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6)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6)

《越狱》(6)


又一个黎明。当他沙袋似的双腿走出干涸的河谷,踏上荒原最后一道冲击锥,期望已久的景象突如其来拉开了帷幕:

戈壁滩,波浪起伏的沙丘仿佛一条自梦中惊醒的的黄龙,朦朦胧胧睁开半只充血的独眼,那鲜红欲滴的旭日,面对面,上上下下,和他相互打量着,暗暗掂量着陌生崭新的对手。看着、看着,他的瞳孔渐渐散了光:以山脚为基点,巨龙自东方地平线昂起头,挺起腰杆,流云飞雾的身躯缓缓上升、上升,直至呈九十度角直立,如魔瓶里释放出来的神灯精灵,一座通天塔,森森横亘在他心灵的窗户前面.....

霎时,他的胸腔被抽成一个真空,腿一软,瘫坐在碎石堆上.....

迈出这一步,就正式脱离了人类社会,逃得越远,越自由;越自由,也就越凶险。虽然这社会龌龊到了骨髓,冰冷到了血液,但它到底是由和我一样的同类分子构成,那些警官、狱卒、同僚犯人,大多数也并非妖魔鬼怪狼心狗肺,其中还是有不少好人,甚至可引为知心朋友、难兄难弟。挣扎在这文明圈里,生物原理丛林法则让人难以忍受,可毕竟还有碗饭吃、有口水喝,有人操着同样的语言和自己打哈哈、谈天说地;有一个阴暗肮脏但却足以遮风挡雨,远远胜过蓝天作被大地当床的一块角落。而一旦跑到了圈外,从此就踏上了一条生死未卜的不归路。

眼前这沙漠,莽莽滚滚无边无际,沙丘连着沙丘,从地平线到地平线,荒得不含半点杂质,野得一尘不染,荒野得竟是如此地完美彻底。这是西游记里的火焰山,还是塔里木盆地的死亡之海?这是人呆的地方吗?这是生物应该存在的场所吗,包括那渴不死的骆驼、飞不死的苍鹰?踏进这生命禁区,岂不等于只身登上火星,明摆着有去无回、万劫不复!刚刚逃出一座监狱,旋即陷入更大的一座。我这是何苦来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天那.....

他双手半举起来,绕去自己的后脑勺,解开那里扎紧的两股麻绳,摘下深度近视眼镜 ─ 那他视为半条性命的家当,随手放去一旁的地上。闭上眼睛,许久,一动不动,忽地又睁开,急急伸出手去,自贴胸内衣口袋取出一个小纸包,一层层打开,两只比冬天里的雪狼还孤独阴郁的眼目放出光来,映照着戈壁清晨的太阳:照片上那水灵水灵的少女,正冲着他明明亮亮地笑,沙漠里一汪清泉,荒原夜空的长庚。

才只这么一瞥,他眼前一阵发黑,象是患上了喜马拉雅雪盲。不敢再看下去,两只手哆里哆嗦,匆匆收拾起来,物归原位。接着人往后一仰,如同一大块乌黄的烂泥,铺摊在冰冷的地上.....

临发配沙漠前一天,她来探监,唯一的一次,以他妹妹的名义,用两万元人民币成交的机会。一见到他,她立即笑了,象以往那样,一见他她就忍不住要笑,温柔地笑、欢快地笑、羞涩地笑、忘情地笑,只是笑不够。此时此刻,她笑得盈盈灿灿、流光四溢,笑得一刀又一刀戳着他的五脏六肺。他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是分秒必争,死死盯着她,盯着她花蕾初绽的面庞、花枝娇柔的身体,象是要将其从头到脚,一口囫囵下去,带去海角天涯。

她也没什么话,她从来就不善言辞,只是笑,一边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一边微笑不停。终于,他也跟着笑了,开始比哭还难看,渐渐地自然了许多。就这样,他俩相视而笑,渡过了最后这几十秒钟。该走了,她收起了笑容,轻声留下一句:“哥,你等我,等我长大,我是你的,这辈子!”这话激活了他的泪腺,立马决了堤,更引发了他的歇斯底里,哗啦啦一片脚镣响起,他猛虎下山朝她扑去,“轰”的一声,后脑勺结结实实挨了一警棍,一棵自根部被斫断的杨柳,他直挺挺倒了下去,半道上,太阳穴将墙壁砸出来一个窟窿。

从此,九年沙漠监狱,几千个日子,白天在采石场,黑夜在牢房,他再没哭过,而只是笑,傻笑呆笑阴笑狂笑,莫名其妙地笑,皮笑肉不笑。到后来,他变得只会笑,再也不会哭了。

眼下,哭笑已是过眼烟云,这回在劫难逃,死定了。死他妈的就死吧!不越狱,生不如死几十年,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自由自在天高地广几十天也是一死,生命是一道选择题,横竖左右不就是一死么。不后悔,死不后悔,被后悔药毒死那才叫窝囊透顶。逃离为了归来,进入为了出去,这是一个无可逃避的循环周期,命中注定。因为爱,所以死;因为死,所以爱。生命想穿了就是这两桩事情。最终不是在大漠中风化成不朽的木乃伊,就是九死一生去和梦中情人相会,二者必居其一,哪个都不错!

荒原位于什么地理位置,沙漠有多长多宽,他毫无概念。从小对天文地理兴趣浓厚,但却没能学得更好,书本知识又脱离实际,不然根据时令和与之对应的日月星辰的运行轨道,应该可以计算出眼下所处的经纬度,进而推断出大致的地理方位。不过,知道了具体方位又怎样,路还不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地丈量下去。眼下重要的不是方位,而是方向。只要把握住总体方向,逃亡就将少走弯路,直至成功的彼岸。

他在心里勾勒出一张大地图,再配上一幅幅鲜活的画面:第一阶段,面向东北,冲出荒原进入沙漠,往戈壁的心脏走,最终彻底逃出追捕者的辐射圈,就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旷野上的自由虽然很可能短暂,但宁肯倒毙于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也不要死于同类的毒手,所以叫作真正的自由。

第二阶段,折向正南,一头扎到底。南方有座无名大草原,草原上有丰盛的植物花果,取之不竭的河流湖泊,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各种动物,光遍布于河滩草丛的鸟蛋就可以维持基本生存,更不用说那不会跑的兔崽子、落单的小绵羊、傻呵呵的大马哈鱼,实在不行泥鳅、青蛙、昆虫甚至田鼠蟑螂也成。他是喜欢肉食的,这几年肚皮受尽了委屈。

当然更令人神往的不是饮食,而是南方有火车,火车通往西方自由天地、极乐世界。那里没有皮鞭和镣铐,没有人把人当牲口,没有终身监禁和苦役,而应有尽有阳光、棕榈和沙滩。无数次,他在梦中和他的天使约定,有朝一日在那人间天堂重逢。

意识流一层层朦胧,袅袅飘上云端,他仰天躺在荒原与沙漠的交界点,步入梦乡.....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6-29 08: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2  

越狱的构思和结构,别具匠心。

我现在谈的是语言。“死亡浪漫”是用诗的语言写的,“DC”的散文化很重。诗和散文都强调美,可人们选择读小说时,他们撇开了“高雅”,只想轻松地欣赏一个故事,一种情感......

我现在担心的,是你这样“优美”地写下去,怕不怕失去读者?


2006-7-2 15: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ugan

#3  

  我觉得写作是表达作者的某种思想,跟读者无关。当然,很多人是为了写着玩的,
或者是为了某种感动。我觉得章凝的写作既不是为了玩,也不是一种感动,而是一
种比较深刻的主题的编织,不轻易出手。虽然我不能完全懂得这篇小说的意思,但
是,就我能读懂的章凝的其它小说而言,我是很感动的。


2006-7-2 15:1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cao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ugan at 2006-7-2 01:19 PM:
  我觉得写作是表达作者的某种思想,跟读者无关。当然,很多人是为了写着玩的,
或者是为了某种感动。我觉得章凝的写作既不是为了玩,也不是一种感动,而是一
种比较深刻的主题的编织,不轻易出手。虽..

看了。


2006-7-2 18:2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  

为力,这篇东西,我不想诗化或散文化,除了穿插其间必不可少的景色描绘,叙事
语言争取拒绝表面优美,而尽可能地寻求一种内在的力道。这是一个向自我文风挑
战的过程,请你们监督。至于招徕或失去读者,我不是完全不想,但也不想很多。

土干,且容我后天回你。你看我写帖子都这么低产。

各位一并谢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3 15: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7-3 04:22 PM:
为力,这篇东西,我不想诗化或散文化,除了穿插其间必不可少的景色描绘,叙事
语言争取拒绝表面优美,而尽可能地寻求一种内在的力道。这是一个向自我文风挑
战的过程,请你们监督。至于招徕或失去读者,我不是完..

现在我注意到的,是每节开始,都有一段诗一般的景致描写。刚开始还新鲜,现在认为有些雷同,不知作者意下如何?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2006-7-3 15: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  

土干,
我写作自然不是为了玩。有时确实是出于感动,更多时候是为自己打造一个环境,
建立一个氛围,然后“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十分感谢你的理解!

为力,
这问题我也注意到了,虽然还不很严重,但要留意纠正。谢谢!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ugan at 2006-7-2 16:19:
  我觉得写作是表达作者的某种思想,跟读者无关。当然,很多人是为了写着玩的,
或者是为了某种感动。我觉得章凝的写作既不是为了玩,也不是一种感动,而是一
种比较深刻的主题的编织,不轻易出手。虽然我不能完全懂得这篇小说的意思,但
是,就我能读懂的章凝的其它小说而言,我是很感动的。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7 08: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章

#8  

章凝,终於开始回忆了。只是有点太露骨了一点。最好含糊一点,留点悬念。比如从这一段回忆,我大概可以猜出逃犯和那个小女孩是有爱情的,但被好事者诬陷为强奸,被捕入狱。对吗?除非你后面再来点出人意料,否则就有点太简单了。

仅供参考



足球妈妈
2006-7-7 09: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9  

文章,
这小段回忆透露了他和她可能是恋人。你猜的部分不对。在另一帖里,我已经说过不会采用简单俗套的作法,将他写成无辜的、被诬陷的、合理犯罪等。他是谁?她是谁?他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悬念都还在呀。这点你说得对,要出人意料。要大大地出人意料,最后答案将跌碎大多数人的眼镜,让我们等着瞧吧。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章 at 2006-7-7 10:26:
章凝,终於开始回忆了。只是有点太露骨了一点。最好含糊一点,留点悬念。比如从这一段回忆,我大概可以猜出逃犯和那个小女孩是有爱情的,但被好事者诬陷为强奸,被捕入狱。对吗? 除非你后面再来点出人意料,否则就有点太简单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7 10: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22 19: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1  

六、

又一个黎明。当他沙袋似的双腿走出干涸的河谷,踏上荒原最后一道冲击锥,期望已久的景象突如其来拉开了帷幕﹕

戈壁滩,波浪起伏的沙丘仿佛一条自梦中惊醒的黄龙,朦朦胧胧睁开半只充血的独眼,那鲜红欲滴的旭日,面对面,上上下下,和他相互打量着,暗暗掂量着陌生崭新的对手。看着、看着,他的瞳孔渐渐散了光﹕以山脚为基点,巨龙自东方地平线昂起头,挺起腰杆,流云飞雾的身躯缓缓上升、上升,直至呈九十度角直立,如魔瓶里释放出来的神灯精灵,一座通天塔,森森横亘在他心灵的窗户前面.....

霎时,他的胸腔被抽成一个真空,腿一软,瘫坐在碎石堆上.....

迈出这一步,就正式脱离了人类社会,逃得越远,越自由﹔越自由,也就越凶险。虽然这社会龌龊到了骨髓,冰冷到了血液,但它到底是由和我同样或近似的同类分子构成,那些警官、狱卒、同僚犯人,大多数也并非妖魔鬼怪狼心狗肺,其中还是有不少好人,甚至可引为知心朋友、难兄难弟。挣扎在这文明圈里,生物原理丛林法则让人难以忍受,可毕竟还有碗饭吃、有口水喝,有人操着同样的语言和自己打哈哈、谈天说地,有一个阴暗肮脏但却足以遮风挡雨,远远胜过蓝天作被大地当床的一块角落。而一旦跑到了圈外,从此就踏上了一条生死未卜的不归路。

眼前这沙漠,莽莽滚滚无边无际,沙丘连着沙丘,从地平线到地平线,荒得不含半点杂质,野得一尘不染,荒野得竟是如此地完美彻底。这是西游记里的火焰山,还是塔里木盆地的死亡之海?这是人呆的地方吗?这是生物应该存在的场所吗,包括那渴不死的骆驼、飞不死的苍鹰?踏进这生命禁区,岂不等于只身登上火星,明摆着有去无回,万劫不复!刚刚逃出一座监狱,旋即陷入更大的一座。我这是何苦来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天呐.....

他双手半举起来,绕去自己的后脑勺,解开那里扎紧的两股麻绳,摘下深度近视眼镜 — 那他视为半条性命的家当,随手放去一旁的地上。闭上眼睛,许久,一动不动,忽地又睁开,急急伸出手去,自贴胸内衣口袋取出一个小纸包,一层层打开,两只比冬天里的雪狼还孤独阴郁的眼目放出光来,映照着戈壁清晨的太阳﹕照片上那水灵水灵的少女,正冲着他明明亮亮地笑,沙漠里一汪清泉,荒原夜空的长庚。

才只这么一瞥,他眼前一阵发黑,像是患上了喜马拉雅雪盲。不敢再看下去,两只手哆里哆嗦,匆匆收拾起来,物归原位。接着人往后一仰,如同一大块乌黄的烂泥,铺摊在冰冷的地上.....

临发配沙漠前一天,她来探监,唯一的一次,以他妹妹的名义,用两万元人民币成交的机会。一见到他,她立即笑了,像以往那样,一见他她就忍不住要笑,温柔地笑、欢快地笑、羞涩地笑、忘情地笑,只是笑不够。此时此刻,她笑得盈盈灿灿、流光四溢,笑得一刀又一刀戳着他的五脏六肺。他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是分秒必争,死死盯着她,盯着她蓓蕾初绽的面庞、花枝娇柔的身体,像是要将其从头到脚,一口囫囵下去,带去海角天涯。

她也没什么话,她从来就不善言辞,只是笑,一边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一边微笑不停。终于,他也跟着笑了,开始比哭还难看,渐渐地自然了许多。就这样,他俩相视而笑,渡过了最后这几十秒钟。该走了,她收起了笑容,轻声留下一句﹕“哥,你等我,等我长大,我是你的,这辈子!”这话激活了他的泪腺,立马决了堤,更引发了他的歇斯底里,哗啦啦一片脚镣响起,他猛虎下山朝她扑去,“轰”的一声,后脑勺结结实实挨了一警棍,一棵自根部被斫断的杨柳,他直挺挺倒了下去,半道上,太阳穴将墙壁砸出来一个窟窿。

从此,九年沙漠监狱,几千个日子,白天在采石场,黑夜在牢房,他再没哭过,而只是笑,傻笑呆笑阴笑狂笑,莫名其妙地笑,皮笑肉不笑。到后来,他变得只会笑,再也不会哭了。

眼下,哭笑已是过眼烟云,这回在劫难逃,死定了。死他妈的就死吧!不越狱,生不如死几十年,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自由自在天高地广几十天也是一死,生命是一道选择题,横竖左右不就是一死么。不后悔,死不后悔,被后悔药毒死那才叫窝囊透顶。逃离为了归来,进入为了出去,这是一个无可逃避的循环周期,命中注定。因为爱,所以死﹔因为死,所以爱。生命想穿了就是这两桩事情。最终不是在大漠中风化成不朽的木乃伊,就是九死一生去和梦中情人相会,二者必居其一,哪个都不错!

荒原位于什么地理位置,沙漠有多长多宽,他毫无概念。从小对天文地理兴趣浓厚,但却没能学得更好,书本知识又脱离实际,不然根据时令和与之对应的日月星辰的运行轨道,应该可以计算出眼下所处的经纬度,进而推断出大致的地理方位。不过,知道了具体方位又怎样,路还不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地丈量下去。眼下重要的不是方位,而是方向。只要把握住总体方向,逃亡就将少走弯路,直至成功的彼岸。

他在心里勾勒出一张大地图,再配上一幅幅鲜活的画面﹕第一阶段,面向东北,冲出荒原进入沙漠,往戈壁的心脏走,最终彻底逃出追捕者的辐射圈,就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人。旷野上的自由虽然很可能短暂,但宁肯倒毙于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也不要死于同类的毒手,所以叫作真正的自由。

第二阶段,折向正南,一头扎到底。南方有座无名大草原,草原上有丰盛的植物花果,取之不竭的河流湖泊,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各种动物,光遍布于河滩草丛的鸟蛋就可以维持温饱小康,更不用说那不会跑的兔崽子、落单的小绵羊、傻呵呵的大马哈鱼,实在不行泥鳅、青蛙、昆虫甚至田鼠蟑螂也成。他是喜欢肉食的,这几年肚皮受尽了委屈。

当然更令人神往的不是饮食,而是南方有火车,火车通往西方自由天地、极乐世界。那里没有皮鞭和镣铐,没有人把人当牲口,没有终身监禁和苦役,而应有尽有阳光、棕榈和沙滩。无数次,他在梦中和他的天使约定,有朝一日在那人间天堂重逢。

意识流一层层朦胧,袅袅飘上云端,他仰天躺在荒原与沙漠的交界点,步入梦乡.....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22 19: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