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短篇小说] 商天慈:青涩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短篇小说] 商天慈:青涩

青涩

作者商天慈, 责编方壶斋

一年前,学校的一场毕业典礼。同学们都穿戴整齐,统一的学士服和学士帽。安站在高高的台阶,穿着学士服,带着学士帽。里面穿一件素色棉质衬衣,衬衣不是新的,有点旧,但却很干净,散发着一种朴实又略约透着淡淡高贵的体味。素净,清雅,高洁。一米六八的身躯,清瘦高挑,但很健康。毕业了,这对于一个在大学奋斗了四年,在那洒下过汗水,留下过笑声和眼泪,转眼就要离别了那个地方的人,内心多少也有点眷恋与不舍。但是安,她很平静,脸上没有多少与以往不同的表情。或许大学生活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像别人一样那么深刻。在她的记忆里每天除了上课和按时在饭堂吃饭,每天准时去上课学钢琴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和男生牵过手。不是没人追,事实上安还是大学里的校花。只是无心于此。在她看来大学恋爱不过是不切实际的游戏。并不是保守,只是还没有一股足够的力量将她打开。永远冷静,沉着的她。乌黑的头发垂到肩上,学士帽底下发梢被夏日的暖风撩起,飘在风中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自由,悠散。细长的眉毛底下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睛透着机智和一些不屑。
“安,我们照张相吧!”马老师说。
“嗯!”安轻轻答道。
“安,你的性格沉着收敛又机智果敢,逻辑思维强,处事又从容不惊,很少女孩子有你这样的性格。如果你读我的系,我想将来我会很骄傲有这样一个学生的。如果你的职业是特工,那么你的成绩肯定是优秀的。”
马老师是法律系的主任。白皙的皮肤,长长的头发往后倒梳着,留着一拙小八字胡,穿着梦特娇双排扣西服,配一条红色的碎花领带。圆圆的肚子微微凸起,像KFC老头,滑稽又充满了智慧。在镁光灯下一对师生的微笑在台阶上成了定格。
七月炎暑,校园两旁槐花盛开,图书馆门口的吊灯花一簇一簇的热情奔放。安仰望着天空,深深地呼吸着空气。她知道,大概以后没什么机会再呼吸到这片空气了。然而,在她眼里,这不是结束,真正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她早已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这是她的一贯作风。每开始一件事,总会做好充分的准备。由于在毕业典礼之前,安已经和现在上班的公司签约。所以毕业典礼之后直接上班,没有找工作的压力。晚上班里举行了告别晚会,吃了晚饭,大家到酒吧包了厢房。安和寝室的几个同学坐在厢房角落的一个小桌子旁边。桌子上有每人一瓶金威易拉罐装和一瓶朗姆,几碟花生米,爆米花,水果拼盘。同学们碰杯,拥抱,泪水,唾沫,混乱。
“安,你好像一点都不伤感。”琳说。
琳是安的同床,睡下铺。
“难道你不留恋学校生活吗?在学校,经常听那些回来学校的师兄师姐们说,出了校门才知道当学生的幸福。外面的社会复杂得很,就像一个大染缸,很多人掉进染缸都被染的不成人样了。听说,去年有个经管系的学姐进了一个证券公司,为了往上爬,竟和他们的部门经理老男人搞上了。”
安不语,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两手死人一样摊开,淡黄色的纯棉衬衣袖口整齐卷折到手肘,眉头微微皱起,若有所思。霓虹灯在不断地闪烁着,脸上的轮廓在暗淡的夹杂着烟雾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鲜明,那线条,高耸的细眉,微微陷下的眼窝,高高的鼻梁从额门和两眉间笔直有力的延伸而下。人中深而修长,如破开的竹筒,嘴角微微上翘。同学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宋,因为她长得有点像小宋佳。烟味,酒精的气味让她沉迷。在她眼里,或许,哪一种生活方式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吧。她认为。毕业何须伤感,人生每一段历程过去了就过去了,即使再深刻也只不过是往事。没有为必然的事情而伤感的理由。在她心里,似乎任何一样事情都不值得流连忘返,只因为它们过了眼前都只是往事。她只为当下喝彩,只为未来准备。如同一个永远也没有过往的人。世界转一圈最终还是会回到原点。人生也一样,从未有过开始,固然就没有所谓的结束。就好像酒吧里唱着水木的《启程》:

就在启程的时刻
让我为你唱首歌
不知以后你能否再见到我
等到相遇的时刻
我们再唱这首歌
就像我们从未曾离别过
向过去的悲伤说再见吧
还是好好珍惜现在吧
………
    疲倦,焦渴,喉咙干燥,思维暂时被酒精所麻痹。安站了起来,走到男生的桌子边拿起一盒五叶神,抽出一根放到嘴里,左手捂着打火机右手点燃,这系列动作都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自然。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好像一切的寂寞,无奈,痛楚都被烟消云散。
   “安,抽烟可不好,伤身!”
安没有理会,好像一个沉迷于自己的游戏忘乎周围一切事物的小孩。她的手指是那么的修长,白净。一泼直发垂肩,刘海泻下来遮住了眼睛。呼,吞云吐雾。琳,你也来一口,说着将嘴里叼着的烟递给琳。
   “安,你醉了,你看,要不我们早点回去吧!“
   “我也没喝多少。“
  “你看你都喝了三大瓶啤酒了。”  
   “这不算什么,要不要再来一瓶?”说着,抓起一瓶朗姆就往嘴里倒。琳赶紧将酒瓶按倒下来。
   “行了,还是回去吧!免得你一路吐回来,回到宿舍我还得给你收拾烂摊子。”
    琳拎起安的包,搀着安离开了酒吧,安站起来开始东倒西歪,看来是有点醉了。琳和安是两个性格迥异的人。琳基本上算是个安分的女孩,性格乖张,清秀斯文。安则显得野性,性格刚烈。血液里透着一股坚韧却又略显孤独的力量,像隐藏在大山之下岩石之间的暗流,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平时话不多,常常静如处子。但班上或学校社团有什么大的事件,她往往是语出惊人,总是在最镇定之中绽露非凡的智慧,使困难得到最快速最稳妥的解决。不论什么困难总能激发出她身上特有的领导才能,几乎要领导群雄的样子。所作所为常常令人目瞪口呆。
琳不仅仅是安的舍友,更是安的从小到大的玩伴。她们的父亲是世交,都在同一个部队里共事。从小,安的父母就对她要求特别严格。她父亲更是说一就是一,谁都不敢说二。让女儿读军事学院是他的毕生愿望。他觉得人生的意义只有在军人身上才可以展示的淋漓尽致。可是,军队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却让安感到厌倦,而父亲那专政的家风更使性格刚强倔强的她无法融合,虎父无犬子,父亲如钢,却生出个铁一般的女儿来。安因为高考报考志愿的事曾经向父亲妥协,她想学法律,以后出来做个律师。可她父亲不依,态度十分坚决。甚至早有打算的为自己的女儿找好了军事学校。安怎能违背自己的意愿依从父亲。便一气之下拿了琳的志愿看都不看填了上去,连专业也一样的。结果成绩出来了,两人同时被一所大学录取。就这样,两个北方的女孩子,背着个大扛包,拖着一个皮箱,相伴南下求学。南方的人文情怀与北方的文化不同,商业气息浓厚的南方,对于这两个北方的女孩来说,将来的道路会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晓得。青春在异地绽放,汗水撒过的土地又是否能生出灿烂的花朵来?
      冲动与青春有关,年轻的身体里面心脏有力地跳动。青涩总是属于某个年龄,像暗淡灯光下透过绿色玻璃瓶的清酒,透明,静止却浓烈。像热情的海棠,毫不顾忌的开放,不加修饰,不经含蓄与收敛。


2017-4-11 13: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