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尹胜:中国人的奴性是怎么炼成的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hesunlover

#1  尹胜:中国人的奴性是怎么炼成的

中国人的奴性是怎么炼成的

尹胜

从清末以来,关于中国的人性批判可谓汗牛充栋,其中当数鲁迅先生对中国的人性揭示最为深刻。而时至今日,我们这个社会依然充满了对国人人性的揭露和批判,其中,对国人奴性的批判尤为强烈。这里,我就中国人的奴性做一个简略的梳理和探讨,希望能给读者们带去一些思考和启发。

作为一个热爱思考的人,如果我们对某个事物形成一个观念的时候,首先应该做的是什么呢?就是应该顺着这个观念,去探究它的根源,在探明根源的同时,假设有能力还应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这才是理性意义的思想,是系统和完善的。同时,这也是属于科学精神的范畴,科学精神分为两个层面:怀疑和求真。也就是说,当我们对某件事情有不同的理解和质疑的时候,那么我们还要积极的去求证,去论述论证,如果只有怀疑这就不是科学精神,而是缺乏智慧和意志的怀疑主义。而我们国人普遍缺乏科学精神,甚至于学院也是缺乏的,大多只有怀疑精神,而无求真的勇气和意志。甚至于,我们把科学精神就定义成了怀疑精神,或者等同了怀疑精神,这无疑是残缺的。

奴性到底怎么定义呢?我的理解就是一种奴隶人格,畏惧权威、屈服于权威、无坚持正义的精神和缺乏捍卫正义的意志,连认识和保护自身的基本权利的智慧与勇气也是缺乏的;甚至于因为屈服和畏惧反过来还去奉承、附庸权威,助纣为虐,成为强权剥夺更多人权利的帮凶。如果我的定义和理解读者朋友认同的话,那么我们的正义和权利来源于何处呢?这个在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是找不到答案的,因为根本就不存在。但是这个根源性的问题在西方文化中却是有答案的,一是关于正义与正确的来源,西方文化中都是来源在于“神”的。神到底是什么呢?我的理解就是造物主,或为事物的终极本源。也就是说,只有这个神才会有正义和正确,那么人的正义和正确又如何得来呢?《罗马书》中说“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这就是说,人的正确和正义是因为相信了神,领悟了神的意愿,所以神才会赐予我们正确和正义。二是关于人的权利,同样是来自于神的,在西方法律与道德、智慧与意志,等等都是来自于神的,所以人的权利也是来自于神的,我们称其为“天赋人权”,这个天正是汉语文化的本源信仰,其实就是至高无上、终极意义的神。我不是基督徒,至少这个逻辑是正确的,但反观中国文化对信仰的天非但没有产生宗教、法律和道德,甚至连正义这样的理念来源和逻辑都是不存在的。这里无法延伸开去,我们仅说国人的奴性是怎么炼成的。

国人的奴性首先就是在这种丧失了对绝真理“天”或“神”的探索和遵循,在《易经》为始的所有传统文化都是围绕”王道“而展开的强权意志,这就决定了中国文化是奴隶文化的本质。因为王道思想的本质就是强权意志,以权力拥有者的利益为终极诉求的一种文化与思想,诸子百家无一例外都是围绕这个“王道”而展开的统治方法论。由此,所以中国既没有科学的产生也没有哲学的产生,甚至连基本的思想工具和方法都是缺乏的,那就是逻辑和理性。这里依然不做延伸,因为延绵几千年的历史、思想、政治,文化......很难在一篇文章中去系统的厘清。这里仅是提出中国人奴性人格的文化根源,在联系后面论述论证,是否正确就靠读者朋友自己去判断了。

正是因为丧失了超越世俗、直指绝对真理与事物本源的精神信仰,中国社会就完全沦入了“王道”的强权意志,所以从秦朝以降,这个社会都是充满了暴力和血腥的。社会治理根本谈不上现代意义上的法治,中国历来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法律,所谓法律的核心是人人平等的价值观,而法家则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不包括王、王后、王亲、王族的特权阶层思想,再说中国清末明初才法庭的。中国也仅有律而无法,没有《汉谟拉比》这样来自于神授的法典,规定人们有什么权利。所以,中国历史上,社会治理基本都是杀戮和欺骗,这也就是儒家思想的“外王内圣”。外王即暴力和杀戮,内圣即道德与欺诈。为什么说内圣是道德欺诈呢?看看现实里,那些圣人崇拜的地方都是充满愚昧和灾难的,而所谓的道德是因为至高无上的信仰得来的,是被神所赐予的,或者说是上天赋予的。我们已经丧失了天,又何来道德呢?严格说,道德就是对上帝或上天意志的体现,关于道德的词语解析和产生逻辑,以及中西文化对比我将会另立文探讨。总之,中国人就在这种“王道”强权意志下被统治和奴役,三千年的杀戮和暴力血腥,给中国人造成的是发自灵魂的恐惧,这就构成了中国奴隶人格基本要素。

奴性,如果从文化拆解开来,那无疑就是忠孝。忠是汉语文化的核心,孝只是实现忠的手段,这也是“王道”思想的“世界观”与“方法论”。由于强权意志的文化核心是以忠为目的的,而孝呢,只是为了实现对王权的忠的一种手段而已。无论是忠和孝,都是单向的,绝对的服从和顺从,要达到忠孝,那么就必须畏惧权威,无条件忍让,不断的放弃自己天赋的基本权利,这显然是不平等思想。一个人,真正的做到了忠孝,那就绝对是一个完美的奴隶。关键是一个人因为上天或上帝赋予我们很多自然属性,扭曲自己根本就是痛苦的,所以因为畏惧,人们也就假装了服从和顺从,这也是传统文化虚伪和欺骗的根源所在。而这种虚伪和欺骗的文化,加上强权意志和强权崇拜的文化信仰,那么导致中国人的人格就是充满奴性而又极具虚伪,同时又是十分暴虐的。

那么中国现实社会人的奴性到底是如何养成了的呢?首先是家庭的塑造。然而对于中国家庭观念的塑造,传统文化占有了绝对主要的地位的,这个文化核心那就是孝。上文谈到孝是为了培养人忠的一种方法和手段,而中国家庭为何就能心甘情愿接纳这个孝的理念呢。这其中的精神根源依然是没有超越自我,缺乏对事物本源和终极意义的精神信仰,从而导致丧失了认知真理的智慧和遵循正义的意志,所以才会被这种虚伪的伦理道德所蒙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中国也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道德与法律,以及人们对自身基本权利的认知和诉求,最终事实就是中国人根本上就没有被赋予过任何权利。除此以外,还有历代的血腥暴力杀伐,让国人一直存在于对强权的恐惧之中。另外,那还是因为中国王道思想导致强权对大众权利的全面剥夺,由此,除了特权阶级,普通大众根本也没有任何的权利保障。正是由于强权对大众最基本的生存权利的掠夺,所以中国从来都没有平等的社会保障机制,当权者仅知横征暴敛,而根本不负责大众的生老病死。于是这个孝除了对忠的奴隶观念的培养,同时又让每个人的生活失去安全基础,把原本属于社会的养老义务强加给孩子。为了自己的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自私和功利目的,中国人一代代、一辈辈的都给孩子们灌输这个孝的理念,害怕他们背叛自己,让自己老无所依、老无所养,所以他们就从小强迫孩子服从于孝的理念。然而,对于孝的接纳,基本就是放弃自己的自由意志和独立思想的权利和人格,这样就成了真正的奴隶,也就具备奴性。这种孝的人格养成,对于王权最终的忠的实现就成了一种必然的逻辑。

中国人历来都是“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的忠孝观念,这无疑是愚蠢和野蛮的。忠是王权对大众权利的剥夺,继而是特权阶层对普通民众权利的剥夺,那么孝只是实现忠的手段和方法,这也是父权对子权的剥夺,而最终却是实现王权对人权的绝对剥夺。这种以剥夺人的天赋权利为目的的文化,那么就是整个汉语文化的核心意义所在,也就是说,所谓的汉语文化无论任何形式都是围绕王道强权意志都展开的,以王权、强权对大众人权的剥夺为最终旨归的,所以我才把汉语文化定义为奴隶文化。

我们中国的孩子,从古至今都没有受到过大人的平等和尊重,家庭的教育都是以孝的奴隶文化展开的。孩子在娘胎里一蹬一踢都是要被恐吓的“再踢,我就打你了啊!”,刚生下来还要绑,说不绑不听话,从小被大人们要求要孝顺和服从,并且可以任意的体罚孩子。现实里,我自己的孩子、还有身边朋友的孩子,父母长辈不仅经常打骂孩子,而且还会经常恐吓孩子,“我不要你了”、“让狼把你叼走”、“让胡子把你抓了去”……等等,打了孩子甚至还不让孩子哭,强迫让孩子闭嘴,等等。所有人都要孩子”听话”、“乖”,然而,什么是听话?什么才是乖呢?无外乎就是让小小的孩子服从大人的意志而已。这同样是愚蠢的,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孩子的心智成长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可以做,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尤其在能爬能动的时候,他们对这个世界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好奇,所以他们的行为在大人看来是危险的,有破坏性的,但对于中国人来讲,他们并不能根据孩子的客观实际,尊重孩子的天性,只是单方面要求孩子要服从自己的意志,这无疑就是因为愚蠢而导致的专制意识。

中国人也正是缺乏超越世俗、直指真理与正义的精神信仰,所以才缺乏对生命本源的追溯。中国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认为我们的生命是父母给予的,所以也才有“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的专制意识。但是我们的生命真的是父母给予的吗?我们的确是父母所生,但我们的生命包括父母的生命是哪里来的呢?人类的第一对父母是从哪里来的呢?正是这样的终极意义的追问才会有神和天的存在。很简单,我们绝大多数男女在追求性快乐的时候,谁会想我做爱一定是为了生个孩子?就算你这么想,但是否可以受孕这还很难说。再说,我们的父母并不能决定我们的身高、相貌、才情、智商......以及我们后天的命运与人生际遇。所以,明末学问家金圣叹先生讥讽孝廉,说“有意寻欢,无意得子”,倒是说出了实情。那么,这些东西是谁来决定的呢?西方认为是神决定的,上帝决定,这个神和上帝也可以理解为天或造物主。我们暂且不论神是否存在,至少这个逻辑和事实都是正确。西方人正因为认为孩子是神赐予我们的天使,那么我们都是神的子民,孩子也是神的子民,所以我们是平等的。又则,因为是神赐予我们的,所以一定都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尊敬神而爱这个孩子。这就是西方的孩子能够得到基本权利的根本原因,同时也才能得到大人的平等和尊重,以及足够的爱与理解。

那么,有再说中国人认为我们是靠父母养育的,父母为我们付出了很多的精力和财力,所以,我们应该孝顺父母,绝对服从于父母。是这样的吗?这严格说是不符合社会契约的。首先一个人,面对一个国,他是个公民,那么公民对国有义务,比如纳税和服兵役,等等。既然是公民纳了税、尽了义务,那么国度就应该为他的养老医疗负责,因为这是国对公民的义务,保障公民的基本生存权利。然而中国人对于自身权利没有认识,就回头把自己的生存要求转嫁给了孩子。但是你养育了孩子,孩子真有赡养你的义务吗?从表面上看的确如此,而从社会契约角度来看,并非如此。首先孩子并没有要求父母孕育自己和养育自己,而是父母为了性快乐导致的一种结果。作为性行为能力和社会行为能力基本一致的成年人,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个性快乐是你追求的,那么生育孩子的事实也是大人们造成和导致的,而且是他们单方面的生育需求,才导致孩子的出生的。孩子并没有生存能力,是大人单方面造成孩子被孕育和出生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大人对孩子是绝对负有养育的责任和义务的,而孩子并不一定对大人有赡养的责任和义务。因为你的生育和孩子的产生并不是平等的契约,而是大人们单方面的决定,谁做这个决定就应该为这个决定的后果负责,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从以上的论述来看,中国人的奴性和专制意识正是从家庭开始的,而对中国家庭的塑造恰恰又是传统的儒家忠孝文化,而儒家文化又恰恰是缺乏超越世俗直指真理与正义的精神信仰,仅是原始而野蛮的王道强权意志,这个逻辑我相信已经非常清晰了。那么对中国人奴性的培养主要是家庭,除此便是社会意义的宗教、政党与政府。中国现实社会里,宗教对孩子基本是缺席的,我们的社会主要是政党,依然到处是特权阶层对大众权利的剥夺,依旧还是无处不在的暴力恐吓,单说文革一例,就足以让了解真相的人心惊胆颤了。从小学开始,到社会,到处都是以服从强权统治的威胁和恐惧,以及道德欺诈的宣传和教育。

其实对于中国人奴性的培养主要还是在家庭,社会的影响虽然也是很大的,但是相对于家庭影响还是极为有限的。由于现在网络言论的封锁和打压,以及我个人目前因为言论问题受到当局的迫害,还处于被边控和监控的状态,所以不便对现实社会如何塑造中国人的奴性进行细致而深入剖析,请读者朋友见谅。

到这里,我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所有为人父母长辈者,不要动不动就要孩子孝顺、听话和乖巧,去顺从你的意志,要懂得爱孩子,平等而理性的对待孩子,尊重孩子。让我们的孩子从小感受到大人们对他们的平等和尊重,让他们获得做人的尊严,培养他们实现自由的意志和独立思想的能力,只有这样,我们的孩子才会拥有独立健全的人格,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从而不再有奴性,或者减少他们身上的奴性。也因为我们这样爱孩子,孩子才会感恩,最后也才会真正的爱我们。

2016年9月12日星期日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43197/article-265201.html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11-30 22:3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2  

國人奴性的另一表現是受了冤枉只會自殺。所謂以死抗議。屁的用處。應該抗爭,甚至同歸於盡,也比含冤自殺好,且令人敬佩。如果中國這麼多自殺的人都能抗爭到底,那麼其產生的威懾力量必會減少欺壓。


2016-12-1 12:47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