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delete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海外逸士

#1  delete

delete



天生我材竟何用﹖
2009-10-10 18:06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  

先生以文会友标新立异,实乃美事一桩。廉颇老矣,豪气干云,为先生窃喜。这文
无第一武无第二,祖训也,先生岂有不知。如今广下英雄帖,壮语开道,先声夺人,
也是请将不如激将之计,诸位俊友英才不必介意。何不借此良机,舞文弄墨展风采,
唇枪舌剑笑谈中,不亦乐乎,伊甸甚幸!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0-10 18: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Dum tamen hanc sperat, dum praecorrumpere donis
me cupit, "elige," ait "virgo Cumaea, quid optes;
optatis potiere tuis," Ego pulveris hausti
ostendi cumulum: quot haberet corpora pulvis,
tot mihi natales contingere vana rogavi;
excidit, ut peterem iuvenes quoque protius annos.
Hos tamen ille mihi dabat aeternamque iuventam,
si Venerem paterer: contempto munere Phoebi,
innuba permaneo: sed iam felicior aetas
terga dedit, tremuloque gradu venit aegra senectus,
quae patienda diu est.


2009-10-10 23: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luhua

#4  

廖先生,能否说明此为何文字?除了英语(还没学好),在下没有接触过其他语言,真心求教。谢。


2009-10-11 00: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5  

老先生好用文言文,来段拉丁文看他懂不懂。古对古嘛。至于那段英文,美国任何一个小学英文教师都会修改至少三处(这里很多人都有孩子上小学,不信就拿去随便请一位老师看看);其文言也有不通之处。就这水平,还“独步当今”呢,还挑战呢,胜之也不武呀。再说了,谁有功夫免费教他?以前说到米尔顿和莎士比亚,我都曾善意点拨过,教也教不会。还不虚心接受意见,指出他个翻译错误就暴跳如雷,谁还肯再次费力不讨好?看他这么狂,上来说两句。先杀他个下马威,等他看懂了再说。

我对谦虚的人从来都是谦逊的,但还没有修炼到家,对狂傲者还不会谦逊。


2009-10-11 00: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redheron

#6  

可怜了李清照.


2009-10-11 08:3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redheron

#7  

在世界大同前夕, 中美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 美方将停止布署水下和空中发射的希腊文导弹. 作为交换,中方将从发射架上撤下"冷冷清清"和"寻寻觅觅"洲际导弹.


2009-10-11 09: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请大家不要帮忙,暗示也不要给他一个,看他到底有多大本事。


2009-10-11 10: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  

1﹐本人不懂拉丁文。想當年上海二醫教授謝大任前輩要教我學拉丁文﹐後因文革開
始而不果。

2﹐為什么總是空洞的廢話。半瓶子醋搖得太厲害了。有本領的人﹐拿出東西來大家
看。不講廢話的。請先寫篇古文﹐再把詞譯一下。如果做不到﹐最好一邊站站﹐看
有沒有高手來應戰。

[記得自上次網戰以來﹐閣下一直是廢話連篇。大家是在等著看閣下的佳作﹐不是要
聽閣下的廢話。總講廢話而拿不出東西﹐本人都為你臉紅。你自己還不覺得臉紅嗎﹖
居然還要來講廢話。]


2009-10-11 11:07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0  

原来还有你不会的。你不是吹自己“独步当今”吗?这四个字的搭配就有问题,还总爱臭拽你那半通不通的文言。可知辜鸿铭当年是怎么为难那些自以为是的美国教授吗?“你们这些教英文的,拉丁语一窍不通,就像我们的中文教授不懂文言文一样。”

其实我并不赞成用拉丁文,也不赞成用文言文,在谈五四新文化运动那篇里已经说明了。在此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2009-10-11 13: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取心

#11  

老廖其实也就是只三脚猫,他这段鬼画符不知道是哪儿抄来的,逸士你千万不要被他吓倒了。像打沙蟹一样,文言文那道你赢,拉丁文那道就算他赢,(仔细看来是犯规的)还有第三道,加油啊。


2009-10-11 13: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取心

#12  

你们两个,给不振的伊甸提供了不少趣味,就像三藩市公车上华妇和黑妇大战给市民们提供趣味一样,为力章凝应该在此表示感谢。


2009-10-11 13:4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3  

还是英歌里稀吧,或文言文,相互叫阵也是,这才叫真刀真枪。大白话打架跟那旧金
山公车上的华妇黑女一般,大家看腻味了,甲骨文、拉丁语又太不靠谱。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0-11 13: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4  

“想當年上海二醫教授謝大任前輩要教我學拉丁文﹐”

这牛吹的,好像要收你做关门弟子,单教你一个人似的。学医的都懂些拉丁文字,但中国的拉丁语专家是谁,你知道吗?

这些坛子上,有朱晓棣、方壶斋、牛虻touche,京人等,都比你老逸士的英文强多了。但人家有涵养,不来揭穿你就是了。

公平地说,逸士的英文比一般海外华人强些,要是来MIIS苦读两年,拿个翻译硕士是有可能的。若有心进取,我可以给他写推荐信。但他生活在华人圈里,总是自以为是,对近50年英美的文学发展,无论俗的雅的,皆一无所知。前两天在“阴道独白”一线刚露一大怯,觉得丢脸了,又到这来冒大话挑战,无非是想找回些面子。按说我们应该给他这个脸,要是真想不开了,我们也不落忍。宽容些,就让他在美好的感觉中独步余生吧。


2009-10-11 14: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5  

廖君的这些话已经炒过N遍了,其中若干言辞更有欠厚道,从尊老的方面看。

华裔文人的学问交锋,难道就当真不能比那华妇非女做得利索、漂亮些?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0-11 19: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取心

#16  

逸士就好比那个黑妇,首先‘砰’地打出一记右摆拳,老廖呢,就像那个台山大婶,他才不跟你玩正规拳击,马上施出‘拉丁形意拳’,一个回合就把逸士打到角落里去了。逸士目前只有还嘴的份,再出手是不敢的了。老廖也不罢休,追过去来记撩阴腿,逸士只好讪讪地下车,掏出面小镜子照照,然后再来一句:奶奶的,儿子打老子,打得好。


2009-10-11 20:0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取心

#17  

Letter of Challenge

As the time is nigh for my bones to turn to dust, I’d like to find a rival in English writing and translation. A master feels lonely without a rival as a Chinese saying goes. But since those famous scholars of the generation previous to mine all passed away, I can flatter myself to declare that I am the champion in that field now. No Chinese alive, either in China or overseas, can surpass me. Therefore, I throw down here my gauntlet for all those so-called professors and doctors of English major.  I’m now waiting to see who’s bold enough to pick it up.  If anyone can outshine me, I’ll stop boasting of my superiority; but if no one does in three months, I will no doubt hold the position of the first fiddle. Then no question about it any more.
逸士,我很想跟你鼓气,把老廖打得满地找牙,但是看了你这篇挑战书,我自己都泄了气,说实在的,文采并不怎样。句子也太僵化,翻译翻译,要求词意俱到,这道菜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你这只能算chinatown餐馆水平,把食物煮熟而已,搬到四季大旅馆去可要砸招牌的。


2009-10-11 20:2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8  

版主对逸士的狂妄叫嚣鼓励有加,这会儿又拉偏架,还举起尊老的大旗来。在下躬身告退,这样可漂亮些?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9-10-12 12:17 AM:
廖君的这些话已经炒过N遍了,其中若干言辞更有欠厚道,从尊老的方面看。

华裔文人的学问交锋,难道就当真不能比那华妇非女做得利索、漂亮些?



2009-10-11 22: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9  

廖君,你别这样任性。你们二位打擂台,我和文兄充作裁判,你这一击很有犯规之嫌,
拳台、剑台上就是击打了不该击打的部位,属于阴着,裁判自然有义务加以阻止,以
使比赛按正常规则进行。你怎么能就此甩手不干了呢。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0-11 22: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取心

#20  

廖大婶也有脆弱的时候。。。。。。


2009-10-11 23:0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1  

李清照《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儿,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  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Liao Kang's translation:

Requiem Chaconne

How cold, how lonely, how sad, how miserable, how dreary!
Now a little warmth, then again it’s freezing. Comfort, where can I find thee?
To drown myself in some wine? How can my washy wine defeat the wind so chilly?
A forlorn wild goose flying by, thou art but my time-worn companion of misery.  

Yellow petals covering the ground, withered and wasted, whose vase will need them?
Withered, too, I alone waiting by the window, how can I kill the time with this requiem
Accompanied by the drizzle, pit-a-pat, pit-a-pat, on the parasol-shaped tree’s leaves and stem,  
From dawn to dusk? At such a time, how can a single word “sorrowful” describe my diem!


被逼无奈,这也不是跟谁比,就算我练练笔吧。


2009-10-12 02: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10-12 07:45 AM:
Yellow
pedals
covering the ground..

It's got to be impeccable if you hope to win, otherwise...

how...how...how...不怎么样!

【林語堂译作】

Slow slow tune (Li Qingzhao )


So dim, so dark,/So dense, so dull,/So damp, so dank,/So dead!/The weather, now warm, now cold,/Makes it harder than ever to forget!/How can thin wine and bread/Serve as protection/Against the piercing wind of sunset!/Wild geese pass over head/That they are familiar/Lets it more lamentable yet!/The ground is strewn with staid/And withered petals/For whom now should they be vase set?/By the window shut,/Guarding it along,/To see the sky has turned so black!/And on the cola nut/To hear the drizzle drown/At dust: Pit-a-pat, pit-a-pat!/Is this a mood and moment/Only to be called “sad”?


2009-10-12 06:1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3  

好好,现在比赛进入正轨,俺这冒牌裁判没法再充数下去了。请大家来吧。

一直忘了问了,逸士自己的“声声慢”翻译怎么没见着?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0-12 06: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4  

Thanks.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09-10-12 11:15 AM:


It's got to be impeccable if you hope to win, otherwise...

how...how...how...不怎么样!


2009-10-12 09: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一元

#25  

挺好玩,俺也来给高手们凑凑兴吧,不是应战或比赛,实是真心求教。

A Slow Blues

The more seeking and searching
The more lonely and isolated, the more heartrending
Warming yet cold, this is the weather
That is hardest to be settled with
A cup or two of tasteless beer, how this could shield me
From the coming windy night
Swans flying over, and gone with mates of good old time
A heartbreaking moment

All over the ground, those yellow petals
Withered and wasted, as no one bothered to pick
Keeping standing by the window, or anyhting else
That one could do about the loneliness and darkness?
As dusk sets in, through deciduous trees and drizzles,
Bit by bit, this sequential event
Is not what a sigh over sadness could conclude


2009-10-12 10: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6  

来而不往非礼也。把Longfellow's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和我的翻译贴在下面。我知道有很多人可能比我译得好,我只是想看看那位自称在英语写作和翻译界“天下華人第一英才”者如何信、达、雅地再现这首诗。


潮漲兮,潮落兮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潮涨兮,潮落兮。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天黄昏,暮鸦啼。         The twilight darkens, the curlew calls,
褐色沙滩湿漉漉,         Along the sea-sands damp and brown
旅客进城赶路急。         The traveler hastens toward the town,
潮涨兮,潮落兮。          And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夜幕降,千家寂。         Darkness settles on roofs and walls.
海扬波,不停息。         But the sea, the sea in the darkness calls;
浪花小手白且柔,         The little waves, with their soft, white hands,
抹去沙滩人足迹。         Efface the footprints in the sands,
潮涨兮,潮落兮。          And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天破晓,马夫起。         The morning breaks; the steeds in their stalls
圈中驹,嘶又踢。         Stamp and neigh, as the hostler calls;
夜去昼来仍如故,         The day returns, but nevermore
旅客一去无消息。         Returns the traveler to the shore.
潮涨兮,潮落兮。         And the tide rises, the tide falls.


2009-10-12 10: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27  

说实话,俺更喜欢廖老师的VERSION(VS。林玉堂的)。可能是廖老师的VERSION 比较与时俱进。林玉堂的翻译俺读起来有腐朽的感觉,有点老夫子的口气。林清照的此词,完全另一个境界。如果不是一个老夫子并不能领会一个绝世才女的心情,就是他不会用她的语言。

喜欢廖老师的选词,读起来和林清照的口气一个方向。只是有的地方过及。

俺喜欢打架。哪里有打架,哪里就有俺。


2009-10-12 10: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8  

也许还在修改?后发制人?No wonder you gave three months. Take your time.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9-10-12 11:51 AM:
好好,现在比赛进入正轨,俺这冒牌裁判没法再充数下去了。请大家来吧。

一直忘了问了,逸士自己的“声声慢”翻译怎么没见着?



2009-10-12 13: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29  

给逸士支一招:

要考多才多艺。

比如:

试分析下面一诗之类的?


http://yidian.org/viewthread.php?tid=14567.html


2009-10-12 13: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30  

逸士不出来,我估计是他自己看着荧光屏,捂着嘴笑地喘不过气来了吧?


2009-10-12 14: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1  

有人總是不看清我的意思就亂發言。我說獨步當今是在英文譯寫範圍裡。別的沒包括
進去。謝教授是要單獨教我。我不是他二醫的先生。不過這是正題之外的。不說也
罷。

現在評廖康同志的譯文﹕

不少之處與中文有距離。翻譯原則﹕確切達意﹐精練。做不到就落了下乘。

一開首的“尋覓”就不見了。後面三個HOW﹐或用頭韻﹐或用尾韻就好。本人用的是
三個-FUL結尾的雙音節詞。多麼整齊。

請問“最難將息”怎麼解釋﹖肯定不是COMFORT。

三杯兩盞﹐幾位大師﹐如林語堂﹐楊憲益前輩的譯文裡都譯出來的。WINE前面不需
用SOME。

原文沒說過雁是孤雁。

原文裡沒有VASE之意。不符合確切性。

第六行裡不需要再用WITHERED。怎生得黑﹐譯得不確切。

原文沒有ACCOMPANIED意思。

From dawn to dusk? 詩人有提到早晨嗎﹖

這麼多毛病﹐只能說挑戰失敗。不過也不容易了。鼓勵一下。拍手。


2009-10-12 17:01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2  

我的英文挑戰書用的較古英文文學筆法﹐裡面放了英文典故。跟現代美文筆路不一致
的。我那本英文小說是用現代偵探小說筆路寫的。不同文體﹐寫法不一樣。


2009-10-12 17:22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3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2 02:01 PM:
有人總是不看清我的意思就亂發言。我說獨步當今是在英文譯寫範圍裡。別的沒包括
進去。謝教授是要單獨教我。我不是他二醫的先生。不過這是正題之外的。不說也
罷。

現在評廖康同志的譯文﹕

不少之處與中文..

逸士好风度。

鉴定完毕,属实。

这基本上就是我说的有过之。原文中没有的意思给加了上来。


2009-10-12 17: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4  

初学者才会这样逐字逐句地对着原文译诗。诗不是法律文件,神似要远比形似重要。翻译“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难道还要换算成米或英里?

我虽然没有译“尋覓”二字,但“Comfort, where can I find thee?”就表明诗人在寻找慰籍。

“最難將息”是指这时光难过,这也在诗人企图借酒消愁“To drown myself in some wine? How can my washy wine defeat the wind so chilly?”中表现了。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诗人没有说明是一只大雁,还是一群,这是汉语的模糊美。我决定译作“A forlorn wild goose flying by, thou art but my time-worn companion of misery”因为觉得离群的孤雁与诗人的孤苦更相似。

“原文裡沒有VASE之意。” 但摘花插入瓶是很自然的,原诗说“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我取她凋零之花,无处可归,在地上憔悴之意境。

“第六行裡不需要再用WITHERED。”说人也憔悴,把花与人联系起来。很多诗词翻译都需要把暗喻变作明喻,以越过文化差异,容易读懂。诗人说“憔悴損”,难道只是说黄花?

“怎生得黑﹐譯得不確切。” how can I kill the time 就是在说如何打发这难熬的时光,后面还有“From dawn to dusk”,那不是熬到天黑,是什么?

“三杯兩盞”,前辈有人译出,不意味着我得亦步亦趋。“三杯兩盞”中文有量词美,英语说a few cups of wine很死板,毫无美感。我岂不知道“三杯兩盞”是什么意思,那是有意识的放弃。

“原文沒有ACCOMPANIED意思。”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  點點滴滴。” 就是在说雨水打在梧桐上,更添愁闷。我用“this requiem/ Accompanied by the drizzle, pit-a-pat, pit-a-pat, on the parasol-shaped tree’s leaves and stem, ” 说雨声伴奏这哀歌,也应和了题目《声声慢》, which I translated into Requiem Chaconne, 哀歌恰空曲(恰空是一种慢拍子的舞曲)。你又是怎么译的?让我们学学。

“From dawn to dusk? 詩人有提到早晨嗎﹖” 你也太机械了。算过三千丈是多少英里吗?

比我强的人多得是,但你自称天下第一,太狂妄。译此诗,我是应战,不是挑战。挑战的是译Longfellow的诗。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2 10:01 PM:
有人總是不看清我的意思就亂發言。我說獨步當今是在英文譯寫範圍裡。別的沒包括
進去。謝教授是要單獨教我。我不是他二醫的先生。不過這是正題之外的。不說也
罷。

現在評廖康同志的譯文﹕

不少之處與中文..



2009-10-12 18: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5  

原先不想应战,原因之一就是知道谁译得再好你也看不出好来。你自认为比林、杨、许、徐都强,跟你比试,根本没有意义。


2009-10-12 18: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6  

是你自己写不清楚,还是别人看不清楚?你到底是謝教授学生辈的,还是先生辈的?

[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2 10:01 PM:
有人總是不看清我的意思就亂發言。我說獨步當今是在英文譯寫範圍裡。別的沒包括
進去。謝教授是要單獨教我。我不是他二醫的先生。不過這是正題之外的。不說也
罷。


2009-10-12 18: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7  

一元译得较现代,别具特色。比逸士那文体杂乱的机械翻译好多了。

该说的话都说了。由大家评论吧。


2009-10-12 20: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38  

就是就是,比赛的双方自己定输赢,文坛、武坛好象都没有这个先例。

群众的眼睛是贼亮的,大家来谈吧。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10-12 20:18:
该说的话都说了。由大家评论吧。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0-12 20: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39  

俺刚才在那条线上说了。没办法,俺虽然偏向逸士,还是得给廖老师 1 分。

语感,选词,和理解诗人的心境方面,廖老师略胜一筹。扣掉一些地方加上的不必要的词,还是比逸士翻得稍好一些。

逸士,下一招呢?


2009-10-12 20: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忍忍

#40  

补充一下,


"where can I find thee? "

"thou art"

thee, thou art 这些 words 用得很好, 也反映了水平。


2009-10-12 20: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41  

这是机器翻译的.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Looking for, desolate, desolately tragic, unhappy and worried.


三杯两盞淡酒
2 cups light wine


2009-10-12 21:4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2  

嗯,机器还知道要用现在分词,而不用命令式的动词原型,不错嘛!


有人欣赏,欣慰。还好,没人指责thou art句中缺少动词。看来大家都知道art是与thou相配的are.

楼上21是应战,但还没有见到逸士对26的回应。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0-13 01:48 AM:
补充一下,


"where can I find thee? "

"thou art"

thee, thou art 这些 words 用得很好, 也反映了水平。



2009-10-13 09: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3  

1,好热闹啊,这对网站是好事!!!值得赞扬,因为这不是无谓的争论争吵。

2,廉颇老矣,尚能饭饱,更是好事!祝老先生健康长寿,这也和文苑有关哦。

3,预测最后结果:----呵呵,我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是喜欢预测没法子控制自己请原谅-------

不服输,不放弃,不泄气,不分胜负。

宣布结果-----和局;噢噢,当然有人不服,但是得听裁判的。三月期满一吹哨子,连得姚明巨人都没辙。

4,抱歉哦,我要是输了,可是只能靠机器人来翻译搪塞。你还别说,还真有自己翻不过来却偏要翻的例子。我在匹兹堡和上海都碰到过。


2009-10-13 09:5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9-10-12 10:01 PM:
有人總是不看清我的意思就亂發言。我說獨步當今是在英文譯寫範圍裡。別的沒包括
進去。謝教授是要單獨教我。我不是他二醫的先生。不過這是正題之外的。不說也
罷。

現在評廖康同志的譯文﹕

不少之處與中文..

说一句题外的话,老先生请称呼廖康为先生---呵呵他肯定不是女士哦;不要称呼他为同志,我想你不是来自大陆那就更不应该叫同志。尤其是在海外网站。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0:0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0-12 06:58 PM:
给逸士支一招:

要考多才多艺。

比如:

试分析下面一诗之类的?


http://yidian.org/viewthread.php?tid=14567.html

忍忍,你忍忍吧。别出怪招。

你要老先生多才多艺,就好比让他参加国内的好男儿选秀。那不是强人所难么。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0:0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6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才有华山论剑的味道。就是这儿是华山,坛主就是老先生。下了挑战书---真像那最新一期封面的气派!

华山论剑并不是群众投票围观者决定,也不是对手之间合作裁判,而是坛主自己判别是否要让贤。除非挑战者很明确的把坛主打下坛来,一般而言都是坛主自己拱让才是。好像武侠书里的描写基本如此。

但是,正像我已说过的那样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所以我才会预测我的结果如此这般。

这也说明华山论剑跟文坛嫁接的苹果梨滋味究属如何。


2009-10-13 10: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redheron at 2009-10-11 01:33 PM:
可怜了李清照.

李清照,第一她命苦所以才会写出千古绝妙好词所以也不必为此再可怜她。

所谓虱多不痒,即便是此理。

李清照,一定在哈哈大笑,还会问你们要翻译授权费用。

李清照说——我的这首词终于要有规整译本啦,狂喜!保不住就能拿诺贝尔呢,谁来翻成瑞典文,快!!!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0:1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取心 at 2009-10-12 01:08 AM:
逸士就好比那个黑妇,首先‘砰’地打出一记右摆拳,老廖呢,就像那个台山大婶,他才不跟你玩正规拳击,马上施出‘拉丁形意拳’,一个回合就把逸士打到角落里去了。逸士目前只有还嘴的份,再出手是不敢的了。老廖也..

文兄,你可真逗!

一笑,看着开心啊。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0:1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4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取心 at 2009-10-12 01:24 AM:
Letter of Challenge

As the time is nigh for my bones to turn to dust, I’d like to find a rival in English writing and translation. A master feels lonely without a rival as a Chinese saying goes..

文兄,挑战书的不算的,大大地不算。

人家比的是一文一诗和声声慢。

所以挑战书写得不咋地无所谓哦。



是非是我非我
2009-10-13 10:2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50  

和我一样在文坛上混的坯子总知道----

孤芳自赏,敝帚自珍,瘌痢头儿子自家好,这可跟老婆是别人的好完全不一样哦。


2009-10-13 10:2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 1 2 3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