,像做黑五类一样。就此而言,我觉得这也许是今天汉族人还能活下去的一点理由,也许是老金兄百思不解的一点奥秘。

文字,本属于思想范畴,好歹都是学人,珍重胜于谩骂,说理强过狡辩,引经据典而后辨别是非,力挽狂澜不可刻舟求剑。即使文明进步的西方世界,仍然有认钱不认人的规矩(比如坐飞机一等舱也),盗贼横行的市野,俗话说太阳底下没有完美的空间。为此,我认为网文争论略加调侃,即有讥讽,也不必说得太过,珍重他人也是珍重自己,这才是应有的网德,也是读书人的基本品行。

当然,我不赞同友鱼兄对你的以牙还牙,无不及其,也有伤大雅,但从几位网友的不同看法中,我认为章凝兄的话语是比较公允,问得也比较中肯而厚道。

匆忙中开页随言,语多粗忽。见谅!

2014-09--10,子夜匆匆于芬兰赫尔辛基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
2014-9-10 22:0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  

多谢唐兄公论!!

大致查了一下,金先生是我父母辈人,又是这里的客,自然需要待之以礼。

小结一下:

一、金先生的思维意识,浸透了汉文化,他老乃是汉人中的汉人,比我等假洋鬼子汉得多。就象我多年前的那个室友,明明来自台湾,明明是个满人,言谈举止整个一汉人,口音都比我北京腔得多。让我吃惊不小。咋整的呀?

二、忠言逆耳:金先生是个才子,文章如江河大川,但是他无疑患有某种精神病。当然他不可能承认,承认就没病了。谁要是和一个病人较劲,他恐怕也距离有问题不远了。我不是心理医生,没能力,也没义务为网友把脉疏通,做了也是无用功。所以今后只有退避三舍了。

还望金先生保重,该看医生还须尽早,千万不要讳病忌医!祝您老健康长寿!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9-10 22: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3  

某种原因,金老也许中了迅哥儿流毒。看他对法轮功恨之入骨,对华人竭尽谩骂与讥讽之能事,也不乏拿阿共开刷,文字张狂恣睢,口气狂乱自淫,估计要是早生三百年,也会是个拿人肝下酒的刀斧手。


2014-9-11 01:1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4  

我知道有一種叫妄想症。


2014-9-11 09:05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复新

#5  

很久没见老唐,原来又忙着接待从国内骗来老婆啦?重色轻友哦。没想到你写这么长的给我,花了你不少时间吧,啧啧,不过最近我还收到更长的来信,是美国执业律师、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作曲家叶宁先生的来信,有word四页之长,我正在写回信呢,过两天帖上来给大家看。

您的文字我不大看得懂,你说的鱼是谁呀?是头像象一只“长胡子的狗”的那位吗?我可没有和它对骂,它配吗?我顶多揶揄它几句,平时只顾转自己的帖,不象它,整天围着我转,全部帖子几乎都在骂我,什么话粗俗骂什么。我越不理它,它越气急败坏,我估计它从知道我以来已经短寿十年了。

看来老唐对我不满,源于我说了某族都是不可救要的,虽然没有指特定的人,但又没有说“绝大多数”,也没有划个百分比,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犯了大忌,老唐便要对号入座,认为把自己也说进去了。原本还能接受的,现在便指责我“用语过分”了,一定要我象医生那样安慰他那脆弱的心理:“你的癌症不是不可救药,暂时还不需要节哀顺便,可以晚几分钟准备后事,只要你能抓到几个近视度数300度的老鹰,和慈禧太后的裹脚布一起熬汤喝,就能好。”您需要我来欺骗您的大脑,吃点安慰剂,您这样的人,是向来不许算命先生和医生说实话的,否则就要“医闹”。其实你们这些人活着就是一直在满世界找欺骗自己大脑的精神鸦片,活着就是这个意义,你说你们可怜不可怜?

我还是先给老唐您举个例子吧,我看唐先生您经常在外为轮子张目,不知你看过多少轮子的书和视频,就能胡乱评论?轮子公开的书籍乃至视频我可是都看了的,总要比你有发言权,我记得想当初雷哄稚老师创业之时,在台上准备骂台下的人都被附了体,是副元神修炼。但顾虑这么一骂,会影响情绪,流失炮灰,于是灵机一动,说“我话要说绝对了,大家就不信了,那么好吧,就算百分之……九十……九十八吧!(你看,它还和大家讨价还价,耍弄别人,油不油?)”台下的傻瓜们一听,大脑被欺骗了,都自我暗示自己应该是那幸运的2%精英,别人才是那不争气的98%狐狸黄鼠狼蛇附体,都没有意见,安安静静坐着,反而有洋洋自得之意,雷先生一看傻瓜们都被安慰住了,才嘀咕了一句:“其实都是。”

这就是我和雷哄稚的区别,我有啥说啥,不玩这种把戏,否则我也耍个滑头,说个98%,另外2%还有药可救,那鱼什么的还有你唐先生就会很高兴,认为自己也是那2%里面的,洋洋得意起来,“你看,我还是汉人中的精英。”你们有点象成语“朝三暮四”里的猴子,先是听人说每天早上喂它三个果子,晚上喂四个有意见,等人说早上喂四个,晚上喂三个,就高兴起来。它要满足的只是心情和面子,不考虑实质。

老唐先是拿古人压我,可我觉得,如果说老子、荀子、张衡、黄道婆、祖冲之、沈括是精英的话,那也是帝制下的精英,和你们早就没关系了,你们是帝制的叛徒,你们不要想沾上人家的光。

老唐还拿美国人来压我,“你看人家美国人谁谁都表扬我们了。”这是一种什么心理呢?这就是一种乞丐心理,你越是这么说越是证明你不可救要。你会问:“你都尖嘴猴腮了,还骂我乞丐?我又没有向你讨吃的,我又没向你讨钱,怎么算乞丐呢?”因为你在向我乞讨认可呀,在向我乞讨赞同和恭维,在向美国人乞讨表扬,你是一种精神乞丐。虽然我没见过你,但我可以断定你长的肯定是一副乞丐样。当然,这不能全怪你,整个中国都是这样的,非逼着美国承认台湾是它的,好似美国要不承认它是婚生子,台湾是小老婆养的,自己就没底气,在外就真的只能当私生子了。美国稍微和台湾说几句话,它都要吃醋撒娇,这就是在讨要认可。中国阅兵,其实就是阅给美国看的,阅完就躲在暗处,心情紧张地抻长脖子看美国的反应,等待美国的表扬,美国人的哪张报纸要说声“very good”,它们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满世界转载,象得了皇封御赐,美国人要不理,它急得团团转,象宠物般一个劲地蹭主人:“快说呀,快说呀!”美国人要讽刺几句,中国人就气得拍桌子摔碗,反唇相讥,搞不好外交部还要抗议。人家美国人要搞阅兵,根本不管你中国人的评价,你中国人眼热也好,嘲笑也罢,只当放屁!中国人整个民族都这种乞丐性格,自己还根本察觉不到,只比极端狭隘的朝鲜好一点,你说你们哪个还能救药的呢?除非你旗帜鲜明地反对这么做。

见利忘义唐先生虽然承认自己的民族见利忘义、奸佞太多、劣迹斑斑,但又为还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洋洋得意。其实垃圾的民族,上帝也有用,大家知道印度人和中国人都垃圾,人心最险恶,却盛产圣贤,佛祖生于印度,孔子老子生于中国,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在最肮脏的地方才能出高人,其实你们活着,准确地说根本不是为自己活着,只是上帝为了存在这么一个肮脏的环境,垃圾的人群,提供给那些在世上修炼的人利用,才暂时留着你们的,这才是“今天汉族人还能活下去的一点理由”。说出来可怕不可怕?连你的雷哄稚老师也持这个观点的,你却拿来当作炫耀,自我感觉还不错,实在令人感到悲哀啊!

我就根本不管你们的评价,你赞美我也好,反对我也罢,跳脚谩骂也好,我都回复,我都公开。这里贴张漫画,当个耍子,可以对号入座。

thesunlover说我有是精神疾患,其实何需劳动您这位智叟的口来骂愚公?复新早就这么骂过自己了。几个月前复新就写了博文《大家都是天下第一,唯有我金复新最“二”》,如不嫌弃,今天就贴上来请大家看看。

第  1 幅



http://hongxing.freeforums.org/
2014-9-11 10: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6  

  啊啊唐兄回來了,別嘆苦嘆累了,累中是樂,苦盡甘來。2014是你有福之年,從此安居樂業,不再受那勞燕飜飛之苦。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1 14: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7  

  唐文洋洋灑灑,章評畫龍點睛。如果唐、章兩位精誠合作,把這精神病給治好了,也是伊甸創園以來之一大無量功德,勝造七級浮屠。我等著看兩位妙手回春。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1 14: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8  

  格兄是否繼續抱持“中庸”/“曖昧”之道?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1 14: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9  

呵呵,友鱼兄过奖。前些天日,我在国内奔波盘桓,心无宁时,但凡有空闲,总会偷闲来此一览页面,看看大家文字也是享受。唐夫一生无所事事,唯爱女人,若金老兄言,好色轻友者也。的确,就我的愚见,女人、只有女人才是创造世界的枕头。但男人的痴愚,又多数为女人打造,这个矛盾从伊甸园开始,就没有弄明白,于是,凡是有点调皮捣蛋的男人,都会以难为难的,唐夫岂能例外。

我看到你和金的交锋言辞,深以为憾。你看,一向尊重你的雪儿都有点墙里墙外的急了。章凝兄更是急不可耐,欲加制止。其实,我写上篇匆匆,难表内心世界万一。但见你们争论的问题交点涉及面广,都很难用短语短文说服对方。本来争论是很正常的思想闪烁之花,如果流于谩骂则作茧自缚,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了。在与网友的争论中,我只有少少几篇文章,空了找出来供足下调侃。那是多年前一度和芦笛等人的过节。不想后来被网友当为炸药去对付芦等。

对老金,我还是保持这样的看法,尊重他的学识,鉴赏他的文风,取舍他的思想光点,杜绝他的恶浊念头,甄别他的流言,体谅他的身世(说不定曾经被我族类之劣徒毛定为黑五类迫害呢),分析他走火入魔的穴位,拿他当朋友,也当靶子(现在无法静心与之棋盘),当良师益友,也当疯魔癫痫,与之调侃,与之争执,与之承认,与之否定。但有一点,君子相交,不出恶言。一旦落于俗套,就成为世景骂街氓民了。你看,就你和老金的相互谩骂,甚至让章凝动了肝火,那是多么令亲痛仇快的憾事。其实,我一点不计较你讥我干受胯下之辱,我反而为你给老金浅浅一击,是觉得他看问题有点不择手段,除了哗众取宠,还肆无忌惮的太过。

遗憾我没有时间和他交锋,但那篇小小的拙笔,又引来老金的挥手成文应对,可见其文采学识挥斥方遒,思路如电,手脚敏捷,也为佼佼者也,无论怎么说,这家伙还真不可小视。满族人多数尽管冥顽不灵,野蛮残忍,目不识丁,嗜血者众,但其间不乏文治武功之俊秀,文武双全的纳兰性德就是一列。就老金对我族我类的谩骂,很多方面其实真说到点子上。他的称孤道寡,恢复帝制之论,也待商榷,就我们在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生活多年,也深谙其中三昧,所谓的民主自由,其间的弊病也不时捉襟见肘而露。很多年前我写过一篇中国应该实行(如西藏)神童制那样的国体,说不定还真可以“悬壶济世”。当然,那是取乐而言。不过,有些思绪和老金也为默契。当然,我绝不认为老金坐了金銮殿,就是孙大圣,相反,如果没有制约,其如罗马帝国实施帝制而后内部乱政频繁,国家分崩离析,最后居然被黑森林出来的打得下跪,被穆斯林毁灭得惨不忍睹。那也是帝制之由,令人痛惜。那样的话,说不定老金又搞出几个扬州十日嘉庆三屠来,堪比美国给日本的胖娃娃更恐怖了哟。

好,不多啰嗦了,再聊下去,眼前的油盐柴米事,又得搅乱心神。为这个老婆,弄得我心神不宁,除了为她奔波纠缠,连开车时还得逐字逐句纠正她听录音学芬兰语的黄腔(重庆话意指乱说等意),为她对蓝天白云的忆苦思甜,回想北京昏天黑地而陪同感触万千,为她到处看到的芬兰景象乐不可支而盲目的沾沾自喜,更为她的雄才大略重建家园而除了惊慌失措,还得点头喂喂,又忐忑不安,还得为她落地生根还得奔走相告(去麻烦政府)。唐夫命苦啊,本想花十年时间浪迹天涯,书写环宇,目尽青天,囊括八荒,一了平生心愿,谁知一旦做了登徒子,就不得不因惑阳城迷下蔡而乱了心神,退却神功,读书写作的事放在九霄云外,甚至来此与足下文情与共也不及兼顾。真是收之桑榆,失之东隅。昨天整日去政府部门填写表格和询问一些“新人新居”事宜政策和移民程序,随即和一家看中的住宅房东(中国馆老板)洽谈租赁并开车几十公里去对方餐馆里面被他们的金融娇子逐字逐句签约,竭尽全力取到中庸之策,才没有感觉追悔莫及而后保定舍财免灾之幸。累到晚上倒床起来,再上网来此,一看,就忍不住啰嗦起来。

还望足下对新来的金老先生,我们还是多多包涵,交锋有道有德为善。其实,老金的确是才子,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和毛泽东相比,他尽管叫自己为朕,毕竟还是没有带上血债嘛。 就多多海涵吧。

2014-09-12 写于赫尔辛基清晨五点后草草


2014-9-11 23:3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金复新

#1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9-11 23:34:
呵呵,友鱼兄过奖。前些天日,我在国内奔波盘桓,心无宁时,但凡有空闲,总会偷闲来此一览页面,看看大家文字也是享受。唐夫一生无所事事,唯爱女人,若金老兄言,好色轻友者也。的确,就我的愚见,女人、只有女人..

西方极乐世界和东方琉璃世界却只有大丈夫相,没有女人。盖女人虽好,有女人的地方必有地狱。为什么没有女人才有极乐了。这就是认识的差别。

老唐的话不准确,谁和什么鱼“交锋”?我只顾转贴我的文章,哪里理它,人会去和动物交锋吗?你看它一个劲围我转,光完全针对我的主帖都开了七八个了,连我都觉得这人真的象它头像上那疯动物,只会咬人。



http://hongxing.freeforums.org/
2014-9-12 08: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1  

  你這是甚麼話?給我治精神病嗎?謝謝你了。你可以出個關目,咱們單挑好了。在民族大義面前,你別跟我打哈哈!這還是我認識的唐夫嗎?若不是,那你以前給我的印象,就算是我的錯覺好了。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9-11 11:34 PM:
呵呵,友鱼兄过奖。前些天日,我在国内奔波盘桓,心无宁时,但凡有空闲,总会偷闲来此一览页面,看看大家文字也是享受。唐夫一生无所事事,唯爱女人,若金老兄言,好色轻友者也。的确,就我的愚见,女人、只有女人..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2 14: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2  

  扒了你的黃馬褂,感覺還透氣吧?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金复新 at 2014-9-12 08:08 AM:


光完全针对我的主帖都开了七八个了,..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2 14: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13  

怎么鱼兄有这等火气,抱歉。


2014-9-12 17:1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4  

箫兄,这句是特地写给你的,可你竟然没看出来吗:“谁要是和一个病人较劲,他恐怕也距离有问题不远了。”既然当局者迷,只有跟你挑明了。

忠言逆耳,良药苦口,旁观者清:金先生来后,你的精神状态很让人担忧呀,说白了,有些近乎疯狂。这样下去不行,自贬形象事小,身心出问题事大。金先生是老江湖,不在乎你这几下子。他老四两拨千斤,你不是对手的。我看你就算了吧。身体要紧。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9-12 17: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5  

“你看它一个劲围我转,光完全针对我的主帖都开了七八个了,连我都觉得这人真的象它头像上那疯动物,只会咬人。”——这段文字中的“它”是笔误吗?如若不是笔误,那么我弱弱地建议:在写到网友(人类)时,请将“它”改为他。这是对人的起码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谢谢!如果不采纳,只当我没说。


2014-9-12 20:3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程宝林

#16  

这里好热闹!俺程咬金都没有来,您们就干上了?如果当初保留皇室,俺们还有皇上,也不见得就是坏事。世界上君主立宪的国家还有不少。但既然已经影子都没有了,复辟也就无此可能了。还是大家齐心协力,将国家建设成现代文明国家为上。


2014-9-12 20:44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17  

碰到這種厚臉皮的人﹐不用氣不用怒﹐看準地方給它一下﹐雖然它臉皮厚﹐紅了也看
不出﹐它也不在乎﹐還要厚著臉皮頂牛。不過﹐言論正確錯誤﹐有理沒理﹐眾目所
見。

它臉皮最厚的是公然鼓吹復辟帝制。而忘了袁世凱與張勛的下場。臉皮次厚的是﹐
當我指出它語言錯誤時﹐還不當回事。裝聾作啞﹐避重就輕﹐居然攻擊我的退休。
退休是每個人的自然情況﹐有什麼攻擊的必要性﹖可想而知﹐它已經理屈詞窮了。
不過﹐有它在﹐我也有個可資消遣的對象。希望它能待久一點﹐不要像在另一個網
站上一樣逃之夭夭。


2014-9-13 07:31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复新

#1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4-9-12 20:33:
“你看它一个劲围我转,光完全针对我的主帖都开了七八个了,连我都觉得这人真的象它头像上那疯动物,只会咬人。”——这段文字中的“它”是笔误吗?如若不是笔误,那么我弱弱地建议:在写到网友(人类)时,请将“它..

呵呵,说得不错,不过它一直把别人以动物称呼,且从不道歉,也无悔意,我只好对它礼尚往来了。

要怪,还是只有怪它。

它自己也喜欢用动物作头像来象征自己,我这是投其所好,有什么不对呢?它该谢谢我。



http://hongxing.freeforums.org/
2014-9-13 15: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1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4-9-12 20:33:
“你看它一个劲围我转,光完全针对我的主帖都开了七八个了,连我都觉得这人真的象它头像上那疯动物,只会咬人。”——这段文字中的“它”是笔误吗?如若不是笔误,那么我弱弱地建议:在写到网友(人类)时,请将“它..

在这方面,我看雪儿太纯朴。在海外血雨腥风的网络绞杀语言是无不极其,你看我好心好意两边劝架,成了孙悟空的弟弟照镜子,友渔对我怒发冲冠,老金呢,对我倒打一钉耙,呵呵,哭笑不得ing。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
2014-9-13 17:2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唐夫

#20  

略加搜索"外调",发现金老年芳八旬,暗暗惊讶,还有如此敏捷思路,妙手回秋,毫无老态,如此气血,要是提枪上阵,又一黄忠矣! 读金老文,真可谓毒汁四溅,居心叵测,无语不将我汉刀劈斧削,无语不嬉笑怒骂,而无语又非空穴来风,是哭是笑是怒是恨,莫衷一是。考虑人类的生存法则,我们现在要关照金老的未来,还是帮他写写墓志铭吧。

查阅百度记载:

爱新觉罗·州迪编辑

他是一个“怪人”,他身穿黄色旗服、束着一条长辫,俨然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清代人!他叫爱新觉罗·州迪,自称是大清皇室后裔、多尔衮的10世孙,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堂弟。为彰显龙裔身份,其日常用品、服装更是非黄色不选。爱新觉罗·州迪自称,如此打扮,主要是表现对宗族文化的尊重和眷恋。


目录

1基本资料

2生活起居

3身份疑点

4相关趣事

姓名:爱新觉罗·州迪

汉人名字:周佑钱

性别:男

民族:满族

年龄:不详

喜欢颜色:黄色

家族身份:多尔衮的10世孙,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堂弟(非常待查)

爱新觉罗州迪

过的服饰和摆设重新包装,以怀旧的形象来做新卖点,但州迪出位的复古打扮,因超越了大众所能接触和认识的范围,往往引来周围充满问号的眼神。为何要穿旗服、束长辫?

州迪自称为大清皇朝后代,是多尔衮的10世孙,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堂弟。其父亲育有10个孩子,他在家族里排行老七,出生在广州。在州迪记忆中,父亲为大清忠臣,经常教诲子女,不要背祖忘宗。但因为时代原因,满人要向汉人靠拢,所以家人生活很低调,尽量不透露王室的真实身份,连名字都是用汉人名字。从小起,州迪在外人面前不敢称父亲为阿玛,只叫阿叔。尽管如此,家人生活中都会保持一些皇室传统,如身穿的衣物尽量为黄颜色,即使是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其衣物一定也要与黄色沾边,甚至皮带也用黄颜色的。

随着时代的变迁,身份、地位已经不在需要做过多隐瞒,再加上年纪逐渐变大,更加关心热爱自己的宗族文化,州迪从2002年起,带着“能保留一点就保留一点”的心态,决心要保留祖先传统.开始穿明黄色衣服,束清朝辫子,不理会世人奇异眼光。3年多来,州迪无论在家、出行,均以蓄发梳辫,“光前垂后”的满族发式出现。为了彰显龙裔身份,其日常用品、服装更是非黄色不选。其随身物品,如电话、玉戒指、钱包、钥匙包、眼罩都是象征皇族的黄色。

宛如进入了一个尊贵的“王府”:上百平方米的现代楼房被装修得古香古色,室内挂满书画作品。挂在门口的宝刀和弓箭也十分显眼,斑驳的外壳无不流露出年代久远的味道。

满目尽是明黄色,所有的家具无不与黄色挂钩,就连厨房的厨柜,也都是明黄色。其餐厅设计成北方土炕式样?,暗黄色,一家人在炕上吃饭。朋友来了,可以在客厅聊天,也可以去书房,书房也有一张大罗汉床,可盘膝而坐。

洗手间触目尽是仿古的脸盆、木桶,毛巾架也是古代样式,别有风味。

客厅是“王府”中心所在,供奉着太祖高帝努尔哈赤、高祖多尔衮的画像。最特别的是,客厅屋顶处镶嵌了满清的八旗,分别是正黄旗、正白旗、正蓝旗、正红旗、镶黄旗、镶白旗、镶蓝旗、镶红旗,相当惹眼。

州迪笑称,时至今日,跟人家说是大清王孙,要人信也难。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他只想按自己坚定的方式做事、生活,并不管人家是否相信皇室身份。

疑点一

正史记载的多尔衮无儿子何来后世孙

广州满研会会长汪宗猷是中央民族大学和中国满族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他首先介绍了满族同胞进驻广州的历史。他说,世居广州的6100多个满族人都是八旗后人,他们的先祖于乾隆21年开始分批陆续来到广州,后人已经是第八、第九代了。几乎每个满族家庭都保留有完整的族谱,而这个圈子中,绝大部分人彼此间都是世交甚至有亲属关系。他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成立了满研会。

汪宗猷提出对州迪身份的第一个质疑:“州迪称自己是多尔衮第10世孙,这个说法与中国史学界认可的历史记载严重矛盾。根据记载,多尔衮生于1612年,死于1650年, 享年38岁,他有6妻4妾,仅生有一个女儿,并无儿子。多尔衮既然无子,州迪的10世孙身份从何而来?”汪宗猷说:“如果按州迪所说,他的先祖是在1650年后南迁的,那么他们到穗的时间比先祖大约早近150年,从年份推算,他不可能是第十代人。以世居广州的满族八旗后裔作对比,后人基本是第八、第九代,但如果追溯到1650年的家谱,到2008年已经是第14代。明显看得出,州迪说自己是多尔衮的第十代孙,是按他理解一朝为一代所推算出来的。”

汪宗猷推算不无道理,但也缺乏肯定。以只比多尔衮小两岁的胞弟多铎的世袭来看,末代豫亲王爱新觉罗端镇为多铎第9世孙,到民国依然健在。在顺治朝,几乎与多尔衮为同龄人的阿达礼、罗洛浑等人却是多尔衮的亲侄孙,再考虑到宗室多以年龄较大的儿子为后嗣,而自1650年被驱逐出皇室而无需过分烦忧长幼之序的多尔衮家族自然可能出现年龄小却辈分高的闲散皇族。

疑点二

姓氏辈分家族历史全部有悖宗族传统

满族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佟顺认为州迪的姓名辈分问题也有蹊跷。满研会出示了一张州迪在几年前上门拜访时留下的名片,上面显示“毓迪”二字。

佟顺说:“满族的辈分排列是非常严格的,爱新觉罗家族的辈分排列尤其重视,子孙严格按‘载、溥、毓、恒……’等排列。但州迪一直声称自己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弟,但根据他早前的这张名片,很明显肯定不与溥仪同辈,他连最起码的辈分都搞错了。他说祖先一直沿用‘周’姓,这显然也是与爱新觉罗家族的传统不一的,因为包括溥仪的7个妹妹在内,爱新觉罗家族后人绝大多数姓‘金’。”

佟顺还说:“根据历史记载的清朝规定,满族人的聚居地不得离城40里;也不得经商与民争利。所以直到解放前,广州满族八旗后裔仍群居在光塔街以南一带,而且大家都是遵从祖训,从事一些靠劳力或小贩之类的工作养家糊口。”

汪宗猷说:“州迪家族住地和家族经商史,明显就与这个满族人历代相传的明文规定相违背。疑点有二:其一,他先祖时居的擢甲里据查证仅是当年汉民八旗后裔的居住地;其二,州迪家族只要略懂清朝规定,就不会参与经商,因为这些都是与宗族文化最相悖之处。”

四处奔走希望保留北斋

说到对童年的回忆,州迪表示对四合院的感情极其深厚。小时候,他和家人住在仁康里(今文明路)的一座四合院里,200多平方米的院子住了十几户人家。

广州最后一个四合院式建筑——北斋将要拆除,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山图书馆七层楼的书库的消息,州迪对此叹息连连,并为此四处奔走,希望能留得住这个四合院。

在州迪看来,四合院是中国建筑文化中有着深远文化内涵的一种,广州本身四合院非常少,要拆除仅有的一座四合院,实在觉得可惜。

州迪的经历也十分波折,1976年,他到博罗当知青,1980年获准定居香港。因为读书不多,他做过冲印店业务员、公司司机、出租车司机等。如今州迪大半时间都留在广州生活。

州迪平时喜欢逛商场超市,爱阅读报刊杂志。他还食素,每次去餐馆点菜时颇头痛,为此他自做了一张素食卡,写明所有菜走油、蒜、葱的搭配,上汤也不吃,一进餐馆就先递给侍应,免做过多解释。

曾被劝脱下清装做百姓

说到有关满人的风俗,州迪开始滔滔不绝,他说,“古代的人不剪头发,是因为身体受之于父母,不敢有丝毫的毁损,但我们的祖先,居住在

关外,靠骑马打猎生活,这样一来长头发就不是很方便,于是扎起了辫子”。州迪的辫子由他妻子代扎,因身上有尊贵的皇族血统,州迪对仪容特别注意,每天要收拾得干干净净才出门。他说,“失着自己可以,失礼对不起伟大的祖宗”。

2007年,州迪回辽宁抚顺拜祭先祖,期间在北京拜访了溥仪的弟弟溥仁。溥仁和州迪的父亲有一面之缘。当时溥仁居住在北京的一座四合院里,年事已高,深居简出,谢绝探望。回忆当时见面的情景,溥仁一见州迪一身清装打扮,劈头就劝他:“不要眷恋清朝,不要搞特殊化,改去清装,做回一个寻常百姓。”

所用汉人名字叫周佑钱

为了证明身份,州迪拿出一套厚厚的《爱新觉罗氏多尔衮家族谱》,在丙本里,州迪的个人简历赫然在目。上面记载了州迪的个人经历和特征,生于广州,睡不闭眼。7岁入读文德北一小,当时对先祖甚为崇拜,每年虔诚扫墓,祭祖,对列祖列宗甚为缅怀。10岁入读大新小学,后来在广州三中读书。出生时留先祖遗传:左手拇指旁多一指,7个月时在中山医院手术剪掉,至今仍留有疤痕。

州迪有好几个名字,他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爱新觉罗州迪”,台湾护照用“周佑钱”,英文名叫“Dick”,不少外国朋友还叫他为“Yellow Dick”。周佑钱是州迪在广州出生时所用的汉人名字,由其爷爷取名,“佑钱”意味着能富贵起来。当时,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多改用汉姓,取发音相似的姓氏,如周、绍、金。

资料来源:
http://baike.baidu.com/view/1908031.htm


2014-9-13 23: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金复新

#21  

唐老怎么认为复新八十开外?从你转贴的经历算,也没八十呀。你怎么算的呢?我长得有那么老吗?


2014-9-14 11: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22  

州迪的经历也十分波折,1976年,他到博罗当知青,1980年获准定居香港。因为读书不多,他做过冲印店业务员、公司司机、出租车司机等。如今州迪大半时间都留在广州生活。
----------------------------
哦!是我粗心了。这么说来,你老还没有我老哇。我1969年当知青,算年龄,你现在还不到花甲哟。老弟如此工于汉文,非同凡响,尽管辫子不短,也一汉子也。


2014-9-14 12:5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xy

#23  

读唐夫兄文字,深感疼快,胜于痛快!于百无聊赖空洞无物的人生中作作一些
庄严地游戏,真美事也。肝火可以动但不可大动,疯癫可冷眼但不可小视。古往今来天地残局,皆为博君一笑,或于一笑中复长啸矣。。。
近日得一麒麟玉印,甚古朴印文游戏神通。昨夜观印独饮微醉,环视四方唯一可笑可痞之废物非我莫属,璇子常说废物利用那是自我安慰,实在百无一用,因无用处而得自乐,游戏自丑,偶尔与古佛同游。。。


2014-9-14 19: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复新

#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4-9-13 07:31:
碰到這種厚臉皮的人﹐不用氣不用怒﹐看準地方給它一下﹐雖然它臉皮厚﹐紅了也看
不出﹐它也不在乎﹐還要厚著臉皮頂牛。不過﹐言論正確錯誤﹐有理沒理﹐眾目所
見。

它臉皮最厚的是公然鼓吹復辟帝制。而忘了袁..

哈哈哈哈,好大的罪名,我攻击了你神圣的退休生活。
我只是劝你可以去和大妈广场上唱红歌,怎么算攻击呢?



http://hongxing.freeforums.org/
2014-9-15 08: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25  

你上面引用了我的話﹐我這段話裡沒有提到退休﹐怎麼你下面不針對我上面的話﹐卻
又說退休的事。你腦子真的有問題了。


2014-9-15 11:12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6  

  道理很簡單,因為我閱讀了有關章節,而你卻沒有,至今茫然。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2 05:53 PM:
..金先生来后,你的精神状态很让人担忧呀,说白了,有些近乎疯狂..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5 13: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7  

  過獎了,我哪有千斤重啊?我可只有一斤,但四兩是撥不動一斤的,除非是在一架失衡的天平上。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2 05:53 PM:
..他老四两拨千斤,你不是对手的。我看你就算了吧。身体要紧。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5 13: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8  

  如果“两边劝架”失利,確實該“好心好意”地照照鏡子了。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9-13 05:25 PM:

..你看我好心好意两边劝架,成了孙悟空的弟弟照镜子,友渔对我怒发冲冠,老金呢,对我倒打一钉耙,呵呵,哭笑不得ing。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5 13:2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9  

你的义愤填膺很搞笑,好像明天大清就要复辟了,眼下需要你匹夫有责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明天有人鼓吹吃S有益于健康,你也出去气急败坏和他辩?再闹下去你就和金先生看齐了。

他的文章你最爱看,字句不拉,每天数你顶他最积极,像是一个唱黑脸的,小骂大帮忙。傻不傻呀你。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yy at 2014-9-15 13:16:
道理很簡單,因為我閱讀了有關章節,而你卻沒有,至今茫然。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9-15 20: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3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y at 2014-9-14 19:09:
读唐夫兄文字,深感疼快,胜于痛快!于百无聊赖空洞无物的人生中作作一些
庄严地游戏,真美事也。肝火可以动但不可大动,疯癫可冷眼但不可小视。古往今来天地残局,皆为博君一笑,或于一笑中复长啸矣。。。
近日..

雪阳兄:

久违了,谢谢您的夸誉。以唐夫之拙笔,能获得足下言痛快二字,于我实乃胜过莫言获奖之心态了。他是花六十万美金打通关节,依赖背景强大而趋炎附势所以。而我是平铺直叙,随心所欲漫谈罢了。这么说好像有点不自量力,获得友人的认同,是唐夫最大的乐趣和享受。为之狂言了。

这些天实在忙(有点赞同佛家不要女人),但读到您的跟帖,不由思索。今晨醒来,略得闲余,就啰嗦几句,不负友人。

因最近伊甸风云,我意为平息友鱼兄一点怒气,应以大肚罗汉心肠对老金兄,天下事本不了了之。小议之后,我没像他对国仇家恨之怨气者大加鞑伐,就呈现割袍之慨,这让我跌破眼镜。变脸如此之快,还扬言单挑?呵呵。其实,网络交流千奇百怪,什么人物,什么心态都存在,何足道哉。记得伊索寓言里的故事,说有两个人,一个爱说实话,一个爱说谎话,有一次他们来到猿猴国,被国王吩咐捉住要问他们对猿猴的看法,与此同时,猴王下令所有猿猴都要像人类那样的朝廷仪式,分列两行,他居中王位。然后对二人说,你们看,我是怎样的国王,说谎的崇奉猿猴是货真价实的最有权力的国王,并指出它两边都是栋梁之才,至少做大使和将帅是绰绰有余。猴王和手下猴子都听得乐不可支。当即获赏。反之,猴王再问另一位,谁知这人说真话成习惯,又怕惹怒猴王,他说国王啊,你是最有能力的猴子,你的部下也是有本领的猴群。这下,猴王的阳谋就原形败露,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此情此景,我看到复新兄把他曾经写的老帖加点新意,就倾注而来,手笔真真假假,翻云覆雨,不知不觉让友鱼兄当了猴王。从小金兄的笔头来看,无疑是在歪打正着的赞扬我中华文明的巨大磁力和浩瀚广博的领域,他那潜意识流露的真实性,那引经据典,指东骂西的蛇蝎心肠而言,又无时不生活在一个狂妄幻觉---自以为能坐进皇宫之后为强人、慧者、明君、贤祖---中流露。像这样的饱学之士,以这样的幻觉写文,本是马戏团也无法企及的伎俩,别开生面的乐趣,可赏可读,可思可叹。

其实,他的真实念头不过是焚琴煮鹤,聊以自慰,泼皮似的安度晚年,牛二般的盘庚牛市。我奇怪网友竟然大动肝火,与之谩骂不遗余力!值吗?对老金兄的油腔滑调,耍痞文字,诡秘心态,自淫念头。当为网络玩儿可也。当然,通过复新兄的文字,也能管窥蠡测一种悲叹,若亡国之君当年李煜看帘外雨潺。而他以另外一种形式把内心的积怨泼洒发泄,说得我们全无是处,恰恰他又是以子之矛,这一点,也不能把给我们一些联想和余思。从老金的心态,你们汉人把我们推翻,灭了,又出尔反尔把我们赶出禁宫,到而今连顾影自怜的地步都谈不上,想当年我先祖杀得你们丢盔卸甲,俯首称奴,谁知河东河西之后,我满族满文连满子满孙都不认得了,岂不痛惜悲哉。当然,老金的话,有些是实话,有些打诳语,归根结底不过是饮鸩止渴。好笑的是他甚至遗憾蒙人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将我汉族灭尽,让关内长满青青草儿,让茹毛饮血者能享受着千秋万代不愈的风吹草低见牛羊之情,才乐。像老金这样的学者,做学问做得如此刻薄阴毒,吹毛求疵,是为娼妓立牌坊呢,或者是为不甘寂寞,出尽风头而言?与此同时,看他文章页面夹杂那么多的美眉、美身、美唇、美腿的玉照,想他出口不凡,处处自称为朕,正在百思不解之余的我才不由“哦”的一声,顿悟出老金写来写去,殚精竭虑,搔首抓腮,原来还是流连忘返那三千粉黛啊。因为得不到就恨死我华夏。呵呵!写到此,我不解我党为什么要把他弄进秦城监狱去过高干日子,而不给他一处白山黑水的野人洞居呢,真是不厚道呀。

草草写来,不尽心意,空文字繁多为患,打住。

16日清晨五点后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
2014-9-15 22:3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唐夫

#31  

呵呵,章凝兄言,倒是击中要害。我的确认为网友真是小题大做了。这大概也是我中华文化文明的一种孽根缩影。缺乏西方文化的雍容大度,囊括万物的精神。像美国那样,有的把国旗烧了,有的用国旗做内裤,一点问题都没有,都一笑了之。要是在中国呀,呵呵,祸从天降是免不了的。

记得伏尔泰说过:尽管我不赞同你的观念,但我也会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所以,我也想保卫金老朕同志的权利。


2014-9-15 22:4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xy

#32  

璇子的一篇旧文,请唐兄读读,将明白我们这些年虚度时光的愧疚。。。真的,
常常为自己这样无意义地消耗这个星球上有限的资源愧疚啊!想到唐兄,为你那
大地行者的身影神往,胜过你的文字。。。

附图是我们珍藏多年的钱塘徐锡麟的大印,印文是常思奋不顾身,前年埋在九子的莲峰下了。这样的佳物该配更有勇气的壮士,唐兄这样的。。。


田黃歸故里,國士走天涯
                                           璇子
                          一
  2011年的年底,對我和雪陽來說算是一個特殊的年底,它應該是我們今生人生軌跡的分水嶺。因為小女象象提前考進大學,從此我們可以真正自由地放逐自己了,餘下的後半生,可以簡稱為餘生,並且餘生無別志,除死無大事。孩子的考試一結束,我們全家就以未曾有過的輕鬆心情回到故國江南探親訪友,重溫舊夢。
  除了重游江南和與家人團聚的歡喜,此次故國之行還有幾個特別的目標,一是處理我們相識最初幾年裡留下的幾百封通信,我和雪陽相約最好的方式是在故鄉的原野中將它們付之一燭,讓那些浸潤著往日青春與夢想的文字完全地融入故鄉的泥土是再好不過了。另一個目標是處理陪伴我們多年的幾方印章,最好的方式也是將它們以再生的方式埋入故鄉的田園。
  
                          二
  那些往日的書信,有過我們生命的不能承受之輕,在漫遊世界之後我們終於明白它只有融入故鄉的泥土才不會隨風飄散。而那幾方印章,用雪陽的話說卻有著生命的難以承受之重,只有像祖先一樣躲进無言的泥土,融入九子的莲峰,才能免除我們作為後來者長夜裡突然驚醒的苦痛。
  這些年,那方邊款上刻著“錢唐錫麟”的田黃大印,像一座穿透歲月的豐碑常常立在我們夜靜思的案前,印文中“常思奮不顧身”六個大字如一條無形的皮鞭,在夜幕下抽打著我們逐漸冷卻的熱血。辛亥革命之前的1907年,大壯士徐錫麟在安慶倉促起義,槍殺安徽巡撫恩銘後,不幸被捕被清廷處以極刑,遭剖腹而亡並心肝被清兵所食。雪陽的家鄉安慶人民為紀念這位石破天驚的革命烈士,曾在安慶大觀樓旁修建烈士樓,辛亥革命元勳黃興有一聯題於其上: 
 登百尺樓,看大好河山,天若有情,應識四方思猛士;
 留一抔土,以爭光日月,人誰不死,獨將千古讓先生。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在人欲橫流人道失守人心破碎的今天,誰能指出一個值得奮不顧身的方向?能死得其所從容而就,今日已是不敢奢望的莫大福氣!  另一方不能不提的是弘一法師篆刻的黃芙蓉印章:滴露研硃點周易。如果說對“常思奮不顧身”的英雄總是不由得肅然起敬,對“滴露研硃點周易”的仁者則是忍不住悠然神往。滴露研硃點周易這句高古脫塵的詩最初出現在唐代詩人高駢的《步虛詞》中。原詩是“青溪道士人不識,上天下地鶴一隻。洞門深鎖碧窗寒,滴露研硃點周易。”每每與那枚肅穆寧靜的印章相對,就仿佛看到一位仙風道骨的唐人在月光下吟唱。。。在太極圖般陰陽的迴旋中回到漢唐,回到春秋,回到夏回到炎黃,一條混濁的大河逆流而上一步步回到雪山消融的起點,上有蒼穹的天光,下有蒼生的幽暗,你的丹心會忽然被點亮:人,生在天地之間,這一場莊嚴的荒唐怎樣才能有人的模樣!
          
  三
  可是我們留在歲月的形象,能經得起自己仔細的打量麼?
  我們心靈的方寸能無愧立於眼前的方寸之物那閃耀著黃金一般光澤的印章麼?我們捫心自問卻無力給出肯定的回答。
  年青的時候,我們特別景仰魯迅先生,他的硬骨頭他的呐喊乃至他的彷徨都曾經深深地激勵過我們,很長一段歲月可以說他是我們心目中偉岸的國士。可是隨著時光的推移,更多的面孔從歷史的煙塵中顯露出來,同一個時代同樣的苦難,他們卻有著不同的回答。如果只能取其一,誰才是真正的國士呢,對此我們很難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大壯士徐錫麟和後來成為弘一法師的李叔同與魯迅先生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他們甚至有著相似的成長背景和留學經歷,有著相近的憂患意識和民族圖強的宏願,可是他們回答生命的方式卻是那樣地不同,一個壯烈地死,一個悲憫地生,一個則慣於長夜過春時怒向刀叢覓小詩,誰才是那個時代當之無愧的國士呢?
  我承認他們各有千秋,比之被人們稱之為民族魂的魯迅先生,徐錫麟與李叔同兩位先賢也許更是難能可貴,一個在靈魂裡走得更深,一個在行動上邁得更遠,可以稱之為民族的靈與民族的神。但我自己始終對魯迅先生懷有一份親人般的尊敬,雪陽則漸行漸遠常常徘徊在兩極之間,是悲憫地生還是壯烈地死?始終是一個問題!也許一個偉大的民族,只有魂是不夠的,甚至是遠遠不夠的,魂的忠誠與堅貞,如果沒有靈的能融會一切的大智與神的能捨棄一切的大勇相護,也是不能獨自持久的。
        今天的神州大地上正流行失魂落魄喪心病狂,國石埋進了泥土,民族魂成了絕唱。
        
                        四        
  神靈遠去之後,堅持呐喊的忠魂一一成了囚徒,今天的國士應該怎樣默默地堅守一個民族崛起的脊樑,什麼樣的靈魂才能真正承載一個國度復興的希望?
  這個問題,我們常常在想一直在看。
在濁泥污水氾濫的今天,他們必須能時時以退為進。在名利的喧鬧與得失面前,他們必定能足夠地靜足夠地淡,因為他們的心足夠的深足夠的廣。。。他們雖然有和光同塵的淡泊,但誰也不能把他們與萬物混為一談,你只要和他們幸運地相遇,就會發現他們像傳說中的田黃一樣淡淡散發著瑰麗的寶光,赤子般地柔和,屈子般地倔強,老子般地安詳。。。
  國石推上了神壇,國士回到了民間。在沒有英雄的時代,今天的國士不會再以英雄的身份出場,而是融入平凡的肖像,只有深入其境才能領會其中的奧妙。在我們生活的這個城市悉尼,德高望重的趙大鈍老人和詩人霜葉的夫人江濤女士就是這樣溫潔慈祥的國士,寫“天地無言聽大鈍”一文時,我們曾想完成一篇“風雨如磐說江濤”,可寫著寫著愈發覺得文字無法表達內心豐富的感受。因為沐浴著民族文化的精華,我相信他們那來自高處的靈魂可以在任何一個時代閃光,不同的時代他們能以不同的形式演奏一場場生命的精彩詩章,在天地之間總是詩意盎然。。。
  而我們自己對那種靜穆的純粹與喜悅的天然雖然有一種恒久地嚮往,但我們成長中的靈魂還需要在生活中繼續醞釀才能真正發光。夜深人靜,回望東方我常忽然感到悲從中來,一種莫名地酸楚。我知道是因為自己深入歲月的程度還不夠,苦難中醞釀的心,雖然已有幾分酒的芬芳,也還有幾分醋意未盡。。。。
               
  五
  田黃的奇特迷人之處,不是與之久處的人所不能領會的。那種手感,那種光澤,那份心領神會的靜穆,那份火氣退盡的平和,那般自足自尊的高貴,溫凝,細潔,純粹,潤密。血脈般的縷縷紅絲,密咒般地隱約細紋,無處不充盈著生命昇華的象徵。它們原本也是平凡的石頭,若沒有命運的大變遷被迫進入二次生成的環境,一個個離開礦脈孤獨地參悟天地,就不會有再生的魅力成為神壇的國石石帝。                        
  在我們常常把玩的幾方小印中,雪陽獨愛先人完白山人留下的那枚獅鈕田黃印,印面是
“石欄斜點筆”。他也喜歡把它印在畫作的題款上,因為與當時的心境暗合。這個印面出自詩聖杜甫的詩:“向來幽興極,步屣過東籬。落日平臺上,春風啜茗時,石欄斜點筆,桐葉坐題詩。。。”。詩人把他同友人品茶心情之愉悅,環境之幽美,寫得如同一幅引人入勝的清逸圖畫。還有那方出自“民國第一刀”張樾承之手的田黃隨形印也是雪陽的隨身之物,我們特喜愛其印文“自得其樂”的自在感,它印證和慰籍了曾經慷慨的詩人不得已退則獨善其身的心境。樾承先生不愧是開國大印的作者,精雕細琢的一方方寸之物卻也有著說不盡的雅致風流。
  我自己對“自適其適,獨行於世”的西泠名士鐘以敬篆刻的一枚田黃方印獨有鍾愛,印體碩大,印的兔鈕非常生動。尤其讓我喜歡的是那用楷書刻下的邊款,那是唐代詩人錢起的名篇《送僧歸日本》:
  上國隨緣住,來途若夢行;
  浮天滄海遠,去世法舟輕。
  水月通禪寂,魚龍聽梵聲;
  惟憐一燈影,萬里眼中明。
每次雪陽獨自回國的時候,我都不由得想起這首詩,我想像著自己默默地將題目改為《送君歸華夏》,雖然我知道那其實是歸不去的,此生大概只能異國隨緣住了。

                        六
  幾年前,一方不到半斤的田黃獅子鎮紙在香港賣出了天價,超過悉尼的十幾棟小樓。驚歎之余,雪陽曾因之戲作過一首《國石答國士》的小詩,第一次將王者田黃請進了隱者的詩行:

懷著補天的遺憾
夢回大地的滄桑
從壽山,從生命的山上
你沿著荒涼的歲月滾滾而下
一路春風的小思想,秋雨的大惆悵
夏夜的星光之戀,冬日的原野芳香

成群結隊的英雄
在歷史的田園裡逃亡
被埋沒成了你們最後的理想
帶著水與土的呐喊重歸祭天的神壇
這曾經的一段盛世佳話
成了神州上最美的絕唱

田黃,一次次破了天荒
在東方,國石尊貴的閃光
是否能喚醒國士的脊樑
誰願與我仔細地辨認
那若存若亡的血脈
若隱若現的文章

此時此刻,突然想起埋於故土那幾方印章,他們仿佛屬於另一個更加慷慨與莊嚴的大時代。若存若亡的其實已經亡了,若隱若現的也早已隱了,此生此世只能“自得其樂”,保留一份“石欄斜點筆”的平淡天真與閒情逸致,並默默地向同在天涯的國士們致敬。
  2012/8/6日於悉尼雙閒居


2014-9-16 01:5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

#33  

徐锡麟先生所作的,常思奋不顾身。

第  1 幅


2014-9-16 01: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4  

老是炫耀你的收藏﹐不怕賊偷嗎﹖


2014-9-16 08:02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35  

一箱情浓的情书竟然付之一炬,要是我,就得留存,不愿意这样脱俗啊。少年时代的情怀,到老的时候来复读咀嚼下酒,多有意趣。贤夫人写得一手好文,读之令人荡胸索怀,不尽青天。雪阳福分匪浅。唐夫今生今世没有你的好运了。羡慕ing!

不过,埋了国宝,你也告诉了我在上面地方,等我空了回去挖地三尺,取了来磨洗细认前朝,岂不乐也!呵呵,雪阳下次回去找不到别怪我呀。

还记得十几年前常与足下切磋文字,那时候您还在英国,即将启程吧。之后各自飘萍,不想又聚会在此,也属缘分。其实,我不怎么欣赏那批推翻清朝的勇士,如果一个国家的精英阶层不能民众思想感情丝丝入扣,仅凭一厢情愿来改变社会,旋起革命,吃亏遭难的还是芸芸众生。中国知识分子每每干了蠢事而不觉,最后让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等流氓爆得大名,一块把中华民族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直到今天大家还对基本人权唧唧复唧唧而不得,可悲之极,难以言辞。我对鲁迅很不感冒,他的本质不过是个三十年代的红卫兵头头而已。难怪毛泽东选他做打狗棒。


2014-9-16 11:3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xyy

#36  

  我這豈是害怕滿清復辟?——滿清永遠復辟不了啦。我是不想被人恥笑:伊甸無人,“拢共才十几只小猫小狗”(http://yidian.org/view-thread-22137.html)。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5 08:39 PM:
你的义愤填膺很搞笑,好像明天大清就要复辟了,眼下需要你匹夫有责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明天有人鼓吹吃S有益于健康,你也出去气急败坏和他辩?再闹下去你就和金先生看齐了。

他的文章你最爱看,字句不拉,每..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6 14: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37  

  我豈願做個瘋子,才來跟瘋子大戰風車?我是不願意看著伊甸淪為“瘋子網站”(或言被瘋子劫持)。伊甸的羽毛,我比網管更加珍惜。

  我相信,海兄、老方、雪兒、詩人等,也是這樣想的。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5 08:39 PM:
你的义愤填膺很搞笑,好像明天大清就要复辟了,眼下需要你匹夫有责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明天有人鼓吹吃S有益于健康,你也出去气急败坏和他辩?再闹下去你就和金先生看齐了。

他的文章你最爱看,字句不拉,每..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6 14: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8  

我從來就沒反對他說話的權利﹐我只是保持我討論的權利。


2014-9-16 15:24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y

#3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9-16 04:31 PM:
还记得十几年前常与足下切磋文字,那时候您还在英国,即将启程吧。之后各自飘萍,不想又聚会在此,也属缘分。其实,我不怎么欣赏那批推翻清朝的勇士,如果一个国家的精英阶层不能民众思想感情丝丝入扣,仅凭一厢情愿来改变社会,旋起革命,吃亏遭难的还是芸芸众生。中国知识分子每每干了蠢事而不觉,最后让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等流氓爆得大名,一块把中华民族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直到今天大家还对基本人权唧唧复唧唧而不得,可悲之极,难以言辞。我对鲁迅很不感冒,他的本质不过是个三十年代的红卫兵头头而已。难怪毛泽东选他做打狗棒。

诚然如兄所言,历史也往往证实了,激进的勇士们如大树的树梢,风向一变时,就在相反的方向上激进。。。每每深入中国文化的内在观照,就不能回避那龙飞凤舞的云雾掩盖下的深度贫乏,这些年我也就在与自身内在的极度贫乏作战,艰难地抚慰自己那狭小的心灵,想使之渐渐地宽大起来。。。鲁迅的毒也是在最近几年才得以慢慢从体内清除,但并没有感到丝毫的快意,因为四方收拢着一种或多种更深的苦毒,正在神州酝酿成熟。。。


2014-9-16 17:2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

#4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4-9-16 01:02 PM:
老是炫耀你的收藏﹐不怕賊偷嗎﹖

不怕的,落在喜欢的人手里也不算坏,偷者若存人心,是很容易愉悦的。。。
去年也真发生过一回,当时只愿他或她不要背负偷者的心理压力,而失却审美的欢喜。


2014-9-16 17:3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

#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yy at 2014-9-16 07:54 PM:
  我豈願做個瘋子,才來跟瘋子大戰風車?我是不願意看著伊甸淪為“瘋子網站”(或言被瘋子劫持)。伊甸的羽毛,我比網管更加珍惜。

  我相信,海兄、老方、雪兒、詩人等,也是這樣想的。


诸位仁者为萧先生爱惜羽毛着想,仁心历历可见;然萧兄不畏污泥径直而入奋不顾身,却不是人人能够啊。从旁观者看,也许有时候不必过于正色,因为实在受不住大刀阔斧地抬举。。。


2014-9-16 17: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42  

一如既往,雪阳诗禅意深厚,文采跌宕,有老气横秋之傲然似电,尤大气若云而神韵破雾,读之余味无穷,余思不尽。

遗憾这些年来我一直萍踪浪迹,电脑弄坏弄丢几台,把您我交流的文章诗歌都还给苍茫,若东坡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矣。人生,莫非一场梦境。大家都在里面寻找各自的万花筒而已,故有言世事茫茫难自料之说吧。

这些年来,我被俗务缠身,无法醉心文字。因父母渐衰,家境纷繁,余为之多次往返故里,纠结亲情,近年父母逝世,不尽哀思,叹生命无常,瞬间百年,说悲也悲,言伤则不尽然。由童年一晃至今耳顺,不知鬓发灰白转亮,惶惶ing。

最近又成多事之秋,三年前讨(老金那利口尖牙说我是骗)得一妻,几经冲突没有丢下,就为她办了移居,以此安身立命。我习惯生活因陋就简,长租陋室,这下不作铭也得舍去。这些天匆忙中购车,急迫中寻找栖身处,马虎租得市区西边一栋别墅中的一室,无法顾及对方(一位中餐馆老板)还在装修的房屋也同时出租了,就匆匆签约准备。这下又得购买家具,寻找价廉,预订后天周五运到。

不想前日携妻驾车周游赫尔辛基太阳岛(妻取名),她一看这片清幽幽的港湾,延伸浩瀚的微波荡漾的海滨游泳场,畔岸游弋的飞鸟,周边如林的碧树,顶上深透的蓝天,再加徐徐的白云,遥伸远目的沙滩,现愁共很的是雅致美观的栋栋海景楼房。而她喜不自胜,忘乎所以。但见就近新楼临近完工,附设广告图片,更动了凡心,催我按图索骥,与建筑售房者电话询问,再约见会谈,看图构想。昨日下午我们面谈,斗胆在47平米需付大约30万余及37平米付22万多的两套之间磋商。其实,芬兰住宅都是计算净空面积,要依照中国的建筑商,恐怕会勒索购买者一倍的面积算价了。还不说有另外的自行车房,桑拿浴房,运动健身房,储藏室等是不算在面积内的。

我从来不想做房奴者,这下被妻牵着鼻子,不得不点头唯唯认同她的高瞻远瞩。其实她的做法不无道理,人生不能没有窝呀。而我是长期四海云游,处处无家处处家。最近因妻来为住房头痛,这下不得不赞同妻的百年大计,在这里做陶潜,不悠悠见南山,也频频濯清涟。

为此,我们得仔细斟酌。好在这家建筑商可以分期付款,从签约起两周内付款总金额的一半的20%,也就是说,我们只要交付两万欧元订约。到明年六月房屋完工交付前一月内,我们再付一半的80%,即八万欧元。之后的23年再分期偿付每月几百欧元的房贷。这样付款给予我们缓冲余地。也有了在最佳境地里栖身晚年,想想也罢,携妻不能萍踪浪迹啊,今天再去与房屋销售商洽谈。看能不能签约。

就这样,我的日子过得很低级乏味,每有空我得拿妻子开刷,原计划找她是云游世界,本以为有了老婆就有好舒服日子,谁知一来倒把我弄得焦头烂额,连诺奖都不敢想了。真亏呀。
她反唇相讥,说我想来想去,无间道就是什么都没有,而房屋就在眼前,几个月后就能搬迁进去,多美。

所以,章凝兄还想我继续写我的南美横穿,何时得以心静,悲夫!人生,总是一盘迷棋,还真的把握不住。

半夜起来,随心所欲,写这些废话,当为日记,也当为与友人推心置腹的书信交流吧。

打住!

子夜后两点起来,写到四点过。


2014-9-16 20:4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Xiaoman

#43  

网上论战,如没真才很快败下阵来。  要善用反语呛对方,另外就是一定要有幽默感,
幽默感这东西,重要的不是给人看着好玩,首先是要自己笑, 好玩,自己有Good Mood ,冷静才能把敌人一举歼灭。  


两军对阵,谁动了真气谁就很快败得一塌糊涂,落荒而逃,元气大伤。一定要先稳住自己的阵脚。

现在硝烟没了, 黄沙滚滚不见了,都不来了吗?


2016-9-4 11: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4  

太长了, 看到好多火气。他们不来吵架,我看什么?

版主快把他们请回来吧。


2016-9-4 12: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5  

金才子的确写得不错。 人家写诗,这里不是有自称天下第一的双语诗人吗,写双语律诗反击不绝了?  踢馆的来了天下第一就不灵了,吹牛时风生水起。

读吵架帖能引起我读中文的兴趣。 慢慢读,一下读完就没了。


2016-9-4 13: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46  

我也挺想你唐叔的,麻烦你去请他回来吧,当初你不是最欣赏他吗,你责无旁贷。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9-4 12:05:
太长了, 看到好多火气。他们不来吵架,我看什么?

版主快把他们请回来吧。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4 22: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4 22:40:
我也挺想你唐叔的,麻烦你去请他回来吧,当初你不是最欣赏他吗,你责无旁贷。


你唐叔当然由你请了。  他文采的确风流, 你要向你唐叔多学习喽。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9-4 22: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8  

Removed because of dirty, bad, improper contents contained -- by admin


2016-9-7 13: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9  

Removed because of dirty, bad, improper contents contained -- by admin


2016-9-7 13: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50  

Removed because of dirty, bad, improper contents contained -- by admin


2016-9-7 13: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侃山闲聊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