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短篇小说] 遭遇外星人 (短小說)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海外逸士

#1  [短篇小说] 遭遇外星人 (短小說)

1

        我賴以為生的方式﹐本來叫作爬格子﹐現在叫作敲電鍵。空下來的時候打打太極拳﹐以保持基本的健康。老伴說我是文武雙全。可惜我文只能果腹﹐武不能保身。在人群裡﹐我常被擠得邊緣化。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稱作文人﹐不過我確實養成了一個與寫作共存的壞習慣﹕吸煙。一天兩包是起碼的。老伴說家裡不能多存錢是給我抽煙抽窮的。我說錢這個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日子能過就好﹐要多做什麼。老伴說留給兒子。我說兒子有手有腳﹐還有頭腦﹐不會自謀生路嗎﹐為什麼要啃我的老骨頭﹖要兒子有出息﹐就把他推到大風大浪中去。老伴說淹死了怎辦。我說﹐所以父母的責任是把他養成有健壯的體魄﹐讓他學會高超的游泳技巧﹐隨後就對他說拜拜﹐讓他像小鳥一樣地到遼闊的天空裡去飛翔﹐並且希望他不要再回來躲到老鳥的翅膀下。
        我兒子飛了一圈﹐已經鴛鴦交頸﹐築成自己的窩﹐並且也有了他們自己的小鳥。由於住在同一個城裡﹐他們倒經常帶了孩子來看我們老倆口。六歲的孫子最喜歡站在我旁邊看我敲鍵。我發現男孩的好奇心比女孩強。如果女孩也有好奇心的話﹐兩者好奇的目標不一樣。一位老友的外孫女﹐當時六歲﹐一天跟她媽媽出去﹐在路上走時﹐看到一個孕婦。她問媽媽為什麼那個女人肚子特別大﹐是不是應該減減肥。她媽笑死了﹐說﹕“她肚子裡懷了孩子﹐就像我當時懷著你一樣。”那孩子又問﹕“為什麼要媽媽懷孩子﹐不能爸爸懷孩子嗎﹖”這怎麼向孩子解釋呢﹖她媽只能說她長大了會懂的。不料孩子不依不饒的﹐繼續問﹕“媽媽為什麼會有孩子呢﹖”這又是個難回答的問題。不過﹐後來那孩子自己找到了答案。有次﹐她爸媽帶她去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不久﹐那位太太有孕了。當孩子看見時就說﹕“媽﹐我知道為什麼媽媽會有孩子了。”她睜著大眼睛看著她媽。她媽笑著等她說下去。“吃了喜酒就會有孩子。”她媽本想問她﹕她也跟去吃了喜酒﹐怎麼沒孩子。後來一想﹐別把孩子搞得更糊塗。
        每當我孫子來時﹐我總坐在電腦前敲鍵。他就站在邊上看﹐還要不斷提問。一會問怎麼字打在鍵上﹐卻出現在屏上。一會問怎麼打的是漢語拼音﹐屏上出來的是漢語。我還真回答不了這些問題。我只能對他說﹕“爺爺在寫東西﹐別打擾。寫錯了可要給編輯打屁股的。”孫子說﹕“打誰的屁股﹖”我說﹕“當然打你的。是你讓我寫錯的。”“那編輯到我們家裡來打我﹐還是讓我到他那裡去打我﹖”多可愛的問題。只有孩子才問得出。
        有一天﹐我帶他去遊樂園玩。有個迴轉木馬﹐在一高一低地跳躍前進。我孫子也要去騎一下。於是我們排隊等候。一轉結束﹐輪到我們。孫子挑了一匹基調色彩是天藍的。這說明他也有我的基因﹐喜歡白雲藍天﹐也喜歡大海的蔚藍。地球的基本色彩﹐除了藍﹐就是綠色的植被。生命就是跟這兩種顏色有關。一個熱愛藍綠色的人是一個平靜地熱愛生命的人﹐而不是把生命浪費在紅黃色中。
        孫子騎在木馬上﹐裂開嘴直笑。這麼小的孩子是不能一個人騎在木馬上的﹐所以我站在木馬旁邊﹐一手握著鐵杆﹐一手扶著他。伴隨著輕快的音樂聲﹐木馬在起伏跳躍前進。孫子突然問﹕“爺爺﹐木馬怎麼會一高一低的﹖”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因為下面有彈簧。”後來一想不對。可能下面是液壓裝置呢﹖我豈不是給了他錯誤的答案﹐豈不是誤人子弟﹐不﹐應該是誤己子弟。不過﹐我也不知道下面究竟是彈簧﹐還是液壓裝置。我得瞭解一下﹐再給他個正確答案。木馬停了﹐我們就走下轉台。我找個機會﹐問了下操縱人員。他說他也不清楚。他只管操縱。是呀。社會分工越細﹐知識面越狹。好吧﹐我只能把問題下傳﹐讓我兒子去回答他兒子。誰叫他生了那麼一個好奇心強的兒子。

2

        後來我身體不好﹐不斷咳嗽。我只好自動退休。退休後﹐本想好好歡度晚年﹐不料咳嗽轉劇﹐只能遵醫所囑而戒煙。但後來又咳血了﹐看醫檢查後﹐得知是晚期肺癌﹐只能活三個月﹐最多半年。親朋好友聞訊都來看望我﹐還帶了大包小包。說句不是玩笑的話﹐家裡從此不要自己買水果。因為認識的親友多﹐以三個月的剩餘壽命算﹐每人還輪不到一趟。所以我也就坦然受之﹐讓他們給我在九泉下留下個好印象。
        兒子和媳婦當然也帶了他們的兒子來看我﹐還買了好吃的東西。他們跟我討論治療的方案。我說這個只能留給醫生去傷腦筋了。文人和電腦工程師是無能為力的。他們為了我能愉快地度過這些最後的日子﹐增加了他們來看我的次數。他們知道我不喜歡傷心流淚的樣子﹐就儘量跟我說說笑笑。人一生下來是以哭來開始人生的。人應該以笑來送走生命﹐雖然並不是每個人都笑得出來的。
        現在﹐一個絕對嚴峻的問題擺在我前面﹕究竟怎樣去度過我生命中最後的短暫時光。有兩個選擇﹕愉快地享樂一下﹐或做些助人為樂之事﹐使剩餘生命像蠟燭最後的一閃﹐照亮別人。有好幾天﹐我的選擇在兩者之間搖擺。後來﹐我決定擲硬幣﹕反面﹐自己享樂﹔正面﹐助人為樂。結果老天給了我正面。我只能做蠟燭了。
        做好事可以各種各樣的﹐但只能量力而行。我的退休工資不高﹐所以生活水平略在貧困線以上。我沒法採取捐款行動。我唯一的本領只能寫東西﹐現在又不能在馬路邊上擺個攤﹐代人寫書信。我心裡沒轍﹐就到處走走﹐看有什麼合適我的事可以為大眾服務。一天﹐我在馬路上看見有些老頭老太在馬路邊上作糾察﹐幫助小朋友過馬路。我想這件事我能做。於是﹐我就在馬路上作了糾察﹐幫助小朋友或殘疾人過馬路﹐或者指引迷路者。為了保證指迷的質量﹐我買了份地圖﹐每晚在燈下研究﹐要熟悉附近所有的小巷子。
        白天忙完﹐傍晚回家休息。一天天就這麼過。老伴總準備好熱飯熱菜等我。自從我查出肺癌以來﹐老伴的臉色一直是多雲到陰。我希望她不要下雨。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變成龍婆﹐行雲佈雨。毛毛細雨還可以﹐滂沱大雨會淋得我感冒的。
        一天﹐我站在路邊﹐見一個瞎子在慢慢點著拐棍走過來。他手裡還抱著樣東西。他走近時﹐我一看他手上抱的是個導盲犬。導盲犬是一種經過訓練的狗﹐能引導盲人過馬路什麼的。但現在的導盲犬已經不再是活的狗了﹐而是一種電子產品。如果盲人要去一個地方﹐可以把地址輸入﹐那電子犬就會把盲人領去那個地方。如果碰到高低不平之處﹐它會發出聲音﹐讓盲人注意。它還會根據路上車輛情況﹐把盲人導過馬路。但現在看上去那個電子犬壞了。那盲人不知該怎麼辦。
        我走上去說﹕“先生﹐要人幫助嗎﹖”他點點頭說﹕“謝謝。”我問﹕“你要上哪裡去﹖我送你去。”他說﹕“我本來要去一個朋友家。可現在去不成了。”我說﹕“你把地址告訴我。我可以送你去。”他說﹕“我記不住地址﹐是我女兒把地址輸入這東西裡去的。”他用嘴指了下懷裡的電子犬。我說﹕“那我就送你回家吧。家裡的地址你總記得。”他告訴我他的家庭地址。我腦子裡馬上閃出一幅地圖。那地址就在過兩三條馬路那邊。
        一路上﹐我們聊了起來。我問他眼睛是從小瞎的﹐還是以後瞎的。他說他眼睛從出世來就有先天性缺陷﹐後來一點點就瞎了。好可憐的人。我只好安慰他說﹕“眼睛瞎還不要緊﹐最多生活不方便。只要心裡亮就好。有的人眼睛是亮的﹐可心裡卻一團糊。”說著﹐就到他家了。
        有一次﹐我在馬路上轉悠﹐看見一個三四歲的男孩站在人行道上哭。我走過去說﹕“小朋友﹐別哭別哭。是不是媽媽不見了﹖”小孩點點頭。我說﹕“你媽媽一會兒就來了。我給你買個冰淇淋吃。好不好﹖”小孩又點點頭。我為他買了個蛋卷冰淇淋﹐帶他回到原來地方﹐坐在附近商店的台階上等。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見一個中年婦女匆匆奔來﹐一路上還在大聲叫著。“叮叮﹗叮叮﹗”坐在我邊上的孩子馬上跳起來奔了過去。“媽媽﹗”我也站起來跟了過去。我問﹕“這孩子是你的嗎﹖”(其實﹐這句是廢話。孩子有不認識自己媽的﹖不過﹐細想下來﹐中國人的這類廢話太多了。余何人也﹐豈能免俗。)我看見那位女士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猜想她剛買到了便宜貨。化幾個小時逛街買便宜貨是女士們的愛好之一。男士們除了陪女士們逛街以外﹐一般不會自己一個人逛幾個小時的街。男士們的時間大多化在泡吧上﹐特別有吧女的吧裡。但哪個吧裡沒有吧女﹖沒吧女的吧是決不能存活的。
        我微笑著對那位女士說﹕“買到便宜貨了﹖”她只是笑笑。我又說﹕“買便宜貨就不要孩子了﹖”她說﹕“我讓孩子跟上我的。”我說﹕“以後你得把孩子拴在你的裙帶上。”她自嘲地說﹕“你要我把裙帶風刮到孩子身上﹖”

3

        晚飯後﹐每當睛天﹐我常去附近公園裡散步。每每仰望星空﹐浮想聯翩。這無垠的宇宙隱藏著多少神秘﹖人類的智能無法探盡其萬一。如果死後有靈魂﹐我的幽靈不會出現在我的墓地上﹐也不會出現在老宅裡。我要翱遊在廣大的宇宙中﹐徘徊於閃亮的星星間﹐探索星空的奧秘。太空真是太美麗了。不管色彩還是物形﹐都隨時在極盡變化之妙。難怪觀察者為之入迷。既然幽靈是虛無飄渺的﹐星際的射線不能傷害我﹐物質的引力不能拘束我。我要作一次黑洞之旅﹐看看它是否是物質的高度濃縮﹐以至光子也難逃它的引力﹐從而陷入黑暗而密不通風的牢籠裡。我要在各星系中尋找行星﹐看看上面有否生命形式﹐或新新人類﹐或比我們更高度的文明。如果某個行星上有初級生命﹐我就待在那裡觀察﹐看那裡的生命形式究竟是從低級進化到高級﹐還是隨機產生的﹐因為達爾文的理論實在留下太多的漏洞。我還要看看紅巨星和白矮星是什麼樣子的﹐黑洞是否是它們的最終歸宿。等幾百萬年過去後﹐我會回到銀河系來﹐回到我們的太陽系來﹐回到地球上來。隨後﹐我就托夢給一個真誠的科學家﹐把看到的一切都告訴他。
        正當我遐想之際﹐突然遙空中出現一個發亮的物體﹐移動速度驚人﹐一瞬間就到了我的上方。其形狀像個超巨大的圓盤。我忽然腦子裡出現“飛碟”兩個字。可惜我沒帶相機﹐不然﹐拍下一張這麼近距離的照片﹐投到報上去登出來﹐說某某人抓拍的﹐我豈不成了個這方面的小名人。
        那玩意兒忽然迅速下降﹐停在我頭頂上空十丈左右。一忽兒﹐底盤上發出一股粗大而又在旋轉的光柱﹐把我罩住。常識告訴我們﹐水面上有個旋渦﹐就會把左近的東西吸下去。我就被那個旋轉的光柱吸了上去﹐隨後進入一個圓門。我進了圓門後﹐圓門就在我身後關閉了。光柱也就消失。
        一個矮人出現在我前面﹐揮揮手叫我跟他走。我腦子裡就出現“外星人”三個字。他把我領進一個小房間裡﹐讓我躺在一張固定在牆上的床上。我不知道外星人要怎麼對待我。如果他們要解剖我﹐當作科學試驗﹐我也只能聽天由命。既然我落在人家手裡﹐我還能怎麼辦呢﹖我看了一下床﹐不像我們地球上的手術台。我提醒自己別高興得太早﹐可能外星人的手術台跟我們的不一樣。
        我想問問這個外星人準備把我怎樣﹐但我知道我們語言不通﹐無法交流。現在那個外星人站在我前面。我有機會在他們零剮碎剖我之前看一看他的長相。他身高一公尺左右﹐皮膚白晢而毫無血色﹐腦袋挺大﹐眼睛挺大﹐完全不像火星人大戰地球人中那種大鱆魚的形態。可能火星上以前的人類﹐如果那裡有人類存在過的話﹐會是那種大鱆魚形態。好在現在火星上沒有人類﹐不管地球人說他們以前是怎麼形態﹐都也死無對證了。
        那個火星人從固定在牆上的一個小箱子裡拿出兩頂帽子﹐有一根線連著。他把一頂帽子戴在自己頭上﹐把另一頂帽子戴在我頭上。我想是不是要把我當孫悟空處理﹐弄頂緊箍帽讓我戴上﹐隨後他就唸咒﹐讓我頭痛欲裂﹐在解剖我前﹐先以此來折磨我取樂。
        忽然帽子裡傳來一個清晰的訊息﹕“不會的。”想來對方知道了我的擔憂﹐傳來了他的意思。這真是一頂奇特的帽子。我正在奇怪這頂帽子是怎麼工作的﹐對方又傳來了解釋。原來人在思維時﹐體內會釋放出一種化學物質﹐傳遞出某種訊息﹐到了帽子裡﹐帽子把這種訊息轉化為脈沖電流﹐電流通過電線傳到對方帽子裡﹐帽子就把這種脈沖電流轉化回原來訊息﹐對方收到這種訊息﹐就知道了我的意思。
        於是﹐我們就開始交流思想。他說當他們這個運載工具在高空飛行時﹐他通過儀器發現地面上一個人的胸口有一種晦暗的光斑。他們對地球人的這種現象一直在作研究。他們知道地球人身上有許多穴道﹐在黑暗中會形成光點。通過這種光點顯示的顏色﹐可以判定某部位有病﹐通過再高深的研究﹐可以知道大概是什麼病。他們既然居住在地球上﹐當然要對地球人表示點好感﹐所以就下降﹐把我吸進他們的運載工具裡﹐準備幫我治病。我告訴他我患的是肺癌。他說這容易治療。他轉身從那個箱子裡拿出一個小筒。他回過身來﹐要我把上衣釦子都解開。他把小筒的一端緊貼在我胸口有病部位的皮膚上。我覺得有股涼颼颼的液體通過皮膚滲透進我的肺部。他說這種液體的藥可以把癌細胞轉變回正常細胞﹐於是癌症就會消失。他讓我還躺在床上﹐說是要讓藥力逐漸行開﹐才能漸漸地把癌細胞變回正常細胞。
        我躺在那裡﹐等待將要消逝的生命之火慢慢燒旺。我利用這段時間﹐與外星人攀談起來。好多地球人熱衷於談論飛碟和外星人﹐甚至還有電影小說。如果我能直接從他們那裡瞭解下他們的情況﹐我可以把這第一手資料交給科學家去研究。
        我要求外星人談談他們來自哪個星球﹐現在藏在地球哪個角落﹐以及他們的各種情況。那外星人說他可以滿足我的好奇心﹐但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說我向上帝保證決不泄露給其他地球人知道。外星人說﹕“不行。你要是違反了諾言﹐我到哪裡去找上帝﹖ 你發個誓吧。”我舉起右手﹐發誓說﹕“如果我違反誓言﹐你們可以殺死我。”外星人說﹕“我們是和平主義者﹐從不殺人。你換個誓言吧。”我想不出發什麼誓才能使他滿意。他知道了我的意思﹐就說﹕“如果你違反誓言﹐我們會把你的孫子帶回到我們的星球上去。你再也看不到他了。如何﹖”我想要聽他的故事沒辦法。他以我孫子的去留要挾﹐我只能對不起那些科學家了﹐讓他們再蒙在鼓裡吧。
        外星人來自一個離太陽系四千光年的星系裡。那裡有顆行星﹐也適合有機生物生存﹐只是生存條件與地球上的不同。那顆星球比地球小﹐人口也沒有地球上那麼多。他們的血液不是紅色的﹐而是綠色的。所以他們的膚色是蒼白而帶綠。他說他們那裡的人不像地球人那麼自私而好鬥。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地球人之間要那麼自相殘殺。而他們之間友愛互助﹐和睦共存﹐為他們總體的生存而奮鬥。我想這可能與血液的顏色有關。紅色傾向於暴力﹐而綠色當然是和平的象徵。
        他們知道他們的星系也總有一天會消亡﹐所以一直在尋找後備生存地。他們有數百人駕了艘宇宙航母﹐向這個方向飛來。按理說﹐如果宇宙航母能以光的速度飛行﹐也要飛四千年才能到達地球﹐但他們在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星際通道。沿著這個通道能以思想的速度飛行﹐所以很快到達地球。他們就通過那個通道﹐經常與他們自己的星球聯係。
        我說他們這個航母(指飛碟)看上去也不大呀。他說這是航母中的一般旅行器。真的航母很大﹐停在一個安全的地方。裡面有幾十個地球人叫作飛碟的旅行器。平時他們只乘飛碟出來活動。
        他們在數萬年前已經到達地球﹐看著地球上人類的成長。因為他們能在天上飛行﹐因此古代的地球人﹐把他們當作神仙。所以許多國家的那些神話傳說﹐都與他們的活動有關﹐當然有著極大的誇張成份。他們暗中幫助古代地球人造金字塔等建築。現在人類對古代人類能建造那些建築覺得不可思議。不過﹐既然知道有外星人的存在﹐就沒有不可思議的事情了。問題是許多地球人根本不相信有外星人的存在。
        我問為什麼外星人不與地球人進行廣泛的接觸﹖這樣﹐全體地球人就能與外星人直接交流﹐增進雙方的瞭解和友好感情。他說不行啊﹐因為雙方構成的物質不一樣。他們只能跟特殊的地球人接觸﹐就像我一樣﹐否則就會對地球人造成傷害。
        我又問他們住在地球的什麼地方。他說平時住在海洋深處的岩洞裡﹐但他們的大本營在月球中空的腹內。這次﹐我真沒搞懂。月亮中間是空的﹖不是說笑吧。大家都以為月球是實心的。他說月球是人造的﹐是他們造的﹐不然﹐能有這麼圓﹖他們利用地球上的鐵造了個空心的大圓球﹐在表面堆了些岩石泥土作偽裝﹐隨後發射到現在的軌道上﹐繞地球轉。同時﹐他們計算好﹐永遠只有一個面對著地球﹐因為在另一面上有個可以開閉的進出口。這樣﹐當他們的飛碟進出時﹐可以不使地球上的人類看到。
        啊﹐這真是聞所未聞。我提出個請求﹕能否帶我去他們的住處看看。他說可以﹐但我必須躺在床上﹐只從窗戶看出去。我說好。君子一諾﹐千金不移。
        我不知道這一段時間內﹐飛碟停在半空﹐還是在移動。我只覺得現在我在下沉。藍天一下子消失了。水漸漸漫了上來。飛碟在向深海移動。飛碟發出的強烈光芒照亮了幾百公尺的海水。隨著飛碟的沉降﹐水中的魚在四散逃離。飛碟越沉越深﹐魚就越來越少。終於﹐在一個海底深峪中﹐飛碟滑進了一個寬大的山洞裡。當洞門關閉後﹐洞內水就被抽乾。洞裡有好幾架飛碟。我還是躺在床上。那人也不離開我。
        幾分鐘後﹐我要求再帶我去看看月球裡那個大本營。他笑笑﹐通過壁上的一個裝置發出指令。門開了﹐海水湧了進來。飛碟啟動﹐滑了出去﹐隨後就上升。一會兒﹐海水像退潮一般分開﹐飛碟直刺藍天。沒幾分鐘﹐飛碟就穿透大氣層﹐來到了真空地帶。我看到遙遠的太陽。窗玻璃是特製的﹐所以太陽看上去並不刺眼。月亮正處在上弦的位置。宇宙看上去是那麼的黑暗﹑深邃﹐點綴著閃閃的星星﹐就像黑色的天鵝絨上鑲崁著金剛鑽石。
        飛碟繞到了月球背面﹐遙控地打開了秘門﹐就一閃而入。門在後面悄悄地關上了。圓形的月球裡面分隔成好幾層。進門就是最大的一層﹐燈火輝煌。說燈火其實不正確﹐因為沒看到燈火裝置。光亮好像從四面八方牆上發出來的。裡面停著許多飛碟﹐一邊還有那個巨大的宇宙航母。由於我不能離開床﹐所看到的就是這麼一點。其他各層裡究竟情況如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得而知。諺曰﹕知道別人秘密的人是活不長的。我好不容易通過外星人的幫助治好癌症﹐豈能不珍惜拾回的生命﹐而犧牲在與我無關的事件中。所以我壓抑住自己的好奇心﹐表演得坦然而不想探索別人的私秘。
        不過﹐一般性的問題還是可以問的。我問在他們的星球上人們是怎樣生活的。他說﹕“我們的生活在好些方面像地球人一樣﹕小孩接受教育﹐老人享受退休。其他人﹐除了病殘以外﹐都參加一份工作﹐共同創造物質財富﹐共同享樂生活。因為物質的極大豐富﹐每個人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東西﹐沒有人會想把別人的東西佔為己有。我們那裡沒有你們地球人所謂的萬惡的金錢﹐因為我們不需要通過交換來獲得生活必需品﹐及高級享樂品。”啊﹐這不就是我們地球人嚮往的共產主義生活嗎﹖我忽然有個怪想﹕讓我孫子給他們擄去﹐到他們星球上去享受共產主義生活吧。
        我又想起了一個問題﹕地球人怎能達到他們的水平﹐特別是高科技水平。他說我們地球人的科技水平太差﹐科技知識太少﹐根本無法想象到他們這樣高的科技水平是怎樣的。地球上﹐好不容易有個愛因斯坦想到了相對論。要達到他們的高度﹐必須在相對論的水平上再飛躍兩級。
        我不是搞科技的。我連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什麼都不知道﹐當然不知道這飛躍兩級該怎麼飛躍法。我就是問﹐他也肯說﹐我也不能理解﹐所以就不再深問了。
        飛碟已經離開月球返航。他說我身上的癌症已經消失﹐癌細胞已經變回正常細胞﹐並且以後再也不會產生癌細胞了﹐就像獲得了終身免疫力。但我不知道這個終身免疫力能否遺傳﹐否則我可以再生個兒子。他傳下去的一脈就不會有生癌的後代了。不過﹐我老伴這麼大年紀是不能再生育了。除非我娶個二奶﹐但我這個窮老九可沒有經濟能力娶二奶的。
        飛碟停在那個公園上方的百公尺處。外星人讓我起身下床﹐再領我到那個圓洞門旁。忽然洞口處射出一道光芒﹐到達地面上。那個外星人把我推了一下﹐我就在光芒中像乘滑梯一樣﹐安然無恙地降落在草坪上。我還沒有站起來﹐只覺得眼前一暗。我抬頭看去﹐飛碟已經消失了。這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經歷。

4

        我回到家裡﹐老伴問我今天為什麼散步散得怎麼晚才回家。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老伴。那個時候我倒沒有問一下那個外星人﹕告訴家人算不算破壞誓言﹖後來讓老伴一逼﹐我就不能不告訴他了。
        她懷疑我是不是臨死前還要來個外遇。我一生清白﹐可不能到臨死再背上這麼個罪名。我只得說﹕“我外遇到是有一個﹐可不是女的。”我真還不知道那個外星人是男是女﹐或者他們根本就是無性傳代的﹐像地球上某些低等生物一樣。但外星人是比地球人有更高智商的生物﹐他們怎麼可能用地球上低等生物的傳代方式﹖我又提醒自己﹐地球人對宇宙的瞭解太少了﹐別說不可能的話。什麼事都是可能的。況且﹐他們構成的物質跟我們地球人不一樣。
        “那你外遇了什麼﹖一個男的﹐搞同性戀﹖”老伴追著問。我說﹕“你看我像搞同性戀的人嗎﹖我對男的看也不看一眼。”老伴說﹕“是呀﹐你專門看女的。”我說﹕“是呀﹐我不老是看著你嗎﹖”老伴說﹕“別油嘴滑舌的。”
        於是﹐我把遇到外星人的事告訴了她。她也無話可說﹐還特別高興我的癌症消失了。等兒子媳婦孫子來時﹐我也告訴了他們。他們也為我沒了癌症而歡愉。我又把破壞誓言的擔憂告訴他們。我孫子聽了﹐高興得跳起來說﹕“爺爺﹐我要到他們星球上去玩。”
        後來我跟他們說笑﹕“我如果能再生個兒子﹐他的後代就永遠不會生癌的。可惜你媽太老了。”我兒子說﹕“爸﹐我們可以發財啦。”我不解地看著他﹐懷疑他今天神經是否出了問題。他說﹕“現在人們談癌色變﹐最好後代都不會生癌。爸可以提供良種服務﹐出售精子﹐不就可以發財了。”到底年輕人有生意頭腦﹐腦筋轉得快。我給他頭上一個爆栗說﹕“你想發財想昏了﹐腦筋動到老爸頭上來了。”兒子說開個玩笑嘛。
        對其他親友﹐我是一概保密。半年過去了﹐他們都奇怪怎麼我還沒死﹐但又不好問。不久﹐傳來話說﹕這個老不死的怎麼還沒死。我想一直讓他們懷疑也不是好事。我就以慶祝生日為名﹐請他們吃飯。席間﹐我說﹕“有一天﹐我夢見呂純陽大仙。他說我陽壽未盡﹐不該就死。於是他抽出寶劍﹐一劍把我的癌割去。所以現在我的癌症好了。”至於他們信不信﹐我就不管了。



天生我材竟何用﹖
2016-1-6 08:4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2  

谢谢海外逸士的文字。先生这么喜欢写有情节的东西,一定懂得什么是小说,什么是故事。请问能不能说一说它们的区别?谢谢!


2016-1-7 20:2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3  

今天剛發現閣下的跟帖,遲復為歉。閣下似乎很會區別詞語的不同意思(包括英文詞?)。請閣下寫篇短文,談談小說和故事的區別。期待。

情況是: 許多網站上的小說界欄目裡,只列出長篇小說,短篇小說等,沒有故事項。閣下可向他們建議增加故事類。


2016-1-10 09:46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6-1-10 09:46:
今天剛發現閣下的跟帖,遲復為歉。閣下似乎很會區別詞語的不同意思(包括英文詞?)。請閣下寫篇短文,談談小說和故事的區別。期待。

情況是: 許多網站上的小說界欄目裡,只列出長篇小說,短篇小說等,沒有故事項..

简单地说:
故事(story):以叙事为主,可以是真实的,也可以是虚构的,以提供娱乐。
通俗小说(escape fiction):以情节为主,主要让读者脱离现实生活,以获得阅读快感。
严肃小说 (interpretive fiction):以塑造人物性格为主,主要让读者深入了解社会与人生。


2016-1-10 20: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5  

說得頭頭是道。閣下寫過小說或故事嗎? 在哪裡?可以去讀一下嗎?

以前認識個人,說在研究文章體裁,隨後想根據體裁定義,寫篇文章。結果沒寫成。知道者笑死了。


2016-1-11 08:16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海外逸士 at 2016-1-11 08:16:
說得頭頭是道。閣下寫過小說或故事嗎? 在哪裡?可以去讀一下嗎?

以前認識個人,說在研究文章體裁,隨後想根據體裁定義,寫篇文章。結果沒寫成。知道者笑死了。

做人不厚道了吧。我让你说,你不说。你要我说,我说了。上面按你的要求写的答复在哪里冲撞了您老?


2016-1-11 09:5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7  

我沒有說你寫得不對。我舉個例子說明作者寫東西不是根據體裁寫的。所以,把一個作品歸類為什麼體裁,是編輯或其他什麼人的事情。因此,別跟作者討論體裁問題。曹雪芹寫紅樓夢,未必有意識在寫一本長篇小說。是後人歸類的。他本人根本不在乎後人把它歸什麼類。


2016-1-11 13:55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8  

题材不错,最好再写细,发掘空间很大。

“外星人來自一個離太陽系四千光年的星系裡。”

我查了一下,距离地球最近的星系是“大犬座矮星系”,25,000光年。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 ... B%E5%88%97%E8%A1%A8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1-12 08: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9  

謝謝告知。只是外星人資料太少,寫不長。


2016-1-12 08:4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