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民铁吾 vs. 曼哈顿:谈谈译名从众原则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民铁吾 vs. 曼哈顿:谈谈译名从众原则

民铁吾 vs. 曼哈顿:谈谈译名从众原则

廖康


步入纽约市曼哈顿区唐人街,左侧墙上镶有一面巨大厚重的铁牌,上面雕凿着赫然醒目的几个大字中的“民铁吾”往往令人不解。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查询困难,我问过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直到看见一些商家和诊所的广告,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是Manhattan的译音。这也太奇葩了!两者的发音哪有一点相似之处?后来得知,那是根据台山话音译而来的。译音的原则之一是顺古。那可是玄奘一千多年前组织集体翻译佛经时制定的规矩。也就是说,已经流行的人名和地名,要沿用原有的翻译,即使以前的译音并不准确,也还是要用。比如莫斯科,俄文发音明明是莫斯科瓦,英文翻译掉了个音节,中文从英文音译过来,也没给人家补上。反正已经用了那么久了,大家都知道莫斯科是哪国首都,索性就不改了。否则,反倒会造成混乱。这又不是卖货,不能缺斤短两。这条原则现在通常称为约定俗成。可今天,除了那些商号以外,还有谁用“民铁吾”这个译音呢?华人都把这地界叫做曼哈顿,因为无论是普通话,还是广东话,曼哈顿听上去都更像 Manhattan,而且所有正式出版物都是这样翻译的。这似乎是名从权威战胜约定俗成的一个范例。但若深究一下名从权威与约定俗成这两个译音原则的根源,就能看到其中的共同点。

权威获胜的例子尤见于人名译音之中。英国诗人拜伦曾被译为白衣龙,启蒙大师培根曾被译为柏庚;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为服尔德,卢梭曾为卢骚;德国哲学家康德的曾用名是汗德,黑格尔的曾用名是海额尔。还有更让人难以猜想的:雅里大德勒、基开禄、毛差德。先生为何许人也?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是亚里士多德、西塞罗和莫扎特。当年搞翻译的都是各自为战,没有原则和标准,自己想怎么翻,就怎么翻。大浪淘沙,金粒存留,那些较好且不易混淆视听的译名得到大家公认,形成权威。这权威与译者在其它方面的成就没有太大关系,比如那武侠人物般的名字“白衣龙”,由于它太像中国人了,即便是大名鼎鼎的王国维翻译的,还是照样被后人抛弃。有关的只是音译是否与原文发音近似,朗朗上口;是否没有意义,不易和正文的意思混淆;是否简明,使用起来方便。符合这些原则,就让读者觉得好,就成为了常用的译名。

名从权威有两层意思。大人物和翻译权威一言九鼎,往往名正言顺,小民当然应该照样言语。不过有时他们说得并非完美,但只要金口一开,小民就只有学舌的份了。他们有话语权、出版权,他们的说法行文于敕令、专著、报刊,因而广为流传。大家都那么说,谁再有高明意见,也不得不认同。当然,我这里谈论的是译音这个小问题,不是民生民主一类大议题,遵从权威并非屈从邪恶,所以不伤大雅。比如美国新任总统的姓,懂英语的人都知道,明明川普更接近原文 Trump的发音,但新华社愣译为特朗普,你怎么着吧?还有个权威人士出来论述一番其中的道理。其实不用他矫情,新华社的刊物有上亿的发行量,绝大多数读者一定会跟着叫特朗普。又如韩国首都的译名从汉城改为首尔,中国一道行政命令,所有出版物都遵从。顺古也好,约定俗成也好,都没用。说到底,名从权威既有语音准确的原因,也有使用人数多的原因。

当然,不应总是把名从权威抱怨为官大表准。其实大官戴的手表好,十之八九也很可能更准。但在译名的问题上,权威有时还指长期使用那些译名的大众。比如在纽约的唐人街有条著名的“坚尼街”(Canal Street) ,说普通话的翻译经常抱怨,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毫无相似之处嘛!可架不住当地华人就那么说,你要是把它改成“卡耐尔街”或“运河街”,人家就不知所云了。语言的目的主要是交流,所以翻译们还得记住那些经常出现在电话求救中的奇怪街名。纽约还有:勿街 (Mott Street)、披露街 (Pell Street) 和先令广场 (Herald Square)。旧金山作为华人在美国最早的落脚城市,很多中文译名都是基于粤语的发音:企李街 (Clay Street)、昃臣街 (Jackson Street)、碧洁街 (Beckett Street),不一而足。还有更为著名的都板街 (Grant Avenue),即便是用粤语来读,都板也不像 Grant。追本求源,才了解到那条街曾经叫 Dupont Street,是为了纪念守卫过旧金山的舰长杜邦(都板)而命名的。旧金山大地震后都板街整修一新,市政府为纪念美国第十八位总统 Ulysses S. Grant ,将其改名为格兰特街 (Grant Avenue)。但是咱们的海外同胞叫惯了,就是不肯改嘴,连中文街牌也照旧写为都板街。这些例子看上去似乎都是约定俗成,其实,这些译名也有名从权威的因素。这个权威不是大官,也不是学者,而是每天都在使用这些名称的平民百姓。这个权威是使用者的数量形成的。

不要小看这个权威,有时它竟能压过政府使用的正式译名。比如 San Francisco,官方的译名是圣弗朗西斯科。地图上,正式出版物上都采用这个译名。但由于名称太长而流行不开。华人坚持叫它旧金山,跟一百五十多年前的淘金传言有关,与原名毫无关系。如今,当地人把这座城市更常称为三藩市,简洁而又音似。美国的中文报纸也这样称呼它,估计很可能会成为主流说法,流传下去。三藩市南边不远还有个小城 San Mateo,原为西班牙语地名,当地人叫它“圣马刁”。说着还凑合,但印在报纸上真难看。译员们把它翻作圣马特奥,维基上也是那么写的。更古老的翻译是圣玛窦,多文雅一个名字,完全符合名从主人、名无意义、名当简洁这三项原则,但未能流行。当地华人就是不认,《世界日报》也只好随大流,称之为“圣马刁”。道理和都板街一样,权威翻译得再准确、再雅致,可是有几个人用啊?结果还是由在那里生活的众多华人决定。还有个见怪不怪的国名——葡萄牙。葡萄还长牙?第一次见到这译名的人都觉得好笑。其实,以前有好几个不同译名:波而都瓦尔、蒲都丽家、波尔杜葛尔、博都雅,哪个都比葡萄牙更像 Portugal 的本族语发音。但自从澳门成为它的殖民地后,当地华人坚持把这太上皇的帝国叫做葡萄牙。再权威也没用,再顺古也没用,老百姓一天到晚就是叫它葡萄牙,多少有些戏谑和蔑视的成分。总之,没人能改变他们的叫法。于是,官方文件也只好这样称呼它了。这就是数量的权威。

由此看来,约定俗成与名从权威之所以能够成为原则,实质上都是因为数量。如果使用某个译音的是大多数人,其他人就不得不跟从。这两条原则其实可以合二为一成“译名从众”。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城市Montréal 港澳译名为满地可,台湾译名为蒙特娄,中国大陆译名为蒙特利尔。其实这三种译名哪个都不太像原文的法语发音,也不大像英语的发音。“满地可”有意义,违反了名无意义的译音原则,尤其令人反感。我不知道当地有多少港澳移民,但随着大陆移民和游客的增加,叫它“蒙特利尔”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这是一座著名的大城市,报纸上经常提到,不像纽约和三藩市的街巷以及圣马刁那样的小城只为当地人熟悉。因此,大陆的译名逐渐占了上风。台湾也称之为蒙特利尔了。澳大利亚名城 Sydney和 Melbourne, 当地华人以前叫做“雪梨”和“新金山”,现在已经被“悉尼”和“墨尔本”取代了。美国的影城 Hollywood,香港翻译为“荷里活”,显然是基于粤语的发音。以前在《参考消息》上看到这个译音总觉得很别扭。大陆按照普通话的译音是好莱坞,没有顺古或遵循香港的俗称。改革开放后,大陆也经常提到好莱坞,用的人多了,“荷里活”正渐渐被人遗忘。这些都是译名从众原则的胜利。

中文不是拼音文字,同音字又特别多,因此翻译外国人名和地名的各种可能性无穷无尽。再加上一些历史原因和语音差异,两岸三地的专名翻译相当混乱。英国首相 Thatcher 有三个译名:戴卓尔、佘契尔、撒切尔。美国国务卿 Hillary Clinton 也至少有两个:“希拉蕊”和“希拉里”。这些著名人物还好办,见多了不难猜到是谁。小人物的各种花里胡哨的译名往往很难猜想,已经给交流造成困难和麻烦。如果能够把翻译和出版工作者召集在一起,开会研讨这个问题,制定统一标准和译法,当然是最理想的解决办法。在此之前,翻译工作者必须记住在不那么常见的专有名称第一次出现时,不仅要译音,还要把原文放在括号里,以便交流与核查。

2017年2月2日


2017-2-12 11: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