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轨迹》(诗)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小草

#5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18 04:27 AM:
云天君也是翻译高手。一并感谢三位!

-------------------------------------------------------

轨迹

章凝 / 云天译

The Trail
by Zhang Ning

你与风并肩而行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
终点远在天..

绝对好译!大赏!


2016-9-18 01:4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5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9-18 04:43 AM:
得比一比哪个译文最好。

哈哈哈,不用比的,小草的自然是垫底的拙译,哈哈哈


2016-9-18 01:4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5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17 23:27:


轨迹

章凝 / 云天译

The Trail
by Zhang Ning

你与风并肩而行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
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水面上铺满了道路
你以波光为灯标 以女人为船

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walk with the wind
Setting foot on a curved straight line
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before your eyes
On path-woven waters
Glistening waves are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sloops

白昼的尘埃 夜晚的露
你攀上树梢查看鸟巢
潜入水底剪破渔网
找见一棵无花果树后
你捧起海水为泉

On dusty days and dewy nights
You climb to the treetop to peek into the bird nests
And dive to the bottom of waters to cut open a fishing net
Upon finding a fig tree
You scoop up the sea water as your fountain

摇篮与墓碑之间山水连绵
你走在飞禽走兽的家园
穿过花开花落的草地
身后留下一行沙迹
只要手心握有一粒光子
黑夜终将化作白天

Mountains and rivers stretch from the cradle to the tomb
Treading in the homeland of flying birds and walking beasts
Passing through the meadows of flowers that bloom and fade
You leave behind a trail of sand marks
As long as you clench a photon in your palms
The dark night will ultimately turn into a bright day.

Tr. Yuntian

http://www.writewww.com/topic.ph ... 971&pkey=1472429971

Really bold!


2016-9-18 05: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54  

今天有空,写两句。谢谢章先生把云天君《轨迹》的英译发了上来。我读后说它really bold。为什么说这篇译文really bold呢?因为其中至少百分之八十是抄别人的。抄别人百分之八十之多,然后置上自己的名字,是要有勇气的。是不?

下面我谈谈该译文第一段里的那个百分之二十。


原文第一段:
你与风并肩而行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
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水面上铺满了道路
你以波光为灯标 以女人为船

云天译
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walk with the wind
Setting foot on a curved straight line
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before your eyes
On path-woven waters
Glistening waves are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sloops

第一行: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walk with the wind
这一行全部是抄写我跟小草的。
Walk with the wind有下列问题:
1.        Wind不walk,wind blows,你怎么跟它walk法?
2.        你到一个目标去,比如说学校,除非你必须强调说不是开车而是走路去,你不说I walk to school,而说I go to school。你现在去一个beyond horizon的目标,你怎么walk法?
3.        本诗说的是人生的旅途,这是开篇第一句,译文应为这个旅途立下基调,所以就要说I journey with the wind,或者I go with the wind,而不是I walk with the wind。
4.        I walk with the wind给人以锻炼身体的感觉。

第二行:Setting foot on a curved straight line
本句除setting foot外,抄的是我的初稿。单就这个setting foot来说,它有下列问题:
1.        Setting foot后所跟短语表示的概念必须是平面或者立体的,大于foot的,你可以set foot in New York, 或者in America,等等,但你不能setting foot on a line。A line太细了,hold不住你的foot。
2.        Setting foot后,你就被圈在了那个东西里,也就是说你就被限死在那个范围里,比如你set foot in New York,你一般就在New York里活动了。但你的目的是那个beyond the horizon。所以setting foot 不妥。
3.        这里其实应该用taking (a curved straight line).

第三行: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before your eyes
本句没多大问题,但原诗里的那个“远”和“近”没突出。

第四行:On path-woven waters
什么叫path-woven waters?能在地球上找到这样的河流吗?能不能确实指一条我们看看?根据诗的上下文,我的理解这里指的是地球的表面:水域与陆地。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只有地球的表面才是” 弯曲的直线”,地表是弯的,但目标又是直的。)
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句就更清楚了是旅途发生在地球上)
水面上铺满了道路 (地球的表面才是这样,所以应该是On a watery surface strewn with paths,从太空看地球就是这样的。)

第五行:Glistening waves are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sloops
1.        基本上抄了我的,只是补上了动词are。
2.        Sloops不妥当。为什么是sloops,而不是gondolas, dinghies, skiff, yachts等等?因为这些词太具体。这里不需要表示 小巧的gondola,无蓬遮雨的dinghy,带帆而行的yacht,轻快的skiff,单桅而不是双桅的sloop。这里需要的是一个表示“载体”或者“伴侣”总体概念的“船”。所以用boat 。


2016-9-20 10: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55  

嗯,多谢路老师的分析。


2016-9-20 10: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6  

路君严肃质疑,我也就不能马虎了。限于水平,只能尽力而为了。说的如有谬误,请各位多担当点 。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0 19: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7  

首先,小草好像不觉得有抄袭问题,相反很欣赏云天的译本。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9-18 01:41:
绝对好译!大赏!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0 19: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5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20 19:00:
路君严肃质疑,我也就不能马虎了。限于水平,只能尽力而为了。说的如有谬误,请各位多担当点 。

章先生是做学问的,一向严谨不苟,对谁诗歌写得好都看得那么重要,据理力争,现在明摆着基本都是抄袭,怎么突然变得宽容了起来,个中有什么原因吗?请问你允许我把你的诗歌改一改用我的名字发表吗?小草在乎与否,并不改变抄袭是恶习的道理。


2016-9-20 19:2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5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20 19:01:
首先,小草好像不觉得有抄袭问题,相反很欣赏云天的译本。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9-18 01:41:
绝对好译!大赏!



查查时间,你的引用里的引用应该发表在我对冰花《向日葵》诗歌的好赞后。


2016-9-20 19: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0  

路君请别急,我将具体分析。对不起眼下有家事不能泡网。请给我点时间。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at 2016-9-20 19:28:
章先生是做学问的,一向严谨不苟,对谁诗歌写得好都看得那么重要,据理力争,现在明摆着基本都是抄袭,怎么突然变得宽容了起来,个中有什么原因吗?请问你允许我把你的诗歌改一改用我的名字发表吗?小草在乎与..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0 20: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1  

我个人基于路君分析的分析:

“第一行: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walk with the wind
这一行全部是抄写我跟小草的。”

算抄路和小草的各一半。结论:一整句。

“第二行:Setting foot on a curved straight line
本句除setting foot外,抄的是我的初稿。”

算抄半句吧,也就是一个词组“curved straight line”。结论:半句

“第三行: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before your eyes
本句没多大问题,但原诗里的那个“远”和“近”没突出。”

这句没任何抄。好坏另论。

“第四行:On path-woven waters
什么叫path-woven waters?能在地球上找到这样的河流吗?能不能确实指一条我们看看?根据诗的上下文,我的理解这里指的是地球的表面:水域与陆地。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只有地球的表面才是” 弯曲的直线”,地表是弯的,但目标又是直的。) 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句就更清楚了是旅途发生在地球上)。 水面上铺满了道路 (地球的表面才是这样,所以应该是On a watery surface strewn with paths,从太空看地球就是这样的。)”

也没任何抄。好坏另论。

“第五行:Glistening waves are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sloops
1.       基本上抄了我的,只是补上了动词are。”

我看也就能算抄半句。结论:半句。


小结,全段5句,云天译本借鉴小草和路译本的不过只有2整句。百分之八十从何而来。总体远不能算抄袭吧。当然路君如果发现了更多证据,我们可以继续讨论。

我还是认为三个版本各有千秋,有时间再具体谈!

再次感谢三位仁君!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0 21: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2  

现代名家江枫的雪莱,杨德豫的拜伦,都是绝妙译品,但他们都不可避免地学习借鉴了前辈名家如查良铮等。我们不好说他们是抄袭。译诗这个东西,还必须相互借鉴。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0 21: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63  

“第一行: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walk with the wind
这一行全部是抄写我跟小草的。”
算抄路和小草的各一半。结论:一整句。

***整句抄写。


“第二行:Setting foot on a curved straight line
本句除setting foot外,抄的是我的初稿。”
算抄半句吧,也就是一个词组“curved straight line”。结论:半句

***除动词外,其他都是抄写。

“第三行: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before your eyes
本句没多大问题,但原诗里的那个“远”和“近”没突出。”
这句没任何抄。好坏另论。

***整句的关键是yet结构,抄写了整个yet构成,

“第四行:On path-woven waters
什么叫path-woven waters?能在地球上找到这样的河流吗?能不能确实指一条我们看看?根据诗的上下文,我的理解这里指的是地球的表面:水域与陆地。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只有地球的表面才是” 弯曲的直线”,地表是弯的,但目标又是直的。) 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句就更清楚了是旅途发生在地球上)。 水面上铺满了道路 (地球的表面才是这样,所以应该是On a watery surface strewn with paths,从太空看地球就是这样的。)”
也没任何抄。好坏另论。

*** path-woven waters也是抄写,只不过把表语变成了定义,遣词是抄来的。

“第五行:Glistening waves are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sloops
1.       基本上抄了我的,只是补上了动词are。”
我看也就能算抄半句。结论:半句。

****整个结构都是抄写。

小结,全段5句,云天译本借鉴小草和路译本的不过只有2整句。百分之八十从何而来。总体远不能算抄袭吧。当然路君如果发现了更多证据,我们可以继续讨论。

**** 结论:抄写不止百分之八十。

我还是不能明白,这么明显的抄写,你为什么还为他辩护,能说一说个种原因吗?退一步说,就按你的百分之五十算,百分之五十啊!一半了!你考试去抄个百分之五十,看你老师怎么说。再次请求,能不能说一说你为他辩护到道理?!

其实,抄与自己译是两回事。自己译,有时也会撞车,跟其他人的雷同,但从整体可以看出,是自己译的。而抄袭不是自己译的,是根据别人的东西稍微改一改得来的。所以,云天的译文关键不是抄了多少,是他从整体上根据别人的译文改来的,而不是自己译出来的。


2016-9-20 22:3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6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20 20:01:
路君请别急,我将具体分析。对不起眼下有家事不能泡网。请给我点时间。


欢迎对我的译文加以评论,如果你评论得对,我完全接受。如果我觉得不对,会告诉你为什么。希望我评论你的诗歌的时候,你也能采取同样的态度。


2016-9-20 22: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5  

理由太简单了,和谐为贵。翻译小诗,不过是游戏一场,没必要太认真了。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at 2016-9-20 22:39:
再次请求,能不能说一说你为他辩护到道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1 05: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66  

文学城今日新闻与网评

中国医生论文被曝造假 或是科学史上最大一次

9月20日,美国知名抄袭监测网站Plagiarism Watch通过国际知名英文论文抄袭检测系统iPlagiarism(中文名:艾普蕾)顺藤摸瓜,发现了世界科学史上最大规模的英文论文造假公司,该公司与一个巴西SCI杂志(Genetics and Molecular Research)默契合作,收费为中国学者发表了大量涉嫌抄袭、造假的论文。

该巴西杂志SCI 的 h指数达34

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员许培扬在博客中揭露,大量中国大陆医生的论文投到了这个巴西期刊,占该期刊发表论文总量的54.901%。2015年,该刊中国学者文章达到了1605篇,比例更是高达78.1%。

科学网博主谭新杰翻译了Plagiarism Watch的报告。报告披露了事件的起因:有读者向该网站匿名举报了一篇中国研究组的文章有严重抄袭,工作人员在用艾普蕾系统检测后发现确实有三分之一的文本抄袭,同时,人工比对发现了与其相似比例最高的文献有图表也基本一致。

在将第二篇、第三篇直至第六篇相似比例最高的文献进行人工图表比对后,陆续发现图3基本一致,流式细胞检测结果一致。

在将杂志的同一期的所有文章检查后发现,很多中国作者文章均出现了图表的一致。由此推测,这个巴西SCI期刊是针对中国学者交钱就发的杂志,此外,根据互相抄袭的图表,又陆续发现了四个SCI杂志(GMR,Medical Science Monitor,OncoTargets and Therapy,Diagnostic Pathology)均有问题。

由于来自中国不同单位的作者,在同一个月内投到同一个SCI杂志,甚至发表在同一期,说明这些文章不可能相互抄袭,而是第三方论文造假代写公司制造的,杂志则与造假公司默契合作。

报告建议中国政府、大学和机构、杂志或出版商应该采取措施阻止中国研究滑向深渊,同时,赐予这些SCI杂志高影响因子的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应该出面阻止这样的事情。

有网友指出,中文文章的抄袭最多只是影响到个人和单位,英文文章抄袭或学术不端将极大的影响国家和整体科学界的声誉,需要进行更多的关注。

艾普蕾此前已发现了大量已发表论文的抄袭现象,其中不乏美国和英国等母语为英语的国家,也有法国、德国、日本等一些科技强国。


随你怎么玩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5:02:14
也不看看是哪里来的医生,连皇帝的学历都是假的,这个国家造假还是回事吗?
热情的阳光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5:01:23
宽衣帝要到就是全民造假,于是乎, 大家都一屁股s,谁也别说自己干净
走马读人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4:54:15
不久會看到從對我成果的無視變為剽竊掠奪。事實上我已看到不勞而獲的流氓.
也可能在網絡時代,所有原始記錄都有時間,完全否定有難度。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4:45:01
這就是中國的新常態,New World new normal!!

习包子做假博士經常說嘛: 西方價值觀不適用於中國
78需要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4:16:27
忠孝儒家文化, 鼓励抄袭照搬。有几样高科技不是偷袭?
它乡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3:48:33
假新闻。

大陆学术造假比例哪有这么低?

“宽衣”的学位论文拿出来亮个相啊。
降魔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2:06:34
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提倡儒家,鼓励造假,歪曲打压舆论,美化封建奴隶制度。

春秋笔法就是孔子所创立的笔法,孔子写《春秋》是为了骂他看不惯的人的,结果写着写着发现很多自己的亲人,自己尊敬的人,自己认为的“贤人”也有很多不咋样的德行。那怎么办呢?

那就用春秋笔法,削减那些人的事情,曲解那些人的事情,其实就是说谎啦,然后把这种行为叫做“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

这种在历史上说谎,有一个专名词,叫做“曲笔”。“曲笔”就是该直着说的话,要把它歪曲了来说。相反的,有什么,就说什么;该怎么说,就怎么说的做法,也有一个专名词,叫做“直笔”,就是正直的笔。

后来别人将这种有所削减有所曲折的笔法就叫做春秋笔法。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2:05:21
绝大多数优秀乃至杰出的一线临床医生,实践能力出类拔萃,但未必写得了、更没兴趣去写所谓论文。何况以中国医院工作的高强度,怎么可能真有功夫做什么劳什子科研?

一个繁忙而优秀而诚实的医生,要不弄虚作假,大概只能以主治医退休吧。
jcool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2:02:21
不是医生都是好医生,多数是书呆子,自夸的多的是。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59:43
在中国现行的极端反华反人民的体制下,开刀水平很一般的中国临床手术医生,只要勤奋努力,应该也至少能靠不造假的优秀中国科研论文,而成为中国一流医院主任医或教授乃至权威,上中国特需门诊,从而疯狂误导乃至祸害中国病人吧?
肌肉熊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48:02
现在风气太差了,其实五六十年代学风还是相当严谨的,相对于当时的条件,那时也做出了不少好工作。大跃进的时候开始下滑,文革之后就一塌糊涂了。
孤岛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43:27
这是中国医疗系统考核的制度造成的,在这里谈人类的道德是无助于事情解决的。
祖国万万岁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43:21
中国或是最大赢家
品春风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38:22
河北那个轰动世界的,秒杀诺贝尔奖的,韩春雨实验室发明的DNA测试新方法,不知道要怎么收场。。。
常态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34:29
作者的建议叫与虎谋皮
常态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32:14
在剽窃领导下的剽窃,有什么好惊奇的呢?
linna118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17:31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0:56:51

"有哪国临床医生靠论文而不是临床水平晋升?"=====================

没错,这种要求大量论文晋升的做法促使造假成风。很多人根本就不会写论文,个个都是教授!国内教授也太多了,猫狗都上!!
邵志尚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1:10:47
造假大国
走向世界
学习旅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0:56:51
这根本完全彻底不是中国医生的问题,而是逢中必反祸国殃民的中国的问题。除了中国,还有哪国临床医生靠论文而不是临床水平晋升?
海刚峰 发表评论于 2016-09-21 00:55:27
这些中国作者是在犯罪!应该抓起来这些学术造假的学界流氓!!!


2016-9-21 07:1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7  

附上云天君的解释:

--------------------------------------------------------------------------------------------

我有次读一个网友的翻译,说为什么不用另外一个词呢,那个词似乎更贴切。网友答, 有人先用了。 我不以为然,说,这个词别人又没专利。 看来我错了。

比方“肩并肩”,我译完后,一看路君也用了此词。我特意查了中文字典, 看有无别的译法, 字典用"shoulder to shoulder"。 Winnie the Pooh 中有首歌就唱 we stand shoulder to shoulder. 小草君用的是”side by side", 这两个词与原诗最贴切。 我想不出别的替代, hand in hand, arm in arm 都与原文有距离 , 更何况我又不是抄路君的。中文有词"所见略同“, 于是就留在那。还有“弯曲的直线”-- curved straight line, 是直译呀, 我们不是说curved spine, curved line 么, 这并不是什么花哨说法,我不需要参照别人翻译这样的词。就比如“飞禽走兽”, 小草君/路君都用“flying birds and treading beasts”,我更直,flying birds and walking beasts, 算谁抄谁呀, 不过是惯常说法。 walk with the wind 我随手写的,根本没多想。 刚刚才注意小草君首句用的是walking with the wind,我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自由体长诗翻译不像五言/七言绝句那样一目了然。

另外, walk with the wind, path-woven waters, 我不认为不可以。诗歌语言不必拘泥。

又比方 dive to the bottom...., 我注意到小草君与路君都用了dive,遂改作 descend to, 但又想, 潜水就是 dive 呀, 又改回去了。

又比方“黑夜终将化作白天”, 小草君版本“Eventually a nighted night will turn into a bright day”, 我译作The dark night will ultimately turn into a bright day. 我的基本是直译,没有小草君那么讲究。 我想这句一般人直译都会跟我的相差无几,不存在谁抄谁的问题。 我若仔细对比翻译,我可以改成 the dark night will ultimately give way to a bright day. 但我译前译后都没有逐行对比。他们的美译我读了,每句都记得是不可能的。

我自己有印象的参考的是这句:”你以波光为灯标 以女人为船“。
我原译是 Glistening waves serve as your beacons, women as your sloops.
sloop 单桅帆船, 是多年前我同女儿读 E.B.White 的 Stuart Little 时学到的。
我觉得路译这句比较简洁,而我的"women (serve) as your sloops” 可能会有歧义,就把 serve as 改成了 are.
在此感谢路君。 我说“赏学”, 即欣赏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 同题翻译好处即在此。
我还注意到小草君擅于用韵. 我很欣赏,但我译“山水”, 仍是按照自己的习惯译为 mountains and rivers. 学不来。

这首诗最令我纠结的是“白昼的尘埃 夜晚的露”,还有“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颇费了一些脑筋。
我本来译作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within sight.
他们二人所见略同,都是用close in sight。 "close" 用得妙。
我觉得我的 within sight同他们的有点接近,遂改为The destination lies beyond the horizon, yet right before your eyes。 生命的路既远又近。

我必须声明,我翻译时没有逐句参照小草君和路君的美译。
我翻译时习惯一段原文,一段译文,这样比较方便眼睛。离太远读起来不方便。
小草君与路君版本“各有千秋”, 我只是一时手痒凑兴。

原本不想啰嗦,还是啰嗦了这么多。玩翻译只是hobby,欣赏原作文字的一种方式。
当然这对我也算一次教训吧,以后如果再玩同题翻译我一定谨慎,把对方的翻译打印出来,逐行对照,避免不必要的雷同。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1 19: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6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21 19:57:
附上云天君的解释:

--------------------------------------------------------------------------------------------

我有次读一个网友的翻译,说为什么不用另外一个词呢,那个词似乎更贴切。网友答, 有..

其实,抄还是没有抄,不是看是否用了与别人相同的词或者短语,而主要是看是否用了别人的翻译思路。抄了别人的翻译思路,再把有些词或短语换成同义词或短语是抄袭者的惯用手法。当然,翻译时撞墙是常有的事,特别是有些常用的词或者短语常会雷同。如果没抄,不别为此担心,因为你有你自己的翻译思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而你抄了别人的,即使改头换面也还是会露出蛛丝马迹的。检查某译文是否抄了别人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看是否把别人错的东西也抄过来了。比如:

许愿冲的“是非成败转头空”译文:Success or failure, right or wrong, all turn out vain;
某人的译文:Right or wrong, success or failure, all in vain in the twinkling of an eye.

某人的翻译虽然改变了词选,但思路是徐许愿冲的,因为许先生这句也没译好,所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后者是抄袭的。

我们来看看云天君的翻译思路:

开头两句:
你与风并肩而行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

小草译:
Walking with the wind side by side
You embark on a straight zigzag course
小草的思路是诗的主人翁自己选择了(you embark)一条弯曲的路。

云天译:
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walk with the wind
Setting foot on a curved straight line
云天君把embark改成了setting foot(这种改变很容易),但思路跟小草是一样的,即诗的主人翁自己选择了(setting foot)一条弯曲的路。(另外,顺便说一下,要让a curved straight line撞墙是很难的,因为“弯”的同义词很多,要撞到curved必须要有同样的思路,即此line不是zigzagging,不是winding,不是sinuous,不是meandering,等等,而是直线有点bending。)

我的翻译:
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journey with wind
Along a curved straight-line
因为诗的主人翁是随风而行,路是由风定的,他没有选择余地,所以就along a curved straight-line,而不能在这里用一个动词表示诗的主人自己选了一条弯路。既然你随风而行,你当然没有选择余地,这条路是风的路,由不得你选。所以,从云天君的这个错误,我们可以看出他的译文是抄来的。

翻译这东西很怪,你有了别人的版本,把别人的东西改一改,译文质量会高很多,而完全自己翻译,出来的东西往往就不尽人意。人吗,只有一个头脑,你现在用两个人甚至三个人的头脑来玩一个人的头脑,然后说,各有千秋就有失公允。

下面说点题外话。

关于这里谁的诗歌写得最好,我觉得都写得很好,都很有特色。百花齐放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争个第一呢?只不过冰花的诗是我比较喜欢的种类之一,给个好评是应该的。再,这里的诗我读得不多,因为忙,只读冒上来的,所以很可能以偏概全,如果漏了没提到你,请原谅。


2016-9-21 22: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9  

我不明白路君这句话的意思,您对冰花的评论我没看到。后面又提到了,我更不明白了。What's the matter with Ice Flower here?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at 2016-9-20 19:45:
查查时间,你的引用里的引用应该发表在我对冰花《向日葵》诗歌的好赞后。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1 22: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0  

"翻译这东西很怪,你有了别人的版本,把别人的东西改一改,译文质量会高很多,而完全自己翻译,出来的东西往往就不尽人意。人吗,只有一个头脑,你现在用两个人甚至三个人的头脑来玩一个人的头脑,然后说,各有千秋就有失公允。"

这话本意上正确。那么请路君回答我前面的问题:现代名家江枫的雪莱,杨德豫的拜伦都是绝妙译品,但他们都不可避免地学习借鉴了前辈名家如查良铮等,没有前辈的成绩,他们不可能超越。那么我们能说他们是抄袭吗?这个问题不是挑战你,而是想探讨澄清“翻译抄袭”这个概念。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1 22: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7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6-9-21 22:34:
"翻译这东西很怪,你有了别人的版本,把别人的东西改一改,译文质量会高很多,而完全自己翻译,出来的东西往往就不尽人意。人吗,只有一个头脑,你现在用两个人甚至三个人的头脑来玩一个人的头脑,然后说,各..

抄袭与否跟目的有关。你在家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在别人的基础上,自己练习练习,练完了,就扔掉了。这不算抄袭,因为其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你做同样的事,然后把结果交给老师,那就是抄袭,因为你是为了得到好分数而用了别人的智慧。同理,一首诗,你跟别人说,我们几个来译一个最佳译文,大家共同讨论,然后你注明集体翻译,贴在网上,那就不是抄袭。但你用你自己的名义贴出去,那就是抄袭。你在前辈的基础上翻译出新的译文,应该在前言里注明。当然,这要具体看,看你是怎样借鉴前辈的。云天君的译文基本是在别人的译文上改出来的,然后把它完全当作自己的作品贴出去,这是地地道道的抄袭行为。


2016-9-21 22:5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2  

转来云天的新帖:

---------------------------------------------------------------------------------------

本无名小卒昨晚挑灯再译,争取绕过小草君/路君二位用过的词。译这版,不为争执,只求进步。

感谢路君严要求,我这次尽量避免小草君/路君用过的词,包括woman一词。这样动脑筋也很有意思。若偏差太大,还望爱阳君海涵。

另外,上次“你以波光为灯标 以女人为船”一句的译文,只感谢了路君。这次因为将我的新译与二位美译逐行对照,才意识到也当感谢小草君(第1译),一并感谢二位高手给我的启发:
Glittering waves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canoes(小草版)
sparkling waves your beacon, a woman your boat(路版)

一个文本下的翻译,有时思路相似译文相似,实在也是正常的。译者的空间毕竟有限。
最佳翻译当属集体智慧。 所以,爱阳君以后若想出中英对照诗集,一定要把小草君/路君都请到。

小草君/路君二位高人出手不凡,美译很多地方都值得我学习,再谢!更谢爱阳君的好诗!


The Trail
by Zhang Ning

You set foot on a trail crooked yet straight
By your side, it's the wind.
The finishing point lies both far at the end of the sky and near right before your eyes
Though the nautical roads intertwine on open waters
You have glistening ripples as guiding lights, and lassies as sloops.

As dusts rise during the day and dews fall at night
You climb to the treetop to peep into bird nests
And plunge into the abyss of the ocean to cut through a fishnet
Upon finding a fig tree
You dip water out of the sea and hold it as your fountain

Ridges and streams seem unending, stretching from the cradle to the tomb
You tread in the country where birds soar and beasts roam
and pass through the meadows where flowers blossom and fade
Behind you grows a trail of sand steaks
If you hold on tight to a photon in your fist
The starless night will ultimately give way to a sunshiny day

Tr. Nobody

————————————————————————————————————————————————

为环保还是不打印了,这样逐段对照更方便。按版本先后顺序排列,小草(第1译),路(第2译),无名(第3译):

轨迹
章凝

A Verse By Zhang Ning (thesunlover)
(Trajectory) (小草译)

Trace
Zhang Ning (路译)

The Trail
by Zhang Ning (无名译)

你与风并肩而行
踏上一条弯曲的直线
终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水面上铺满了道路
你以波光为灯标 以女人为船

Walking with the wind side by side
You embark on a straight zigzag course
The destination seems far yet so close in sight
The waters are crisscrossed with paths
Glittering waves your beacons, women your canoes (小草译)

Shoulder to shoulder, you journey with wind
Along a curved straight-line
To the destination far on the horizon yet close in sight
On a watery surface strewn with paths
Where sparkling waves your beacon, a woman your boat (路译)

You set foot on a trail crooked yet straight
By your side, it's the wind.
The finishing point lies both far at the end of the sky and near right before your eyes
Though the nautical roads intertwine on open waters
You have glistening ripples as guiding lights, and lassies as sloops. (无名译)

白昼的尘埃 夜晚的露
你攀上树梢查看鸟巢
潜入水底剪破渔网
找见一棵无花果树后
你捧起海水为泉

Dust during the day and dew at night
You climb atop the trees to seek the bird’s nests
And dive deep into the water to rip the fishing nets
As soon as you catch sight of a fig tree
You scoop the seawater up as the lymph (小草译)

Through the dust during the daytime, over the dews at nighttime
You climb onto tree tops to look into bird nests
And dive into the bottoms of waters to rip open fishing nets
Only to find a fig-tree
You hand-cup up the sea water, a spring to you(路译)

As dusts rise during the day and dews fall at night
You climb to the treetop to peep into bird nests
And plunge into the abyss of the ocean to cut through a fishnet
Upon finding a fig tree
You dip water out of the sea and hold it as your fountain (无名译)

摇篮与墓碑之间山水连绵
你走在飞禽走兽的家园
穿过花开花落的草地
身后留下一行沙迹
只要手心握有一粒光子
黑夜终将化作白天

Between the cradle and tombstone lie endless hills and rills
You travel in the homeland of flying birds and treading beasts
And across the grassland where flowers bloom and doom
You have left behind a row of sand-marks
As long as you clench a photon in your hand
Eventually a nighted night will turn into a bright day (小草译)

The cradle is linked to the tomb through continuous mountains and rivers
Where you walk on the land of flying birds and treading beasts
And cross the grassland of flowers that bloom and wither
While leaving behind you a line of sand trace
But as long as you clench a photon in your palm
You will kindle the dark night into a bright daytime (路译)

Ridges and streams seem unending, stretching from the cradle to the tomb
You tread in the country where birds soar and beasts roam
and pass through the meadows where flowers blossom and fade
Behind you grows a trail of sand steaks
If you hold on tight to a photon in your fist
The starless night will ultimately give way to a sunshiny day (无名译)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2 20: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3  

云天,哪能怪你,是我多事了。

哈哈,才发现你竟然又来了一版。这两天我也在尝试着翻译(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也是尽力避开你们三位已经用过的词句乃至思路,但有两个字和你的新版撞车了,即 ripples 和 peep,其它好像还没有。等我的出笼后,你不会怪罪我抄你的吧。

http://www.writewww.com/topic.ph ... 971&pkey=1472429971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2 20: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74  

练习尚可,超越较难。


2016-9-22 21: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5  

受小草,路,云天三位仁友的启发和引导,我也来试试。再次致谢,并请不吝指教!

---------------------------------------------------------------------------------

Orbit

Escorted by the wind you hike along
an orbit which is twisting again direct
The end is at hand yet beyond skyline
Various roads are set upon waters
Shimmering ripples ignite the lighthouse
  femininity bears you a one-man ark

Days of dusts and nights of dew
You ape up the trees to peep at bird nests
Dive into deep water to rip up fishing nets
Once a fig tree been discovered lastly
you gather the seawater as fresh springs

Alpines after amazons between the cradle and gravestone
You trek through Eden of vigorous birds and beasts
Cross prairies where flowers flourish and wither
Let it behind a row of sandy stamps
In light of clenching a photon in your palms
The gloomy night will ultimately
  be taken over by a sunny day

Tr. Ning Zhang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9-23 21: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诗苑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