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2)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2)

《越狱》(12)


五月的沙漠,早上的太阳尚未十分狠毒,只要不作剧烈运动,人随便躺在哪儿都还行,不背阴也不至于热得发昏。又有阵阵微风袭来,沙粒滚动,摩擦着沙沙作响,五音不全吟唱着一曲金黄的催眠曲。

蛇肉用得猛了些,身体享受到另一个极端,活活给撑得失眠了,这倒是生平第一次。那就权作闭目养神吧,反正大白天也不能赶路,急也急不出来。肚子给捋顺了,随遇而安不是问题,何况天气难得地这样熏人,浑然欲醉。

多少年没这样大快朵颐了,印象中,上次饱餐肉食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恍若隔世。那是一堆铁板麻辣羊肉串,去内蒙旅游时尝的鲜。而这次可是正宗的野生蛇肉。蛇肉是烤过的,生啖怕不卫生,在这地方吃出病来不是闹着玩的。人的肠胃是越吃越娇贵,越进化越虚弱,没治!

血放干净后,囫囵一整条烤的,皮没剥,没费手脚开肠破肚,要知道蛇胆、蛇肝、蛇心、蛇肺,都是高级营养品。虽然一向不感冒吃啥补啥,更不信什么某某动物的全身都是宝,但现在看来起码都是有机物,也即蛋白质和脂肪,白白丢弃是暴殄天物。即使也明白,那蛇肚子里面定是有些不洁的东西,比如消化未尽的老鼠残骸什么的,只有求助于火的威力了。

火柴有三四百根,多年来假借抽烟积攒下来的。哪怕不一根切成两根地拆开使用,平均每天三四根,也足够几个月的消费。包裹在层层塑料布里,沙漠里不怕它泛潮,火柴皮携带的也充足。另外还备有一块酱油瓶的瓶底 ─ 从伙房弄来的,厚厚的透明玻璃,下平上凸,可以充作放大镜,利用光学的聚焦原理,将取之不竭的太阳能变为火源。已经实验过了,好用,虽说要费一番手脚。

燃料是一种野草,两尺来高,扎堆生长,灰白的颜色,象是土地爷半秃脑袋上的头发,沙窝里东一块西一撮的到处都是。从来没见过,叫不出学名来,但估计不出书本上说的骆驼蓬、猪毛嵩、驼绒藜之类。这白毛草简直就是植物中的骆驼,只靠吸收阳光和空气就能存活,活得比谁还都滋润蓬勃。只可惜干枯得象被割下来暴晒了几天,根本不能食用,难以置信它居然也是一种有机生命。虽然不能充作食物,作燃料却正好,一点就着,辟辟剥剥的还挺能烧。

一米多长的蛇横着切割一二十刀,脊梁骨断了皮肉相连,松松侉侉,一条细刚丝从头到尾贯穿,成了一根滑溜溜的九节鞭。架在两头凸中间凹的沙坑灶台上,翻来覆去地烤,直烤得表皮焦黄,油滋滋叫着冒泡,估计里面也七八分熟了,出炉。切成小姆哥大小的一块块,蘸上一点盐巴和胡椒面,味道叫那个美噢,没法说。于是放开喉咙,吃一口肉,喝一口血.....

杀蛇前后脱了上衣和裤子,一直没顾得上再穿起来,眼下身上只剩下一条粗麻布裤衩。就这样大刺刺躺在沙丘上,四肢摊开,面无表情,双眼安详地闭着,任凭全身上下的血液争相流向腹腔,协助肠胃愉快地工作。大脑却又耐不住寂寞,自说自话地发动起来,他想想些什么,想些这个时辰应该想的,却又想不起来应该想些什么。一时间,意识一片空旷,思维陷入灰色区域.....

无意杀死了本来理应杀死自己的毒蛇,纵然不被杀也已濒于饿毙的边缘。不料再次戏剧化地绝处逢生,幸运女神说到就到,象个忠心耿耿的隐形保镖,过后想想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自己的命实在是够硬。看来在这大漠之上,活下去十分艰难,死却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下的路定会越走越宽,要知道我有的是勇猛和智慧,沙漠之王舍我其谁也,哈哈.....

嗷呦,肚子又开始嘶吼,不,这回不是乌贼鱼,是搅拌机,倒海翻江来势迅猛,受不了了。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双手捂住下身,弓着腰窜出去几步,与喝剩的血、吃剩的肉拉开一定距离,一个哧溜扯下裤衩,以自由落体的速度蹲下去,与此同时,底下已是稀里哗啦一片.....

呵呵,大便通罗!他双手捂住鼻子和嘴巴,想放声大笑又不能,只有强忍着,全神贯注于此刻的生理运作。高高地蹲在沙丘的脊梁上,飞流直下拉了个酣畅淋漓.....

得啦,再没有了,大肠空空如也,完事。困扰多日的要命问题须臾得到彻底解决,如释重负,妙不可言舒服死了!见鬼,怎么排泄比吸收还幸福,幸福一百倍,人的身体真是一部奇怪透顶的机器。

等一下,这么说刚才我象古罗马斗兽场上的斯巴达克,赤手空拳击毙那凶猛长蛇的时候,肚子里面原来塞满了把把?心目中的自我英雄形象一下子大打折扣,好不令人泄气。再想想看,那高高城楼上庄重肃穆的领袖伟人、王室庆典上风度翩翩的达官显贵、奥斯卡舞台上恍若天人的美女帅哥,敢情表皮底下全都是这副惨不忍睹的模样儿,无时不刻携带着一泡臭不可闻的大便?唉,人这玩意儿不能多想,多想了人都不是人,都是一具具酒囊饭袋、一台台造粪机器。噢,可怜我们一代代饭囊粪袋行尸走肉,在这座星球上动来动去生老病死的干什么呀?想想真悲哀啊!

他用力摇几下脑袋,要赶走这恼人的肮脏狂想:疯子,你自己才是造粪机器。该死不死,活下来又有什么用。吃饱了就犯神经,永远改不了臭毛病,一辈子也就这点出息了。─ 俺就这出息,你要俺怎地?─ 罢了,不谈!

人仍然保持着蹲姿,一只手抓过裤衩,绕过大腿,伸到下边去,向后抹一道,拿起来折叠一层;伸下去,再抹一道,取回来,再折叠一层。边动作边用眼睛查看,以确保工作质量,就这样精心擦干净屁股。末了,捧起几把沙子掩埋好排泄物。走去几米开外,以沙代水,清洗着裤衩和双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直到看不见、闻不出一丝踪迹了。

折腾完了,人感到几分乏,他重新躺下来,赤身裸体仰面向天。他知道,大白天毒蛇蝎子老鼠蜥蜴都躲到地洞里去了,不会有人来咬他的命根子,可以尽管放心。

还是睡不着,只是燥得慌,坐起来,再躺下去;眼睛闭上,再睁开。咋搞的?肠胃蠕动柔顺多了,人也很困,却横竖睡不着。只感到自天灵盖至脚底心,有股暗流于神经中枢到末梢四下游走,象是那蛇于身体里面逐渐复活、蠢蠢欲动,再三五秒功夫,一切归于明朗:他勃起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7 08: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况也

#2  

太阳在给我们写荒漠生存指导啊。

“吃一口肉,喝一口血”?蛇血不会凝固吗?市场上卖的鸡鸭鱼猪血不都是凝固的吗?

为什么蛇肉可以解除便秘?

“以沙代水”,当真?


2006-7-27 23: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pugongying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况也 at 2006-7-28 04:12 AM:
太阳在给我们写荒漠生存指导啊。

你的贴真有意思。


2006-7-27 23:1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cao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况也 at 2006-7-27 09:12 PM:
太阳在给我们写荒漠生存指导啊。

“吃一口肉,喝一口血”?蛇血不会凝固吗?市场上卖的鸡鸭鱼猪血不都是凝固的吗?

为什么蛇肉可以解除便秘?

“以沙代水”,当真?

还当只有我喜欢较真,哈哈,咱不发言了。


2006-7-27 23:1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  

况也、蒲公英、凡草:

蛇刚刚死,血还不会这样快就凝固。不过这个细节下面可用,谢谢!

至于蛇血蛇肉可以解除便秘,这是我猜想的(总不忍心老让他这么秘下去吧),没有医学根据。希望能有医学专家来指正。他的便秘是暂时性的,因为吃多了红柳树。

“以沙代水”自然可以,尤其是细沙。不信你们试试看。

画蛇添足解释一下:这里仔细地写了他怎样讲究卫生,目的是想表达他是一个热爱生命,并且很讲究生活品质的人,但是无情的现实将他置于这样一个残酷环境。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6-7-28 08: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6  

松松侉侉---松松垮垮

饥饿那么多天了。建议他喝蛇血后,就一边切,一边吃生肉,添了些肚子,这才想到要烤。没时间切小块,大块就上,而且是一边烤,一边吃,先吃中间的,两边的后熟。

(我可是在野外烤过肉的呀)。


2006-7-28 09: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章

#7  

太阳,建议你在写沙漠生存指南时稍稍加点回忆。爱情的美好和沙漠的残酷不正是鲜明的对比么?



足球妈妈
2006-7-28 09: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8  

不是在北美,胡椒面应该是奢侈的东西,监狱里不应该有吧?

还有,便秘了这么久,不可能拉的这么痛快。你得让他做些上下蹲起运动什么的,翻些跟头之类的。好像更“可信”。

沙子这么好,为什么不直接用它擦屁股?


2006-7-28 09: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9  

为力,
烤肉建议十分合乎情理,我将做相应改动,完全照搬。多谢了!
“松侉”还是“松垮”还不确定,不过改动后将不需要了。
胡椒面也将给他撤了。


文章,
你总不忘怀旧。下一章将有“精彩”回忆,通常所说的猛药。只是要等些日子才能出来,下周起休假。

你的爱情和沙漠对比建议我将认真考虑。多谢!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8 09: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10  

还有,应该让他一边拉,一边移动地方,在沙漠上画地图。

然后把他拉出来的东西也描述一下,比如红柳之类的。

真好玩,人类的代谢活动,你得把它写得更生动些。


2006-7-28 09: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1  

想想都是很合情理的,也将做相应改动。再谢!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6-7-28 10:45:
还有,应该让他一边拉,一边移动地方,在沙漠上画地图。
然后把他拉出来的东西也描述一下,比如红柳之类的。
真好玩,人类的代谢活动,你得把它写得更生动些。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8 09: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12  

人仍然保持着“顿”姿,蹲

不会有“人”来咬他的命根子, 谁


2006-7-28 09: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3  

谢谢错别字纠正。故意用的这个“人”字。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8 10:0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4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29 19: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5  

十二、

五月的沙漠,早上的太阳尚未十分狠毒,只要不作剧烈运动,人随便躺在哪儿都还行,不背阴也不至于热得发昏。又有阵阵微风袭来,沙粒滚动,摩擦着沙沙作响,五音不全吟唱着一曲金黄的催眠曲。

蛇肉用得猛了些,身体享受到另一个极端,活活给撑得失眠了,这倒是生平第一次。那就权作闭目养神吧,反正大白天也不能赶路,急也急不出来。肚子给捋顺了,随遇而安不是问题,何况天气难得地这样熏人,浑然欲醉。

多少年没这样大快朵颐了,印象中,上次饱餐肉食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恍若隔世。那是一堆铁板麻辣羊肉串,去内蒙旅游时尝的鲜。而这次可是正宗的野生蛇肉。蛇肉是烤过的,生啖怕不卫生,在这地方吃出病来不是闹着玩的。人的肠胃是越吃越娇贵,越进化越虚弱,没治!

血放干净后,囫囵一整条烤的,皮没剥,没费手脚开肠破肚,要知道蛇胆、蛇肝、蛇心、蛇肺,都是高级营养品。虽然一向不感冒吃啥补啥,更不信什么某某动物的全身都是宝,但现在看来起码都是有机物,也即蛋白质和脂肪,白白丢弃是暴殄天物。即使也明白,那蛇肚里面定是有些不洁的东西,比如消化未尽的老鼠残骸什么的,只有求助于火的威力了。

火柴有三四百根,多年来假借抽烟积攒下来的。哪怕不一根切成两根地拆开使用,平均每天三四根,也足够几个月的消费。包裹在层层塑料布里,沙漠里不怕它泛潮,火柴皮携带的也充足。另外还备有一块酱油瓶的瓶底 — 从伙房弄来的,厚厚的透明玻璃,下平上凸,可以充作放大镜,利用光学的聚焦原理,将取之不竭的太阳能转变为火源。已经实验过了,好用,虽说要费一番手脚。

燃料是一种野草,两尺来高,扎堆生长,灰白的颜色,像是土地爷半秃脑袋上的头发,沙窝里东一块西一撮的到处都是。从来没见过,叫不出学名来,但估计不出书本上说的骆驼蓬、猪毛嵩、驼绒藜之类。这白毛草简直就是植物中的骆驼,只靠吸收阳光和空气就能存活,活得比谁还都滋润蓬勃。只可惜干枯得像被割下来暴晒了几天,根本不能食用,难以置信它居然也是一种有机生命。虽然不能充作食物,作燃料却正好,一点就着,辟辟剥剥的还挺能烧。

一米多长的蛇横着切割一二十刀,脊梁骨断了皮肉相连,松松侉侉,一条细刚丝从头到尾贯穿,成了一根滑溜溜的九节鞭。架在两头凸中间凹的沙坑灶台上,翻来覆去地烤,直烤得表皮焦黄,油滋滋叫着冒泡,估计里面也七八分熟了,出炉。切成小姆哥大小的一块块,蘸上一点盐巴和胡椒面,味道叫那个美噢,没法说。于是放开喉咙,吃一口肉,喝一口血.....

杀蛇前后脱了上衣和裤子,一直没顾得上再穿起来,眼下身上只剩下一条粗麻布裤衩。就这样大刺刺躺在沙丘上,四肢摊开,面无表情,双眼安详地闭着,任凭全身上下的血液争相流向腹腔,协助肠胃愉快地工作。大脑却又耐不住寂寞,自说自话地发动起来,他想想些什么,想些这个时辰应该想的,却又想不起来应该想些什么。一时间,意识一片空旷,思维陷入灰色区域.....

无意杀死了本来理应杀死自己的毒蛇,纵然不被杀也已濒于饿毙的边缘。不料再次戏剧化地绝处逢生,幸运女神说到就到,像个忠心耿耿的隐形保镖,过后想想真感到有点不可思议,自己的命实在是够硬。看来在这大漠之上,活下去十分艰难,死却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下的路定会越走越宽,要知道我有的是勇猛和智慧,沙漠之王舍我其谁也,哈哈.....

嗷呦,肚子又开始嘶吼,不,这回不是乌贼鱼,是搅拌机,倒海翻江来势迅猛,受不了了。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双手捂住下身,弓着腰窜出去几步,与喝剩的血、吃剩的肉拉开一定距离,一个哧溜扯下裤衩,以自由落体的速度蹲下去,与此同时,底下已是稀里哗啦一片.....

呵呵,大便通罗!他双手捂住鼻子和嘴巴,想放声大笑又不能,只有强忍着,全神贯注于此刻的生理运作。高高地蹲在沙丘的脊梁上,飞流直下拉了个不亦乐乎,酣畅淋漓......

得啦,再没有了,大肠空空如也,完事。困扰多日的要命问题须臾得到彻底解决,如释重负,妙不可言舒服死了!见鬼,怎么排泄比吸收还幸福,幸福一百倍,人的身体真是一部奇怪透顶的机器。

等一下,这么说刚才我像古罗马斗兽场上的斯巴达克,赤手空拳击毙那凶猛长蛇的时候,肚子里面原来塞满了粑粑?心目中的自我英雄形象一下子大打折扣,好不令人泄气。再想想看,那高高城楼上庄重肃穆的领袖伟人、王室庆典上风度翩翩的达官显贵、奥斯卡舞台上恍若天人的美女帅哥,敢情表皮底下全都是这副惨不忍睹的模样儿,无时不刻携带着一泡臭不可闻的大便?唉,人这玩意儿不能多想,多想了人都不是人,都是一具具酒囊饭袋、一台台造粪机器。噢,可怜我们一代代饭囊粪袋行尸走肉,在这座星球上动来动去生老病死的干什么呀?想想真悲哀啊!

他用力摇几下脑袋,要赶走这恼人的肮脏狂想﹕疯子,你自己才是造粪机器。该死不死,活下来又有什么用。吃饱了就犯神经,永远改不了臭毛病,一辈子也就这点出息了。— 俺就这出息,你要俺怎地?— 罢了,不谈!

人仍然保持着蹲姿,一只手抓过裤衩,绕过大腿,伸到下边去,向后抹一道,拿起来折叠一层﹔伸下去,再抹一道,取回来,再折叠一层。边动作边用眼睛查看,以确保工作质量,就这样精心擦干净屁股。末了,捧起几把沙子掩埋好排泄物。走去几米开外,以沙代水,清洗着裤衩和双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直到看不见、闻不出一丝踪迹了。

折腾完了,人感到几分乏,他重新躺下来,赤身裸体仰面向天。他知道,大白天毒蛇蝎子老鼠蜥蜴都躲到地洞里去了,不会有人来咬他的命根子,可以尽管放心。

还是睡不着,只是燥得慌,坐起来,再躺下去﹔眼睛闭上,再睁开。咋搞的?肠胃蠕动柔顺多了,人也很困,却横竖睡不着。只感到自天灵盖至脚底心,有股暗流于神经中枢到末梢四下游走,像是那蛇于身体里面逐渐复活、蠢蠢欲动,再三五秒功夫,一切归于明朗﹕他勃起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29 19: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