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 《越狱》(20)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 《越狱》(20)

二十、

背对夕阳余光,二三百米开外,一座大沙丘上,几点黑斑浮现于那侧卧少女腰肢样的圆弧曲线上,两大两小,突出崭新。剪影形状显示非自然物体,而定是某种活物,粗看似人类,睁眼仔细看,是 ─ 啊 ─ 狼!

一时间,他肝胆俱裂。出走大漠后,最惧怕碰到两类生物,一自然是人,二就是狼。前者要将他打入死牢万劫不复,后者要将他生吞活剥茹毛饮血。要知道除去两条腿的洪水猛兽,狼乃这方不毛之地上无可争议的霸主。身处食物链顶端,地上跑的所有生物,大到牛马驼羊,小到鼠兔蛇蝎,无一例外是它的日常盘中餐。眼下又摇身一变晋升为国家保护动物,更乃人莫予毒,横行千里了。

他认识狼,或者说比较懂狼,因为欣赏狼的一些天然秉性 ─ 当然不包括嗜血,所以专门研究过狼。大学时,自动物学和纪实资料中学习狼,而对文学作品中的狼不感冒,认为作家大多是科盲,野生动物知识贫乏不说,还好发惊人之语以哗众取宠,闭门造车,胡乱编排狼,其结果或是将狼神化,或是把狼妖魔鬼怪化,更多的当然是后者,狼的自然本真形象被他们歪曲糟蹋得很惨。锒铛入狱后,他更加关注狼的信息,言传、新闻、科普读物等,这就不是出于兴趣爱好了,而是基于需要,需要未雨绸缪知己知彼。他知道沙漠里有狼,春天的沙漠里更有狼。地球上有人的地方都有狼 ─ 除非被人赶尽杀绝了,地球上没人的地方都可能有狼,比如荒原、沙漠,甚至冰雪覆盖的北极圈。

明白了,全明白了,我利令智昏盲目追杀,误打误撞进了狼群的领地兼伏击圈。它们不是初来乍到,而是早就占据了这块沙漠中的亚绿洲,为的就是守株待兔,等待饥渴难捱,急切寻找饮食的食草动物前来自投罗网。骆驼找到了植物,狼就找到了骆驼,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你个高智商野兽,算计了骆驼,还顺便算计了人。来者不善善者......

他正在这里细思极恐,“嗷唔...呜......”,沙丘之上,那领头大狼仰天长嗥数声,声震八荒。随即一跃而下,单枪匹马,疾若旋风,直直冲他的所在奔来......

糟!三十六计走为上,准备开拔。掉转身,十万火急收拾行囊清点细软。包袱里零零碎碎没几样东西,但件件都是珍宝,多年来在监狱里处心积虑,不择手段收集来的,数量极有限,大漠里金不换。除了必要的衣服,计有:盐巴、砂糖、针线、创口贴、阿斯匹林、火柴、绳索、搪瓷碗、塑料袋、天象图、剃须刀片、备用眼镜、瓶底放大镜,及手中这把自制钢刀。另外几个钟头前又精心打造了一件爱不释手的大杀器,这柄三米有余虎口粗细笔直坚硬的梭梭长矛。这矛,令他胆魄倍增,豪气干云。

话虽这么说,却没必要和狼死磕,我只管取走自己应得的份额,剩下的本来就带不走,给谁不是给呀。为此和狼大打出手犯不着,那不过是逞匹夫之勇,非不能也,乃不为也。嗨,好你个阿Q,怂就怂了,还振振有词给自己脸上贴金。快别胡扯啦,东西收拾好了,赶紧去割肉,噢不好......

一个快板走神,大狼转眼杀至,几十米开外转换奔袭节奏,收拢大步流星,代之以小碎步,近前,十米上下处,立定,左顾右盼,先巡视一番战场形势,以狼行千里吃肉的大将风度。末了,扭转脑袋,两道冰凌样的视线将死骆驼旁的他牢牢锁定,目不转睛,如一位审讯室里的警长面对着刚刚抓捕来的杀人嫌疑犯......

好大匹狼:目测体长一米七八,体重九十上百斤。夕阳下,面目有几分模糊,琥珀色的瞳孔炯炯闪烁;皮毛厚密且凌乱,隐隐反射着光泽,估计正值壮年;体格粗大、肌肉精壮,却是很有些偏瘦,肋骨隐隐外露,肚皮松松垮垮,吊在脊梁骨上像只半空的面粉袋,忍饥挨饿显然有些时日了。饿狼体能不减,且愈加凶猛,我......

生平头一回近距离无间隔一对一面对顶级掠食猛兽,他的心跳如黄土地上响起的腰鼓,呼吸加速如患了高原反应,背脊上的根根汗毛瞬间被拔高半寸,脑洞被抽成了一管真空。只瞬间功夫,人缓过神来,猛一跺脚,同时发一声吼:“你他妈的怕个吊呀!”

狼全身一颤,颠颠着倒退三四步,旋即恢复原状。“哈,狗日的露怯了,原来你也怕我!”顿时,他几乎笑出来,浑身绷紧的神经一松。左手持矛,右手操刀,那股降龙伏虎的锐气重又翻涌上来。

长矛插入沙地,扬起手中刀,他吆喝起来:“公狼呀,幸会!我本是喜欢你的,喜欢你的坚韧不拔,说起来我还要叫你一声老师哩。其实你也和我没仇,所以今天我们不打架,我不杀你,你也不咬我。这么大的骆驼,我只割走一小块肉,其余的全归你。你看怎样?”稍停片刻:“无声就是默许,成交?”

公狼沉默不语,以肢体语言作答,身子竟慢慢趴伏下去,前面下巴贴上沙地,后面尾巴左右摇摆,如一条萌态可掬的哈士奇。这叫他更加松弛:唔,被追杀了几千几万年,狼到底还是怕人的,这小子也被我来了个下马威,断不敢轻举妄动。没说的,赶紧割肉!

松开长矛,半转过身去,手起刀落,劈向那首座驼峰:此乃骆驼的天然粮仓。在沙漠里长途跋涉,食物饮水匮乏了,主人就靠它补充能量养分,从而渡过难关。这里面注满了动物脂肪,精华所在,营养极为丰富,且是硕大骆驼全身最美味可口的肉......天呀,或是第六感官骤然启动,或是眼角余光仍在做功,刹那间,他触电般弹起转身,后续动作尚未及接上,眼前一道灰黄色闪电自足下掠过......

公狼忽地窜开去,他浑身爆起一层清凉液体:好你个狼心狗肺的,居然还会摆迷魂阵。是了,这就是我自己的不是了,一时托大,几乎中了它的奸计。老狼玩的原来是群狼战术,以前在黄石公园的纪录片里见过,狼群对棕熊。一两只狼在前方虚张声势做骚扰,以吸引对手的注意力,另外几只从熊的身后偷袭,狠咬其后腿尾巴和屁股。大熊转过身去,群狼即随之变阵,主攻变佯攻,佯攻变主攻。那直立起来高达3米,重半吨的巨无霸被它们耍得团团转,头晕目眩,顾头不顾腚,空有一身蛮力而使不得,最后不得不夹着兔子尾巴落荒而逃。现在你没了帮手,于是装熊给我灌迷魂汤,好趁机抄我的背后下三路,老奸巨猾得成精了。据说狼的咬合力有六七百斤,整整是人的十倍,刚才要是被这狗日的咬上一口,我这条腿就废了,接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好险!

咋办?宰了它?可是如何下手呢?这小子反应速度贼快,性情又贼油。要知道狼的捕猎战术和我的相同,那就是力求不受伤,尽量不和对手做硬碰硬接触,不冒无谓之险,引而不发伺机待动,以求长时间远距离制敌。小说电影中迎着枪林弹雨舍生忘死朝前冲的那些大无畏生物不是狼 ─ 包括得了狂犬病的狼,而是作家导演坐在书斋里臆想出来的妖魔鬼怪,狼如果有那么蠢,还不早就绝种了。作家坐家也。罢了罢了,让它一分又何妨,没必要和野兽较劲。它也定是饿昏了头,看到我割肉就忍不住来争抢,情有可原啦。

扶扶眼镜来了主意,一边紧锣密鼓盯着那狼,一边慢慢蹲下身去,左手摸上前,攥住骆驼藕断丝连那断腿,右手一刀斫下去,没成事,再来,一刀两刀三刀,筋骨皮肉分离,断腿自主体独立出去,名副其实地断了。立起身来,低手一扬,驼腿打着转飞出去:“请用吧,哥们儿,管够,有我的就有你的。肚子空了好几天了吧,你也不容易,我们都不容易。”

狼屁颠屁颠凑上去,绕着嗟来之食兜两圈,呈欢呼雀跃状,再伸长了头颈去嗅,即刻露出尖牙利齿,狼吞虎咽起来。

“摆平了,终于!”他轻舒一口气:“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千万记住:轻敌就是自杀。另外宁做白眼狼,不做东郭先生!”一把抓过长矛,双眼不离不弃那野兽,以慢镜头的肢体动作,绕去驼身另侧,将其作为掩体,一只眼瞄着公狼,一只眼瞅着骆驼,重启割肉工程。

狼闻声抬头,见状停止撕咬,伸出血红长舌,将口鼻周遭清洗一番,呈意犹未尽状。喉咙深处发出两记低音咆哮,好似宣战声明。随即调动四肢,步履阴沉而坚定,慢腾腾朝他身后抄去......

一时间,他又惊又怒:好你个狼子野心,简直是不进油盐,奈何!─ 何不扑杀此獠,也只有这条路了:公狼呀公狼,我敬佩你忠于职守,为了你的家族,宁可自己饿着肚子,也定要将我赶走,好独吞这大堆肉,这几天来让我折腾掉了半条命的战利品。好吧,看来今天是有你没肉,有肉没你了。是你选择敬酒不吃吃罚酒,是你逼我杀你,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抄家伙,长矛在手,平举,准备出击:眼下我和它相距十米出头,先慢慢向前蹭几步,以尽量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如非洲豹匍匐接近羚羊。动作要小,不要突然,以免惊着它。要让它感到困惑,搞不清是什么情况,等搞清了为时已晚。那时我只要暴走几步,矛头就将在它的身上开花,给它来个透心凉。开始吧,一,二,不好!......

忽地,前腿跃起,掉转身,撒丫子,公狼先行一步了。身经百战的目光洞若观火,仿佛看穿了他的五脏六腑,立马祭出游击战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一路小跑出去,二三十步才住脚,回头查看敌情,再行定夺。却只见他立在原地呆若木鸡......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8-2-8 21: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