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狂人日记(5)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Xiaoman

#1  狂人日记(5)

我上次的日记写到那两位老兄为争女朋友打了起来。

两男人为女人打得头破血流,真有出息。

就他们两个,骂架不行,打架更糟糕。 骂架和吵架都是需要讲究艺术的,他们什么都不懂,需要学习。我建议他们先读懂梁实秋的【骂人的艺术】不要出口就国骂,丢人。 如果非打不可,就要打得漂亮。如果什么都不行,就别表演男子单打, 搞到要出动警察。这样的男人让人鄙视。

动手的男人都是粗野的 (可能我真的很讨厌他们,他们人品不行,还长得那么猥琐。 若是帅哥为女人打架还有观赏性) 为了一个年轻女人Cindy动手,两个丑陋的男人,加起来都250了,要文化没文化,要样貌没样貌,不知道他们还活着干嘛。为老不尊的家伙。这下他们又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柄,笑料。


或者世界上真有活腻的说法,倒退100年, 80岁已经是长寿,到我们这把年纪(我116)活着纯粹是托了高科技医疗的福。 他们没事做,可我忙得很,每天还是忙于翻译和写作,虽然作品很少出版。  

我儿子前几天给我带来了新的营养产品,说是新出的好东西,能帮助提高记忆力。

可是,有些事情我宁愿永远不去记起。最愚笨的事情莫过于老回忆不愉快的往事。 活着过一天少一天了, 应该要多想开心的事。 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我确实记不起了。


我觉得不需要食用这样的产品,顺手把它搁在壁炉架顶上。 我问他有没有吃了能使人恢复年轻美貌的的东西,他说还没研制成功。 说到年轻貌美,这个使得我记起自己曾经翻译的一首诗:


浣溪沙(赠闾丘朝议,时还徐州)
一别姑苏已四年。秋风南浦送归船。画帘重见水中仙。

霜鬓不须催我老,杏花依旧驻君颜。夜阑相对梦魂间。

It has been 4 years now since I left  Gusu
In the autumn Nanfu I said good bye to you  
Now look at your portrait again, you still look like an angel  
Oh,  grey hair in both side of my temples made me look so old  
You are still as beautiful as a brilliant apricot flower,
I miss you, but only at  night in the dream we can see each other.   

2013



April 8, 2066

狂人日记连载: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517/article-240530.html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4-8 16: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  



2016-4-8 18: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