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转载] "床前明月光"中的“床”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海外逸士

#1  [转载] "床前明月光"中的“床”到底是什么意思?

退休教师重解李白“床前明月光”

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程实将考证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还和好友创作了《<静夜思>诗意图》

■本报记者董婷婷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句李白著名的诗句妇孺皆知,但是你能说出这里的“床”指的是什么吗?想必十人中有八九位会解释成“睡床”。我市有位年近六旬的退休教师程实,却对此解释产生了怀疑,经过一番考证,得出的结论是“床乃井床,即井台上的围栏”。这一考证结果不但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还和好友创作了一幅《<静夜思>诗意图》。昨日,退休教师程实向记者讲述了他考证的过程。

女孩读诗促使程实考证诗意

“这首再简单不过的诗流传了这么多年,大家早已对它非常熟悉,而且,诗意基本也被理解为诗人躺在床上,看见床前的月光,以为是秋霜。要不是一次无意中听到一位小女孩讲诗意给我听,我还不会对它在意。”1946年出生,现任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的程实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去朋友家做客,朋友的小女儿正在念这首诗,程实就让女孩讲一讲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她用稚嫩的声音说,‘诗人睡觉醒来,发现月光照在地上,像落下一层霜……’”当程实提出,“这么解释一定正确吗”时,小女孩坚定地告诉他,这是我们老师讲的,他就让我们这么说。

程实原本就喜欢刨根问底,一听女孩这么说,马上想到思考了很久的问题,月光即使能洒在床前,但霜是不能落到室内的,所以,不能写出“疑是地上霜”。这样比喻完全不恰当。程实马上询问了几位小学语文教师,发现大家都将“床”解释成睡床。

李白所言的“床”应为井床

“至于考证的结果,说起来十分简单,就是将‘床前明月光’一句的‘床’理解为井床,而井床是井台上的围栏。”程实笑着告诉记者。如果李白写这首诗时真的是从床上醒来,他不会将室内的月光疑为秋霜。

昨日,程实拿出《辞海》给记者翻看“床”一词的注释。其中,就有一项释义为“井上围栏”。“诗人背井离乡,在冷落的深秋时分,一个人站在井台上,望着天上明月,看到围栏处洒落的月光,勾起思乡之情。显然,这样的解释更为妥当。”

程实的论文《新议李白<静夜思>中的“床”字》发表后,揭开了文坛多年的错解,即《静夜思》中的“床”不是“睡床”而是“井床”。论文不但取得了版权,而且被广泛转载,并被译成日、英文在国外流传。

希望建造诗意图雕塑

程实说,他能在古诗文方面取得不俗的成就,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已经离世的父亲。“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父亲就将我抱在怀里,教我背诵古诗。”在为程实讲解《静夜思》时,父亲就告诉他后来的文人在理解这首诗时一直存在争议。这为他以后的对此深入研究给予启迪。

论文发表后,“创作一幅诗意画”的想法一直在程实脑海中萦绕。当和好友年画画家齐世坤提及时,两位大连老人一拍即合,《<静夜思>诗意图》应运而生:云淡风轻,月光清朗,远山朦胧。诗人一身文人打扮,昂首于井台之上、围栏之旁,吟诵诗作



天生我材竟何用﹖
2016-8-21 13:44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2  

ZT:  床:五种说法。⑴指井台。已经有学者撰文考证过。中国教育家协会理事程实将考证结果写成论文发表在刊物上,还和好友创作了《诗意图》。⑵指井栏。从考古发现来看,中国最早的水井是木结构水井。古代井栏有数米高,成方框形围住井口,防止人跌入井内,这方框形既像四堵墙,又像古代的床。因此古代井栏又叫银床,说明井和床有关系,其关系的发生则是由于两者在形状上的相似和功能上的类同。古代井栏专门有一个字来指称,即“韩”字。《说文》释“韩”为“井垣也”,即井墙之意。⑶“床”即“窗”的通假字。⑷取本义,即坐卧的器具,《诗经·小雅·斯干》有“载寐之牀”,《易·剥牀·王犊注》亦有“在下而安者也。”之说,讲得即是卧具。⑸马未都等认为,床应解释为胡床。胡床,亦称“交床”、“交椅”、“绳床”。古时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马扎功能类似小板凳,但人所坐的面非木板,而是可卷折的布或类似物,两边腿可合起来。现代人常为古代文献中或诗词中的“胡床”或“床”所误。至迟在唐时,“床”仍然是“胡床”(即马扎, 一种坐具)。


2016-8-21 13:4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孤例不足为证,还有谁这样单用一个“床”字指井沿栏杆?再说了,读过莊子、說苑、淮南子的人都知道“韩”的意思是井沿栏杆。李白如果真是指井沿附近地上的月光,为什么没有写“韩前明月光”?


2016-8-22 11: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  

这样的探讨很好!赞一个!


2016-8-22 17:3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5  

不是天下第一吗? 为什么要搬别人的东西来帖呢。自己写不出,能力那么差,这个都判断不了,拿出吹牛功夫嘛。

既然自己不懂,好好向廖博士学习吧。


2016-8-22 21: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6  

天下第一的功夫都放在吹牛和到处背后说人坏话上去了,真正学术就不行了,转贴也不经脑子思考,抄袭别人的也是,譬如绿帽文。


2016-8-23 08: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7  

廖博士的意思是: 這的確是指床了?  轉貼別人考證只是供大家參考。這是常識,你懂不懂。你連這點常識都沒有? 你認為這又是一次攻擊我的機會,就迫不及待跳出來,卻不知這又是你自我暴露智力不足。不懂常識。可憐呀。可嘆呀。你這點智力只適合回家睡覺去。

你老是不意識到這裡有許多網友在看着。你每次攻擊我,都違反思維邏輯。都自我暴露,成為大家的笑柄。大家不公開笑出來是不想捲入我們的矛盾圈。


2016-8-23 09:30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哪来这么大的无名火?

我所指出的不仅是不同意见,而且是做学问的方法:不要因为自己突发奇想就可以立言著说,要有详实的论证,足够的例子,也可以反证。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6-8-23 02:30 PM:
廖博士的意思是: 這的確是指床了?  轉貼別人考證只是供大家參考。這是常識,你懂不懂。你連這點常識都沒有? 你認為這又是一次攻擊我的機會,就迫不及待跳出來,卻不知這又是你自我暴露智力不足。不懂常識。可憐呀..



2016-8-23 09: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  

同志呀,請注意,這不是我的論證。是別人的論證。我只是轉貼過來給大家作個參考。說你智力差,邏輯思維差。還要強詞奪理。不過你一向強詞奪理的。也不在乎讓人笑。佩服,佩服。


2016-8-23 10:0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0  

O,  jibjesus, come on,  knock it off.

If you  think you are capable then prove it by going with a traditional publishing house and get positive comments from your readers, is it that difficult to fulfill?


2016-8-23 10: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1  

我说过这是你的论证吗?你连这能力都未必有吧?最多就是附和转抄而已。在这条线此帖之前我攻击你了吗?不要给自己贴金,也不要看到一点异于你赞同的观点就暴跳如雷。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6-8-23 03:09 PM:
同志呀,請注意,這不是我的論證。是別人的論證。我只是轉貼過來給大家作個參考。說你智力差,邏輯思維差。還要強詞奪理。不過你一向強詞奪理的。也不在乎讓人笑。佩服,佩服。



2016-8-23 10: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2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56331.html


前些时候我看了赛珍珠的“大地”,也学写了一些读书笔记。

最近得知廖康博士有著作“赛珍珠. 横跨太平洋的文化桥梁”  很想一读。

Pearl S. Buck: A Cultural Bridge Across the Pacific (Contributions to the Study of World Literature)  Liaokang

来源:https://www.amazon.com/Pearl-S-B ... 0313301468?ie=UTF8&*Version*=1&*entries*=0

Pearl S. Buck's portrayal of Chinese peasants was the first literary representation, in China as well as in America, of the majority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Her work changed the image of the Chinese people in the American mind―ultimately facilitating the 1943 repeal of the 61-year-old Chinese Exclusion Act and arousing Americans' support of the Chinese resistance against the Japanese aggression in World War II. From a multicultural point of view, Chinese scholar Kang Liao analyzes Buck's phenomenal success and the ensuing neglect of her works by American critics. Liao's insights into Buck's function as one of the few writers from an age of Eurocentrism who shed light on a new age of multiculturalism will be of interest to both students and scholars interested in race, class, and gender issues.  

廖康博士介绍: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648908/10768883.htm



英汉翻译教授,在加州蒙特瑞国际研究学院翻译研究生院教书。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英国阿伯丁大学、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英文系,分别获得英文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出版过英文著作《赛珍珠——横跨太平洋的文化桥梁》,获美国大多数大学图书馆收藏,并与其他学者共同出版过《成人教育百科全书》和六本英汉译著,在各报刊杂志及文学网络上发表过二百余篇中文影评、书评、小说、散文和东西方文化比较研究文章和随笔。


2016-8-23 10: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6-8-23 10:09:
同志呀,請注意,這不是我的論證。是別人的論證。我只是轉貼過來給大家作個參考。說你智力差,邏輯思維差。還要強詞奪理。不過你一向強詞奪理的。也不在乎讓人笑。佩服,佩服。

说这些没有用的。你说你智力不差,你出一本书给大家看看去证实你能行不就结了?  

怎样去证明? 譬如或学越华作家潘宙: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51759.html  

有书,有链接, 在哪里上架,一清二楚。 这些都是铁一样的证据。

你说你有书,在哪里?什么名字? 作为作者什么名字? 你得到过什么好评?  你就是一个ID“海外逸士”而已 。谁知道你是谁?你连自己的中文名字,英文名字都不敢告诉人。 

 影都没有的事情,所以不是吹牛是什么?  


多谢各路英雄出手相助打击某些通过恶劣行为去沽名钓誉,自吹自擂,恶毒贬损真正有才华翻译家的无耻之徒!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3 10: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2 04:23 PM:
孤例不足为证,还有谁这样单用一个“床”字指井沿栏杆?再说了,读过莊子、說苑、淮南子的人都知道“韩”的意思是井沿栏杆。李白如果真是指井沿附近地上的月光,为什么没有写“韩前明月光”?

李白是作诗高手,应该知道 床 和 韩 的特殊含义,为什么不用,这个无人知道,也许床比韩好?虽然也算是同义词。床 字似乎早就有井栏意思了,并非这位退休老师的突发奇想吧?

第  1 幅


2016-8-23 18: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5  

这才是学术式的讨论,但还没有说服我,需要更多例证。主要也是因为说床前,而非井沿前,也说得通。睡不着觉,想家,看到月光满地,这很通顺嘛。为什么一定是井沿栏杆呢?淮南王诗用床是为押韵,且有井在其前,意思很清楚。李白的诗就不同了,明明有准确的“韩”字,为什么要用一个不常用的字眼来表示井沿栏杆?再说夜晚到井边干什么去了?太突兀。


2016-8-23 18: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3 11:17 PM:
这才是学术式的讨论,但还没有说服我,需要更多例证。主要也是因为说床前,而非井沿前,也说得通。睡不着觉,想家,看到月光满地,这很通顺嘛。为什么一定是井沿栏杆呢?夜晚到井边干什么去了?太突兀。

突兀?不会吧?诗人睡不着,起来到屋子外面的院子里走走,院子里正好有口井,然后就在井栏上坐下,看看天,再瞧瞧地,这个 scenario 不突兀吧?当然,你说的也合乎逻辑,是啊,爬起来在屋子里,在窗前徘徊,那床也正好就在窗下,诗人偶尔对外看几眼,窗外明月高照,银光铺地,一时起诗性大发,这也是说得通的。而且,我认为 床 - bed 比 井栏 well-fence 更浪漫,更富诗意。还有一条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事就是翻译起来更容易押韵


2016-8-23 18:3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7  

没有上下文托衬,夜晚和床,夜晚和井,哪个自然?哪个突兀?


2016-8-23 20: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8  

诗人喝高了,迷迷糊糊跑到井边?  

同意廖教。当然是床了, 睡觉的床。 思乡睡不着才披衣起床,恰巧那时的月亮装饰了他的窗子,银光洒地上。


2016-8-23 21: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9  

诗的标题是《静夜思》,所以床就是睡觉的床。如果是《井畔吟》,床则可能是井沿栏杆。比如李贺《后园凿井歌》“井山辘轳床上转”,要提到井,才让人明白他说的床是指井沿栏杆。现有的例子都是这样。另一方面,床字的第一义就是坐卧的器具,所以没有上下文,by default, 人们都知道那是指睡觉的东西,不会指井沿栏杆。比如陈学洙的《茉莉》:“银床梦醒香何处,只在钗横髻发边。” 若有人说是银子的井沿栏杆,像上面淮南王一样,那就太勉强了吧;就算他梦游到井边了,也不会有个女子陪他在井栏边睡觉呀。


2016-8-23 21: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0  

“地上霜“ 句体现了诗人丰富的想象力。  屋内怎么会有霜?所以用了疑字,让人联想。诗人写诗不是天文学家在做天气报告,诗人怀疑床前有霜是一种意境,是趣味,天文学家怀疑有霜是实地观察。


2016-8-23 22: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1  

描写月亮爬到窗子意境的诗词有很多, 譬如“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既然自吹对诗词有研究, 应该懂得这些基本的句子和意境, 缘何会转来这种毫无想象力,没有诗词常识的论述? “屋内不会有霜”  这样的分析确实是贻笑大方。  


2016-8-23 22: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2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到底是明月还是山月?


2016-8-24 04:3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3  

一位日本学者将 床 译为 couch, 这个也蛮有意思的。为什么?


2016-8-24 04:4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4 01:46 AM:
没有上下文托衬,夜晚和床,夜晚和井,哪个自然?哪个突兀?

同理啊,没有上下文衬托,二个都有可能,如果仅仅凭标题来确定是睡床的话,似乎也不够严谨吧?


2016-8-24 07:1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4 07:17:


同理啊,没有上下文衬托,二个都有可能,如果仅仅凭标题来确定是睡床的话,似乎也不够严谨吧?

哈哈!:)

既然是“静夜”

三更人静的夜晚,一般情况下当然是睡觉了,不然干什么?  睡觉得躺床上把,睡觉不躺床上,难道躺Chair上? 去井栏干嘛?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4 07: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6  

“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同样道理,我不认为晏几道会把画屏搬到屋外去才能有这个诗才。

反之,李白不需要走出屋外去看地上的月光才能引起他丰富的想象力。


 


2016-8-24 07: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7  

转贴的人不认为是床,是Chair. 请看我的评论。 这个”床“ 他不认为是屋外的井栏。

至于他为什么认为是椅子,可能他喜欢把椅子当床。


2016-8-24 07: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28  

从诗要表达的主题看,“床”作“睡床”解比作“井床”解更切题。


2016-8-24 07: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4 12:27 PM:


哈哈!:)

既然是“静夜”

三更人静的夜晚,一般情况下当然是睡觉了,不然干什么?  睡觉得躺床上把,睡觉不躺床上,难道躺Chair上? 去井栏干嘛?

静夜=三更? 不一定吧?静夜也可以解读为静静的夜晚。夜晚范围就比较广了。


2016-8-24 08:0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at 2016-8-24 12:58 PM:
从诗要表达的主题看,“床”作“睡床”解比作“井栏”解更切题。

可以进一步再读它的姐妹篇 《秋夕旅懷》


2016-8-24 08: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6-8-24 08:02:


静夜=三更? 不一定吧?静夜也可以解读为静静的夜晚。夜晚范围就比较广了。

我不反对你认为那是井床。 我这是分析为什么我认为是睡床。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4 08: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4 01:09 PM:


我不反对你认为那是井床。 我这是分析为什么我认为是睡床。 

小曼同学,探讨不可以带有个人“恩怨”感情,呵呵呵,我没有 side with "井栏‘, 也没有 side with ’睡床‘,


2016-8-24 08:1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3  

原本以为小草支持“井床” 呢 , 可现在人家认为是Chair呀。 哈哈哈! :)
咋整的? (东北话)


2016-8-24 08: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4 01:18 PM:
原本以为小草支持“井床” 呢 , 可现在人家认为是Chair呀。 哈哈哈! :)
咋整的? (东北话)

小曼同学,你可能没看我上面和廖先生的探讨吧?你看了就知道我的观点倾向了,呵呵呵


2016-8-24 08:2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5  

没有所谓的,大家都知道那个Id就是个 (Idiot),笑话。 

幸亏小草你不支持我, 要不他就污蔑你了:”你为什么支持她呢? 你们是什么特殊男女关系? 肯定有特殊关系。“

我反驳: 你什么意思?

那个ID就说: 如果你们不是特殊男女关系,你为什么要辩护你? 肯定有鬼。

以上是今年年初那个ID闹的笑话。

哈哈哈  :)


大家当娱乐来看。 我顺便练习打字,不是很好吗? :) 


2016-8-24 08:2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6  

大略看了。

就如我写ID

有人认为我写Idiot

有人认为是 Identification 一样,同样道理。

因为诗人已经作古,我们没法求证,只能按常理来理解。

李白名句“黄河之水天上来” 你是怎样理解的?

地面上有霜, 难道一定是屋外吗?   我看是一种文学修辞。  文学作品不是科学家做实地考察。


2016-8-24 09: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7  

就算你不反对那人,他肯定会伺机报复,会往男女关系上面扯,坏人老了。 :) 

他现在想求和不过是怕我在他死后对他鞭尸。 他Email对我说:你将来会成为伟大的翻译家。 


哈哈哈。:) 也许。 

但我为什么要做伟大的翻译家呢? 我就是贪玩而已。 现在主动权不在他那里。 我也随时可以不玩,也可以随时继续评论。 (我从来没说自己译的好,写的好。)


 


2016-8-24 09: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8  

胡床才是椅子或马扎之类的坐具,没有“胡”这个修饰字,床就是睡床。


2016-8-24 10: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9  

這個問題簡直沒有繼續討論的必要。你們不可能得出統一的結論。除非有人晚上夢見李白,他能告訴你究竟什麼意思。

有些不必要的爭論完全是因為有些人知識太少。看到不在他們知識範圍內的情況或用法,就認為是錯的,就以為機會來了,可以攻擊了。最後卻暴露自己知識太少。奉勸以後少攻擊別人,多充實自己,就不會當眾出醜。

我這裡不具體指任何人,只指情況。請勿自我對號入座。


2016-8-24 15:47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6-8-24 15:47:
這個問題簡直沒有繼續討論的必要。你們不可能得出統一的結論。除非有人晚上夢見李白,他能告訴你究竟什麼意思。

有些不必要的爭論完全是因為有些人知識太少。看到不在他們知識範圍內的情況或用法,就認為是錯的..

你的垃圾实在太臭。  

你自认是狗, 智力不足,留下笑柄, 再蹦跶,自我解围也是娱乐大家。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8-24 15:4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1  

老外诗人对这个ID的烂英语的恶评:

“ yours appeared to be missing words, it wasn't just a question of syntax. You can re-order words in English but they still have to form a coherent sentence,” 

“你似乎漏掉了词,这不单是语法的问题。英语你可以重新排列顺序,但你仍然必须组织一个连贯的句子。”

阅读点击:

http://www.writingforums.com/threads/128367-Works-of-xlwoo


另一老外诗人评海外的译文: “Let it be English, I wouldn't read them if they don't make sense.  I'd almost even prefer a dirty direct google translation vs. something which doesn't create the imagery of the poem.”

把它整成英语吧,读不通的英语我是不去读的。读你一点没有诗意,没能体现诗意象东西我还不如读Google直接翻译出来的无厘头,读不通的译文。

阅读点击:

http://www.writingforums.com/threads/128367-Works-of-xlwoo

海外在中国人社区吹自己天下第一蒙骗不懂英语的中国读者, 手法肮脏, 同时他不择手段想方设法贬损各大翻译家企图去抬高自己的身价,手段卑鄙,无耻。多谢各位朋友支持我把这个ID扫下译坛, 还翻译界一个干净,清新的环境。现在它已经出尽了丑,丢尽颜面, 再蹦跶也是给大家娱乐。


2016-8-24 16: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2  

好了,各位都是饱学之士,为什么不能以礼相待? 我刚鼓捣完李白的另一首五言排律,现在贴上来让大家当 punching bag 好了,呵呵呵,献丑了,呵呵呵


《秋夕旅懷》- 李白
   
涼風度秋海  
吹我鄉思飛
連山去無際  
流水何時歸
目極浮雲色  
心斷明月暉  
芳草歇柔豔  
白露催寒衣  
夢長銀漢落  
覺罷天星稀  
含悲想舊國  
泣下誰能揮                 

A Verse by Li Bai
(My Nostalgia on an Autumn Night)

The chill wind floweth across the autumn sea
And bloweth to ope my nostalgia’s wing.
Lo, many a hill but home I can see,
Oh, flowing waters, when are you homing?
I gaze at the floating clouds afar,
My heart breaketh while watching the cold clear moon.
Withering the beauteous grasses are,
The white dews urge me to have warm robes soon.
My dream oft lasteth long till Milky Way sinketh,
When I awake, I only see stars few.
Of my dear hometown my grievous heart thinketh,
Oh who could, who could stop my tears of rue?

Tr. Xiao Cao


创作背景

李白于公元726年(唐玄宗开元十四年)旧历九月十五日的扬州旅舍创作《静夜思》,时年26岁。《秋夕旅怀》诗当为《静夜思》的续篇,亦为同时同地所作。

(创作背景来自网络,特此致谢)


2016-8-24 21:1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3  

海外逸士,这次我看得很清楚,是你先无礼,廖康先生是来和你探讨的,他不是来攻击的,也许你过分敏感了- over-sensitive? 探讨就是有人说好有人说坏,debating 嘛,这个应该是你非常习惯的事,为什么不能好好说话?


2016-8-24 21:2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4 03:46 PM:
胡床才是椅子或马扎之类的坐具,没有“胡”这个修饰字,床就是睡床。

赞同!


2016-8-24 21:3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5  

呵呵,好译! :)

你说的不错。 是它先攻击人在先。 


当年也是它先当众侮辱我的翻译,公开用最恶毒的手段来侮辱我的人格,人品, 现在它想私下求和,自抽嘴巴, 自称自己是畜生是狗奴才就当没事? 有那么便宜的吗?  

它不公开道歉, 就算我现在不羞辱它, 它死后我也会鞭它的尸,这是没什么好商量的事。  一样事情很清楚: 我从来不会先去攻击别人的作品,更加不会因为与人辩论演变成去攻击他人的人格。 我在其他论坛都有很好的声誉。  最开始我一上网发帖时, 这老畜生就对我乱吠,攻击我。 之前我不知道它是谁,没听说过有这个ID的存在。


2016-8-24 21: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6  

为嘛把佳作放这档次的帖子底下?应该另起一线让更多人读到。


2016-8-24 22: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5 02:38 AM:
呵呵,好译! :)

你说的不错。 是它先攻击人在先。 


当年也是它先当众侮辱我的翻译,公开用最恶毒的手段来侮辱我的人格,人品, 现在它想私下求和,自抽嘴巴, 自称自己是畜生是狗奴才就当没事? ..

小曼同学,要说公开道歉嘛,其实海外逸士也算给你赔礼了,to forgive is divine


2016-8-24 22:4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8  

我没看到它公开叩头道歉。它那些私下叩头,恶心变态的话是对我的骚扰。

既然是有心悔改,现在被人抽歪它臭嘴也得打掉牙往肚子吞,我没有叫它攻击我的。

它没有咬你的原因是它试图挑拨我们,被人识破。


2016-8-24 22: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4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5 03:46 AM:
为嘛把佳作放这档次的帖子底下?应该另起一线让更多人读到。

Yeah, your suggestion seems terrific


2016-8-25 00:2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5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6-8-25 03:52 AM:
我没看到它公开叩头道歉。它那些私下叩头,恶心变态的话是对我的骚扰。

既然是有心悔改,现在被人抽歪它臭嘴也得打掉牙往肚子吞,我没有叫它攻击我的。

它没有咬你的原因是它试图挑拨我们,被人识破。

Hahaha, methinks overseas hermit hath really ground our beautiful Xiaoman's gears)


2016-8-25 02:1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侃山闲聊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