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美丽的哈瓦那》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美丽的哈瓦那》

《美丽的哈瓦那》

廖康


我们儿时都唱过许多歌,唯有一首,《美丽的哈瓦那》强烈地震撼过我的心灵,让我永远不能忘怀。那是一个古巴小歌星唱的,在中央气象局的会议厅,算来应该是1963年。我不记得那是一个什么场合,但有印象在那首歌之前,比我高一年级的同学们演唱了《歌唱二小放牛郎》。那是个抗日的叙事歌,也很感人,但不是靠音乐,而是靠故事本身。当听到王二小把日本兵引入八路军的包围圈,被日本鬼子挑在刺刀尖上,摔死在大石头旁时,我感动得泪流满面。随后,那位古巴小歌星走上台来独唱。那也许是我第一次亲眼观赏专业歌手演唱。其实,他不过十多岁,比我大不了多少,也许还不能算是专业歌手,但毕竟是代表了古巴同龄人中的最高水平。他唱了几支歌,但我只记得《美丽的哈瓦那》,也许是因为以前听过,比较熟悉。我还记得当时的感受:他的歌声仿佛一道电波,带着我的心,穿透大厅的穹顶直达天庭;又好像一缕金色的阳光,从东窗飘洒下来。尤其是第二句“那里有我的家”,不像我们唱的那样,在“家”后加了个“啊”字往下滑,而是像一道电波一样直直地上去。我以前从来没有听到谁能把那个音唱得那么高,那么直,毫无颤抖地延续着。我也从来没有感受过一声直直的“家”音能够有那么强的震撼力。我的心缩紧了,全身仿佛都缩成一团,团在那句歌声的顶端,被推上天庭。一时间,我好像身处云端,望着下面的世界……阳光是第四句“门前开红花”,他唱得那么亲切,如同沐浴在阳光下娇嫩的花朵,在微风中点着头。我随着那阳光般的歌声缓缓落下,回到座位上,但还是缩成一团。后几段歌词是忆苦思甜,打到美帝,当时对我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完全是受到那小歌星演唱的感染。回忆起这个经历,我相信那一定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艺术的魅力,感受到了美。

由于这个经历,我一直以为《美丽的哈瓦那》是一支古巴歌曲。直到写这篇回忆,我才查到它其实是中国歌曲;劫夫作曲,安波、木青作词。如今的年轻人大概不知道劫夫是谁。文革期间,他可是最红的作曲家,写了无数首当年脍炙人口的毛主席语录歌。劫夫原名李云龙,是鲁迅艺术学院培养出来的音乐家,当过沈阳音乐学院的教授和院长。《歌唱二小放牛郎》也是他谱的曲,还有《我们走在大路上》和《革命人永远是年青》等人们还时不时唱起的歌曲。文革刚刚结束,劫夫就去世了。否则,我相信他也会来个华丽转身,转而创作反映新时代生活的流行歌曲。就像当年画政治宣传作品的陈逸飞,文革后画民俗、画仕女,取得了更大成就。

安波,原名刘清禄,也是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毕业的,当过中国音乐学院院长。他的代表作是《兄妹开荒》,还有《绣金匾》;相信有很多人还记得。后者虽然是歌功颂德的作品,但文革一结束,有人改了词,郭兰英演唱,起到一个特殊的作用。她的歌声感情递进,先是一般性地赞颂毛主席;第二段较为尊重地赞颂朱总司令,最后真诚地赞颂周总理,声泪俱下,几乎哽咽,却仍然非常艺术地唱完了最后一句“我们热爱您”。当年的听众都听得明明白白:歌颂毛主席是完成任务,必须要唱的,好似颂神。歌颂朱总司令带有感情了,是歌颂一个人,一位有功的、可亲的长者。歌颂周总理是发自内心、充满深情、爱戴得无以复加的肺腑之声。郭兰英区别处理三段演唱,表达了当时人们不敢公开言说的共同看法和感情。听众总是报以热烈长久的掌声,不仅是表达欣赏艺术之情,更是用掌声应和:对,你唱出了我们的心声!虽然我们不能说,却可以用不同程度的赞美表现好恶。在纪念周总理诞辰110周年音乐会上,郭兰英再次演唱了《绣金匾》。此时,虽然我对这些共产党领导人的看法已经有所改变,但我还是深深受到感动。艺术就是这样,超越政治,超越意识形态,直接触及人的心灵。创作这首歌曲的安波文革前就英年早逝了,没有机会像劫夫那样成为革命的弄潮儿,也没有像许多艺术家那样遭受迫害。

木青,原名邢莱廷,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他出道相对较晚,就是借助1961年与劫夫和安波合作《美丽的哈瓦那》而成名。我估计那歌词主要是他写的。随后,他成为专业作家,文革中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在“五七” 干校改造了八年。期间,他偷偷写出长篇小说《山村枪声》,很畅销。文革一结束,他即出版了全国第一部揭露“四人帮”罪行的长篇小说《不许收获的秋天》。之后,木青著作颇丰,并得以善终。《美丽的哈瓦那》是女高音歌唱家任桂珍首唱的,她为影片《红日》演唱的《谁不说俺家乡好》可能更为人熟悉。她曾享誉“北有郭兰英,南有任桂珍”的美称。她还以首唱《唱支山歌给党听》而著名。可就是这样一位赞美共产党和新中国的歌唱家,在文革中也受到冲击。文革,其实远不如中国的许多内战残酷,太平天国造成的灾难就比文革大得多。但绝大多数人都如此痛恨文革,除了这场运动毁坏文化以外,还因为它颠倒是非,让无数善良人感到背叛。战争死人,伤的是肉体,令人无奈。文革毁人,令人深感公道沉沦,无仁少义,伤的是心灵。

《美丽的哈瓦那》创作于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前不久,中国仍然联苏反美的时代。在西方世界中,美国其实是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义和拳失败后,唯有美国把“庚子赔款”返回来用于帮助中国发展教育。在二次大战中,美国是中国的盟友,对我们抗日给予了最大支援。国共内战后期,美国抛弃了国民党,中美本来有希望和平共处,友好往来。但可恶的金日成悍然侵犯南朝鲜,把中国卷入朝鲜战争,使中美成为仇敌。当美国后院的古巴推翻了腐败独裁的军人政权,把美国掌握的蔗田、矿产及全部私人资本收为国有,导致美国与之断交时,中国自然与古巴结盟。《美丽的哈瓦那》就是在这种国际环境中创作出来的。但这支歌流行是因为曲调好听,与其歌词的政治内容没有关系。以我自己为例,我只知道第一段的歌词“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门前开红花。”我根本不记得,甚至从来就不知道后几段的歌词。我们反复唱的也只是第一段,而且我们唱的是“照耀着大地”,不是有歌功颂德意味的“照耀新屋”,可能由于那四个字太拗口,人们唱歌时自然而然地就把词改了。美是有其自身规律的。

我的朋友巴寇就是在古巴的新屋长大的,但他们住的那所豪宅可是在革命前建造的。他父亲是美国一家铜矿公司的总工程师。革命刚成功时,他们和广大古巴人一样,挺兴奋的。因为巴蒂斯塔军人政权太腐败、太残酷了,居然动用坦克来镇压抗议群众。也是美国主动抛弃了巴蒂斯塔,他的政府才垮台的。而卡斯特罗英俊、廉正、雄辩、亲民,古巴人民一直亲切地直呼他的教名“菲德尔”。巴寇曾经与他有过近距离接触,只可惜那时还是小孩,太害羞,没有好意思要他的签名。古巴革命一成功,卡斯特罗立即访问了美国,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持。但他在美国的政界和商界都受到冷遇,只有文艺界热烈欢迎他。毕竟他长得帅,有魅力,是哈瓦那大学的法学博士,非常会演讲,还曾在狱中发表过著名的长篇辩词《历史将宣判我无罪》。很多美国人都渴望亲眼目睹这位曾经坐牢房,如今坐龙椅,年仅33岁革命领袖的风采。这反差太大了,让卡斯特罗感到美国就像它曾经支持的巴蒂斯塔政府一样,与人民是脱节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干,非常自负的人,自尊心极强。这种人受到蔑视,就如同漂亮女子受到心仪之人的拒绝一样,因爱而生恨。也像孙中山当年在美国寻求支持不果而转向苏联一样,卡斯特罗投奔苏联了。而苏联立即毫不犹豫地大力支持古巴,在美国的后院埋下一颗炸弹。

就这样,美国失去了赢得古巴的机会。而古巴搞土地改革,没收私产,走上社会主义道路。逼得资本家纷纷外逃,巴寇一家也被迫回美国。猪湾事件、导弹危机,古巴成为美国的眼中钉,中央情报局企图刺杀卡斯特罗而屡屡失败。美国对古巴长年封锁,宁肯与中国和苏联改善关系,贸易往来,也不许与古巴有丝毫接触。其政策简直不是出于理智,而是出于傲慢和负气而制定的: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跟大爷叫板,看我怎么治你!美国人要想去古巴看看只能经由第三国,比如墨西哥,还得偷偷摸摸地前往,贿赂墨西哥和古巴官员。从1993年起,古巴开始进行改革。十五年后,欧盟与古巴全面恢复关系,展开经济合作,但美国仍然对古巴实行贸易禁运。直到2015年,两国才恢复外交关系。2016年3月奥巴马总统访问了古巴。之后,巴寇才终于得以重访他长大的地方。他说美丽的哈瓦那如今是满目疮痍,古巴的社会主义实践失败了。卡斯特罗太想当世界革命的领袖,输出武装革命,却不懂经济,过分依赖并受制于苏联。苏联解体后,当年人民奋发向上的意气早已消磨殆尽。古巴渴望美国来投资,再造五十多年前旅游胜地的辉煌。
  
2016年12月17日


2017-1-2 01: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暮明

#2  

美丽的哈瓦那


2017-1-3 21:3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暮明

#3  

“美国对古巴长年封锁,宁肯与中国和苏联改善关系,贸易往来,也不许与古巴有丝毫接触。其政策简直不是出于理智,而是出于傲慢和负气而制定的:好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跟大爷叫板,看我怎么治你!”
:)))


2017-1-3 21:3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4  

我们以前讨论过这首歌:

http://yidian.org/view-thread-6712.html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7-1-3 22: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5  

https://&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app=desktop


2017-1-3 23: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6  

节哀顺便。


2017-1-4 00: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7  

以前错过这条线了。是土干转贴的我那篇,我不知道。多谢挖线,但 歌曲 link:http://www.hnzqw.com/images/mp3/25.mp3 does not work any more.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7-1-4 03:26 AM:
我们以前讨论过这首歌:

http://yidian.org/view-thread-6712.html



2017-1-4 09: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