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转载] 商天慈:周末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转载] 商天慈:周末

周末

商天慈

一大清早就随着大队人马上了一辆四十二座的大型巴士。天气晴朗,阳光普照。车窗外,马路两旁的细叶榕在惯性地倒退。吉他声,播放的轻音乐,尼康单反自拍,面包加牛奶,报纸的窸窣,嬉闹,聊天。各自充当着愉快的游客。整个车厢洋溢着轻松的气氛。导游在驾驶室旁边带着扩音器作自我的介绍。广东话,粤西北口音。扁平的脸,像鞋底子。坍塌的鼻梁,鼻翼丰满。皮肤是江南特色的copper color (铜色) 。大约没有结婚。活跃,口齿伶俐,介绍起景点更是滔滔不绝。介绍完之后发给每人一顶鸡蛋黄的鸭舌帽,和一瓶纯净水。帽子上面绣着旅游公司的名字。中途,kelen发给每人一瓶燕塘甜奶和一包湿纸巾。Kelen是英国人,早年来中国南方做外教,在广州买了房子。单身一族。星期一至五在学校上课,周末就约朋友去吃饭或旅游。常常穿着丝袜加沙滩凉鞋,七分裤子,深颜色翻领珠地布T恤。微卷灰白的头发,刘海遮住了粗浓的眉毛。玳瑁眼睛框上系着绳子,挂到脖子上。性格开朗。来到广州,至今吃不惯米饭。每次打饭,餐盘里只打蔬菜和烤肉,或火腿加面包。前一段时间患上疾病胃炎,请了半个月假没来上课。
大概在车上坐了两个钟之后,到达了目的地。背上挎包,鸭舌帽扣在背包带上。我喜欢独自行走,远离人群却又不能脱离人群。就好像是喜欢在集体生活里独处的人一样。喜欢在喧闹的人群中寻找安静,独自思考。我们去的第一个景点是鼎湖山。天然氧吧,山中负离子浓度号称全国第一。当然里面有没有夸张的成分就不知道了。登山道路两旁,各种的摊档,琳琅满目。漂亮的鹅卵石,精美的木雕,别具一格的斗笠。烤红薯,山泉水煮的姜撞奶和豆腐花。油毡纸棚子下面,饱满的粽子堆成了一个个小山。卖粽子的阿婆,戴着蓝色的头巾,头巾上绣着白色的花纹。手里掐着水烟筒,大口大口的抽着水烟。悠闲,自如。看见游客经过,抬起头对着面前一堆粽子吆喝,习惯地向游客叫卖。她们不像做买卖的商人,倒像是久居深山的闲孺。不谙世事。粽子则成为了她们唯一与外界交流的纽带。肇庆的粽子是出了名的。个头大,口感香韧,肉多皮薄。每年端午节前,肇庆粽子都是销量惊人。
到了半山的休息站,一群人停下来了。各自找到桌椅坐下。我要了一份油炸豆腐,一只粽子,和一碗热豆腐花。再要了一叠辣酱。我虽不是湖南广西人,但也喜欢吃辣。辣椒能给味蕾带来刺激。Win拿出十三寸的戴尔笔记本坐在我对面,滴滴答答地敲打着键盘,在那写游记。Win短平头,麻子脸,教中学语文。毕业于湖北师范学院中文系。爱好舞蹈和写作。经常独自一人在舞蹈室里跳探戈或华尔兹,面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与自我陶醉。跑起路来两手下垂,手掌往上翘,甩着屁股一颠一颠的,很像鸭子赶路。其走路的姿势常常是被学生模仿的对象。娘娘腔的性格让他在群体中深陷孤独,不知所措。
米奇和BOBO在桂花树下摇着扇子,拭擦颈脖上的汗。分吃着一盒费列罗榛果威化巧克力,十二粒装的。是上个星期BOBO去香港购物买回来的。在香港购买要比在大陆买卖便宜。而且是原装进口的。BOBO的父母是港侨,七十年代偷渡过香港,改革开放过后回深圳做生意。回归前的香港未对大陆开放,商品的贸易主要通过走私。现在粤港车方便通行,做个证就可以自由进出。不像以前要查身份证什么的,去深圳也要做边防证。大量内地游客在香港购买一些食品类和日用品一般不用打出关税,物真价廉。毋庸置疑,改革开放的政策直接推动了社会经济高速发展。BOBO几乎每隔一个月就要去一趟香港扫货。小到指甲钳,戳甲刀,大到笔记本,相机,衣服。不惜血本。天生的购物狂。典型的癫子。
太阳渐渐猛烈起来。火辣辣的太阳烤炙着皮肤。我把扣在背包带上的帽子戴在头上。继续前进。石阶梯看不到尽头,是因为弯曲,突然不知拐向何处。没人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到达山顶。T恤已经湿透了一半。咸湿的躯体黏黏糊糊。攀登过程的感触往往出自于内心的自我挑战。体内脂肪在燃烧,散发热量,转换动能。血液加速循环,过快的运转有时会使是人脑部缺氧,头脑发昏,眼前一片乌黑。石阶两旁是千年古树,奇大无比。有些已经枯死,凋朽。常青藤缠绕着这干枯的树枝蜿蜒盘旋,像是对古老生命的挽留。喜树蕉,蜘蛛兰成片生长着,周围的雾气萦绕,太阳光线穿过树叶形成大大小小大的光柱,将雾气蒸发驱散。不知名的小鸟在山间欢快地歌唱。陡峭的石壁荡出美妙的回啸校,神秘,古老,沧桑。充斥噬在空气之中的负离子,想必也在起作用。虽没有气味,不知形态,不能辨别。
消耗体力之后饱餐一顿是一种惬意的享受。晌午我们选择了一家饭店解决了肚子问题。找到一家旅馆订了几间房,开始午休,或者牌局。房间很大,双人床,床单透着洗涤剂的味道,但很白很干净。疲劳将我推倒在床上,空调开到22度。卷起被单酣睡了两个小时。睡觉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远行,四周空无一物。没有仙人掌,没有巨人柱,没有沙棘。看不见一只沙鼠和蜥蜴,甚至听不见风沙的声音。太阳光穿过脊梁骨,却看不到自己的影子,静的十分可怕。我想叫,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好像有人用力掐住了你的脖子,呼吸困难。喉咙干燥的快要爆裂。血开始从爆开的嘴唇流出来,越流越多,把沙漠染成了红色。血慢慢流干了,最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应该是死了。然后刮起了狂风,很快我的尸体将被沙漠吞噬。昏迷之中好像有一个人把我推醒了,一看是米奇。额头冒出汗液,冰凉冰凉的。起来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洗了把脸,用干毛巾擦干,洁白的毛巾散发出一股芳香。可怕的梦境使人心有余悸。原来米奇玩了几圈麻将不胡牌,想叫我起来替她摸两把。不知道是手气问题还是天生愚蠢,每次打牌都输得精光。每个月工资六千多起码要赌掉三千块,砍了几次手都没砍下来,没有几天又长回去了,意志脆弱。就好像萍,戒了一百次烟,终究还是敌不过手隐隐。身体里面已经不能适应缺少尼古丁的环境,依赖成性。我不得不说睡眠是消除疲劳的良药,但是做噩梦的感觉真不好。幸好米奇及时把我唤醒。大脑神经才不至于在那里不停地保持高度紧张。
趁着太阳的余晖,我们踏上了归程。一路上BOBO的吉他伴行。kelen扛着一大瓶纯净水往张开的大嘴里倒。win抱着笔记本望着窗外发呆,也许是考虑着怎么写游记的结尾,显然意犹未尽。单反尼康不再自拍,而是在浏览旅途中拍下的美景。车厢一片沉寂,被所有人的疲劳所覆盖。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来,一切依旧。楼下的摊贩早早在忙活着生计。各种买卖的吆喝声,小孩的哭声,老人的咳嗽声,女士们的高跟鞋走在水泥地板上敲打出的咯嗒咯嗒声,汽车的喇叭声。菜市场的喧闹与嘈杂吵杂给人一份贴近生活的踏实感觉。睁开眼睛,躺在床上,舒服的被子和床单抚摸着皮肤。脸颊贴在软软的枕头上面,没有疲劳感而完全放松的大脑异常的清醒。此时的生活那才叫享受。
周末,我一般喜欢待在宿舍,随意的睡觉,随意的上网。只穿一件黑色的背心和运动裤来回走动,不用穿内衣。在房间把音乐开得很大声,然后跟随着音乐跳霹雳舞或做瑜伽。喜欢周末的时光,叫上几个朋友在宿舍小聚,偶尔也喝得烂醉,随后就疯言疯语,口无遮拦。
我喜欢烹饪。买本菜谱,闲暇时精心的研究。选出一两个菜,然后照着食谱去超市买把食材买回来,再照着上面的方法,弄两个小菜。开上一瓶冰镇果汁,水蜜桃或橙子汁。今天,去市场里买了几只花蟹,卖海鲜的老板告诉我怎么样的螃蟹才算肥美。捏起来厚实的相对肉多,当然不能是死的。意外的是在挑拣过程中有一只没绑紧,被它锋利的钳子夹住了中指,顿时皮肉绽开,鲜血直流。回来赶紧用双氧水清洗,然后缠上创可贴。十指连心的痛并未影响到我做菜的心情。反而促使我加快了做菜的速度。为的是快点将花蟹的钳子掰下来,咬碎。以报夹指之仇,泄心头之痛。当然,做菜不能操超之过急,得慢慢来。打开电脑,播放自己喜欢听的音乐,然后到厨房开始学习做饭。把螃蟹洗过之后放进盘子里,再放到锅里的三脚架上去清蒸,在盘子上面撒些葱根和香菜。看好时间,蒸上十分钟便够了。再做些蘸酱。把豆瓣酱和酱油放在一起煮,加点辣椒,放点糖和醋。煮滚之后倒到碗里,一份简单的蘸酱就做好了。小炒一盘莴笋肉丝。把肉切成丝放碗里散点盐和生粉,腌制两分钟。爆炒肉丝的同时将莴笋片放进去,再放点调料。在厨房里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动作都是一种享受。每一个小小的享受都使我身心愉快。
在厨房里待上一个上午,然后看见自己的劳动成果呈现眼前的那一刻,绝对比去饭馆随便吃一顿饭要满足。幸福,其实可以很简单。只要你用心去感受生活,融入生活,拨动生活的每一根琴弦,你会发现生活原来是一首美妙的曲子。
这是在滘口地铁站旁边的单身公寓,有厨房有浴室,和阳台,落地窗玻璃。房间内除了放的下一张一米五的床之外,还可以摆上电脑台,书桌和茶几。厨房不大但是一应俱全。浴室用的是电热水器,供水良好。书桌上养几盆仙人掌。记得ailin跟我说过,她说这样的房子在香港租金要你花上一个月的工资。而且远没有这那么宽敞,简陋很多。是蜗居中的蜗居。其实,比起那些鸟笼和棺材房已经好很多了,人真的要懂得知足。ailin在广州一家软件公司上班,是港资的,定期去香港出差。公司在中环租了一间小套房,ailin每次出差到香港就在那里落脚。
ailin住在岗顶,那边离她上班的公司近一点。买了一辆自行车,平时上班就以此代步。事实上走路也只不过半个钟的路程。有时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早上提早起来步行去公司上班,下了班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回宿舍,半路顺便去逛一逛超级市场或者大商场,说不定还能遇上某专柜的打折或促销,进而淘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住在单身公寓有时未免会感到寂寞。所以我们偶尔周末会出来聚聚。其实每个城市经济发展不同,富裕程度不一样,消费水平也没有可作比较的标准。一个人在一个城市的一片土地上只要过得安心就行。这个世界太大,未知的太多,穷其一生也只能知其皮毛。各守本分的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生活方式里求得安生已经不容易。即使活的很卑微。
    黄昏,漫步在街头巷尾,小生意做得热火朝天。卖鱼蛋的妇女站在手推车旁边不停地用竹签笃着鱼蛋。黄色的鱼蛋在放有咖喱粉的汤汁里漂浮。顾客们坐在小巷子里的餐桌旁一边吃鱼蛋,一边玩手机。小女孩扎着羊角辫在地上玩跳房子,踢石子。两旁几平米的小商铺卖点烟酒、零食、杂货什么的。后面则摆开两张自动麻将台,男男女女,精神集中,手脚麻利。时而欣喜若狂,时而捶胸顿足,时而怨声载道。一个中年妇女在一旁来回不停的倒茶,身材发胖,臃肿。两边桌角旁的小凳子上各放着一小盘花生。兰州拉面店里,小伙子正在和面台甩着面团,黝黑的脸颊上印着高原红。女人头上都包着黑头纱,把脸遮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完全看不到表情。手拿抹布收拾着餐台,动作机械,有客人来也不闻不问,而是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师傅来点餐,好像在演一出哑剧。福建云吞,一笼一笼的蒸饺在煤炉子上叠成高高的圆柱。客家腌面,潮汕小吃,晶莹剔透的粉果。水果摊。菜市场。下班的人群一波又一波地从地铁口出来,公车上下来,有序的通过关卡。汽车声彻夜长鸣,震耳欲聋。在证明这个世界的存在。天空慢慢进入昏暗,白天的熙攘没有因为天色而消失。不同的是马路上,立交桥上,民房,大厦多了一盏照明的灯光。试着用肺去呼吸这种气息,将身体也了融入了其中,用心去感受世界与人的相互作用。

校对: 方壶斋 2017/4


2017-4-14 11: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