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9)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9)

《越狱》(9)


漫天黑暗了。狂风在夜空中逃亡,乌云在狂风中逃亡,月亮在乌云中逃亡。

他一头撞进荆棘丛,左手来回摸索着,抽出一根相对细嫩的枝条,右手一刀斫下来,掐头去尾,削去裹附在上面的花叶和表皮,切下小拇哥大小一段,紧皱着眉头,送进含着一块炭的嘴巴,试探性地咀嚼起来:嗯,舌苔还工作,倒是有一丁点甜,但更多的是酸、咸、苦、涩,分辨不出的五味杂陈,干巴巴没几个水分子。想必苦菜花、狗尾巴草也比这玩意儿美味百倍。奶酪面包?又是哪个穷酸文人干的吊事儿。圣经圣经,封建迷信荒诞不经。我尻!

噢,等...等等,好象嚼出点味儿来了,唾液也给刺激得开始往外冒泡,还真象那么回事儿。嘿嘿.....

吐出残渣余滓,毫不犹豫又是一口,啃甘蔗般正式用将起来。两片肿胀的嘴唇大幅度上下运动,槽牙智齿一起上,连咬带嚼,嘎哩嘎巴半晌,喉咙解了点渴,空空如也的肠胃却不领情,象生吞了一条没死利索的乌贼鱼,抽搐翻滚起来,发起一轮比一轮狂怒的抗议,神经波辐射开去,浑身哆嗦。终于顾不得许多了,这回嚼得稀烂了就吞咽下去,定定神,没啥不良反应,相反倒有几分受用,肠胃渐渐息怒了,象是开始了正常工作。后续效果相当不赖哩,他咧开嘴巴笑了。飞快,细长的枝条下了肚,噌地爬起来,再去砍,反正有的是。

数年牢狱生涯,几千个棒子面萝卜干咸菜汤的日子,一口牙齿居然坚固如初,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一口钢牙加上一副铁胃,沙漠里饿不死人。

风卷残云,十数根树枝填了下去,总算饱了,或者说再也嚼不动了,两个腮帮子酸痛酸痛,想必啃牛筋就这感觉。懒洋洋,他扔下手里小半截剩饭,咽几口吐沫,清洗清洗喉咙和食道。伸出一只巴掌拍拍肚皮,意犹未尽。想了想,站起来绕着灌木丛巡视,找个稀疏的所在,趴下身子钻进去,四肢着地,摸着黑,两只手交替着刨那树根。一把、两把、三把......,几十把沙土过后,十个指头火辣辣的,竟没有一丝阴凉。

罢了,别得寸进尺了。这岩石般的植物,根系不可思议地深入,没有三五米挖不到水的。得不偿失,好不容易暂时摆平了肚子,保存体力第一,还是歇歇吧。

翻身坐起来,脊背贴靠上树干,好舒服!拍打干净手上的沙土,两条腿岔开来、平摊。微微仰起头,目光投向夜空,那里有若隐若现的光传来。一时,心绪不觉有几分苍茫,恍然若有所失:哦,久违了,你这淡淡的忧伤、悠悠的哀愁。这份雅兴却也来之不易。

那么,沉思吧。每时每刻,肚子和脑袋总有一个不肯闲着,安抚了一个,另一个就趁机冒上来,交接班似的来捣蛋,都这么不好伺候,没辙。可眼下,又想些什么好呢?

想想自己为什么比月亮还孤单?月亮至少还有个更大更美的地球作舞伴,日日夜夜围绕着旋转,而我呢,唯一的伴侣是一张梦中情人发黄的黑白照片;想想美妙的人生怎么比沙漠还荒凉?沙漠起码还环绕着草原平川,有一块块绿洲点缀其间,我的草原绿洲在哪里?更进一步,我这又是往哪儿走呀?拼死拼活想要逃出去,可逃到哪里才算是出去?纵然逃出去了又怎样?逃亡这件事情,终究是一个过程,还是一个终极目的?

呸!─ 真该死,怎能如此灭自己的志气,也不看看眼下是什么时候,想找借口缴械投降吗,你这没出息的草包、懦夫、胆小鬼,窝囊透顶!这还用问吗,逃出去就是逃出去,逃出监禁肉体和灵魂的牢狱,逃往那光明天空、自由土地,和情人的怀抱。这件事情简简单单,目的不能再明确了。目的明确了,手段就是不择手段。你给我好好记着:宁可死于明天的白日梦,也不要活在昨天的耗子洞。

再想想两千年前的佛门祖师爷,盘腿端坐于菩提树下,合上忧愁的眼目,春来秋去,苦思冥想着死亡和存活的概念、人生与生命的定义,这些我自小也十分感兴趣的课题。想来当时贵为婆罗门王子的他,必定是有个弥陀佛的肚子,里面灌满了琼浆玉液山珍海味,即使是食素,也总不会是一堆树枝。难怪他有这份闲情逸致,换了咱也行。

那么,如果真能跑出去 ─ 什么如果,我当然能跑出去,绝对能跑出去 ─ 定要先将这肚皮伺候好了,一日三餐给自己喂得饱饱的,没有鸡鸭鱼肉粗茶淡饭也行,然后随便找一棵树,象这样的红柳就很好,坐在底下想呀想呀,想他个几年如一日,最后不留神想出个人生理论来,也算没白来世上走一遭,对得起自己的志趣和雄心。

你得了吧,刚刚填饱肚子就犯神经,云里雾里的胡思乱想,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死到临头了还做梦,呆逼、傻冒,愚不可及到家了。起来,大哲学家,走!

第  1 幅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08: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eyourlight


#2  

竟没有一丝阴凉。-->荫凉? "阴凉"是个形容词.
没辄-->没辙?  好象应该是车辙的辙, 办法的意思.


2006-7-19 09:47
博客   编辑  引用

pbxie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seeyourlight at 2006-7-19 02:47 PM:
他一头撞进荆棘丛,左手来回摸索着,抽出一根相对细嫩的枝条,右手一刀斫下来,
掐头去尾,削去裹附在上面的花叶和表皮,.

听说过灾荒年吃嫩树叶和嫩树皮,没有听说过吃枝条。印象中嫩树皮,特别是表皮,
有一些营养。最好问问为力,她家里有个专家。


2006-7-19 12: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4  

“象生吞了一条没死干净的乌贼鱼,”

象生吞了一条没死“利索”的乌贼鱼,

“想想自己为什么比月亮还孤单?月亮至少还有个更大更美的地球作舞伴,日日夜夜
围绕着旋转,而我呢,唯一的伴侣是一张梦中情人发黄的黑白照片;想想美妙的人
生怎么比沙漠还荒凉?沙漠起码还环绕着草原平川,有一块块绿洲点缀其间,我的
草原绿洲在哪里?更进一步,我这又是往哪儿走呀?拼死拼活想要逃出去,可逃到
哪里才算是出去?纵然逃出去了又怎样?逃亡这件事情,终究是一个过程,还是一
个终极目的?”


嘻嘻,只有这种人,才写得出这种东西。


2006-7-19 12: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  

也是一个好问题,但一时恐怕不容易找到正确答案,因为各种树都不一样,能不能吃,吃哪部分都是问题。

写时,我是根据红柳是中草药这点入手的。或许应该写成花叶、树皮、枝条全部通吃。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pbxie at 2006-7-19 13:07:
听说过灾荒年吃嫩树叶和嫩树皮,没有听说过吃枝条。印象中嫩树皮,特别是表皮,
有一些营养。最好问问为力,她家里有个专家。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12: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7-19 01:44 PM:
也是一个好问题,但一时恐怕不容易找到正确答案,因为各种树都不一样,能不能
吃,吃哪部分都是问题。

写时,我是根据红柳是中草药这点入手的。或许应该写成花叶、树皮、枝条全部通吃。


什么都是中草药,关键是剂量问题。

罚你查一下植物茎的解剖,就会明白为什么“皮”有营养。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2006-7-19 12: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  

那么甘蔗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还有人参、何首乌什么的。

会再查资料。或者你好人做到底,先谢了!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6-7-19 13:58:
什么都是中草药,关键是剂量问题。
罚你查一下植物茎的解剖,就会明白为什么“皮”有营养。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13: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7-19 02:04 PM:
那么甘蔗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还有人参、何首乌什么的。

会再查资料。或者你好人做到底,先谢了!


甘蔗的粗纤维太多,我们没有反刍胃,也没有特殊的酶,化学链打不开,消化不了,所以要吐出。

自己查,自己取舍。一个个都这么倔,我才不管太多。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2006-7-19 13: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eyourlight


#9  

查什么书呀?
还是自己亲自去吃一下, 就知道什么能吃, 什么不能吃了


2006-7-19 13:25
博客   编辑  引用

weili

#1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seeyourlight at 2006-7-19 02:25 PM:
查什么书呀?
还是自己亲自去吃一下, 就知道什么能吃, 什么不能吃了

对,没有红柳,绿柳也行啊。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2006-7-19 13: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1  

让我们换一个思维角度:能不能吃、有没有营养是一个问题,“他”吃了什么是另外一个问题。他是有可能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没吃该吃的,吃了不该吃的。不过不管该不该吃,我都会去尝尝柳树。

“阴凉”、“没辄”好象都对吧。“利索”就“利索”。谢谢!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13: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12  

神农尝百草.


2006-7-19 16:0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况也

#13  

章凝的文笔是很诗性哲性和华丽的,用这样的文笔来描写一个绝境中的逃犯,别有一番景致。读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把逃犯纳入章凝的形像里去了(无意冒犯),看看,连那些骂人的话读来都不觉得是粗口。这样的逃亡是很有意义的。

“根系不可思议得深入”,“得”是否应该是“地”?


2006-7-19 18:4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简杨

#14  

吐液--唾

恍然若有所失:哦,久违了,你这淡淡的忧伤、悠悠的哀愁---两个叠字,不象一个硬汉想的,莫如--“久违了,忧伤。”

“菩”提树下。


2006-7-19 19: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cao

#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简杨 at 2006-7-19 05:00 PM:
吐液--唾

恍然若有所失:哦,久违了,你这淡淡的忧伤、悠悠的哀愁---两个叠字,不象一个硬汉想的,莫如--“久违了,忧伤。”

“菩”提树下。

这两篇都看了。越看越喜欢,开始砸砖了,把头包好。
几篇看下来,可以看得出来,章凝的书本知识很丰富,天文地理,古今中外,涉及面很广。把这些知识穿插进去,一个很枯燥的故事就讲活了。有了类似阿木的故事作背景,坐在树下的有关人生的思考,越狱,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寻求身体自由的举动了。这里的监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关犯人的地方,一个physical existence,(突然想不起怎么说这个词了!典型的‘英文没学会,中文全忘了’)而是一个精神禁锢的象征。越狱,就成了一个寻求心灵解脱的行为。看到这里才觉出味道来了。

不过,章凝的生活经验似乎还不够。

这两句有些自相矛盾:
“正准备沿着它柔和的脊背走下去,。。。。。。他连蹦带跳着奔过去,”
如果是被风吹来,新形成的沙丘,用“柔和”来形容不为过分,如果是陈旧的沙丘,大概“柔和”不起来。但是,如何能在“柔和”的沙丘上“连蹦带跳着奔过去”?这也不像是一个在荒野中跋涉了多天,缺水少食,精疲力尽的人物形象。

章凝大概也从来没饿过肚子。口干舌燥又精疲力尽的时候,放着鲜花嫩叶不吃,反倒劳神费力地砍树棍子吃。

有几个别字:
一时竟它不住:刹
机不可失不再来。时
象生吞了一条没干净的乌贼鱼,洗
生吞么。


他没有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挫折得十分痛苦,‘挫折’可以这么用么?


2006-7-19 23:5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6  

况也,
你将“他”想象成“我”十分正常,每个作者在作品中都不可避免会留下自己浓重的影子。有些作者怕这影子会影响自己在现实中的形像,写起来不免缩手缩脚。我却没有这种顾虑。不怕不敢写,只怕不会写;按需要编排笔下人物,而随便读者怎么编排我。

后面将有相当“邪门”的内容,请千万别把他想成我。

“得”字改过。


简杨,
总被你抓住错别字,每次还不止一个,感觉挫折得很。

这个人实际上是“外强中干”,内心并不真硬,时不常就显露出柔软的一面。一般来讲,环境顺了他就软,环境恶了他反而硬。这样解释你觉得通吗?

谢谢二位!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0 14: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7  

凡草,
知识丰富不敢,只是半瓶子醋。文章里许多知识都是现古狗现卖。

“越狱,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寻求身体自由的举动了。这里的监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关犯人的地方,而是一个精神禁锢的象征。越狱,就成了一个寻求心灵解脱的行为。”

哇,说得太好了,非常高兴你总结出了这个“精神禁锢的象征”,这正是我努力想要表达的,也即主体(主题)精神。握手!


你的砖头象粉拳,下回出手请重些

1)“如何能在“柔和”的沙丘上“连蹦带跳着奔过去”?”

答:柔和的沙丘因为很软,跑起来不得不“连蹦带跳”,也就是深一脚浅一脚。他虽然精疲力竭,但看到一线希望,应该还是能够鼓起一股劲的。

2) “章凝大概也从来没饿过肚子。口干舌燥又精疲力尽的时候,放著鲜花嫩叶不吃,
反倒劳神费力地砍树棍子吃。”

答:听上去很有道理,如果不出意外就是我错了。不过,我会找根柳树枝来尝尝,看看到底能不能吃。然后再来和你们理论。

3)“一时竟煞它不住:刹”

答:好象两个SHA 都可以。

4)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时”

答:故意这样用的。

5)“象生吞了一条没死干净的乌贼鱼,洗”

答:原意就是“死”,不是“洗”。

6)“他没有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挫折得十分痛苦,‘挫折’可以这么用么?”

答: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多谢!!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0 16:4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况也

#18  

凡草说"有了类似阿木的故事作背景,坐在树下的有关人生的思考,越狱,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寻求身体自由的举动了。这里的监狱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关犯人的地方,一个physical uu-187 existence,(突然想不起怎么说这个词了!典型的‘英文没学会,中文全忘了’)而是一个精神禁锢的象征。越狱,就成了一个寻求心灵解脱的行为。看到这里才觉出味道来了"

这也是当时俺想说的意思, 当然没表达得这么好, 但临时又删掉了(觉得太过介入), 所以就留下那个作者和逃犯形象重合的怪怪的评论, 希望太阳不要误会.


2006-7-20 17: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9  

况也,哪儿的话。将我和逃犯联想在一起顺理成章,让我感觉不错。不用担心介入,作者读者互动正是网络文学的特色和长处。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1 08:4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0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25 18: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1  

九、

漫天黑暗了。狂风在夜空中逃亡,乌云在狂风中逃亡,月亮在乌云中逃亡。

他一头撞进荆棘丛,左手来回摸索着,抽出一根相对细嫩的枝条,右手一刀斫下来,掐头去尾,削去裹附在上面的花叶和表皮,切下小拇哥大小一段,紧皱着眉头,送进含着一块炭的嘴巴,试探性地咀嚼起来﹕嗯,舌苔还工作,倒是有一丁点甜,但更多的是酸、咸、苦、涩,分辨不出的五味杂陈,干巴巴没几个水分子。想必苦菜花、狗尾巴草也比这玩意儿美味百倍。奶酪面包?又是哪个穷酸文人干的吊事儿。圣经圣经,封建迷信荒诞不经。我尻!

噢,等...等等,好像嚼出点味儿来了,唾液也给刺激得开始往外冒泡,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嘿嘿.....

吐出残渣余滓,食髓知味又是一口,啃甘蔗般正式用将起来。两片肿胀的嘴唇大幅度上下运动,槽牙智齿一起上,连咬带嚼,嘎哩嘎巴半晌,喉咙解了点渴,空空如也的肠胃却不领情,像生吞了一条没死利索的乌贼鱼,全方位抽搐翻滚起来,发起一轮比一轮更狂怒的抗议,神经波辐射开去,浑身哆嗦。终于顾不得许多了,这回嚼得稀烂了就吞咽下去,定定神,没啥不良反应,相反倒有几分受用,肠胃渐渐息怒了,像是开始了正常运作。后续效果相当不赖哩,他咧开嘴巴笑了。飞快,细长的枝条下了肚,噌地爬起来,再去砍,反正有的是。

数年牢狱生涯,几千个棒子面萝卜干咸菜汤的日子,一口牙齿居然坚固如初,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 当然这和他的精心保养不无关系,每天两次刷牙雷打不动。一口钢牙加上一副铁胃,沙漠里饿不死人。

风卷残云,十数根树枝填了下去,总算饱了,或者说再也嚼不动了,两个腮帮子酸痛酸痛,想必啃牛筋就这感觉。懒洋洋,他扔下手里小半截剩饭,咽几口吐沫,清洗清洗喉咙和食道。伸出一只巴掌拍拍肚皮,意犹未尽。想了想,站起来绕着灌木丛巡视,找个稀疏的所在,趴下身子钻进去,四肢着地,摸着黑,两只手交替着刨那树根。一把、两把、三把......,几十把沙土过后,十个指头火辣辣的,竟没有一丝阴凉。

罢了,别得寸进尺了。这岩石般的植物,根系不可思议地深入,没有三五米挖不到水的。得不偿失,好不容易暂时摆平了肚子,保存体力第一,还是歇歇吧。

翻身坐起来,脊背贴靠上树干,好舒服!拍打干净手上的沙土,两条腿岔开来、平摊。微微仰起头,目光投向夜空,那里有若隐若现的光传来。一时,心绪不觉有几分苍茫,恍然若有所失﹕哦,久违了,你这淡淡的忧伤、悠悠的哀愁。这份雅兴却也来之不易。

那么,沉思吧。每时每刻,肚子和脑袋总有一个不肯闲着,安抚了一个,另一个就趁机冒上来,交接班似的来捣蛋,都这么不好伺候,没辙。可眼下,又想些什么好呢?

想想自己为什么比月亮还孤单?月亮至少还有个更大更美的地球作舞伴,日日夜夜围绕着旋转,而我呢,唯一的伴侣是一张梦中情人发黄的黑白照片﹔想想美妙的人生怎么比沙漠还荒凉?沙漠起码还环绕着草原平川,有一块块绿洲点缀其间,我的草原绿洲在哪里?更进一步,我这又是往哪儿走呀?拼死拼活想要逃出去,可逃到哪里才算是出去?纵然逃出去了又怎样?逃亡这件事情,终究是一个过程,还是一个终极目的?

呸!— 真该死,怎能如此灭自己的志气,也不看看眼下是什么时候,想找借口缴械投降吗,你这没出息的草包、懦夫、胆小鬼,窝囊透顶!这还用问吗,逃出去就是逃出去,逃出监禁肉体和灵魂的牢狱,逃往那光明天空、自由土地,和情人的怀抱。这件事情简简单单,目的不能再明确了。目的明确了,手段就是不择手段。你给我好好记着﹕宁可死于明天的白日梦,也不要活在昨天的耗子洞。

再想想两千年前的佛门祖师爷,盘腿端坐于菩提树下,合上忧愁的眼目,春来秋去,苦思冥想着死亡和存活的概念、人生与生命的定义,这些我自小也十分感兴趣的课题。想来当时贵为婆罗门王子的他,必定是有个弥陀佛的肚子,里面灌满了琼浆玉液山珍海味,即使是食素,也总不会是一堆树枝。难怪他有这份闲情逸致,换了咱也行。

那么,如果真能跑出去 — 什么如果,我当然能跑出去,绝对能跑出去 — 定要先将这肚皮伺候好了,一日三餐给自己喂得饱饱的,没有鸡鸭鱼肉粗茶淡饭也行,然后随便找一棵树,像这样的红柳就很好,坐在底下想呀想呀,想他个几年如一日,最后不留神想出个人生理论来,也算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对得起自己的志趣和雄心。

你得了吧,刚刚填饱肚子就犯神经,云里雾里的天马行空,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死到临头了还做梦,呆逼、傻冒,愚不可及到家了。起来,大哲学家,走!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25 19: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