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劉禹錫「陋室銘」的譯文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海外逸士

#1  劉禹錫「陋室銘」的譯文

《AN  EULOGY  ON  MY  HUMBLE  ABODE》

Known will the hills be if fairies dwell, no matter high or low; and charmed
will  the waters be  if dragons exist, no matter deep or shallow.   A
humble abode  though  this is,  my virtues make it  smell sweet.   Verdant
are the  stonesteps overgrown with moss,   and  green seems  the screen
as the  grass seen through it.  I chat and laugh only with great scholars
and have no intercourse with the ignorant.   I can play  lute and read my
sutras;  no unpleasant music  to grate on my ears and no red-tape to weary
my mortal form.   Zhuge's residence  in Nanyang and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are both like what Confucius quoth, "How canth it be humble?" 


陋室銘
劉禹錫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
草色入廉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
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天生我材竟何用﹖
2008-7-24 16:4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2  

charmed
will  the waters be  if dragons  hidden, no matter deep or shallow.

这里是否有点毛病?


2008-7-24 20: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  

請問有什麼問題﹖


2008-7-25 19:01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  

Waters are not charmed; charming may be. It should be "if dragons hide."


2008-7-26 12:0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5  

“my virtues make it  smell sweet” 不雅。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sounds like an animal's living quarters.


2008-7-27 09: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6  

廖康先生的第一跟帖似乎已回過﹐怎麼不見了﹖重回一下﹕

It should be "if dragons hide."
HIDE表示動作﹐(BE) HIDDEN表示狀態。BE在這裡省掉了。

Waters are not charmed; charming may be.
水則靈。究竟龍使水顯得有神靈CHARMED﹐還是水使別的什麼東西顯得有神靈CHARMING﹖


“my virtues make it smell sweet” 不雅。
請解釋為什麼不雅﹖或幫忙改得雅一點。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sounds like an animal's living quarters.
HOW  CAN  THAT  BE﹖  PLEASE  EXPLAIN。 THANKS。


2008-7-27 11:53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7  

Even though grammatically you may omit the word are, "if dragons hidden" is still a poor phrase. Another consideration is syntactical parallelism, which can be achieved by "if dragons hide" echoing "if fairies dwell."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7 04:53 PM:
廖康先生的第一跟帖似乎已回過﹐怎麼不見了﹖重回一下﹕

It should be "if dragons hide."
HIDE表示動作﹐(BE) HIDDEN表示狀態。BE在這裡省掉了。

Waters are not charmed; charming may be.
..



2008-7-27 13: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雅与不雅就不像语法那么容易解释了。查查smell的用法也许有帮助。 至于inhabitance,那是个词语搭配问题。

“my virtues make it smell sweet” 不雅。

---請解釋為什麼不雅﹖或幫忙改得雅一點。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sounds like an animal's living quarters.
HOW  CAN  THAT  BE﹖  PLEASE  EXPLAIN。 THANKS。


2008-7-27 13: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  

太籠統了。籠統話是容易說的。只有深刻精辟的抽絲剝繭的分析﹐才能使人信服。


2008-7-28 16:46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晴山

#10  

学习,两位继续探讨


2008-7-28 17: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晴山

#11  

charmed 我也觉得可以啊,比如 I was charmed by her elegance. 只是疑惑charmed 这里是否有“灵”的意思,是否用spiritualized 更接近?

还有请教逸士,诸葛庐和子云亭中的庐和亭,为何你要用residence和 inhabitance 而不是直接用更具体的cottage 和 pavilion?


2008-7-28 17: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2  

语法上当然可以,但意思不一样。正如:She is charming和She is charmed, 语法都正确,意思完全不同。


2008-7-28 19: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13  

陋室銘 劉禹錫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Why is this mountain well-known? Because Chinese zombies live there. Why is this river charming though shallow? Because Chinese dragon sleeps in it.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This is a shabby house yet my virture makes it nice.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廉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The green of moss dyes the stone steps and that of grass hues the bamboo curtains. Big-mouthed bookworms chat and laugh here, none of them know nothin' about the world. Here I can pluck my humble harp and browse the scriptures, be it Islamic or Christian or Buddhist or Taoist.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I am not bothered by other noisy instruments and I am shielded from unpaid overtime of office work. My place is comparable to Zhuge the wise guy's thatch-roofed house in Nanyang and Ziyun the big scholar's shaky shanty in west Sichuan. You think my place is too shabby? Don't you hear the Master:"Where is the shabbiness, man?"


http://my.cnd.org/modules/zeuploader/dir7/uncle-tom-cabin.jpg


2008-7-29 16:1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晴山

#1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fanghuzhai at 2008-7-29 09:10 PM:
陋室銘 劉禹錫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Why is this mountain well-known? Because Chinese zombies live there. Why is this river charming though shallow? Because Chinese dragon ..

老方好才华!方壶斋铭


2008-7-29 16: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15  

老方翻譯離原作意思較遠。首先﹐原作句首並無問的意思。完全是敘述體。原文“深”﹐
怎成了“淺”﹖“罄”不是NICE。不知諸葛廬是草頂還是瓦頂。最後三句英文﹐不
是翻譯﹐而是自己寫作。總的看來﹐喪失了原作的氣勢。從譯筆可以猜想﹕方先生
決非英文專業人士。對不對﹖對古文理解也有偏差。


2008-7-29 18:5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16  

我这个翻译当然不是学院派的。翻着玩,按照后现代的观点看,有点颠覆圣贤的意思。

水不在深=== 水并不要求有多深,therefore  "though shallow" 并没有译错。原文的意思是,只要有龙在,即使是浅水也有灵。

再谈气势。气势在不同的语言中是一样的吗?古文,特别是那种带有大量对仗句的, 作为古文读起来的确有气势,但是翻译成英文,照样对仗,读起来则呆滞。英文散文的传统大概不是这样的。即使是用现代汉语写作,如果堆砌对仗,也必然不是好文章。

仔细看了一下老兄最后一句:

Zhuge's residence  in Nanyang and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are both like what Confucius quoth, "How canth it be humble?" 

译文太拘泥原文,没有解释诸葛庐和子云亭跟作者的陋室有什么关系。英文读者会觉得作者怎么突然转了话题。


2008-7-29 19: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1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fanghuzhai at 2008-7-30 12:34 AM:
我这个翻译当然不是学院派的。翻着玩,按照后现代的观点看,有点颠覆圣贤的意思。

水不在深=== 水并不要求有多深,therefore  "though shallow" 并没有译错。原文的意思是,只要有龙在,即使是浅水也..

right!



是非是我非我
2008-7-29 19:5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18  

方先生,
英文專業人士也......


2008-7-29 19:5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19  

#16   
--------------------------------------------------------------------------------


我这个翻译当然不是学院派的。翻着玩,按照后现代的观点看,有点颠覆圣贤的意思。
古文,特别是那种带有大量对仗句的, 作为古文读起来的确有气势,但是翻译成英文,照样对仗,读起来则呆滞。英文散文的传统決非这样。

仔细看了一下老兄最后一句:

Zhuge's residence  in Nanyang and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are both like what Confucius quoth, "How canth it be humble?" 

译文太拘泥原文,没有解释诸葛庐和子云亭跟作者的陋室有什么关系。英文读者会觉得作者怎么突然转了话题。


2008-7-29 19: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晨思

#20  

"I am shielded from unpaid overtime of office work. " 这个翻的好玩。让刘禹锡替我做上一周办公室工作,准把他逼疯。


2008-7-29 19: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晴山

#21  

山不在奇,是方则名,水不在深,入壶则灵。
谈笑有鸿乳,往后无白顶。 斯文扫地,罪过罪过


2008-7-30 00: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22  

壶斋铭

山不怕高,能上则中。课不在深,让讲就行。我租陋室,省钱则灵。拾荒堆满屋,杂书半其中。睡觉思宏乳,对镜惊白顶。需要烹参鸡,补阳精。忆小鸟之依人,念男女之劳形。北国风月地,南疆二奶町。陶子云:“归去来兮!”


http://www.mayacafe.com/forum/topic1sp.php3?tkey=1217458359


2008-7-30 09: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3  

调侃得有趣!说实在话,小时候读这篇,觉得挺棒。现在读,觉得劉禹錫脸皮够厚的。


2008-7-30 10: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晴山

#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fanghuzhai at 2008-7-30 02:53 PM:
壶斋铭

山不怕高,能上则中。课不在深,让讲就行。我租陋室,省钱则灵。拾荒堆满屋,杂书半其中。睡觉思宏乳,对镜惊白顶。需要烹参鸡,补阳精。忆小鸟之依人,念男女之劳形。北国风月地,南疆二奶町。陶子云:..

老方这把壶赛过弥勒的大肚


2008-7-30 21: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笑雨

#25  

看过老方的文章,老是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北京人还是武汉人?他好象对菜市口那一带很熟悉。那里有个电影院,俺当年也去看过电影。


2008-7-30 22:1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26  

北京人,菜市口小学学生, 广安中学学生,有校友吗?


2008-7-31 10: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笑雨

#2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fanghuzhai at 2008-7-31 03:30 PM:
北京人,菜市口小学学生, 广安中学学生,有校友吗?

木有。呵呵。我对那一带挺熟的,有一阵子老坐53路汽车。所以我看你照片,老觉得你眼熟,说不定以前在街上遇见过。那时候电影院旁边还是一条小胡同,丁子路口是个过街桥。现在修了大路,菜市口百货店成了金货专卖店了。那个老字号药店还在。广安中学在哪里呀?那个滨河公园早没了吧?

菜市口, 那也是谭嗣同就义的地方呀。


2008-7-31 10: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悟空

#28  

“苔痕上阶绿”,绿的究竟是苔还是阶?同样,“草色入廉青”,草青还是廉青?这涉及对原文理解的问题。如果作不同的理解,则有:

Verdant is the moss overgrown on the stone steps;
green seems the grass seen through the screen.

"have no intercourse with the ignorant"? That's pretty funny, though I know what its means by intercourse here.

How about this:

"Huddling with me are the great minds of learning, while the uneducated are always on my list of persona non gratia."

Okay, back to the salt mine. How about this:

"Huddling with me are always the great minds of learning; Never set foot in here have the uneducated and the ignorant."


2008-7-31 12: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29  

“苔痕上阶绿”,绿的是苔; “草色入帘青”,草青.


2008-7-31 15:4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悟空

#30  

Awesome. I've got an important endorsement.

In my opinion, "charmed" vs "charming" is similar to lightning strike vs lightning bug, or day vs night.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8-7-31 08:42 PM:
“苔痕上阶绿”,绿的是苔; “草色入帘青”,草青.



2008-7-31 18: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deepblue


#3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Verdant are the stonesteps overgrown with moss

“正装”形式是 The stone steps overgrown with moss are verdant.

但是 "The stone steps are verdant"这个句子的谓语不完整,补充完整以后是:The stone steps are verdant with overgrown moss.  

然后再“倒装”回去:Verdant are the stone steps with overgrown moss.


2009-10-26 15:47
博客   编辑  引用

廖康

#32  

我们都在对牛弹琴。


2009-10-26 17: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3  

啊﹐各位又把拙譯翻上來討論了。謝謝。各人翻譯得首先定個原則。當原則不同時﹐
結果譯文也會不一樣。現在先看我的原則﹕盡可能接近原文句式﹐使讀者知道作者
是按怎樣的句式來表達的﹔用盡可能少的詞﹐完整表達原文的意思﹔如果原文用排
比句﹐譯文最好也用排比句。如果各位按這些原則來討論本人的譯文﹐看看本人是
否達到這些原則﹐這對本人今後翻譯大有幫助。

如果各位以別的原則來討論本人譯文﹐那就似乎有點隔靴抓癢﹐不著邊際。

具體探討如下﹕
1) 我不知道學院派的翻譯應該怎樣。但是學問是沒有框框的。別說政府設立的都是
正統。正統的水平未必高。因為思維條條框框太多。

2) 既然原文突然轉向“南陽諸葛廬”﹐譯者只能照原文意思譯﹐不可能﹐也不應該
在之間加些什麼。譯者不應該起解釋者的作用。

3) 悟空君的討論很有意思。關於“苔痕上階綠”兩句確可作不同理解。所以我的理
解是苔痕上了階﹐使台階看上去發綠了。這樣更具有詩意。

4) 關於下面兩句。本人譯文是最簡潔了。悟空君的譯句簡潔不夠。

5) 關於CHARMED或SHARMING﹐前面已有解釋。請去看。

廖博士經常一有機會就向我攻擊一下。我只好大人不記小人過了。誰教我比他出生
得早。


2009-10-26 18:5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杨林

#34  

海外逸士 ,

你与廖康之争,有些线上可能有些意气用事。但这条线上,依我这个外行人看来,廖康纯粹是在谈学术问题。

就说这个charming或charmed,如果你用charmed,那就(基本上)与水无关了。劉禹錫「陋室銘」说的是,(由于有龙)水就有了灵性,强调的是水。就象某人因为打扮而显得格外漂亮,虽然那个人是因为打扮,但漂亮的主体是人。同样,这里“灵”的主体是水,是强调水因为有龙而charming了。我觉得“charmed will the waters be if dragons exist”的确说不通。如果一定要说水被龙charmed,就不能用“if dragons exist”。

从逻辑上讲,要么A(水)被B(龙)charmed;要么B使A变得charming;但不能说因为有B (exists),A被C(省略掉的主格)charmed。


2009-10-26 21: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deepblue


#3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10-26 10:48 PM:

我们都在对牛弹琴。

但到底还是有不同的声音了。


2009-10-26 21:12
博客   编辑  引用

deepblue


#3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and green seems the screen as the grass seen through it.

正装句:The screen seems green as the grass seen through it.

这也是一个病句。问题出在as这个词。原句可有两个不同的解释:(1) The screen seems green [because of] the grass seen through it. (2) The screen seems [as] green as the grass seen through it. 但都不适合倒装。现在试将 as the grass... 改成从句(主句仍用原来的倒装句式):

...and green seems the screen as the grass [(outside) can be] seen through it.


2009-10-26 21:17
博客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7  

廖康﹕我们都在对牛弹琴。

這句也是"纯粹是在谈学术问题"?

我懷疑廖打博士是否真正是個博士﹖還是自己吹出來的。按博士乃高級知識分子。如
果學術水平不如我這沒頭銜的高﹐也還可理解﹐但品性修養也如此差。真希望他能
把博士證書貼上來讓大家看一下。我原本以為我和他的爭論到此已告一段落。不料
又來了一下子。非始料所及。


2009-10-27 08:18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8  

以前是心平气和,这句不是。这是比喻,没有更简洁的表达法了。至少我没有像你那样拿别人的母亲和妻子说事。

你自己把前面的帖子好好看看。大家给你提了意见,讲得那么详细,你还是不懂。这就是天下第一的水平?

我的学位用不着向你证明。与你的争论,用看客的话说,你已被打下擂台。


2009-10-27 09:4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9  

我怎麼拿別人的母親妻子說事啦﹖你看懂了嗎﹖我從來不拿不相干的人說事。

大家說得很詳細﹐你以為都說得對了﹖你看了我的答復嗎﹖諒你水平太低﹐根本不
能體會。

打擂結論﹐你有這麼多錯譯﹐當然你輸了。輸了還強嘴。是不是有點賴皮。你是男
子漢大丈夫嗎﹖


2009-10-27 13:5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0  

自己写过的字这么快就忘了!反省反省吧,或者自己翻来看看,省得我去抄来,二次污染。

网上多年,我没有对谁如此讥讽过。是你自己为老不尊(多大岁数,我并不知道,只是听你自说而已),口吐狂言,再加上你水平太低,大家善意苦口,掰开了,揉碎了给你讲解,你还是看不明白,我才发此言。但我不会用“赖皮”来形容你。

至于打擂,爱太阳说了,打擂者自己不要评,让看客评论。大家写的字你都认识,我就不多说了。其实你还有机会,把朗费罗那首诗好好译译,也许还能爬上擂台。你还有两个月。


2009-10-27 14: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41  

我不來跟爭論大家評這句話。你想叫我多樹敵。

你既然自稱有水平﹐現在我正在向自己文集裡貼詩詞古文的翻譯。你有本領就把我
貼過的詩詞古文也都譯一下。我貼多少﹐你譯多少。你敢跟著譯﹐就算你是大丈夫﹐
好壞也不來論你。如果你能譯得比我的好﹐我就佩服你。如果你不敢做﹐乖乖站一
邊﹐以後別吹。


2009-10-27 16:24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2  

我从来没有自称有多高水平,而且我知道有很多人中英文比我强,但你不在其中。我既没工夫陪你玩,也不稀罕你的佩服,只要你不再口出狂言,或者谦虚点,把狂言收回,我就不挑你的错。否则,你贴出来的东西,还不准别人评说吗?当然,我也没有工夫和兴趣免费为你一个个点评。我知道你有时看到自己错得离谱了,也会悄悄地改,比如把dragons hidden 改作 dragons exist,但你从不承认别人提的意见对。因为自以为是,这么多年你没有任何进步。

谁看得懂天下第一的这句中文?帮忙解释解释。

“我不來跟爭論大家評這句話。”


2009-10-27 17: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deepblue


#4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Known will the hills be if fairies dwell, no matter high or low;

这句话的意思是:(所有)这些山都会被人知晓,如果仙人不管是在山顶还是山脚都要住下(!)

译者大概不太明白"no matter high or low"放在从句"if fairies dwell"之后的含义。

类似的状语必须放到句首才有可能修饰主语,比如:No matter how high or low they are, the hills will be known if there are fairies dwelling on them.

主语改用单数更自然:A hill, though not high, will be known if there are fairies dwelling on it.


2009-10-27 17:51
博客   编辑  引用

deepblue


#4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談笑有鴻儒,
I chat and laugh only with great scholars

鸿儒”怎么成了"only with great scholars“呢?


2009-10-27 18:55
博客   编辑  引用

deepblue


#4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I chat and laugh only with great scholars and have no intercourse with the ignorant.  I can play lute and read my sutras;  no unpleasant music to grate on my ears and no red-tape to weary my mortal form.

不知"I"在何处与人谈笑、与人来往、弹琴、读经。中文的省缺原则,拿到英文里就不一定成立了。

"no unpleasant music to grate on my ears" 是"I"会弹琴(can play lute)而且弹得很好,没有弹出杂音(have not made ear-grating noise)来的缘故吗?

"no red-tape to weary my mortal form" 是下班离开办公室后走在路上便能得到的,并不是陋室特有的优点。


2009-10-27 19:14
博客   编辑  引用

deepblue


#4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Zhuge's residence  in Nanyang and Ziyun's inhabitance in Xishu are both like what Confucius quoth, "How canth it be humble?"

解错了。


2009-10-27 19:18
博客   编辑  引用

廖康

#47  

劉禹錫以彼庐比己庐,又八杆子打不着地引了一句孔子。逸士推陈出新,运用“诗人”的想象,愣给他们给连起来了。其实远不如老方的译文流畅自然,更谈不上神似。尤其是这最后一句,大家比较一下就知道谁译走样了。

这是老方的译文:

My place is comparable to Zhuge the wise guy's thatch-roofed house in Nanyang and Ziyun the big scholar's shaky shanty in west Sichuan. You think my place is too shabby? Don't you hear the Master:"Where is the shabbiness, man?"

别看老方闹着玩似的信手译来,让任何一个英美读者看看,都会说他的翻译好多了。从奈达功能对等的要求来看,中国人能读懂刘原作,美国人能读懂方译文。谁能看明白逸士想说的是什么?谁知道Zhuge和Ziyun是什么劳什子?和刘什么关系?


2009-10-28 01: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48  

廖博士﹐我是在不斷修改自己的譯文﹐要改得越來越好。不過﹐在DRAGONS後面﹐我
改成LURK﹐不是EXIST。不知你哪裡搞來這詞﹖說明你的來源常錯的。我對別人不驕
傲﹐但對你就得驕傲一下﹐因為你的英文古文水平比我實在差得遠了。我早就諒你
也不敢再譯古文及詩詞了。這是因為你先在我的翻譯探討裡發難﹐所以我將你一軍。


現在跟深藍君正規地討論問題。
1) 關於Known will the hills be if fairies dwell, no matter high or low;深
藍君說NO MATTER 從句放在IF從句後面﹐具有特殊意義。本人在國內時教了十幾年
英文語法﹐倒不知有這種特殊情況。虛心向深藍君請教。語法書裡有否此說法﹖謝
謝。不過﹐我的考慮是﹐原文帶有駢文色彩﹐就類似現代的散文詩。所以我按譯詩
的方法來譯。要求簡潔而又有節奏感。如果按閣下的譯法﹐失去了詩般的節奏感。
這個問題在別的網站上也討論過。有人喜歡這種有節奏感的譯法。

2) “有鴻儒”怎么成了"only with great scholars“呢?這裡“有”的概念包含
在WITH裡﹐ONLY只是加強語氣。

3) 不知"I"在何處与人談笑、与人來往、彈琴、讀經。中文的省缺原則,拿到英文
里就不一定成立了。原文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原文裡沒有指出“何處”﹐
譯文裡有必要加上何處嗎﹖如果一定要加何處之意﹐閣下以為應該在何處﹖如果在
他家裡﹐這應該是UNDERSTOOD的。何況﹐加不加何處﹐對原文的理解及翻譯毫無影
響。

4) "no unpleasant music to grate on my ears" 是"I"會彈琴(can play lute)而
且彈得很好,沒有彈出雜音(have not made ear-grating noise)來的緣故嗎?
"no red-tape to weary my mortal form" 是下班离開辦公室后走在路上便能得到
的,并不是陋室特有的优點。
閣下這個問題與上面問題一樣﹐是離開了翻譯原則來討論的。原文怎麼說﹐譯者怎
麼譯﹐不必要﹐也不應該把原文沒有表達出來的意思加進去。這應該由讀者去理解﹐
給讀者以想象的空間。否則就像給小學生上課了。

5)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閣下說我解錯了。作者說說
他的陋室就像“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一樣﹐按孔子的說法是:「何陋之有?」
老方就是按這意思譯的。只是他的譯文太囉嗉﹐不夠簡潔精練。他沒有把原文看作
像現代散文詩一樣﹐沒有按詩的思路譯﹐是按文章的思路譯的。這當然沒錯。而閣
下也是按譯文章的思路來跟我討論的。

謝謝探討。


2009-10-28 09:2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9  

自己写的,这么快就忘了!引来让大家看看你用的究竟是不是exist, 那还是在我提出用hidden不合适,要用动词hide后才改的。但你不好意思直接接受意见,用了exist,而没用hide,现在又改为lurk,再次点金成铁,把龙说得像个贼或蛇蝎。您对英语词汇就这么没感觉?

"no red-tape to weary my mortal form" 这样翻译“無案牘之勞形”说明你根本就不懂red-tape是什么意思。

当然,你的一切错误都可以用“我这是诗”,我有“诗人的特权”来辩解。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08-7-24 09:40 PM:
《AN  EULOGY  ON  MY  HUMBLE  ABODE》

Known will the hills be if fairies dwell, no matter high or low; and charmed
will  the waters be  if dragons exist, no matter deep or shallow.   A
humbl..



2009-10-28 09: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50  

就算我不記得改過EXIST﹐這不是什麼大問題。

你學問好﹐居然知道RED  TAPE什麼意思。我不知道﹐幸虧你教我。謝謝。我當然也
不知道“案牘”什麼意思。請大博士給譯一下。


2009-10-28 14:15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