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delete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xzhao2

#5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10-12 03:51 PM:
来而不往非礼也。把Longfellow's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和我的翻译贴在下面。我知道有很多人可能比我译得好,我只是想看看那位自称在英语写作和翻译界“天下華人第一英才”者如何信、达、雅地再现这首诗..

廖康兄,也来说说题外话。

看来你这是英译中,如果是,那么中文诗里有些古今文字不统一。足下以为如何?

可以不必答复,不是这条线的内容。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0:2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52  

对,这是英译中。希望逸士老先生更容易发挥特长。

古今文字若不统一,我认为应该以大家公认的解释来译,除非译者有独特的理解和论据。如果您是说写法的异样,想通过翻译反映(这种翻译是给专家作文学研究看的),英文以前也有不同拼法,可以采用,比如:shop, shopp, shoppe等。


2009-10-13 10: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5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10-13 07:16 AM:


李清照,第一她命苦所以才会写出千古绝妙好词所以也不必为此再可怜她。

所谓虱多不痒,即便是此理。

李清照,一定在哈哈大笑,还会问你们要翻译授权费用。

李清照说——我的这首词终于要有规整译本啦..

按她写的诗,俺知道她不会说你说的话。她一定说这些个男人能不能读懂俺的诗,词?


2009-10-13 10: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5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10-13 07:02 AM:


忍忍,你忍忍吧。别出怪招。

你要老先生多才多艺,就好比让他参加国内的好男儿选秀。那不是强人所难么。

俺是害怕逸士再出错招。他要是说下次考开摩托车,比剑术,不是又要输了吗?

考什么不行,非要考汉译英。

俺要是和廖老师练,俺就说考科普,各写一篇科普文章。因为廖老师是学文的。

古人曰,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2009-10-13 11: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5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0-13 04:01 PM:



俺是害怕逸士再出错招。他要是说下次考开摩托车,比剑术,不是又要输了吗?

考什么不行,非要考汉译英。

俺要是和廖老师练,俺就说考科普,各写一篇科普文章。因为廖老师是学文的。

古人曰,..

高,实在是高,高家庄马家河一带-------


忍忍,你难道还没看出来,老先生叫板的是天下人才不是一个廖康!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1:5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5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0-13 03:57 PM:


按她写的诗,俺知道她不会说你说的话。她一定说这些个男人能不能读懂俺的诗,词?

忍忍你真逗!

我喜欢你的文风。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1:5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57  

快,来些女士们!


2009-10-13 11:5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58  

我最烦说别人半瓶子醋晃荡。

老先生下次请不要这么说。


2009-10-13 16:4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59  

继续,迅速冲破一千大关。


2009-10-13 16:4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60  

廖同志的一篇議論﹐反映出他對我上一輩翻譯大師總結出來的翻譯原則“信達雅”一
無所知。其言論完全違反信達。都按自己意思亂譯一下﹐任何學過英文的年青人都
會。因為閣下不懂信達雅﹐所以當然不知我翻譯的優點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翻譯
的缺點在哪裡。這不等於雞同鴨講嗎。

本人挑戰沒針對任何人。當然也沒針對廖同志。但任何人可以出來應戰﹐可是得分
析說明為什么閣下的譯詩比我好。請別說空洞話﹐要具體分析﹐說出好的理由。如
果你自認為是內行﹐別說外行話。

本來這個挑戰書的對象是另有論壇﹐這裡順便貼一下。沒想到上次一篇論翻譯的文章
惹火了廖同志(原來在國內時﹐兩人吵架互稱對方同志)。當時不敢動真傢伙。這
次跳出來動了真傢伙。

現在可以雙方互評對方的翻譯﹐但有個原則得確定﹕應該在信達雅的基礎上來談。
這是上一輩大師總結出來的。如果﹐各人另立標準﹐談到明年也沒完。誰違反信達
雅的就是輸了。

關於那個英譯中﹐改天抽空再談。


2009-10-13 17:28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61  

“信達雅”是严复翻译学术著作总结的经验,跟你没什么关系。后人修订了这标准,比如钱锺书论文学翻译,不雅的词语就不能要求译得雅。文学翻译要神似,要出神入化。

我来应战,根本没指望您能明白什么。您连林语堂、楊憲益、徐中杰、许渊冲的翻译都看不上,只认为自己的好,怎么会看得上我的?难怪您自以为“独步当今”。我不想说什么了,还是让您带着这种一贯的良好感觉自称天下第一吧。

至于那英译中,您别忙,慢慢来,反正有三个月呢,反正不管您怎么译,您都会认为自己译得最好,我并不急于观看。


2009-10-13 21: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一元

#6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10-13 01:18 AM:
一元译得较现代,别具特色。比逸士那文体杂乱的机械翻译好多了。

该说的话都说了。由大家评论吧。

刚注意到廖兄的评价,都谢鼓励了。


2009-10-13 22: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6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10-13 08:56 AM:


忍忍你真逗!

我喜欢你的文风。

Be my fan!


2009-10-13 23: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64  

信達雅雖是與我無關﹐但與我們討論翻譯有關。信達雅已是翻譯界共識﹐所以大家作
為指導原則。

本來請閣下對雙方譯詩逐行進行優劣分析比較﹐以決定勝負。這是把主動權給了閣
下﹐就象下棋讓先﹐比劍讓閣下先發招。不想閣下居然那麼退讓。其實我與閣下素
不相識﹐無怨無仇。如果我要向人發難﹐我得先要有個知己知彼的估算。況且眼見
對方已經有了這麼多作品貼在網上﹐就先看看人家作品的質量﹐再估估自己的水平﹐
隨後決定是否發難。我估計閣下雖有博士頭銜﹐不象是英文文學博士﹐當然更談不
上對英文詩有深刻研究。有人英文是學了十幾﹐二十年﹐但對文學中的道道不懂﹐
而硬要與人進行文學討論﹐只能露出外行的馬腳。這就象中文裡的情況一樣。中文
用了幾十年了﹐但就能說對詩詞懂了嗎﹖對古文懂了嗎﹖本人在挑戰前﹐做了HOMEWORK﹐
自象錢鍾書等前輩學者亡故後﹐我有把握說華人中英文譯寫決沒有能超過我的人。
最多跟我一樣好﹐但已是鳳毛麟角了。再說閣下要與我比古文﹐我看就算了。

既然現在閣下放棄發招權利﹐我也就不發招了。


2009-10-14 14:55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luhua

#65  

"...本人在挑戰前﹐做了HOMEWORK﹐
自象錢鍾書等前輩學者亡故後﹐我有把握說華人中英文譯寫決沒有能超過我的人。
最多跟我一樣好﹐但已是鳳毛麟角了..."

窝窝,好大的口气呀!您的天大概也只有井盖那么大。我算是见识了这个世纪幸存的中/英翻译大师了,惊艳!


2009-10-14 16: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66  

關於你的英譯中﹐不給你個交代﹐你也不死心。你既然與我比古文﹐想來這首詩該用
古文來譯。那就從頭到尾該是古文體。別的暫且不說﹐只這句﹕
浪花小手白且柔, The little waves, with their soft, white hands,
就不像古文。古文句式應作﹕“細浪如素手白柔”。。。
所以再去學幾年古文再來探討。


2009-10-14 16:53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67  

中國人講究謙虛﹐有時候簡直是虛偽。外國人實事求是。到了國外﹐也學了實事求是。
有不服者請來應戰﹐不必說廢話。老夫就是那麼目空一切的。只要有本錢。


2009-10-14 16:56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luhua

#68  

小时候读武侠,发现设擂台的主都死得很惨。古话说得好呀,“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你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没有悟出这个道理。

你的第一帖,说不是针对甸里的人,可是明摆着是要跟“英文教授,博士”叫板, 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这还是好听的。。。

天下第一,你连在伊甸妄称第一都没有人认同,更何况伊甸之后的大千世界了,省省吧。。。


2009-10-14 17: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69  

Poetic diction早在浪漫主义运动时就抛弃了,你说什么seek是诗的词汇,search不是,我都懒得驳。在这里又拽古文,连诗句的顿步都不懂,七言的顿步是四三,停顿要在第四字后,你那“细浪如素手白柔”的意群停顿在哪里?你如果读不出别扭之处,只能说明你对诗的节奏一窍不通。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4 09:53 PM:
關於你的英譯中﹐不給你個交代﹐你也不死心。你既然與我比古文﹐想來這首詩該用
古文來譯。那就從頭到尾該是古文體。別的暫且不說﹐只這句﹕
浪花小手白且柔, The little waves, with their soft, white hands..



2009-10-14 17: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70  

廖博士閣下(既然你那麼喜歡與學問不相配的空博士頭銜﹐我以後用博士稱呼你)﹐
我主要告訴你“小手白且柔”不是古文﹐要說“細浪如素手白柔”才確切地譯出了
原文的意思。你那個LITTLE就沒譯出來。七言的句讀不一定只是四三。況且你這個
“小手”與前面“浪花”無關﹐與後面三字有關。集後面五個字﹐才與前面浪花發
生關係。

我也沒見你有什麼古文作品貼在網上。這種不是古文的東西﹐別拿出來獻醜。等你
拿出象樣的古文來﹐再跟你討論古文寫作。

現在你對我們打擂的問題怎麼了﹖不過﹐你可以不急﹐有三個月時間。你可以出後
門討教別人。集二三人之力﹐或許可以使情況好些。


2009-10-15 08:27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71  

luhua君﹐你有本領就來打擂﹐沒有本領不用廢話。你能打贏﹐比一切廢話都強。


2009-10-15 08:3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7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0-14 04:36 AM:


Be my fan!

Sure!

Why not?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5 09:1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73  

楼上各位,别着急啊。三个月时间,才弹指纳米(或者mini)挥间-----


2009-10-15 09:1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74  

我的英文博士是否名符其实不是由你定的。你说七言顿步不都是四三,难道还有你那五二不成?请以名家名句来作范例,别拿自己写的来充数。你认为LITTLE不能译作“小”,只能是“细”吗?还真不如机器了。

“現在你對我們打擂的問題怎麼了﹖” 您这句问话,我还真看不明白。这就是天下第一的文字?请谁来帮助解释一下。您先出拳,让大家英译李清照的词。我迎战了,又回手请您把朗费罗的英诗译作汉语,还把自己的翻译贴了出来,供您参考,希望您能译得比我的好。您问“怎麼了﹖” 我真不懂是什么意思。我也没催您,有三个月呢,什么怎么了?

您是向天下挑战,有那么多迎战的,您现在排第几位?Seek, seek...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5 01:27 PM:
廖博士閣下(既然你那麼喜歡與學問不相配的空博士頭銜﹐我以後用博士稱呼你)﹐
我主要告訴你“小手白且柔”不是古文﹐要說“細浪如素手白柔”才確切地譯出了
原文的意思。你那個LITTLE就沒譯出來。七言的句讀不..



2009-10-15 12: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75  

關於李清照詞﹐我請閣下先發招﹐在信達雅基礎上﹐把雙方每行譯文對比分析﹐說明
為什么你的比我的好。如果你沒有能力做這個﹐交代一下﹐就由我來接做。否則怎
能得出誰優誰劣的結果。這是打擂的主要點。至于那個英譯中﹐你自己就不能譯成古文。等你能譯成真正的古
文﹐再來跟我說。


2009-10-15 17:52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一元

#76  

打擂是群众性活动,大家乐,不要搞得像学术辩论一般,更不必你死我活。另外我觉得两位对各自的译作已经解释得够详细了,只是没有互相逐句评点而已,想来也是为了不真伤和气的缘故。其实呢,读来读去还是觉得本人的最好


2009-10-15 21: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77  

我說七字句不只有四三句讀﹐如果你懂得句讀知識的話﹐就不該問“難道還有你那五
二不成?”我只是告訴你﹐那才是古文說法。真的要譯成詩句﹐又當別論。現在為
了使你增加些知識﹐告訴你還有二二三句讀。如果我問你五字句有幾種句讀式﹐你
肯定回答不上來。如果我告訴你有一四句讀﹐你一定不相信。

你以為有了個博士頭銜﹐就可以來欺我沒有頭銜的。認為我這種沒有頭銜的人﹐不
配貼出一篇談翻譯的文章﹐於是你就向我發難。從心理學角度講﹐這是你的妒忌心
理在作怪。其實有頭銜而無學問的人多著呢。我的古文從小家裡請老師教的。那時
你還不知在哪裡。看看你的強辯﹐都屬無理取鬧。我最瞧不起的就是自誇頭銜﹐而
無實學之輩﹐就是我要挑戰的對象。老實說﹐你的古文還沒有資格使我來挑戰你。
等你貼上首古詩來再說。從現在開始﹐你就努力學吧。文可以從“古文觀止”唐宋
文開始。詩可以從“唐詩三百首”開始。希望我能長壽﹐等你用古詩寫作來挑戰我。


你的錯誤就在于毫無自知之明﹐不自量力就迫不及待地跳出來。被我指出了錯誤﹐
還要強詞奪理。大丈夫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就象我說不懂拉丁文﹐有過學的
機會錯過了。如果強不知以為知﹐歪纏不休﹐就跡近無賴了。嘴巴空凶是沒有用的﹐
你得貼上大量的作品來證明你有學問才對。

關於打擂譯詩的比較分析﹐我想你是沒有這個能力了。等週末我抽空來分析給你看。


2009-10-16 09:0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seity

#7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10-15 05:19 PM:
我的英文博士是否名符其实不是由你定的。你说七言顿步不都是四三,难道还有你那五二不成?请以名家名句来作范例,别拿自己写的来充数。你认为LITTLE不能译作“小”,只能是“细”吗?还真不如机器了。

“現在你..

Mr. 廖,

有一门功夫你比较欠缺, 那就是:哄“孩子”。虽说和英语无关,但和“人”有关啊。当然,这门功夫欠缺的决不是你一个人。

另外,海外逸士的讹诈功夫决不是一流二流的,他退而不休,有的是时间,就是赌别人赔不起这个时间。说白了,就是这么个低技术含量、低涵养、低素质的三低攀比。只有一条不明白,嫌新州退休生活不够丰富多彩,完全可以回国过日子啊,那边老年人生活要丰富多彩得多,随便走到大街上,有的是人,有的是西洋景。

PS 1

你所征引的 Ovid: Metamorposes XIV, "protius annos" (line 6) 是否应作:protinus annos?

PS 2

请查看一下你的站内短信。


2009-10-16 09: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luhua

#7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5 01:30 PM:
luhua君﹐你有本領就來打擂﹐沒有本領不用廢話。你能打贏﹐比一切廢話都強。

我不知道“茴”字的四种写法,可是不影响我自由地嘲笑孔乙己。一个迂腐、落魄的穷知识分子在大人和小孩心目中是没有任何地位的,也是毫不受人尊敬的.


2009-10-16 11:4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80  

沒本領的人只能耍貧嘴。有本領的人是拿出本領來讓人家看的。小孩子都會耍貧嘴。
大人能淪落到小孩子的位置上去嗎﹖那位有水平就代廖博士接招吧。這不是耍了貧
嘴就算贏的。


2009-10-16 11:54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取心

#81  

79楼的言论够市侩,从来也没见你写出一篇短文,只见你跟在人后起哄。
也许可以换个说法;一个无才无学的,心理阴暗的马甲在网上是没有任何地位的,除了被人消遣和轻视。


2009-10-16 12:2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82  

我知道人性有時是傾向弱者的。不過是廖博士兩次向我發難。第一次﹐我一點沒惹到
他。他突然用不屑的口吻來批評我。發了帖子﹐有人批評是正常的。當然也容許我
辯解。於是引起了衝突。第二次他是應戰﹐完全正當。就是話說得難聽些。這也不
是問題﹐鑒于有了前次的不歡。不過﹐既然是應戰﹐就得按規則來。我請他把雙方
譯詩在翻譯界已有共識的信達雅基礎上進行對比分析﹐以定誰優誰劣﹐他至今沒有
反應。卻是東一榔頭西一棒的歪纏。這是不是有點不象博士身份的行為﹖他在另一
論壇上也同時應了戰。這也沒什麼。我可以在幾個論壇上同時挑戰﹐他當然可以在
幾個論壇上同時應戰。不過﹐這也使我省力﹐寫一遍﹐兩面一貼就行。這是讓不了
解情況的網友了解一下﹐實非本人之錯。


2009-10-16 12:48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3  

早就知道你会提二二三。不好意思,让你中了埋伏。一个 黄鹂 鸣翠柳 = 一个黄鹂 鸣翠柳。但是七言句中没有你那种五二:细浪如素手 白柔;也没有二三二:细浪 如素手 白柔。你好好想去吧。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6 02:09 PM:
我說七字句不只有四三句讀﹐如果你懂得句讀知識的話﹐就不該問“難道還有你那五
二不成?”我只是告訴你﹐那才是古文說法。真的要譯成詩句﹐又當別論。現在為
了使你增加些知識﹐告訴你還有二二三句讀。如果我問..



2009-10-16 13: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4  

Thank you, Seity, for correcting my typo. Indeed it should be protinus annos.

更感谢你告诫我不该跟这老小孩浪费时间。我知道这不仅没有意义,教不会他什么,也有损我自己。现在我就退出,让老先生继续自我感觉良好吧。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seity at 2009-10-16 02:17 PM:


Mr. 廖,

有一门功夫你比较欠缺, 那就是:哄“孩子”。虽说和英语无关,但和“人”有关啊。当然,这门功夫欠缺的决不是你一个人。

另外,海外逸士的讹诈功夫决不是一流二流的,他退而不休,有的是时间..



2009-10-16 13: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5  

My last words to you:

Walk alone in your euphoria.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6 05:48 PM:
我知道人性有時是傾向弱者的。不過是廖博士兩次向我發難。第一次﹐我一點沒惹到
他。他突然用不屑的口吻來批評我。發了帖子﹐有人批評是正常的。當然也容許我
辯解。於是引起了衝突。第二次他是應戰﹐完全正當。..



2009-10-16 13: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luhua

#86  

哈哈,我来这里玩,就是来消遣的,同时也轻视一下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人。自知斤两,不敢妄称天下第一,也不敢把自己那些3脚猫的玩艺拿出来。

说我市侩,那些死气沉沉的“大作”多么高雅呀。 我不招你,我绕道走。


2009-10-16 13: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一元

#8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luhua at 2009-10-16 04:42 PM:




我不知道“茴”字的四种写法,可是不影响我自由地嘲笑孔乙己。一个迂腐、落魄的穷知识分子在大人和小孩心目中是没有任何地位的,也是毫不受人尊敬的.

这话太刻薄了,丝毫不相干的何必如此,反倒显得你自个有点那个了。
逸士老先生和廖兄英语才学远在我和这里大多数人之上,他们这一“架”也让我长了些见识。两位慢慢切磋,但不必你死我活。


2009-10-16 16: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88  

廖博士說﹕“但是七言句中沒有你那种五二:細浪如素手 白柔;也沒有二三二:細
浪 如素手 白柔。你好好想去吧。”

1) 你沒有弄懂我的意思。別匆忙反駁。再回去研讀一下。

2) 即使是這句﹐也應該是二一二二。

3) 到底你說不出五字句的道道來。


2009-10-16 16:57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8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6 09:57 PM:
廖博士說﹕“但是七言句中沒有你那种五二:細浪如素手 白柔;也沒有二三二:細
浪 如素手 白柔。你好好想去吧。”

1) 你沒有弄懂我的意思。別匆忙反駁。再回去研讀一下。

2) 即使是這句﹐也應該是二一二二..

恍然大悟,原来逸士对诗不是一般文体的理解就在死抠格律平仄上。您按这个方法学数学倒是不错,文学和艺术最重要的是一颗慧心,如果整个心灵都被自大和格律填满,还能写出什么好诗?

seek、seek、seek、seek、seek......

您的确应该好好“seek、seek!”


2009-10-16 17:0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0  

一個網站上﹐有人用寫文章的思路來跟我討論寫詩填詞。可笑不可笑。外行總想充內
行﹐但騙不過內行。

太太常對我說看見女士讓著點。


2009-10-16 17:0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9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6 10:09 PM:
一個網站上﹐有人用寫文章的思路來跟我討論寫詩填詞。可笑不可笑。外行總想充內
行﹐但騙不過內行。

太太常對我說看見女士讓著點。

嗯,如果您能把这种风度用在做学问上一定不错。


2009-10-16 17:1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92  

越抹越黑了,竟然说古诗七言中有二一二二,请您找一句来让我们学学。是“一个 黄 鹂鸣 翠柳”?还是“疑是 银 河落 九天”?恐怕只有您自己的“細浪 如 素手 白柔”可以勉强用二一二二顿步吧?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6 09:57 PM:
廖博士說﹕“但是七言句中沒有你那种五二:細浪如素手 白柔;也沒有二三二:細
浪 如素手 白柔。你好好想去吧。”

1) 你沒有弄懂我的意思。別匆忙反駁。再回去研讀一下。

2) 即使是這句﹐也應該是二一二二..



2009-10-16 21:2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3  

我就是說的這句。沒說別句。很抱歉。我不應該跟你辯。忘了太太要我讓點女士們的話。


2009-10-17 18:15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4  

好像廖博士在這裡出了個不完整的招。我就來接一下。

[廖博士說﹕被逼無奈﹐這也不是跟誰比,就算我練練筆吧。]
誰逼他了﹖他媽﹖他老婆﹖這種聲明是不是有點可笑﹖

[廖博士說﹕初學者才會這樣逐字逐句地對著原文譯詩。詩不是法律文件,神似要遠
比形似重要。]
只有外行才在所謂神似的名義下﹐亂譯一氣。既然信達雅已成翻譯界共識﹐只有外
行才不遵照做。翻譯家如果亂譯﹐豈不給讀者罵死。根據信達雅原則﹐翻譯須忠實
于原著。原文怎麼說﹐就得怎麼譯。你以為這是容易的嗎﹖有時候簡直不知道該怎
麼著手。這豈是外行能知道的艱辛。以為隨便譯譯就可以了。如果要神似﹐也必須
在忠實原文的基礎上神似。如果亂譯﹐這個神似就不是李清照的了﹐而是別的什麼
人的。譯文的靈活只能在句式的變化上﹐不能把原文意思都變掉。現在我一句句分
析給你聽。先來原文﹕

第一句﹕“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詩人用七對重字。所以楊前輩用七個單詞來譯。這樣對應﹐使譯文達到最精練程度。
所以﹐從精練性來說﹐是達到了上乘水平。現在看廖博士的譯文﹕
How cold, how lonely, how sad, how miserable, how dreary!
一開首的“尋尋覓覓”就不見了。已經違反了忠實原文的原則。詩人以尋覓開始﹐
錯引出冷清﹐淒戚的感情表述。沒有了尋覓﹐後面的感情沒有了引頭﹐有點憑空來
了。這首先違反了他自己的神似說法。“冷清”二字﹐凡中國人都知道跟“冷”沒
關係。冷清﹐字典上解釋是“寂寞”﹐就是說感到一個人孤獨得很﹐也不熱鬧。所
以凡用COLD一詞者﹐根本不知道該中文詞語的確切涵義。後面三個HOW加單詞的結構﹐
還是可以的﹐如果能或用頭韻﹐或用尾韻就好。如gloomy﹐grievous﹐glum。所以﹐
第一行譯文中就犯了二兩個錯誤。
現在看本人的譯文﹕
Seek, seek; lonely, quiet; doleful, rueful, woeful.
關於最後三個帶-FUL詞的好處﹐我就不多說了。既然上面已分析過冷清的涵義﹐所
以我的LONELY﹐QUIET譯得確到好處。至于尋覓譯成SEEK﹐本身沒有問題。楊教授也
是用動詞SEEK的。有人說我說從楊教授那裡學來的。此說法不妥。因為英文詞誰都
可以用﹐沒人有專利權。有人問為什么不用其他同義詞。因為這個詞最妥切﹐所以
我在語感的指引下﹐馬上就想到用這個詞﹐跟楊教授不謀而合﹐豈非英雄所見略同。
廖博士說﹕楊教授用SEEKING﹐表示正在尋覓﹐而我的SEEK﹐是命令式﹐因此錯的。
這是廖博士以寫文的思路來討論寫詩。所以我說他是外行。從語法上看﹐-ING不但
表示正在做什麼﹐還可以表示其他意思。請自己查語法書。這裡從略。但是用到了
詩裡﹐特別在詩的翻譯裡(當然指從中到英)﹐它可有其他用法。如果要跟上句押
韻﹐在最後的動詞上加-ING﹐不強調正在進行。如果少個音節﹐就在動詞上加個-ING﹐
多個音節﹐等等用法。所以用原形動詞﹐不等於是命令式﹐達意即可。所以我的SEEK﹐
為了不增加音節﹐讀上去更舒服。SEEK中的長元音使聲調拉長﹐表示找啊找啊。如
果加上-ING﹐就會把找啊找啊的感覺中起個停頓作用。不過﹐這個解釋﹐不對英詩
有研究的人是不容易理解的。估計廖博士未必能理解。不過﹐我還是說明一下。他
能不能理解不是我的事了。

第二句﹕“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廖博士的譯文是﹕Now a little warmth, then again it's freezing. Comfort,
where can I find thee?
前半句意思譯得沒錯。但為什么要用名詞WARMTH﹖用形容詞WARM就可以了。這只能
說明功力較差。關於後半句﹐廖博士是這麼說的﹕“我雖然沒有譯“尋覓”二字,
但“Comfort, where can I find thee?”就表明詩人在尋找慰籍。”但他忘記了﹐
後半句詩人說的是“最難將息”﹐跟尋找慰藉毫無關係。原來廖博士不知“慰藉”
是什麼意思。他曾問“請問“最難將息”怎麼解...”後來他又自己解釋“最難將息”
是指這時光難過。這裡主要是將息二字。查字典說﹕保養。所以幾位大師譯成KEEP
FIT什麼的。古狗上有一解釋是﹕休息。在寧波方言裡也指休息。先父是寧波人﹐
常說“將息將息”。所以他後半句是譯錯了。
本人所譯第二句是﹕When it just turns warm, but still cold, it's hardest
to have a rest full.
對照原文﹐意思都譯出了。STILL  COLD較簡潔。REST和FULL位置顛倒在詩裡是可以
的。凡讀過英文詩的人應該都知道。既然沒錯﹐也就不必作進一步說明。

第三句﹕“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廖博士譯文是﹕To drown myself in some wine? How can my washy wine defeat
the wind so chilly?
他自己說﹕“最難將息”是指這時光難過,這也在詩人企圖借酒消愁“To drown myself
in some wine? How can my washy wine defeat the wind so chilly?”中表現了。

他把“三杯兩盞”丟掉不譯。為什么楊教授譯出來呢﹖因為他遵循信達雅原則。且
不說廖博士在此沒有遵循忠實原則﹐他的To drown myself in some wine?不知為什
么要用問句。這裡應該是陳述句。後面的“晚來”二字也沒譯出。所以也有錯誤。
他辨解說﹕“‘三杯兩盞’,前輩有人譯出,不意味著我得亦步亦趨。‘三杯兩盞’
中文有量詞美,英語說a few cups of wine很死板,毫無美感。我豈不知道‘三杯
兩盞’是什么意思,那是有意識地放棄。”他當然知道‘三杯兩盞’是什么意思﹐
那是有意識地放棄。他是處處違反忠實原則﹐還要振振有詞。這就是外行的態度。
難道他認為“把自己浸在酒裡”﹐還要加個問號﹐就有美感了嗎﹖外國人會理解為
“他要浸在酒裡自殺”﹐加了問號﹐就是在問自己要不要在酒裡自殺﹖就像HAMLET裡
的to be or not to be一樣。
我的譯文是﹕Two or three cups of light wine, how to fend the evening wind
so strong?
對比原文﹐完全扣住了意思。

第四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廖博士譯文是﹕A forlorn wild goose flying by, thou art but my time-worn
companion of misery.
他用了A forlorn wild goose。但他解釋說﹕“詩人沒有說明是一只大雁,還是一
群,這是漢語的模糊美。我決定譯作‘A forlorn wild goose flying by, thou art
but my time-worn companion of misery’因為覺得离群的孤雁与詩人的孤苦更相
似。”既然詩人沒說雁有幾隻﹐他要譯成孤雁也不算太離譜。可以通過。
我的譯文是﹕The wild geese pass—I feel heart-broken—since they are my
old acquaintance.
把詩人的表達直接譯給讀者看﹐使讀者知道詩人是怎麼表達的。如果只譯意思﹐讀
者就無法領略詩人是怎樣表達她意思的。

第五句﹕“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廖博士譯文是﹕Yellow petals covering the ground, withered and wasted, whose
vase will need them?
他的covering the ground沒有堆積之意﹐說明他又把原文中的一層意思漏掉了。做
什麼時都要一絲不苟﹐翻譯亦然。後面那個VASE更離譜。原文裡根本沒有﹐也沒有
必要放進去。
但廖博士說﹕“摘花插入瓶是很自然的,原詩說‘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
誰堪摘?’我取她凋零之花,無處可歸,在地上憔悴之意境。”他以自己的想象來
代替詩人的表達﹐完全是隨心所欲。如果有人把他的作品按自己的想象亂譯﹐我想
他一定是不答應的。別在這裡唱高調說隨別人去亂譯吧。但你徵得李清照的同意讓
你亂譯她的詞句嗎﹖別以為古人死了﹐就可以把他們的作品亂譯。這既不忠實於詩
人﹐又不符合譯德﹕要尊重詩人﹐尊重她的作品。所以這行翻譯裡有兩個錯誤。
我的譯文是﹕
All over the ground the yellow flowers in heaps.
Languished as I am, who will now pick them?
我把原文譯成兩行。因為原文本身有個句號。不過﹐這對翻譯本身來說﹐無所謂對
錯。第一行完全按原文意思譯的。後一句說詩人憔悴Languished了﹐還有誰會去摘
花。所以確切地表達了原文的意思。

第六句﹕“守著窗儿, 獨自怎生得黑?”
廖博士的譯文是﹕Withered, too, I alone waiting by the window, how can I
kill the time with this requiem 原文這句裡﹐完全沒有Withered, too,這層意
思。又是自作聰明亂加進去。當我評他
“怎生得黑﹐譯得不確切”時﹐他說﹕“ how can I kill the time 就是在說如何
打發這難熬的時光,后面還有‘From dawn to dusk’,那不是熬到天黑,是什么?”
他又說﹕“‘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 點點滴滴。’ 就是在說雨水打在梧桐上,更
添愁悶。我用‘this requiem/Accompanied by the drizzle, pit-a-pat, pit-a-pat,
on the parasol-shaped tree's leaves and stem, ’ 說雨聲伴奏這哀歌(﹖),
也應和了題目《聲聲慢》, which I translated into Requiem Chaconne, 哀歌恰
空曲(恰空是一种慢拍子的舞曲){舞曲不是安靈曲吧﹖}。”好吧﹐就算how can
I kill the time有那麼點意思﹐但with this requiem放在後面什麼意思﹖而且跟
requiem有什麼關係﹖難道詩人在唱安靈曲﹐做安靈彌撒﹖題目跟安靈曲有什麼關係﹖
題目本身就譯錯了。我簡直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他說﹕“后面還有‘From dawn
to dusk’,那不是熬到天黑,是什么?”這“後面”在哪裡﹖在最後一行裡。但如
果讀者沒有他那麼豐富的想象力﹐不能把隔了一行的與前面聯係起來理解﹐那放在
後面不是白放了嗎﹖況且﹐詩人沒有“從早”這一說法。所以說他亂譯﹐一點不冤
枉他。這就是外行跟內行的區別。
我的譯文是﹕Keeping myself at the window, how can I fare alone till nightfall?
對照原文﹐應該是既沒丟掉意思﹐又沒亂加意思。

第七句﹕“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廖博士的譯文是﹕Accompanied by the drizzle, pit-a-pat, pit-a-pat, on the
parasol-shaped tree's leaves and stem, 其他基本可以﹐但就是“到黃昏”沒譯
出來。如果他辯解說﹕不是在下面‘From dawn to dusk’嗎﹖但詩人沒有說“從早”﹐
可能是從午間開始呢﹖
我的譯文是﹕Chinese parasol, plus drizzles on it, dripping and dripping
(till evening);
英文裡梧桐有不同說法﹐只要不錯就行。啊﹐現在一查﹐本人也沒譯出“到黃昏”。
這句算打平。我現在加在後面﹐免得忘記。當然不算是原來有的。他的pit-a-pat,
pit-a-pat,比我的dripping and dripping生動。但整個句式不夠精練。扯平。

第八句﹕“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廖博士的譯文是﹕From dawn to dusk? At such a time, how can a single word
“sorrowful” describe my diem!在這句裡﹐去掉From dawn to dusk?不就可以了
嗎。這是蛇足。並且還加個問號。
我的譯文是﹕At this moment, what can I do with the word “sorrow”?
這裡在英文中不能用A來表示“一個”﹐只能用THE。

總評﹕綜上所述﹐廖博士有了許多錯誤。本人只有一個錯誤。所以廖博士打擂失敗。


2009-10-17 18:16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seity

#9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7 11:16 PM:
我的譯文是﹕Chinese parasol, plus drizzles on it, dripping and dripping
(till evening);..

你的皮,为什么这般厚!

你这个句子,错得一塌糊涂,这个代词 it 就是指前面的 Chinese parasol, 这变成 Chinese parasol 本身 drip and drip! 你连最简单最基本的代词都不会用, 还要嘲笑Mr. 廖译文尚待润饰完善之处,这是不是做得太过分?

Mr. 廖的译文,显然是现做,不是很长时间深思熟虑的结果,因此,按现做的标准和要求,完全可以打B+, 如果慷慨一点,给A_ 也说得过去。你的呢,这首《声声慢》自诩为平生第一得意之作,顶多给 D+, 同样地,如果慷慨一点,给C_, 再加点人情分,送出个 C 好了,大概也还能勉强说得过去,不至于因此引起公众哗然。


2009-10-17 19: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一元

#96  

細浪如素手白柔, 我是自然读成“細浪如素  手白柔”的,觉得也不错,不过文则文矣,意思却和原句相去甚远,所以还是廖康的好。节奏对诗歌是如此重要,古典和现代想来都是如此,有时迫不得已,宁可牺牲一下其他元素而保证一首诗的节奏。
这两条线真好,逸士和廖兄切磋,尽显才华,让人也获益。这位Siety看来也是饱学之士,先别忙打分,也对两人翻译作一系统分析如何?


2009-10-17 19: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97  

感谢大家评论,包括逸士的批评。我自当择善而从。我说过不再对逸士的这个翻译置喙,也不为自己的翻译辩护了。请大家评,我会仔细看各位的评论。再谢。


2009-10-17 19: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ity

#9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一元 at 2009-10-18 12:45 AM:
先别忙打分,也对两人翻译作一系统分析如何?..

批评分析和打分不矛盾,打分首先也是表个态。至于具体系统分析,要做到滴水不漏,有时费时甚多,也不定能justify the time. 而且如果有人善于宏观把握,就有人可能更善于进行微观描述,Seity 只做 Seity 相对擅长的事,这不是也很实事求是吗:因为不是每一个所谓错误的价值都相等,再说败笔和神来之笔之间如何相抵,决不是简单数量相加的问题,败笔和神来之笔都牵涉到程度问题 以及为什么会败,为什么有神来。太多微观描述有时反而掩盖了问题的实质。不虚美,不隐恶是 Seity 力求做到的,因为素不相识,不可能有任何现实利益冲突,因而这一条在网络世界里也相对容易做到,你说呢?


2009-10-17 19: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9  

本來對SEITY這種只懂點英文﹐不懂英文詩的人﹐可以不予回答。否則我太忙了。這
說明他不懂有逗號與沒逗號的差別。是不是外行。


2009-10-18 12:03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00  

这次挑战,至少有一个结果:有这么多高手涌现,有这么多不同评价,海外逸士再也无颜自称天下第一了。


2009-10-20 13: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 1 2 3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