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 复旦忆旧—-抄梁启超书的美女学生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原创] 复旦忆旧—-抄梁启超书的美女学生

抄梁启超书的美女学生

网上得知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朱维铮2012年去世的消息,想起了在复旦时的一些事。
我大学毕业后考上本校的研究生。那是本校的第一批研究生。当时复旦借调了本校英语系的索天章教授。作为交换,本校提出请复旦外文系代培本校的第一批研究生,就是研究生的课程在复旦上,最后的论文回本校做。
我家在北京有个老街坊郭宗鼐,比我妈妈大,但是属于同辈。我从小叫他郭舅舅。那年放假回北京去他家玩的时候,我说起我开学要去复旦了。他说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也好有个照应。便给了我朱维铮的名字。
到 了复旦以后,我去历史系找朱教授。赶上他在上课。不便进去,就在楼道里等。只听得他讲课的声音。下课后他出来。我迎上去。因为我是个生人,我感觉他有点戒 心。我自我介绍以后,说是我北京的朋友介绍过来的。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想起来之后,说:“主要是我爱人跟他们熟。”那语调听起来有点冷。不过他也客气地 说了如果有事可以找他的话,但是我后来没有再找过他。我更没有见过他爱人。我觉得既然这关系不是很密切,就没有任何理由再去找他。再说我们在上海就是念书 而已,也不会有什么值得麻烦别人的事情。
复旦外文系附近有个教学楼。研究生的英语课大多在那个楼里上。教室都很小,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阶梯教室。没课的时候常常有不多的学生在那里自习。我自然也是这些学生之一。有的时候周末大清早就去,一个人靠窗坐着,独自享受那种大学校园里的宁静气氛。
久 而久之,我发现一个美女学生也喜欢总到那个教室自习。她个子不高,身材苗条,喜欢穿喇叭口的牛仔裤。她的样子我现在无法描述清晰,我只记得她引起我注意, 是她的脸型像一只可爱的小狐狸。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相貌有点个别的女生。那种大众说的什么鹅蛋脸,柳叶眉,樱桃小嘴直鼻梁之类的,我觉得都属于俗套的一类, 没有特点。
很长时间我们没有说过话,因为没有理由说话。我又不会吃饱了撑的穿过几排座位去跟不认识的人搭讪。她也是一个很专注的学生,从来不会东张西望飞媚眼什么的,所以连个机会都没有。偶尔的时候,如果教室里就我们两个人,可能有过点个头表示打个招呼的事。但是没有说话。
但 是我对她有点好奇。好像是一次她坐在我下方一排,我看到她在抄一本书。我后来进一步发现那是梁启超的《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这下我更好奇了。我无法把一 个穿着时髦,年轻美貌的小姑娘和这种古董联系到一起。就借着这个我跟她搭讪了一次。她告诉了我什么我忘了,反正没有通报姓名。我只记得她说是朱维铮的学 生。我想可能是研究生吧。
那以后虽然也还常在教学楼碰到,到底也没有再接触过,不过点个头罢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我给朱维铮写过一封信,问他关于文化问题,居然还收到了他的回信。我给他写信的时候也并没有再提北京那个邻居的事。他可能也就是当我是一个普通的读者。现在我看这封信,可以说是完全不懂。到底隔行如隔山。
这封信已经看不出是哪年的了。只有日期,现在录在这里:
XX同志:
上月16日赐函,因出差故,今始拜读。迟复为歉。
谢谢您拨冗阅读拙文并赐以高见。
拙 文乃去夏在沪一次文化讲习班上的报告,以后敝校学报要刊登,便给了他们。近十年我主要研究中国文化史,与学术界一些朋友合作时常组织一些学术讨论。在讨论 中,常常感觉我们有将历史与现实完全等同的倾向。我以为依据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这样对于文化和文化史不加区别,将妨碍讨论的深入。因而不揣浅陋,提出 廓清基本概念问题,供学界同好批评。
您最后提出的问题,令我甚感兴趣 [注]。多年来,我一直申说研究思想文化史,不应从观念到观念。马克思在《资本论》序言中早已指出,观念的东西不过是在头脑中变了位并且变了形的物质性的 东西。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又早已指出,研究观念的历史,应该注意政治进程对于思想进程的真正的历史的干预。我以为这是合乎历史实际的结 论,而研究各种观念形态史的学者有不少对此事忽视的。文化不限于观念形态,在我看来它是精神和物化的精神的综合,因而更不应从纯观念角度研究。拙见已大体 在近几年发表的几篇拙文中讨论过。
合理的东西应该是现实的,但在目前未必是现实的。这是黑格尔早已提过的著名命题。从文化史的过程来 看,这个辩证的命题是正确的。但我是研究历史的,不想去预测未来。在我看来,将“历史是什么”的问题说清楚了,才能进一步讨论“为什么”,“怎么办”的问 题。否则,文化传统是怎么回事,还在若明若暗之中,那么无论对它怎么评估,都可能如鲁迅所说解剖刀不中腠理。我希望在基本概念上有共同语言,大家来做弄清 “是什么”的工作,可能对深入讨论有益。未知您的高见如何?
弄清“是什么”,需要分工合作,进行艰苦的潜心研究。对中国文化的过去,总 不能老是若明若暗下去。潜心于历史,可能被人认为是迂腐,或者脱离实际。但历史实际也是一种实际,不了解过去便不可能深刻理解现在,展望未来。所以我仍然 以为这个工作非做不可。近年我和学术界一些朋友编辑《中国文化研究集刊》《中国文化史丛书》,便是想做足这方面的工作。
受到赐函的启发,说一点想法,给您的思考助兴。
专此奉覆,顺候
时绥
                                                                                                            朱维铮
                                                                                                                 三月十三日

注:我的问题是关于文化的合理性。我认为不同文化是可以互为标准的,不能以此文化肯定或否定彼文化。那么文化合理性的一句何在呢?


2017-3-16 12: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