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圆明园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圆明园

圆明园

我们从小被耳提面命灌输洗脑,接受的是阶级斗争、民族仇恨教育,经年累月,污泥浊水于心灵结成顽石,长大成人后,独立思考能力极度残缺,大脑的一大半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话说这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本是皇帝家族的私家庄园,所谓御花园。御者,皇家专用品,他人不得染指,违者杀无赦。御花园建筑于山高海深的民脂民膏之上,供皇室一家子消费享受。草民百姓可有进去到此一游的权利,绝对没有。不要说进去,就是偷偷趴上墙头朝里面张望两眼,也要付出脑袋被搬离肩膀的代价。这整座园子是皇帝从百姓那里搜刮抢夺来的,皇帝是最大牌、最不讲理,但又最名正言顺的强盗。园子越宏伟壮观富丽堂皇,越证明皇帝大盗的穷奢极欲残暴成性,与草民百姓的水深火热苦难深重。

之后,皇帝大盗和西方列强闹了矛盾,后者轻轻松松收拾了外忪内狠的前者,顺便将这作为皇帝大盗威严堂皇、富甲天下象征的园子给洗劫、捣毁了。这对于草民百姓来说有什么利害关系,这园子从来就不属于你们,烧还是没烧都和你们没有一毛钱关系。整个事件充其量不过是两个强盗之间你争我夺的一出闹剧。西方列强抢夺、销毁的是中国大盗的赃物,而不是中国百姓的公共财产,百姓为此痛心疾首个啥。不去谴责直接欺压、掠夺你们的皇帝大盗,而将仇恨的怒火传宗接代烧向西方的间接强盗,又是何道理。这就好比有那么一个恶霸族长,在家族内部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一日邻村族长带人来把恶霸族长痛扁一顿,顺便将他家的豪宅给洗劫烧毁了。按理说对于那些长期被恶霸族长欺压凌辱但又敢怒不敢言的男女老幼,这应该是一件为他们出了口恶气的大好事情,实在没有任何理由为此而气愤难平。客观上,西洋强盗帮助中国百姓狠狠教训了皇帝大盗:不要关起门来老子天下第一,甭以为你可以世世代代鱼肉百姓作威作福下去。你今天有的,明天就可以被夺取。

回首历史,当年西楚霸王项羽一把火整整烧了三个月,将三百里阿房宫 ─ 那建筑于千千万万奴隶尸骨之上的大秦王朝的皇室私家园林 ─ 夷为平地。后代史家没人为此找他麻烦,草民百姓更是为其喝彩,都说烧得痛快,给后世的独夫暴君一个教训,以儆效尤。如今一样是烧皇家园林,唯一不同的是放火者由同胞换成了洋人,国人的怒火为何就冲天而起,世代相传刻骨铭心呢。同样是烧皇帝老子的赃物,厚此而薄彼,何也?远有项羽烧阿房宫,不妨碍他成为旷世英雄。近有毛泽东,依仗欺骗加暴力手段窃国后毁灭文物无数,比如北京老城墙。

上世纪90年前后住海淀蓝旗营,圆明园三天两头去,自行车走东门,长驱直入不用门票。有郊外农民在里面放马牧羊,还有零散住家在里面。整个园子骑车十几二十分钟转完,由此可以想见其鼎盛时的规模。从大水法等遗迹可以管窥当初的大致模样,不过是一些山寨版巴洛克风格的西洋建筑,中西结合的有些不伦不类,作为园林建筑艺术价值并不高,和古希腊、古罗马数千年前的遗迹不可同日而语。要说历史文物价值,从1709年开始兴建到1860年被烧,最多不过150年寿命的圆明园,比有着7百多年历史,历经元、明、清三个朝代,独具中国特色的北京城墙有着天壤之别。珍贵无匹,世界物质文化遗产级别的北京城墙,“解放”后被一句最高指示彻底拆除。这和塔利班炸毁巴米揚大佛,“伊斯兰国”(ISIS)捣毁亚述古城遗址等同性质的反人类罪行,国人的反应又如何?他们在乎吗?答案是他们没啥反应,他们一点也不在乎,当年毁时不在乎,50年后仍不在乎,非但不在乎,相反至今还把毁灭者奉为民族大救星。符合逻辑地提出一个假设性问题:假设圆明园没有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英法联军烧毁,而是于文化大革命中被红卫兵奉伟大领袖的旨意烧毁 ,国人对此的心态将会如何?外国人烧就是国耻,中国人自己烧又是什么“耻”呢?

经过半个多世纪党国的大力洗脑,国人已沦为教化产物,历史观随之严重扭曲。比如屠杀中国人数以千万计的成吉思汗、张献忠,如今竟被捧成了民族英雄、农民起义领袖。圆明园就是因为被外国人烧的,所以痛心疾首到了今天,好像被烧的不是皇家盘剥百姓而来的私产,而是他们自己祖宗留下来的庭院,而对仅仅四五十年前最大国宝之一的北京城墙的人为毁灭却无动于衷,麻木不仁到了极点。自己人打、砸、抢、烧、杀没问题,外人干就是罪大恶极,视为国耻永志不忘。面对如此可悲又可怜的愚昧民众,不得不说,圆明园,烧掉一座太少。如果圆明园还没能把你们烧醒,将来会有更多的圆明园等在前面。正所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唐·杜牧 《阿房宫赋》)

其实,中国人非但不该仇恨,相反应该万分感谢西方列强才对。没有鸦片战争,没有八国联军,皇帝大盗的根基不会轻易动摇。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今天的我们,男人还拖着油光水滑的大辫子,女人还颠着三寸金莲的小脚,三拜九叩山呼万岁呢。那圆明园倒是还在,且更加富丽堂皇,但我等草民百姓,如果脑袋不想被人搬离肩膀,对其还是远远绕着道走为妙。

(2010)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8-26 16: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