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一农民工因穿得差被警察抓去打 — 中国青年报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hesunlover

#1  一农民工因穿得差被警察抓去打 — 中国青年报

一农民工不堪回首的一天:因穿得差被警察抓去打

中国青年报


江门公安局蓬江分局:真有这事,可到法院告我们

我是一个来自江西省贵溪市的农民工,今年34岁,在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篁庄社区打工。2007年11月12日,是我一生中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

那天,我跟往常一样,早上7:00起床,洗漱完毕,将近8:00,我拿着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存折和自己的身份证,去篁庄信用合作社汇款(给家里寄生活费)。到了那里,我看了一下时间,大约8:20左右,银行8:30开门,我就在一边等,门口还有三四个人。

一会儿,门开了,我把自行车放到能看见的地方(因没带锁),进屋了。可是银行的机器发生了故障,等到9:20左右都没法汇钱,因为急着上班,我只好出来了。

我蹬着自行车,大概骑了二三十米远,觉得有人在追我。我回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我马上就警惕起来。出自本能的反应,我对追我的中年男子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可他还在追我,我就以为是社会上的混混,脚下就加快了速度。那个中年男子看到我要跑,马上急跑过来把我的自行车拦住,我问他:“你要干什么?”还没等我说完,坐在篁庄商业街口灯柱花圃下的三四个小伙子一拥而上,拧脚的拧脚,拧手的拧手,把我死死地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当时我就大喊救命,但没用。过了一会儿,我被他们拖起来,手上也带上了手铐,左右都有人夹着,头也有人按住,就像杀猪一样被他们拖进了一辆小型面包车里。

我坐在车中间,左边是一个瘦一点的青年,右边是个胖一点的青年,这时我发觉自己嘴上、鼻子上、脸上已经到处是血,双腿很痛。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抓我?要干什么?”他们叫我不要说话。坐在我左右的两个青年还动手打我的头,然后车就从篁庄牌坊向江门方向开去,车向前行驶了大约二百多米后,又停下来了,接下来他们就搜我的口袋,把我的手机和钱拿了出来。

我很害怕,就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到底想要做什么?”坐在我旁边的两个人又打我的头部和腰部。我就说:“你们凭什么抓我、搜我的身?如果你们是执法部门,请亮出你们的证件,不然我死也不从!”

这时,坐在车前面开车的司机拿出一个证件,打开后又马上合上了,我当时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看到证件上有“江门……”两个字。那个司机把证件收回去,就一拳打在我胸口上,然后再次把我口袋里的存折、身份证、房间钥匙全部拿了出来,放在右手旁边,然后下车了。

大概几分钟后,又来了个瘦一点的中年人,他先是打开车门,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就向我的右胸打了一拳,他们的举动使我很难相信他们是执法部门的人。于是,我又要求他出示证件,这个人跟司机的举动差不多,这次我也没看清他的证件号码。一胖一瘦的两个警察上车后,车向前行驶,其中一个问了我一些听不懂的事情,几分钟后,车在进篁庄的路口利家城对面停下。

在这期间,我又看到一个同我遭遇一样的男青年,他也被五六个人像杀猪一样又是打又是拖,往车上带。没多久,我又被带着往前行驶。路上,我问那两个亮了警察证的人:“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你们究竟是哪里的警察?”其中一个人说:是花园派出所的。听到这样的话,心里稳定了很多,要真是黑社会的人,我存折上的钱甚至我的生命都有可能失去。

车向前行驶不久,我们又在利家城的沐足城停了下来,车上的一个警察下车与外面的另一名警员说了些什么,车子又开动了,但我发现车不是向花园派出所方向走,而是往白石大道的方向走。我看到线路不对,就问他们:“你们不是说去花园派出所吗?怎么走这条路呢?你们究竟要把我带到哪里?”他们叫我闭嘴放老实点儿,并打了我的头几下,我就不敢再吭声了。

车又开了20多分钟,到了江门市公安局蓬江分局,车上的人把我带到一楼大厅,大厅里有拿着摄像机、数码相机的人在“迎接”我们。当时,我的左右手就被他们拧着,头也被他们按着低下去。他们叫我蹲着,低着头,让他们拍照。大厅内有几个像我一样的人。当时我觉得自己受到很大的侮辱,真想站起来说自己是清白的,但又怕他们动手打我,所以还是没敢说。

之后,他们换了车,把我带到了花园派出所,然后就把我的双手铐在讯问室的铝合金栏杆上,让我站着,门口有那些看起来像临时工的人看守我。当时我想:“到了这里,人身安全应该有保障了吧?”谁知,没过多久,那个坐在门口、个头不大,有点儿清瘦的像临时工的人走过来,先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打工的,他上来就是两拳一脚。

大约十几分钟后,又有两个临时工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他们把门关上,问我是干什么的,我随口说是打工的,另一个站在远处的走过来,铆足劲儿狠狠地在我腰间给了一脚。然后,一巴掌打在我的后脑勺上。当时我“哎哟”叫了一声,随后他们打开门得意地走了。

不一会儿,又进来两个人,一个个儿小,另一个个儿大。他们一进来,就把门关上,那个大个子同样是用足脚上的劲儿,狠狠在我腰上踢了一脚,我“哎哟”地叫着,这一脚下来,让我全身都是一阵痛。

我绝望了,当时想:难道我成了他们的活肉沙包吗?怎么派出所里还会有跟土匪一样的人?我既没有违法、犯法,他们为什么如此对待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我不敢再想下去。平时我对警察是相当敬佩的,今天的遭遇,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人进来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正规警员,穿着米黄色T恤的人,一进来就对着我的屁股狠狠地踢了一脚,然后在我的头上打了几下,打完之后就叫我在一个文件上按手印。当时我也没能看清楚是什么文件,又被他们打怕了,他叫我按哪里我就按哪里。那个警员还拿我开心,叫我按在自己的鼻子上,我想不听,他又要打我,后来没办法,我还是照他们的意思做了,按完之后,又把我铐回原处。

我当时就想到了死,人活在世上,遭受这样的侮辱,还有什么尊严?既没有犯法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却招来如此打骂,难道外地打工的人就不是人吗?就应该被他们这样侮辱吗?法律何在?

时间缓缓地过去,又进来几个人,他们把我手上的手铐打开,叫我去卫生间洗手。当我洗完手的时候,我看了一下镜子里的我,脸上、鼻梁上、嘴角两边、嘴唇上全是血迹。记得当时在洗手间里,我还向他们提出自己小便很急,要求小便,谁知,他们却说要等一下。洗完手之后,就去另一个房间量身高、拍照、验指纹。完毕之后,又把我铐在那个窗户上。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问我要不要吃饭,当时我心里很难过,就说不想吃,结果真的没有饭吃。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还是说要小便,他们(那些像临时工的人)又说等一下,我说等不及了,他们理都不理,无奈,我只好忍着。

下午上班的时候,进来了几个人,他们把我的手铐打开,将我带到刑警室,审问我的是一个姓余的警官,那个在车上给我看证件的警员也在场。他们问了一些我听不懂的事情,问我同伙在哪里?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话音未落,那个警察一个耳光就打了过来。我说:“如果我知道会告诉你,但我确实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你就算打死我也没用!”

不知他们是听明白了我这句话,还是良心发现,讯问慢慢地也走上了正题。摁完手印后,我就跟姓余的警察说我要小便,姓余的就带我上了厕所。

回来后,他们就让我认一些照片,上面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完事之后,又给我带上手铐,让我蹲在走廊里。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一个像临时工一样的人问我:“吃饭吗?”但当我说吃的时候,他却说没有了,最后我还是没有吃上饭。到了晚上10:00左右,余警官再次讯问我:11号那天干了什么?和哪些人在一起?我如实地回答了他,然后,他让我核对笔录,我发现有两处不符:一是说我是在知道他们的身份之后他们才带走我的;二是说我涉嫌绑架什么的,有“刑事拘留三天”的字样。

之后,我又被带上手铐拴在了那个铝合金铁窗户上,就这样我度过了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夜晚。

到了第二天早上,也就是2007年11月13日上午9:00,一位警官看我还被铐在那里,就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了他,警官对那些像临时工一样的人员说:怎么还扣留他们,把手续办好了,放他们走。

一名警察还对我说,你每月拿的工资不少,咋穿得那么差?言下之意是,因为我穿得差,他们才抓了我。我不明白:难道穿得差也有罪吗?

最后,我拿回了自己的东西,虽然一天一夜没吃饭、没喝水,但还是没有饥饿的感觉。我要走时,他们要我把头上、脸上的血迹洗干净。

就这样,我洗掉了脸上的血迹,走出了花园派出所,告别了噩梦般的一天一夜。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7-12-12 11: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  

这些转载的文不是哭哭啼啼就是骂骂咧咧。把中国描写成地狱,一些作者就像自己怨过窦娥。come on,move on get a life

它肯定有好的一面。

伊甸的特色,就是转来类似的文去引来骂声一片,这就是这个论坛热闹的特点。骂得有水平也罢了,可不是那样。像那个姓海的,人骂亦骂,苍蝇嗡嗡一样,毫无建设。


2016-7-20 09: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