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想听听路教授,廖教授,方教授,以及各位译界高手对以下译文的看法。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小草

#1  想听听路教授,廖教授,方教授,以及各位译界高手对以下译文的看法。

想听听路教授,廖教授,方教授,以及各位译界高手对以下译文的看法。

第  1 幅

第  2 幅


2016-8-25 20:0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  

原来小草是赵彦春博士。:)

失敬。 哈哈哈!:)

看古文很费神,很难。 想听几位老师的高见。


2016-8-25 21: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2:19 AM:
原来小草是赵彦春博士。:)

失敬。 哈哈哈!:)

我不是赵彦春博士。我只是听说现如今在大陆象牙塔里已没有学术威信,人们都认为高手在民间。我就是个寻访民间高手的译诗爱好者而已。小曼同学的双语功底小草非常钦佩!I simply stay hungry...


2016-8-25 21:2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5 21:22:




我不是赵彦春博士。我只是听说现如今在大陆象牙塔里已没有学术威信,人们都认为高手在民间。我就是个寻访民间高手的译诗爱好者而已。小曼同学的双语功底小草非常钦佩!I simply stay hungry...



:) 谢谢小草夸奖!  小草才是高手。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5 21:4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5  

小曼同学觉得这几个版本如何?


2016-8-25 22:0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6  

觉得翻译成现代加拿大人能读懂就好。


2016-8-25 22: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7  

My try:

Confucius said, " Those who give lip service faking a pleasant countenance  have less benevolence. "

??


2016-8-25 22: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3:39 AM:
My try:

Confucius said, " Those who give lip service faking a pleasant countenance  have less benevolence. "

??

Good try lip service means the speaker never does what he says , in other words, he never honours his promise, for instance, like all politicians or bureaucrats


2016-8-25 23:0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9  



2016-8-25 23: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0  

小草。 你的译法呢?


2016-8-25 23: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1  

小草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找的人是几位教授,:)


2016-8-25 23: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5 20:01:
想听听路教授,廖教授,方教授,以及各位译界高手对以下译文的看法。

许译最好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6 00: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04 AM:

辜鸿铭译得最好

Great minds think alike


2016-8-26 00:0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4  

sorry,i just changed my mind after a second thought。

辜的前半句加许的后半句


2016-8-26 00: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4:50 AM:
小草。 你的译法呢?

With artful speech and ingriating manners will be rarely found a person of integrity...

I am simply a copycat


2016-8-26 00:1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6  

可使南面句,我都不是很满意。或许是因为我最近读徐老师的八大家散文英译的缘故。


例句比较拗口,过时的感觉。


2016-8-26 00: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07 AM:
sorry,i just changed my mind after a second thought。

辜的前半句加许的后半句

To be honest, Gu was very conversant with Confucian Analects , what's more, he was also supberly versed in English


2016-8-26 00:1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15 AM:
可使南面句,我都不是很满意。或许是因为我最近读徐老师的八大家散文英译的缘故。


例句比较拗口,过时的感觉。

不满意辜的?


2016-8-26 00:1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9  

喜欢辜的前半句,后半句用许的,才是我想要的。


2016-8-26 00: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15 AM:
可使南面句,我都不是很满意。或许是因为我最近读徐老师的八大家散文英译的缘故。


例句比较拗口,过时的感觉。

译古文需要有古文的一点味道滴


2016-8-26 00:2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21 AM:
喜欢辜的前半句,后半句用许的,才是我想要的。

译文好不好关键在于解读。


2016-8-26 00:2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2  

觉得例句没有古味,或许是我眼拙。:)

所以说我不是你寻访的高手呢。


2016-8-26 00: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21 AM:
喜欢辜的前半句,后半句用许的,才是我想要的。

南面这句,我看见过 south-facer, good though pretty chinglish ...


2016-8-26 00:2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23 AM:
觉得例句没有古味,或许是我眼拙。:)

所以说我不是你寻访的高手呢。

自古英雄出少年!英雄莫问出处!小曼同学的功底小草不及也


2016-8-26 00:2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5  

As regards south facing, I reckon Zhao's version is ok, in saying that, I don't like his preside over, why not rule a kingdom?


2016-8-26 00:3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05:23 AM:
觉得例句没有古味,或许是我眼拙。:)

所以说我不是你寻访的高手呢。

小曼同学,让我们耐心等待上面三位教授来参加这个探讨。


2016-8-26 00:4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6 00:31:
As regards south facing, I reckon Zhao's version is ok, in saying that, I don't like his preside over, why not rule a kingdom?

rule a kingdom is good.

The simpler the better. Haha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6 06: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6 11:11 AM:


rule a kingdom is good.

The simpler the better. Haha

我只是不懂为什么要在这里用 preside over?


2016-8-26 07: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9  

翻译一句这样的古话,需要看上下文。

孔子说,仲弓冉雍宽宏沉重,气宇超凡。可以南面向明以治理天下。

我的翻译是: Confucius said, " Ranyong has a great aplomb, he can be a good governor of the nation. "

?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冉雍这个人,可以让他去做官。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释词:

雍——孔子的弟子。姓冉,名雍。居德科。

南面——南,离方。属大,光明之象。古代圣人向明治理天下。故曰大。

子桑伯子——鲁国人,生平不详。

可也——仅可,而未尽善之意。

简——简明,简约不啰嗦。

居敬——以敬为主,自治严事不易,敬事而信。

临民——治民。

居简——立身简约。

然——是。

释文:

孔子说,仲弓冉雍宽宏沉重,气宇超凡。可以南面向明以治理天下。仲弓因事老师赞扬了他。当时有子桑伯子颇有名气,他就问子桑伯子如何。孔子说:这人可也,为简约不啰嗦。仲弓说:自己居处简明,以之临民,政不繁而民不扰。如老子说: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中庸》:不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皆居上简的结果。但这简是以敬事而信为基础的。敬事不繁琐者说:科利干脆利索是因为平常家事而信,为民考虑的周详。至当恰如。这样当然很好。如果平常简约凡事不动脑,只图简约,行事时,也不动脑子怕费事,岂不太简单了!孔子说:冉雍说得对。

这章书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冉雍、仲弓确实可使南面而听证。第二,简必以敬为根本。敬事而信。凡事预则立,事前心中有数。处之自是恰如其分。做人君者,凡事人虽未到,其心却到了。看起来坐在那里未动,其心却想到了。这就告诉我们:做事当敬谨。桑伯子之为人处世是失当的,不可学。


2016-8-26 07: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6 00:17:


To be honest, Gu was very conversant with Confucian Analects , what's more, he was also supberly versed in English

I see.

I have to admit that I haven't read a lot of translated works.

I will if I have more spare time.

Thank you for sharing with us, Xiaocao! have a good weekend!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6 09: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1  

巧言令色句,我觉得B译好些。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相比之下,最后一个翻译好些。但还可改进为:Confucius said: "Ranyong can also be made to govern a state."


2016-8-26 10: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6 00:27:


自古英雄出少年!英雄莫问出处!小曼同学的功底小草不及也

小草过谦了。我读得少。小草的功底远在我之上。

这段时间上课,找兼职,没有时间和心情去译诗。

上个网散心还碰到狗屎垃圾,欲哭无泪。



小草的诗翻译顺畅,优美,古语运用得好,是我学习的榜样。 所以我还以为你是学院派的。
我的古文基础弱。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6 10: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3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6 10:26:
巧言令色句,我觉得B译好些。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相比之下,最后一个翻译好些。但还可改进为:Confucius said: "Ranyong can also be made to govern a state."

廖康好译。不过他们在转抄的时候好像在“也”字后漏掉一个逗号。原文可能是:

“雍也,可使南面。”

不过我没查证过。


2016-8-26 10:4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4  

嗯,很可能。那就去掉also. 另外,我觉得翻译没必要体现古风,就是要翻译成现代人的语言。当然,有正式与口语的文体差别,有语域用词的不同,等等。这些是需要在翻译中体现出来的。


2016-8-26 11: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3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6 11:28:
嗯,很可能。那就去掉also. 另外,我觉得翻译没必要体现古风,就是要翻译成现代人的语言。当然,有正式与口语的文体差别,有语域用词的不同,等等。这些是需要在翻译中体现出来的。

赞同!


2016-8-26 12:1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6  

谢谢小曼同学,路教授,还有廖教授参与探讨!参考下面从网上找来的赏析,要把 ‘巧言令色’ 这句全部含义完美译出实不容易。


《论语》名句赏析:巧言令色,鲜矣仁
编辑:古诗文赏析吧 所属栏目:论语赏析 围观463次 字体:大 中 小 作者:论语
  【原文】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语出《论语·学而篇》)

  【翻译】孔子说:“花言巧语、满脸谄笑以讨人喜欢,这样的人是少有仁德高尚的。”

  【赏析一】

  这句话比较容易理解,因为“巧言令色”作为成语,现在还有人在使用。东汉经学家包咸解释说:“巧言,好其言语。令色,善其颜色。皆欲令人悦之,少能有仁也。”(转引自程树德撰《论语集释》,中华书局1990年8月第1版)古时人也有巴结权势的坏风气,圣人很反感,所以逮住一切机会予以贬斥。在《论语》中,我共见到三段同样意思的话。《阳货》篇有“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与《学而》所记一字不差。《公冶长》篇也有一段批评“巧言令色”的言论。“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大意是说:“花言巧语,满脸谄笑,在人面前显得十分谦卑恭顺,大史学家左丘明以此为可耻,孔丘我也认为这是可耻的。把心中的怨恨隐藏起来硬装出对人很亲近的样子,左丘明以此为可耻,孔丘我也认为这是可耻的。”

  为什么孔子对“巧言令色”如此反感,并牵扯到人的仁德问题,认为这样少有能做到“仁”的呢?不仅如此,大概是受老师影响很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们,也大都怀着同样的态度。所以,《论语》中两次出现了同一句话,很可能是因为重视,由不同弟子根据各自的课堂笔记,重复收录到里面去的。我琢磨着,孔门师生是一帮正直、真诚的人,做人的态度比较严肃,其中能说会道者不多,曲意逢迎、卖乖取巧更是其门风所不容的。如孔子曾说:“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里仁》)曾说:“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里仁》)曾说:“刚、毅、木、呐近仁。”(《子路》)都表现出他对巧于言辞的极不欣赏。也许他吃过轻信别人巧言的亏,接受教训而长了记性,所以还说:“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公冶长》)表现出他对花言巧语的格外警惕。

  其实,说话让人听着舒服并不是短处,表情和蔼或恭顺一点也无可厚非,甚至还是与人相处所应该要的。问题在于,有些 “巧言令色”之人,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挂在脸上的和心里着急要去做的,根本就是两码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在耍“两面派”,恭顺的外表下包藏着害人的险恶用心,这就涉及到了非常严肃的德性问题。宋儒朱熹似乎不太满意于孔子的过于委婉,在他的《论语集注》中说:“巧,好。令,善也。好其言,善其色,致饰于外,务以悦人,则人欲肆而本心之德亡矣。圣人辞不迫切,专言鲜则绝无可知,学者所当深戒也。”用一个“亡”字替代了“鲜”字,其意自然严重多了。而《四书辨疑》的作者认为朱子所说仍不到位,于是评论:“致饰于外,言甚有理。必有阴机在内,而后致饰于外,将有陷害,使之不为提防也。语意既已及此,其下却但说本心之德亡,而不言其内有包藏害物之心。所论迂缓,不切于事实,未能中其巧言令色之正病也。本心之德亡,固已不仁。不仁亦有轻重之分,其或穿穴逾墙,为奸为盗;大而至于弑君篡国,岂可但言心德亡而已哉!盖巧言,甘美悦人之言。令色,喜狎悦人之色。内怀深险之人,外貌往往如此。”“古今天下之人,为此巧言令色而无阴险害物之心者盖鲜矣。鲜字乃是普言此等人中有仁者少,非谓绝无也。”(转引自程树德撰《论语集释》)我以为,《四书辨疑》这些话是有道理的。

  现实生活中,巧言令色者往往有两个行为特点,不得不防。其一是在强势者面前虽毕恭毕敬,但内心却打着自私的算盘,说白了是把你当成工具用,如把领导作为进身腾达的阶梯。他整天围着主子极尽拍马溜须、阿谀奉承之能事,目的不外是让主子尽快地提拔他,甚至暗中谋划着如何取而代之。他百依百顺却口是心非、阳奉阴违,很少按照主子的旨意认真做事,实际就是一双很容易扎脚的“破鞋”,做啥都是不靠谱的。即使在主子因贪腐犯科被“双规”以后,他有“重大立功表现”还指望着您哪——不把您揭发个底朝天,自己怎么能解脱出来?其二是在弱势者面前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动不动就口出狂言、横行霸道,有时还会公然用极其残暴的手段来对付弱者。这两种极端表现统一在一个人的身上,竟看不出有什么不协调,好像所有的狗都一会儿面龇牙咧嘴咬人,一会儿又摇头摆尾做出很温顺的样子,其本性如此。古往今来,中国的官场总会培养出一批“狗腿子”式的“小人”,他们个个巧言令色却包藏祸心。孔子是曾经做过官的,也许他通过亲眼所见、亲身经历领略了那些人的言行,看透了他们败坏的本质,对之深恶痛绝,所以才发出“鲜矣仁”和“丘矣耻之”那样的浩叹。

  从一般人道德修养的角度,《论语》中这句话还是有教育意义的。“巧言令色”可另理解为巧妙的言语和完美的表情,一如现在如火如荼的各种演讲和选秀活动所要极力倡导的那样。殊不知,早在 2000多年前,孔子就已告诫我们,这两种东西是难以体现出美德的。做人要真诚。人的美德发于内而形于外。我们的言语和表情应该直抒内心世界。虽然有时迫于环境需要委婉的表达方式,但委婉与虚假是能够显然区别开的。过分夸张的外在表现因与自身的品性脱节,其“秀”的结果不大可能长久维持,经不住好事者们在网上启动“人肉搜索”。晋代有个叫张凭的说:“仁者,人之性也。性有厚薄,故体足者难耳。巧言令色之人于仁性为少,非为都无其分也,故曰鲜矣有仁。” (转引自程树德撰《论语集释》)按他的话,如果你达不到“仁”人的标准,也不要紧,只要你真诚,并且尽力做些好事,就可以了。

  【赏析二】

  “巧言令色,鲜矣仁”可以从三个角度去品味:

  其一,让你识人辨仁更具操作性,如果你遇到一味地讲漂亮话、好听话、奉承话,并且一直表现出和颜悦色的神情的,仁人的概率很低;

  其二,对人性的角度进行剖析。人有七情六欲,自然也有喜怒哀乐,如果一直是巧言令色的,那么一定是不符合常规的。对己,则是遮掩了人的本性的,一定心怀鬼胎;如果拿它要求别人,则一定是非人道的,这绝不是仁人所为;

  其三,对有子的论述进行纠偏,孝悌、不犯上不是一味地顺从,而是要从于己真诚、对人尊重出发。这里其实就暗含了中庸的度的把握。

  【赏析三】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此为警醒语,何尝不是心酸之语。

  擅于花言巧语,作出和善样子的人很少是有仁德的。儒家虽然一贯主张“仁”,倡导“温柔敦厚”,但对于“伪善”却是极力反对的。回想早年孔子也曾做过小吏,后又周游列国,游说诸侯,所见诸如此类“巧言令色”之徒应该不在少数,得出此结论应该是有现实基础的。

  当然,这里也有一个真伪的问题。若按原意,“巧言令色”未尝不让人向往,所以此句用了一个“鲜”字,可见在圣人眼里“巧言令色”并不是一无是处。自然流露的“巧言令色”与儒家推崇的“温柔敦厚”并不对立,甚至可以说孔圣人就是“巧言令色”的人。他前有游说诸侯,后又设坛讲学,不可谓不“巧言”;作为一个毕生宣扬“仁爱”的知识分子和老师,不可谓不“令色”,这点不像之后的老学究,生活的太过于严肃。然而孔子为何对于他自身写照的品质作出“鲜矣仁”的评价呢?可以推测的是,春秋晚期,礼乐崩坏,绝大多数人的“巧言令色”都是在生存和利益角逐中伪装出来的谄媚相,非但不是孔子自然流露的“仁”,甚至是笑里藏刀,暗藏杀机。

  由此,不难看出孔子之所以作出“鲜矣仁”的评价,未尝不是一种心酸的无奈和孤独。

  宕开一笔,想说的是人性进化的缓慢。从孔子所在的两千多年前到现在,科技进步快得匪夷所思,然而人性却并没有太显著的变化,两千多年前孔子只能在杏坛讲学,而不能在数典论坛传道授业;然而他那个时代的“巧言令色”的谄媚之徒如今仍然大行其道,比比皆是。不知孔圣人若活至今日,该作何评价?

  【赏析四】

  瓠山才子辩正如下:——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此非“警醒语”,也不是“心酸语”,而是果断语和否定语。说这句话时,孔子非常从容而自信,因为他接触过、观察过的“巧言令色”的人太多了。作者的揣测是错误的。

  要想理解孔子这句话,必须得知道这句话的来历,孔子的话好多都来于六经。“巧言令色”,出于《尚书·皋陶谟》“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巧言”更出于《诗经·小雅·巧言》:“巧言如簧,颜之厚矣。”(《毛诗正义》云:“《巧言》,刺幽王也。大夫伤于谗,故作是诗也。”)

  联系《尚书》,则知,“巧言”,即“静言庸违”;“令色”,即“象恭滔天”,“孔壬”,即“甚佞”(即“足恭”,便僻貌)。

  在《论语》中孔子又说:“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又曰:“是故恶夫佞者。”又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又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祝鮀之佞”,就是“巧言”;“宋朝之美”,就是“令色”。

  解读《论语》,要与其他章节连类贯通,更要参读六经本义。孔子的语气非常清楚地表明,“巧言令色”是贬义词,况且在《尚书》中指具体的佞人。说“巧言令色”是孔子“自身写照的品质”,这可万万要不得!

  所谓“人性进化的缓慢”也是一种不着边际的联想,跟这句话的主旨毫无关系。“巧言、令色、孔壬”之人在上古三代就已经存在,在春秋时代也存在,在现代社会也存在,在未来更会长久存在,拿心理学的术语来说,这是一种人格的类型,是由自己的平素修养所造成的,与“人性进化”的关系不大。

  ——甚至可以说孔圣人就是“巧言令色”的人。

  读《论语》竟然得出了这样荒唐的结论,等于白读了。

  ——不难看出孔子之所以作出“鲜矣仁”的评价,未尝不是一种心酸的无奈和孤独。

  “鲜” 字在这里的意思是“绝不可能”,“几乎没有”,孔子的语气充满了否定和轻蔑的意味,“心酸的无奈和孤独”,是鲜为可能的。要知道,孔子说这话的时候,是想起了《尚书·皋陶谟》中前贤的有关教导。孔子发言,是出于公心,“述而不作”,弘扬先圣道德,绝不会像现在的人一样以“私意”来解读经典。

  曾子没有什么“危机感”。论语强调:“仁者不忧”。他引用诗经那段诗是为了教导门人弟子,后面强调了一句“小子!”,应该注意体会,而不可断章取义。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这一段文章的意思是“身体受于父母,不敢毁伤”,所以让门弟子启衾观看,以示教导。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论语集注·卷四:

  程子曰:“君子曰终,小人曰死。君子保其身以没,为终其事也,故曾子以全归为免矣。”尹氏曰:“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曾子临终而启手足,为是故也。非有得于道,能如是乎?”范氏曰:“身体犹不可亏也,况亏其行以辱其亲乎?”

  由上可见,“这似乎也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没有多大关系。

(以上名句赏析来自网络,特此致谢)


2016-8-26 15:0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7  

其实,真实含意也许就是 to be honest, or to be unhypocritical


2016-8-26 15:0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8  

学习廖老师好译。

哈哈!:) 小草研究的深入。


2016-8-26 16: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9  

学习了上面的材料,再对比各个版本,我觉得辜的版本还真点中了现代人的某些陋习,比如现如今崇尚 Political correctness, 这个我认为就是孔子所说的 巧言令色 那些政客都是仪表堂堂,正襟危坐,振振有词,滴水不漏,面面俱到 = plausible speech and fine manners, 但是 underneath 呢,each and every one is a pedigree immoral character.


2016-8-27 01:0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0  

given how excellent Yong is, he can run a state


2016-8-27 01:0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6 03:26 PM:
巧言令色句,我觉得B译好些。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相比之下,最后一个翻译好些。但还可改进为:Confucius said: "Ranyong can also be made to govern a state."

为什么好些,其它版本又有何不妥,廖教授能否娓娓道来?谢谢!


2016-8-27 01: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