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 云南忆旧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原创] 云南忆旧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我在云南昆明西北方向的禄丰县一个军事基地呆过一段日子。到这个军事基地,要走成昆线,在勤丰营站下车,由基地的吉普拉到基地去。基地在一条山路边上,从勤丰营方向过去,是到达后左拐一条进去的路。 基地不大,在一个山坡上,几排宿舍由高而低形成台阶。公共厕所在最高一排房。食堂则在最低的位置。除了平房宿舍,还有楼房,主要是干部家庭居住。工作区在生活区左后边。闲人免进。

站在宿舍门口远望,就会发现这个基地四周都是被山包围着。当然,不是近山,是远山。近处倒是没有带给人压迫感的高山,但是出了基地,很快就会走在山路上,路两边是茂密而单调的松林。走上一段时间便会觉得索然无味。

此地有些苗族人的村落,但是我从来没去。只是有一次找到一片墓地,发现墓碑上的纪年,仍然用民国。即使人是人民共和国死的,仍然用民国纪年。看着这样的墓碑,有点时空颠倒的感觉,也奇怪为何允许这样。到底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可能当地共产党干部也觉得无所谓。

每月有固定的赶街的日子。赶街就是赶集。这里的集市都用牛呀鸡呀什么的命名。逢集的时候,路上偶尔会看到远道而来的苗人老妇,抱着一只鸡,不知道走了几长的路,去到街子上换点钱。

苗族的女人,梳着很奇怪的发髻,有的像牛角。苗族有一种叫做长角苗,可是我看到的那种发式没有长角苗那么夸张。她们的衣服是拖地百褶长裙。挨着地的部分脏兮兮的,有的还破了。大概这种衣服太长洗起来不方便,也就任其脏了。

基地的生活很单调,逢街便是基地的节日了,由基地派一辆卡车。满载人而去,满载人和物而归。回来之后,家家自然是灶香满堂了。

因为离昆明近,不耐寂寞的人听说也有去那边找女人的。

我去基地的时候是春节期间。云南春早,二月才到,山里的花已经开了。1月28号,从收音机里听到了挑战者号失事的消息。有的人无动于衷,毕竟不是咱们国的,我却觉得这是人类的共同损失而感到一些压抑。

百无聊赖之中,我找人带我到工作区看看。那里主要是机房。摆放着陈旧的机器。很难想象这就是没有硝烟的第二战场。不过,我不是在上班时间去的,没有看到工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现在在大洋的彼岸,我常常想起这个地方,因为我每日的生活,几乎与那个时候一样,除了不在单位睡觉以外。有时候晚上有加班,就带两顿饭。晚饭是在下班后人都走了的时候在办公室吃的。吃完饭拿着碗去洗手间洗,或者就在教学楼侧面的水管那里洗。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是在一个基地里生活。外面的繁华世界与我无关,尽管我可以通过电波神游世界。在这样的瞬间,我感到安全,舒服,放松,仿佛生活在一个堡垒里,什么都有单位包了。当然,这是一种假象。


2017-4-19 17: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侃山闲聊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