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5)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5)

《越狱》(5)


凌晨。星移斗转,海盆被倒扣上了天穹,铺开一张墨汁的汪洋,随风膨涨,向无边无际扩散,掀起一波又一波无声的海啸,滚滚漫过云层的岛屿和陆地。夜,死神的代理,以实际行动发布着它的存在宣言:要吞没所有的光,让完美的黑暗主宰天空和大地。大气颤栗了,挟起七零八落的星光,哀号呻吟着,向四野八荒逃窜而去。与此同时,东方,沿着蜿蜒曲折的海平线,一根若隐若现的金色发丝悄然浮起。

他停下随时就要从膝盖、脚髁折成三节棍的双腿,抬起眼睛,缓缓巡视着周遭:阴影重重叠叠,勾勒出憧憧鬼魅的轮廓,依稀可以分辨出,这是一片高原沉积岩地带,散落耸立着高高低低的平顶山和孤丘。不难找到以下十几个钟头的宿营地。

大白天绝对不能活动。他生长于现代都市,但从小酷爱大自然,成年后又天南海北地跑,这几年在监狱大学深造,清楚地了解到:在太阳强光的直接照射下,人所消耗的体能和水分要比在阴影中多好几倍。这简单的生物原理乃荒漠的生死法则之一,说起来还有许多传奇:

远有阿拉伯战神撒拉丁诱敌深入,以逸待劳大破十字军,收复圣城耶路撒冷;近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蒙哥马利元帅统帅英军,和以沙漠之狐隆美尔为首的德国军团决战于埃及阿拉曼。交战中一架英国战斗机为炮火击中,迫降于敌后撒哈拉大沙漠。飞行员跳下飞机,开始了他的逃生之旅,几天内步行数百公里,最后成功获救。完成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靠的是夜行晓宿。

另外,白昼里荒原上视野辽阔,高倍军用望远镜可以发现二三十里外的移动目标,哪怕是一只野兔。还有现代化武装直升机,狱方的最后一道杀手锏。导弹上装着千里眼,飞起来几乎超音速,随时有可能从头顶上的云层里钻出来,凌空而降,给他来个老鹰捉小鸡。所以,欲速则不达,太阳底下停止一切行动,这是铁的纪律。

步履蹒跚着,他走去不远处的一座岛丘,找个背风的角落,扶着石壁坐下来,自肩膀上卸下行囊,一层层解开,开始用他的晚餐。

一小口一小口,吞咽着煤渣似的地瓜碎片,格外当心满是水泡的牙床、口腔壁不被磨破。嘴巴里象含着一团火,努力分泌出少许唾液,又粘又稠,几乎起不到消化功能。实在难以为继了,就低下脑袋,伸长了脖子,将整张面孔埋入水袋,半张开龟裂的嘴巴,让冒烟的口腔浸泡在水里,许久,离开时舌尖打个滚儿,卷带出来些许液体,含在口中许久,最后一滴、一滴吸收进喉咙,象非洲大草原旱季一头在干涸泥潭里掘水的野猪。不喝不行,喝了心里又隐隐作痛。水倒是还有八九杯,可路,少说也有几百里。

吃顿饭象打场仗,好容易填了个小半饱,不吃了。从棉袄口袋里掏出满是血污的手帕,擦擦没有油水的嘴巴,一一收拾起饮食、餐具,准备原地就寝。睡觉也能管饱,对此他深有体会。睡觉又产生了新的老问题,离开了马队,马粪没得捡,甘草褥子没得垫了。不敢直接躺在地上和石头土疙瘩硬碰硬,那就背靠石壁,坐着睡。石壁温度比地面略高,与背部的接触面积相对也小些,而屁股上肉厚,更不会得风湿病。

临睡前,照例要检查一下周围的情况。他强打精神,支撑着站起来,抬起石头片子似的眼皮,勉强将目光投射出去,才只看了一眼,人,顿时愣住了:

天地分界线上,朝阳大梦初醒,刚刚露出来小半张脸,早已迫不及待开始发光,发千道万道亿万道光芒。那光,涨潮似蜂拥而来,爆炸般辐射开去;那光,既是明快的,又是凝重的,如一阵发自无形席卷千里的飓风,给远远近近错落起伏的旱谷、突兀陡峭的岩峰、奇形怪状的石头,不由分说迎头喷上一层黄金、一层鲜血,时而黄金压倒鲜血,时而鲜血盖过黄金,金黄血红交织变幻,反衬着物体背面的黑色阴影,构成一幅色彩流动的印象派画卷。

金红的光,仿佛挟带着一波原始生命,闪耀着释放出无数禁锢的灵魂,生命灵魂注入林林总总的无机载体,一座座、一块块死寂的天然墓碑活过来了,活成形形色色生龙活虎的走兽飞禽,大的有河马犀牛大象长颈鹿,小的有斑马野驴袋鼠黑猩猩,刚的有豺狼虎豹雄狮老鹰,柔的有绵羊小鹿鸵鸟天鹅,刹那间,荒原变做草原,印象画面演化成动物乐园。

发着呆,看着、看着,渐渐地,他的眼前模糊起来,瞳孔中一道道物象,化作海市蜃楼的波光幻影....

一阵阴风吹过,他猛地甩甩脑袋,抬起手,揉揉发酸的眼睛,醒过来了:妈的,太阳,你壮丽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美得令人恐怖,美得我直想哭,放肆地大哭一场 ─多少年没这样哭过了,可又哭不出来,想哭没眼泪,更不知道哭神马东西。

我这是咋的了,犯哪门子酸呀?莫名其妙,吃饱撑的。不就是个太阳么,太阳光照在除了石头就是沙砾的土地上,又不是没见过,早看得腻味透了。今天咋这么没用,鬼知道。我操!

呆逼,睡觉去。回过身来,西天依然残星闪烁,深蓝色笼罩中,遥遥高空有几点鸟影。他皱起了眉头:反常!兀鹫怎这么早就出动了?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另有企图?对异常情况不能掉以轻心,想当然常常大错特错。看看去。他拾起行囊塞进岩石缝。手脚并用爬上土丘,趴下身子,举目向四周巡视:

深褐色的土地,时紧时松的风,荒原的黎明静悄悄。西北方,一方小平原,碎石的鸡皮疙瘩长满了筋骨裸露的地面。小山下,两三里开外,依稀有一块巨石横卧在那里,没来由有点突兀,上面还隐约有光影闪动,但看不真切。

他全身的神经忽地绷紧,摘下眼镜,里里外外用衬衣袖口擦干净,重新戴上,再目不转睛地看。身后的旭日冉冉冲破山顶,这下看清楚了,闪闪发光的象是鸟儿忽煽的翅膀,这么说那块大石头是?..... 他霍地站起来 ─ 慢着,别是警棍设下的陷阱,引我上钩 ─ 哪能呢,这里已是荒原和沙漠的结合部,龟孙子们早给我甩掉好几天了,别神经过敏草木皆兵。

连滚带滑下了土丘,他向前奔去,腿脚毫无问题。几分钟过后,跑近了,弯腰拾起几块石子,奋力向前投去,没有击中,几只大鸟哗啦啦飞向空中。他冲刺上去,收住脚,目瞪口呆 ─

镇静,镇静!他强迫性盘腿坐下来,惊喜万分端详着眼前这笔飞来横财,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一头大型食草动物,象头驴马杂交的骡子。灰褐色,体长两米有余,起码有三百公斤;耳朵长大,颈部鬃毛短而直立;尾巴细长,四肢粗壮,前肢上部内侧有鸡蛋大小的黑色胼胝体,俗称“夜眼”.....

没错,这是一头亚洲野驴,当年上大学时在北京动物园见过。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呦 ─ 而我又是几级保护动物?─ 老鼠苍蝇是几级保护动物?想想真他娘的泄气,罢了!

不惧风雪,更不畏烈日,这是典型的荒漠动物,足迹横跨大西北几百万平方公里地域。主要生存于昆仑山至帕米尔高原的亚种被称为西藏野驴,以准噶尔盆地到外蒙古为家的亚种叫作蒙古野驴。这么说我眼下到底身在何处,新疆、内蒙、宁夏、甘肃、青海甚至西藏?都有可能。分辨不出这头究竟属于哪个亚种,也就无法通过个体作出推断。知识到用时方恨少噢。

好一头剽肥体健的畜生,看上去象是刚刚死去不久,尸身还干净,几乎完整无缺,除了白肚皮给兀鹫啄破了几个大洞,血淋淋的内脏翻露在外。身上其它地方没有创口,意味着不是偷猎者干的好事情。可惜,不然可以和这些王八羔子做笔魔鬼交易,请他们帮我逃出去。

背走二三十斤没问题,才个零头,绝大部分只有留给秃鹫了,作孽,倒便宜了它们。三十斤驴肉足够俺享用个把月的,甚至更长时间。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下跑出荒原沙漠小菜一碟了。慢着,生肉很快就会腐烂,腐肉吃了要死人,那就烤熟了带走。可是,这里能起火吗?炊烟暴露了目标咋办?这倒是个难题。

都说傻人有傻福,福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还真他妈的一点不错。你这大傻冒,愁个吊呀。先甭管这许多了,立马喝它的鲜血止渴,就从这最大的血窟窿下嘴。喝饱了再灌水袋,管够。嘿嘿,还是头母的呢,圆鼓咙咚的大肚子,别是怀着驴宝宝吧。嘴巴周围满是白沫,咋回事情?

“咚...咚咚.....”,几声闷雷炸开,近在咫尺,震得他一个蛙跳,从头到脚过电似的哆嗦,几乎站立不住,满脑袋天网恢恢束手就擒字样乱闪。喘息片刻,没动静,下意识四下张望:几十米开外,三五只秃鹫垂死扑煽着翅膀,脚爪抽搐几下,一动不动了。

一股寒气自脚底心直窜上天灵盖,他惊颤的目光重新转向那野驴:它死不暝目的头颅,死死压着一件什么东西,晨光照射下亮晶晶。啥玩意儿?他上前几步,双手用力搬开驴头:一个破损的塑料矿泉水瓶!

明白了,他奶奶的全明白了:狗杂种警棍抓不到我,黔驴技穷,竟然在矿泉水里下了毒,不是砒霜就是氰化物,作为诱饵扔在荒野四处,指望饥渴交迫的我上钩。好毒呀!他们想要毒死我,毒死我的自由。可人算不如天算,我命不该绝。你们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了,哈哈哈.....

他单膝着地跪下来,伸出一只手去,给野驴合上双眼。站起身,后退一步,低垂下脑袋,右手按上前胸:野驴呀,你以你的自由和生命,挽救了我的;你死得其所,愿你安息!

睁开眼睛,他自怀里摸出几天前捡到的那瓶矿泉水,扬手向天空投去,随之发出一阵狂笑.....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6-23 08: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章

#2  

章凝,他看着太阳发呆的时候,我还以为要回忆了呢。谁知。。。。。。



足球妈妈
2006-6-23 12: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3  

更不知道哭神马东西。

什么是“神马东西”呀?


2006-6-23 14: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ugan

#4  

吃被毒死的动物,人会不会也中毒?


2006-6-23 15: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  

土干,
请见斋主《河东四子 ─ 三十五年后》:「原来这是金子从厂化验室搞来的“山钠”
(氰化钠,剧毒,但遇水即溶)。只见金子拿出一根油条,切成小段,用细线把□管
绑在油条里,带着我们出发了。那天夜里我们“潜伏”到农村,用那油条作的“糖
衣炮弹”毒死了三只狗,在大运河边剁掉狗头,除去内脏,又用井水浸著狗肉拔了
一天毒,借了厂里食堂的大锅炖了四五个小时,每人拎著一瓶酒,吃了个不亦乐乎,
醉的个天昏地暗。」

为力,
神马=什么

文章,
面包会有的,回忆也会有的。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7 08: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6  

为力,
神马=什么

我当然知道,只是觉得在文中有些刺眼,如此而已。


2006-7-7 08: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7  

关于剧毒的氰化钠,可以查到致死量的。如果有这个必要。


2006-7-7 09: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8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21 18: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9  

五、

凌晨。星移斗转,海盆被倒扣上了天穹,铺开一张墨汁的汪洋,随风膨涨,向无边无际扩散,掀起一波又一波无声的海啸,滚滚漫过云层的岛屿和陆地。夜,死神的代理,以实际行动发布着它的存在宣言﹕要吞没所有的光,让完美的黑暗主宰天空和大地。大气颤栗了,挟起七零八落的星光,哀号呻吟着,向四野八荒逃窜而去。与此同时,东方,沿着蜿蜒曲折的海平线,一根若隐若现的金色发丝悄然浮起。

他停下随时就要从膝盖、脚髁折成三节棍的双腿,抬起眼睛,缓缓巡视着周遭﹕阴影重重叠叠,勾勒出憧憧鬼魅的轮廓,依稀可以分辨出,这是一片高原沉积岩地带,散落耸立着高高低低的平顶山和孤丘。不难找到以下十几个钟头的宿营地。

大白天绝对不能活动。他生长于现代都市,但从小酷爱大自然,成年后又天南海北地跑,这几年在监狱大学深造,清楚地了解到﹕在太阳强光的直接照射下,人所消耗的体能和水分要比在阴影中多好几倍。这简单的生物原理乃荒漠的生死法则之一,说起来还有许多传奇﹕

远有阿拉伯战神撒拉丁诱敌深入,以逸待劳大破十字军,收复圣城耶路撒冷﹔近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蒙哥马利元帅统帅英军,和以沙漠之狐隆美尔为首的德国军团决战于埃及阿拉曼。交战中一架英国战斗机为炮火击中,迫降于敌后撒哈拉大沙漠。飞行员跳下飞机,开始了他的逃生之旅,几天内步行数百公里,最后成功获救。完成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靠的是夜行晓宿。

另外,白昼里荒原上视野辽阔,高倍军用望远镜可以发现二三十里外的移动目标,哪怕是一只野兔。还有现代化武装直升机,狱方的最后一道杀手锏。导弹上装着千里眼,飞起来几乎超音速,随时有可能从头顶上的云层里钻出来,凌空而降,给他来个老鹰捉小鸡。所以,欲速则不达,太阳底下停止一切行动,这是铁的纪律。

步履蹒跚着,他走去不远处的一座岛丘,找个背风的角落,扶着石壁坐下来,自肩膀上卸下行囊,一层层解开,开始用他的晚餐。

一小口一小口,吞咽着煤渣似的地瓜碎片,格外当心满是水泡的牙床、口腔壁不被磨破。嘴巴里像含着一团火,努力分泌出少许唾液,又粘又稠,几乎起不到消化功能。实在难以为继了,就低下脑袋,伸长了脖子,将整张面孔埋入水袋,半张开龟裂的嘴巴,让冒烟的口腔浸泡在水里,许久,离开时舌尖打个滚儿,卷带出来些许液体,含在口中许久,最后一滴、一滴吸收进喉咙,像非洲大草原旱季一头在干涸泥潭里掘水的野猪。不喝不行,喝了心里又隐隐作痛。水倒是还有八九杯,可路,少说还有几百里。

吃顿饭像打场仗,好容易填了个小半饱,不吃了。从棉袄口袋里掏出满是血污的手帕,擦擦没有油水的嘴巴,一一收拾起饮食、餐具,准备原地就寝。睡觉也能管饱,对此他深有体会。睡觉又产生了新的老问题,离开了马队,马粪没得捡,甘草褥子没得垫了。不敢直接躺在地上和石头土疙瘩硬碰硬,那就背靠石壁,坐着睡。石壁温度比地面略高,与背部的接触面积相对也小些,而屁股上肉厚,更不会得风湿病。

临睡前,照例要检查一下周围的情况。他强打精神,支撑着站起来,抬起石头片子似的眼皮,勉强将目光投射出去,才只看了一眼,人,顿时愣住了﹕

天地分界线上,朝阳大梦初醒,刚刚露出来小半张脸,早已迫不及待开始发光,发千道万道亿万道光。那光,涨潮似蜂拥而来,爆炸般辐射开去﹔那光,既是明快的,又是凝重的,如一阵发自无形席卷千里的飓风,给远远近近错落起伏的旱谷、突兀陡峭的岩峰、奇形怪状的石头,不由分说迎头喷上一层黄金、一层鲜血,时而黄金压倒鲜血,时而鲜血盖过黄金,金黄血红交织变幻,反衬着物体背面的黑色阴影,构成一幅色彩流动的印象派画卷。

金红的光,仿佛挟带着一波原始生命,闪耀着释放出无数禁锢的灵魂,生命灵魂注入林林总总的无机载体,一座座、一块块死寂的天然墓碑活过来了,活成形形色色生龙活虎的走兽飞禽,大的有河马犀牛大象长颈鹿,小的有斑马野驴袋鼠黑猩猩,刚的有豺狼虎豹雄狮老鹰,柔的有绵羊小鹿鸵鸟天鹅,刹那间,荒原变做草原,印象画面演化成动物乐园。

发着呆,看着、看着,渐渐地,他的眼前模糊起来,瞳孔中一道道物象,化作海市蜃楼的波光幻影....

一阵阴风吹过,他猛地甩甩脑袋,抬起手,揉揉发酸的眼睛,醒过来了﹕妈的,太阳,你壮丽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美得令人恐怖,美得我直想哭,放肆地大哭一场 ─ 多少年没这样哭过了,可又哭不出来,想哭没眼泪,更不知道哭神马东西。

我这是咋的了,犯哪门子酸呀?莫名其妙,吃饱撑的。不就是个太阳么,太阳光照在除了石头就是沙砾的土地上,又不是没见过,早看得腻味透了。今天咋这么没用,鬼知道。我操!

呆逼,睡觉去。回过身来,西天依然残星闪烁,深蓝色笼罩中,遥遥高空有几点鸟影。他皱起了眉头﹕反常!兀鹫怎这么早就出动了?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另有企图?对异常情况不能掉以轻心,想当然常常大错特错。看看去。他拾起行囊塞进岩石缝。手脚并用爬上土丘,趴下身子,举目向四周巡视﹕

深褐色的土地,时紧时松的风,荒原的黎明静悄悄。西北方,一方小平原,碎石的鸡皮疙瘩长满了筋骨裸露的地面。小山下,两三里开外,依稀有一块巨石横卧在那里,没来由有点突兀,上面还隐约有光影闪动,但看不真切。

他全身的神经忽地绷紧,摘下眼镜,里里外外用衬衣袖口擦干净,重新戴上,再目不转睛地看。身后的旭日冉冉冲破山顶,这下看清楚了,闪闪发光的像是鸟儿忽煽的翅膀,这么说那块大石头是?..... 他霍地站起来 ─ 慢着,别是警棍设下的陷阱,引我上钩 ─ 哪能呢,这里已是荒原和沙漠的结合部,龟孙子们早给我甩掉好几天了,别神经过敏草木皆兵。

连滚带滑下了土丘,他向前奔去,腿脚毫无问题。几分钟过后,跑近了,弯腰拾起几块石子,奋力向前投去,没有击中,几只大鸟哗啦啦飞向空中。他冲刺上去,收住脚,目瞪口呆 ─

镇静,镇静!他强迫性盘腿坐下来,目瞪口呆盯着面前这笔飞来横财,眼睛直愣愣地,呼吸开始沉重起来,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视觉感官﹕啊,一头大型食草动物,像头驴马杂交的骡子。灰褐色,体长两米有余,起码有三百公斤﹔耳朵长大,颈部鬃毛短而直立﹔尾巴细长,四肢粗壮,前肢上部内侧有鸡蛋大小的黑色胼胝体,俗称“夜眼”.....

没错,这是一头亚洲野驴,当年上大学时在北京动物园见过。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呦 ─ 而我又是几级保护动物?─ 老鼠苍蝇是几级保护动物?想想真他娘的泄气,罢了!

不惧风雪,更不畏烈日,这是典型的荒漠动物,足迹横跨大西北几百万平方公里地域。主要生存于昆仑山至帕米尔高原的亚种被称为西藏野驴,以准噶尔盆地到外蒙古为家的亚种叫作蒙古野驴。这么说我眼下到底身在何处,新疆、内蒙、宁夏、甘肃、青海甚至西藏?都有可能。分辨不出这头究竟属于哪个亚种,也就无法通过个体作出推断。知识到用时方恨少噢。

好一头剽肥体健的畜生,看上去像是刚刚死去不久,尸身还干净,几乎完整无缺,除了白肚皮给兀鹫啄破了几个大洞,血淋淋的内脏翻露在外。身上其它地方没有创口,意味着不是偷猎者干的好事情。可惜,不然可以和这些王八羔子做笔魔鬼交易,请他们帮我逃出去。

背走二三十斤没问题,才个零头,绝大部分只有留给秃鹫了,作孽,倒便宜了它们。三十斤驴肉足够俺享用个把月的,甚至更长时间。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下跑出荒原沙漠小菜一碟了。慢着,生肉很快就会腐烂,腐肉吃了要死人,那就烤熟了带走。可是,这里能起火吗?炊烟暴露了目标咋办?这倒是个难题。

都说傻人有傻福,福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还真他妈的一点不错。你这大傻冒,愁个吊呀。先甭管这许多了,立马喝它的鲜血止渴,就从这最大的血窟窿下嘴。喝饱了再灌水袋,管够。嘿嘿,还是头母的呢,圆鼓咙咚的大肚子,别是怀着驴宝宝吧。咦,嘴巴周围满是白沫,咋回事情?!

“咚...咚咚.....”,几声闷雷炸开,近在咫尺,震得他一个蛙跳,从头到脚过电似的哆嗦,几乎站立不住,满脑袋天网恢恢束手就擒字样乱闪。喘息片刻,没动静,下意识四下张望﹕几十米开外,三五只秃鹫垂死扑煽着翅膀,脚爪抽搐几下,一动不动了。

一股寒气自脚底心直窜上天灵盖,他惊颤的目光重新转向那野驴﹕它死不暝目的头颅,死死压着一件什么什物,晨光照射下亮晶晶。啥玩意儿?他上前几步,双手用力搬开驴头﹕一个破损的塑料矿泉水瓶!

明白了,他奶奶的全明白了﹕狗杂种警棍抓不到我,黔驴技穷,竟然在矿泉水里下了毒,不是砒霜就是氰化物,作为诱饵扔在荒野四处,指望饥渴交迫的我上钩。好毒呀!他们想要毒死我,毒死我的自由。可人算不如天算,我命不该绝。你们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了,哈哈哈.....

他单膝着地跪下来,伸出一只手去,给野驴阖上双眼。站起身,后退一步,低垂下脑袋,右手按上前胸﹕野驴呀,你以你的自由和生命,挽救了我的﹔你死得其所,愿你安息!

睁开眼睛,他自怀里摸出几天前捡到的那矿泉水瓶,扬手向天空投去,随之发出一阵狂笑.....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21 18: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