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七绝《净空和尚:孙中山毛泽东都是国贼》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金复新

#1  七绝《净空和尚:孙中山毛泽东都是国贼》

兴亡有份半生豪

乱世江山尽数毛

历经劫波能悔悟

清名何啻泰山高

——转自《金复新诗词》


我们在读《毛泽东选集》的时候,会多次看到毛提到一个人的名字,此人叫赵恒惕。毛之所以对此人念念不忘恨之入骨,是因为此人主政湖南期间发现毛反迹已露,下令逮捕毛,毛闻讯逃之夭夭,否则要是晚跑一步被他抓住枪毙掉了,真不知这中国的今天又会是个什么景象呢。

赵恒惕是老同盟会员,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曾在广西策动独立,又挥师入湘与袁世凯作战,后成为早期军阀之一。49年随蒋赴台,在晚年是在台唯一能和蒋比资格同辈分的辛亥革命元老,71年去世,终年91岁。晚年在总结一生种种残酷现实的教育后终于悔悟,他向净空和尚坦言:“我现在才觉悟到,革命错了……民主制度底下没有人才。”承认年轻时疯狂地“闹革命,讲民主”都是错的,民主就是一种愚昧的迷信,后悔不该推翻大清。

我很理解他的心情,当年闹革命时绝不认为是错的,就像当年红卫兵一样不觉得为毛卖命有什么错。同样,今天执迷于“民主”的年轻人,凭其低下的智力,又何尝能理解到自己正受到老奸巨猾的民运分子的蛊惑,在干一件乡愚蠢妇们义和团式的迷信活动呢?

这位净空和尚名气比赵恒惕大多了,他一直在宣传帝制,反对民主,信徒甚众。2005年我去四川峨眉山旅游,在山下伏虎寺看见山门外墙都是题刻着他的语录,惊叹其在佛教中名气之大。后来我开始在网络上留意他的消息,得知他是澳大利亚国籍的和尚,长年在台湾新加坡以及大陆讲学,认为人生一切苦难都是累世“冤亲债主”对人的影响所造成的,常向人推荐《地藏经》以解怨,有人搞了个“山西小院”网站,介绍他向当地群众介绍“地藏七”的拜忏消业成就,也就是在七天时间里,大量地读诵地藏经,在佛前礼拜忏悔,严格食素,里面不乏有严重病患者康复的报道。我也只是看过该网站采访这些病患的录像,至于真假与否无从考证。大家不妨自己去查询。

总之,净空的名声在海内外大极了。这就引起了一些自称是佛教居士者的不满。这些人大概一直以为自己是佛祖留在世间对佛教拥有最终解释权的人,沽名钓誉,越修执著心越大,越修越像个魔,竟容不得谁在佛教中的威望超过自己,觉得佛教就是他家开的似的,唯恐自己在佛教中的“影响力”受损,因此开展了对净空的揭批活动,说净空哪里哪里说得不如法了,如何如何不对他们的胃口了,心里顿时不“清净”起来,也学政治人物那样上书中央,危言耸听,捕风捉影地说净空是“反华势力派来的假和尚”,是“日本间谍”,“早年当过日本军官”,执意要中共干掉净空,恢复自己在佛教中一个应有的“影响力”。

可是没想到,中共高层竟也有人笃信净空,对此置之不理,反而处处给予其方便。实际上这些高层是最势利最讲实际的,虽然叫愚民不信神佛,但自己才不会像愚民那样真的不信呢,才不理会这些居士影响力被净空抢去后的“痛苦”呢,他们舍不得自己的荣华富贵,眼见有人亲近了净空而病患全消,眼见净空九十多岁了,还那么看上去象六七十岁一样精力充沛红光满面,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只羡慕不已,恨不能靠着净空学点养生之道再活五百年呢。有的中共高层也知道自己一辈子干尽的坏事,生怕死后会有什么地狱的报应,所以幻想着能亲近亲近净空这样的高僧,罪业不仅能“一笔勾消”,还能继续为恶享福而不受任何制裁。在他们的庇护下,净空在大陆开始宣讲超出佛教内容的东西了。 他讲的内容逐渐转向“中华传统文化“,以“传统文化”为名在中小学推广《三字经》《弟子规》等儒家读物,并以此为基础,宣讲“复辟帝制”的思想。

他还写了一本叫《河蟹拯救地球》的书,低调地在信众和网络中流传,因有河蟹两字,被人理解是胡总河蟹论的来源,说胡总私下也受了他的影响,请了净空来当高 参,当了他的弟子,我估计胡总心里也是赞成帝制的。此书里也有大量宣讲帝制好处的内容,不大容易被民主洗脑后的现代愚民所理解,因此我认为他采取这么一种 低调的方式宣传有这么种其难言之隐。

那么怎么辨别净空究竟是好人是坏人呢?由于我对佛教中的理论不是太了解,不好对其观点作评价。我只能从其行为方式来做判断。我认为,凡教人放弃嗜好,叫人少做俗事的是正的,而教主教人多参与俗事,甚至为了教主私利去做事的,必定是邪的。净空叫人食素断肉欲,叫人放弃娱乐爱好去守七天的五戒打地藏七,应该是正的。而李某某的某某功,叫弟子津津乐道于俗人政治,分析起政治来比俗人还俗人。越来越不讲练功,越来越不讲去执著心,反而指使弟子去天安门广场为其向中共喊冤,以图中共招安自己去政协做官,此路不通后,才积极投靠美国反华势力,申请民主基金会的活动经费发财。这就是邪的。

我还认为,顺着世人喜欢说的,喜欢给人戴高帽子的,往往是邪的,是为了赚取名利,而逆着人们想法说的,说出来会得罪人的,往往是正的。净空如果存心为了自己的名利,大可不必说一些“帝制”之类别人不想听的当做神经病的话出来,这对欺骗大家对自己的信任一点好处都没有,正是因为他想对大家好,想把真实情况告诉大家,这才告诉大家“人民”是有致命缺点的,是愚昧的,不是自以为那样完美的,说出一些不受大家欢迎的话,可谓“良药苦口”。而那些奸人为达到自己的罪恶目的,就绝对不会这么做,如李某某等,会突然向大家现殷勤,会故意吹捧大家都是“高层次下来的生命”,不承认党员当年入 党都是出于捞取名利的肮脏心理,而非要说党员当时都是本着“为解放全人类的伟大理想”而不小心上了中共的当,才误入歧途的,所以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退党。 所以只要简单在它们网站退党就可以罪业全消,这就是不顾事实,巧言令色,给丑恶的党员心灵披上了件高尚的外衣以遮羞,让党员们对它有好感而受骗,以此作为向美国反华势力邀功请赏申请下一财政年度活动经费的本钱。这就是邪的,可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很多人认为净空既入空门,不应再对俗事说三道四。对此我也觉得他身份不合适,而且我对他的一些见解并非完全赞同,但这并不 妨碍承认他是一个高层次的人。我发现他对治国的理念更多地来自于于儒教而不是佛教,事实上,我认为无论出世还是入世,佛教应该面对的是那些想修行的少数人,真正能治理好十几亿俗人的还得儒教。净空即使有什么观点不正确,都可以辩论,但应该看出其本意应该还是从善良出发的,不应该像某些人那样去批斗诬陷人家。

净空的弟子陈大惠原来是CCTV的主持人,为了宣传帝制,给净空做了个自问自答的访谈节目,让我们来听听这师徒俩是这么说的吧:

一、 毛泽东孙中山都是国贼

净空:毛泽东确实是国贼没错,但是推翻满清的国父才是第一个大国贼。所以现在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恢复帝制,由真正有爱心、有德行的大善人来当皇帝,这个人一定要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和儒家思想的大圣人,他才有资格当我们中华民族的皇帝。

金复新评:国贼何止此二人?叫嚣民主的民运分子难道不是国贼?数典忘祖一切要学洋人的知识分子难道不是国贼?引进洋人革命、政党政治、生活方式的革命烈士们难道不是国贼?大家不要把自己想得多干净而觉得自己不在其中,现在社会不是国贼的只是极少数。不过我曾看过一个老电影,叫《三毛学生意》,里面那老瞎子给美女算命,为了骗美女和自己结婚,也会说:“你命里八字最好有个五十多岁,带点残疾的男子才好”。净空这么说就摆脱不了他自己想当皇帝的可能,目的就不是像学术讨论这么纯洁了。照我理解,皇帝是谁不是太重要,只要是神经正常智力正常的人都能担任,过于萎靡过于亢奋过于精明的都不合适。

二、 中华民族到了认祖归宗的时候

陈大惠:我们继续回顾一下这100年的历史,有一句话叫“几千年未有之巨变”,中国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从1900年开始,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 然后就是五四打倒“孔家店”,推翻儒家的思想,大力倡导科学和民主,再有就是内战和抗战,那么1949年之后,建国之后就是经济建设,超英赶美,物质决定精神,马克思主义思想,到后来,把一切看得见,看不见的历史传统全部都摧毁掉,从1980年到现在又是经济建设,100年基本上是这样的过程。这100年可以说有两条线在贯穿着我们的历史,一个就是我们的传统精神,极度地被摧毁,被灭亡,还有一个是科技快速地发展。从80年代一直到现在,中国已经有20年 的时间,没有人再提信仰危机,大家现在被另外一种观念统治了思想:经济和利益决定一切,有钱就有了一切,这是大家普遍的观念和价值观。

净空:政权丧失不怕,你说我们中国元朝的时候,我们的政权在蒙古人手上,但是我们的文化没有被消灭,满清入关之后,我们的政权也丧失掉了,但是我们的文化不但满清人没有消灭它,而且还大力发扬光大,最后满清也被同化了,也变成中华民族了。所以要消灭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把它的历史文化消灭,这个国家灵魂就没有了,剩下一个躯壳,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继承中国祖宗的传统。如果我们抛弃了,另外去求,那么跟祖宗的关系就断绝了。……那个智慧它是真实智慧,它没 有智慧,就不能延续下去。延续下来的时候,它又有五千年的经验,这太可贵了!这是中国的智慧经验,一脉相承,史书没有中断地记载,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家……这个父子、夫妇、兄弟、君臣、朋友都是自然的团结,哪里还有什么团结?不团结才要团结,所以中国是天然团结,她有这么悠久的历史,现在人对不起祖 宗,把祖宗的教诲全部丢掉了,忘掉了,迷信外国,这使我们吃亏了。

金复新评:我讲帝制好,马上就有愚民自作聪明地跳起来问:“帝制那么好,那中国历史上怎么还老改朝换代?”他们把政权的更迭当作帝制的失败。其实无论哪朝哪 代,只不过是他们一家一姓的权力转移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与你愚民有什么关系?无论哪家执政,继承的还是中华文化,读的还是一样的书,还是一个共识,还是一个法统,还是同样的生活方式和人与人的关系,依旧是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哪家执政和你愚民有什么区别?你该过什么日子还是什么日子,你着哪门子急?中国至今最光耀最拿得出手的东西,比如四大发明,比如佛道两家,比如中医中药,无一不是帝制时期的产物,相反,自从不搞帝制去邯郸学步洋人以后,中国丢掉了自 己一切东西,只剩个壳,创新意识完全丧失,结果没有一样是领先于国际,世界上没有一样先进的玩艺是中国人创意创出了的,全部都是洋人先有了创意,我们再去 剽窃或模仿,顶多再规模上超过他们,或者人家已经玩得腻味了,我们才称雄。比如乒乓球是英国人发明的,人家只是娱乐玩玩,现在也没多少人玩了,我们却当宝拣了起来当作获取名利的工具去国际大赛拿冠军。人家几十年前想出了个隐形战机,我们东施效颦后也弄了J20,然后一帮愚民兴奋不已,就不想想凭你中国人自 己一万年也想不出来的。就连个军装,中国人都想不出自己该穿什么,国民党是模仿德国日本的军装,共产党模仿苏式军装,到现在想破头也没想出自己该穿什么好, 觉得美式的好看,完全模仿去接轨太损军威,就又保留了点苏式的,最后裁缝裁出来,又像模仿韩式的又像台军的,更像是来收税的。大家不信留心一下,看看中国 人生活的点点滴滴,从音乐到舞蹈,从电影特技到广告创意,从时装到饮料,从电脑到电灯,从体育项目到武器装备,从写作风格到医学技术,从政治体制到建筑装潢,从军衔编制到官吏名称,从脚踏车到地铁高铁,哪一样是帝制以后中国人发明出来的?哪一样不是剽窃模仿人家洋人的?辛亥革命以后你们哗众取宠拾了人家的牙慧,把整个民族弄成了个低能儿无脑儿国度,还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呢?居然还沾沾自喜,还要没完没了东施效颦人家的政治体制法律框架,完完全全把祖宗的一切都抛弃了,是唯一一个把自己传统全部抛弃的国家,说你们是国贼难道没说错吗?

三、 搞了帝制,外国打我们怎么办?

陈大惠:您上次在会上发了言,下面就有人议论您的演讲,说中国如果销毁了这个核弹的话,那我们挨打怎么办?

净空:不会,不可能,为什么?中国要挨打,全世界会打抱不平。你美国如果打中国,别国会打美国,这个是肯定的。所以,人要是修福,他有福报。……最安全的, 汤恩比说的话很有道理:最安全的国防是我们把军队整个撤消,我们自家只有警察,向全世界宣布,我中立,我永远不侵犯别人,别人就没有理由侵犯你。你要随着世界上其他国家走,那就都走向灭亡,非常痛苦,那是走向灾难的。如果有一个国家能够带头做,我相信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就会向你学习。为什么?你这里风调雨顺、社会安定、人民和睦、大家都能够没有自私自利,都能够处处替别人想,能够互助合作、互相敬爱、互相尊重 ,每一个人见到人都行九十度鞠躬礼,他就很羡慕,他就要来学你。

金复新评:有人讲要复活中华文化,我讲哪里有这么容易?就像一个人死了,你却说能让他一个手指头复活而其他部位都死的一样。我提出要恢复中华文化,应该是整体恢复,不仅是文化,而且要恢复中华固有的生活方式,和政治制度。很多人都问这么一个问题:“你讲恢复帝制,还要恢复中华文化,回归到农耕社会,那美国日本要又打来了怎么办?”我回答,人家要打你,是因为你文化不行了,人家瞧不起你才打你的,瑞士这么小,财富又那么多,又没有军队,为什么美国日本甚至希特勒都不去吞并?因为人家多少还讲点礼节,还值得别人景仰,人家怎么会去打呢?

四、 总统好还是皇上好?

陈大惠:西方民主体制下的元首,他所做的一切,不可能是国民欲望的限制者,或者是制裁者,他只能顺从这些老百姓的欲望,不可能去限制他,而这个跟我们传统的儒家所讲的,人的欲望是需要克制的完全不一样……自己国家老百姓的欲望,不管它是不是合乎天道,是不是合乎人道和历史传统,没有人敢违背这个民意,如果按照全部民主化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必然导致全人类要打起来?

净空:非常有可能。……专制帝王时代,帝王有使命感,他有责任感,清朝宫廷里的实录,每天记录的,皇帝早晨三点钟就上朝,就要处理公务。雍正是中国历代帝王首屈一指:勤政。常常一夜都不能睡觉的,那不能不令人尊敬。他要是做不好, 你看看,一个政策如果对老百姓不利的,人家建议给他,他就会批下来,我要照这样做,将来后人会骂我,历史上留骂名的。这个真的是有良心,有爱心啊!那么选择继承人,也是小心谨慎,对继承人的培养,那是尽一切的心力,选择国家最优秀的老师,有德行 、有学问、有能力的来教这个继承人。所以君贤臣忠,老百姓有福。那么民主选出来的,……把这个地位当做生意买卖来做,竞选不惜大量的投资,得到之后,百倍地回报,哪个生意比这个生意好?

真正的人才你叫他做官,他都躲避,为什么?那是为人民服务的, 他要服务做不对的事,他有罪过,你请他出来,他都不肯干。美国总统还有他的政府,至今都不签署保护全人类的生态环境的《京都议定书》,这个《京都议定书》 代表了全人类子孙万代的环境安全的问题。但是由于民意的压力太大,他的钢铁化工还有汽车这些工业主都不同意,另外全美国的民众,不愿意因为签署了这个协议,生活水平质量下降。因为他是民选总统,老百姓的意向是第一位的,所以说,没有人敢违背这个民意,尽管这个议定书是代表全人类的福祉,美国也是不会签的。

在中国古时候,这一切当政务官的,也就是我们一般所讲的‘行政首长’,地方上的县市长,他也遵守三条戒,这三条戒就是‘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九字,这就是他当政务官的责任及使命。‘君’是领导老百姓,他若是县市长,他要领导县市的民众。‘作之亲’,他要拿做父母的心来关怀市民, 所谓‘民之父母’‘父母官’,你要帮助他,使他的生活能够更好。‘作之师’,你还要教导他们,教育他们。所以政务官的三戒条(三使命)就是‘君、亲、 师’。民主时代称政务官为‘人民的公仆’,你们是主人,我是仆人,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想想看,我们要父母的政务官好呢?还是要一个奴才的政务官 好呢?

父母照顾我们无微不至,你家里的佣人照顾你未必可靠,所以有许多人问我,‘法师,你是赞成民主,还是帝制?’,我说我赞成帝制,我不赞成民主,我知道帝制的好处,帝制的优点比民主多,而弊害比民主少。诸位如果细读历史就明了了,不要以为当皇帝的都很自私,实在讲,自私就是他的好处, 他要处处小心,处处谨慎,处处顾虑到老百姓的利益,如果疏忽了,人民会起革命将他推翻。他要想令人民拥护,他就要当一个好皇帝,真正替国家、人民服务,人民才会拥护他,他代代才能相传,才能传个几十代,传个几百年。所以专制不是没有好处,现在总统任期四年,就没有这种责任感了。

专制真的他有责任感,他要做不好,别人把他推翻,政权取而代之。从前帝王教传人、教太子,用尽了心血,请国家第一流的老师来培训他,希望他稳住政权,传宗接代。现在民主选上,四年就下台,没有责任感,跟从前那个心理完全不相同。像这一些很深的道理,几个人能懂?迷信民主,迷信自由,迷信开放,造成整个社会的动乱。

金复新评:自私就对了,自私本来就是人的本性,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不是人而是佛了,不必学中共那样假装一心为人民。皇帝要不把国家当自己的私产,就不会好 好经营。西方的总统和议员一切顺着人民的欲望,人民喜欢嫖妓,就让嫖妓合法化,否则人民就不投他的票,要是人民中赞成吸毒自由的人哪天大于反对者,总统为了选票也会签署法令的,否则这总统就要换人了。就像上面讲的,美国总统为了选票,就顺从那短视的民意,情愿贻害子孙,遗臭万年,也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你说这民主好吗?因为这人民就像个孩子,是很不懂事的,不能全顺着孩子的主张来管理家庭,得有父母来管教,当然皇帝也是人,也会有认识上的局限,但要知道皇帝从小就受严格教育,周围有那么多人才当顾问,一般不会这么乱来。

五、 自由给世界带来大量邪知邪见,让现在这些没有高度智慧的中国人怎么能不迷惑?

净空:形迹能骗人,言词能骗人、写成书也能骗人,应当要谨慎;现在这个时代,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没有限制,不同于过去,你看前清以前的时代,你所写的东西要出版,在佛教里要经过国家的审查,不是你随便可以流通的,当代的高僧大德审查没问题了,才送到皇帝那里,批准后才可以流通,不像现在如此自由。自由有它的好处,但是弊病更多,邪知邪见充斥社会,没有高度智慧的人,很难不被他迷惑,这是民主自由的缺点。古时专制时代,皇帝他的确是保护人民的清净心,保护你不受污染,他有此责任,有此使命。新加坡电视政府管制很严,管制严好……保护人民的心理健康,保护人民的精神健康。现在外国人讲,这个不自由、不民主,没有开放。说这些话的人,对一切众生不负责任,那种思想不是正知正见,是邪知邪见。古时候专制的时代,凡是邪知邪见的言论跟著作,都是被禁止的;如果对人民思想见解有重大错误的误导,都可能判死刑。这是对群众、对众生负责任的作法,所以我赞成专制,我不赞成民主。

金复新评:以婚姻制度为例,古代妇女只要行得正,几乎不存在被丈夫抛弃的可能,更没有离婚的概念,更没有女的闹离婚的事情。如果哪个 男人因第三者插足要休掉妻子,是将受到整个社会谴责,不容于社会,即使是皇帝不喜欢皇后,也不敢随便休掉,大臣都要来主持公道。因为整个社会形成了这么一 种“共识”,除非妇女犯了七处之条,否则男方不能随便休掉妻子,而妇女要是偷人,丈夫可以轻易休掉她,不需要打官司,更不可能让妇女分走一半财产。即使男 人纳了妾嫖了妓,也只是生理上的需要,对妻子的地位无法撼动,对家庭不会有实际的损害。而家庭稳定则整个社会稳定。所以整个社会虽然没有婚姻登记条例,更没有婚姻法,但家庭婚姻关系稳定,没什么离婚率,但仅仅有了道德的“共识”,就远比现在有法律的社会管用,无论男女哪方违背了,都不容于社会。五四后,各种邪说盛行,说是封建礼教残酷地束缚了爱的自由,要冲破牢笼,讲究一个爱字,把性欲美化得崇高无比,为了追究所谓的爱,想同居就同居,想散伙就散伙,想离婚就离婚,不仅男的可以抛弃女的,女的也可以抛弃男的,正称了奸夫淫妇们的心,而且又实行一夫一妻制度和什么夫妻共同财产制度,有钱人怕被分一半而不敢结婚,只好选择同居,万一第三者插足,又只好和配偶离婚才能和第三者名正言顺住一起。实际上大家的现在的婚姻远比帝制时期的要痛苦和脆弱。而这一切现象之所以没人谴责,就是因为有这些各种各样的歪理邪说出现,利用愚民们邪恶的欲望和愚昧,搞乱了人类认识,才使得社会上已经没有“共识”,好像这样做值得同情,那样做也情有可原,没有乐分辨是非的准绳。这都是近现代没有皇帝管制的奸人们闹民主闹出来的,如果换在大清,要有人这么写书鼓吹妇女解放,婚姻自由,就是在宣传邪知邪见,皇帝就会判他死刑。没有皇权作为权威,任由毛、孙这些本来就始乱终弃乱搞女人的国贼当政,根本不讲对人民负责,喜欢和外国接轨讲究性自由性解放。如孔子说言:“吾未闻好德者如好色者”,人真的是不能给自由的,如果给人自由了,无论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肯定都是选坏的学而不学好的,有几个人愿意洁身自好?哪个不向往无拘无束的淫乱生活?哪个追求道德标准有追求和异性上床那样强烈?如果放任自由,潘多拉盒子就这么打开了,什么邪说都出来了。

六、 民主制度下的官员决不可能出诸葛亮这样的人才

净空:你们想想民主制度底下怎们可能有人才?天天在街上喊著竞选,“我好,别人都不好”,这个话说不出口。说这个话,在菩萨戒经里犯戒,叫自赞毁他;这菩萨 戒的重戒,自赞毁他。真正有学问、有德行的人,请他出来他都不肯出来,什么原因?责任太重,怕负不了。哪有轻易,一叫你就出来的,哪有这种?皮厚!所以真正有道德、有学问的人,在民主制度底下,都到山林里隐居去了。你要想什么时候,这个世界才能真正恢复秩序、恢复承平,还是专制。

金复新评:无论是博士硕士,在民主制度下的官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人才,都没有治国兴邦的才能,他们只是沉溺于做官的俗人。他们做官的 目的都是为了名利,却要谎称是为人民服务,所以一旦得到官职就抑制不住兴奋心情大宴宾客,以庆祝自己好不容易获得了贪污的机会,哪里是庆祝有了个“给人民当公仆”的机会?民主制度下庸人都在抢官做,所以闹竞选,靠谎言和大话取胜,你们要抢,真正的人才不屑于和你们抢,就只好默默无闻了。帝制时代的人才,你要请他出来当官,他跑河边去洗耳朵,生怕这些当官的话污染了自己的耳朵,三顾茅庐才把诸葛亮请出来,而一旦出山决不讲名利。有人说,这样的人才太少了,顶什么用?其实不在少不少,而在于处于什么位置,蜀国弱小,就一个诸葛亮,吴魏就拿他没办法。当今之所以社会每个单位都腐烂了,是因为里面一个人才一个正人都没有了,一个千人单位,只要有一个员工是拒腐蚀不同流合污的正人,哪怕是小科员,这单位都难以腐败,当然这人一定会被排挤得很惨。有两个正人,这单位的 腐败就会受到极大的遏制,有三个正人,这单位绝对腐败不下去。而要是把这样极少的人才拿到关键位置做大官,出将入相,何愁腐败问题不解决?而在民主制度下 是做不到的,因为大家都贪,必定选也和他们一样贪的人当官,才会放纵他们一起贪,正人君子更没可能当官,否则都是清官,各个单位还怎么利用权力搞“创收”?还怎么“搞活”?

七、 帝制下的王道政治是以礼治天下,以法为辅助

陈大惠:中国的古人们不太讲究法制,讲究以德来治国,靠传统的伦理来维护社会的和谐。……现代社会全部都是靠法律来维护……两千多年前,中国儒家创始人孔子,树立了一个万世之法,就叫“王道政治”,这个“王道政治”简单地说来,就是政治制度要遵照三种规律,第一个就是天道,自然万物的规律,他的一切做法, 哪怕是生产一种武器,他也要按照这个来做;第二个就是人道,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民愿,大家吃喝拉撒睡各种意愿要满足;第三就是一定要符合自己民族的文化历史传统,这三种规律,都来遵守。官员也好,政令也好,社会秩序也好,都按照这个来做,就叫“王道政治”。请教您的是中国在今天完全按照儒家的这种方法,来推行王道政治有没有可能?

净空:社会像今天这么乱,乱的相你们都知道,频率年年往上提升,法律太多,法律规定地非常严密,可是那个聪明人还 是会钻法律的漏洞。所以我曾经听很多人讲:法律是治笨人的,不是对付聪明人的;是对付老实人的,不能够对付刁滑人的。他们会利用法律的漏洞。 但是用伦理道德,人不起恶念……法制的社会,还有用一些方法走法律的漏洞,但是中国古圣先贤所讲的伦理道德,人不会起一个恶念,你说哪一个好?你说是法制好,还是中国传统礼制,就是礼乐的“礼”,用“礼”来治天下,比法好。法是辅助礼之不足,但是礼是主体,它有宾主之分,就是有正有助,法律是帮助的。

金复新评:我也不明白这中国人怎么就这么迷信洋人一切的,根本不管自然规律,几乎个个都是洋奴,不自觉地信奉洋奴哲学,一切都要学西方的,把个西方的法律制度赞赏得不行。试问,西方的法律专门针对守法公民,你要是仅仅是忘了报税,它把你罚得要死,而西方的法律治得了张子强吗?当年张子强一伙绑架了李嘉诚的儿子,当张子强落网后,照抄照搬英国法律的香港法律不仅判不了他的罪,反而成了这种大恶之人脱罪的工具,根本拿他没办法,只好送到中共拿来人治枪毙,问题马上解决。香港法律这么好,为什么黑社会那么多?记者在香港采访市民请他们谈谈张子强案,为什么都因怕报复而吓得直回避?用了这种法律,社会哪里还有一点正气?

八、 事在人为

陈大惠:听您讲这些观众会觉得: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整个的世界都是现代化,这个潮流不可阻挡,现在要想恢复这种传统的礼制,传统的文化,您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吗?

净空:那这个问题事在人为。

金复新评:我在宣讲恢复帝制时,无论再让别人信服,他们也总是武断地说“现在社会已不需要帝制了,没有帝制存在的环境条件了。”他们习惯于以自己的喜好来推测将来会发生什么,其实人的愿望什么作用都不起。掌握社会发展方向的在上帝手中,难保上帝不想恢复帝制。



http://hongxing.freeforums.org/
2014-9-16 20: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复新

#2  

改了下题目


2014-9-16 20: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3  

请问楼主,你那所谓的‘大清朝’还能恢复吗?让你来当我们的‘皇帝’?你觉得在你有生之年有这个可能吗?


2014-9-16 21:5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  

我认为什么政治观点都可以发表,但人格不可以低下。骂人,用脏字,攻击个人等等言词表明的只是使用者的品德。品德低下者就不佩成为对话对象了。

金先生的中文不错,但作为满清遗少,不知会满文否?


2014-9-17 11: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4-9-17 11:31 AM:
我认为什么政治观点都可以发表,但人格不可以低下。骂人,用脏字,攻击个人等等言词表明的只是使用者的品德。品德低下者就不佩成为对话对象了。

金先生的中文不错,但作为满清遗少,不知会满文否?

  下面就是“金先生”最近發表的“政治观点”,請笑納。還有更精彩的呢,自己找去。既然想回來,歡迎,大大方方地來好了,別像個怨婦,哼哼唧唧的。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金复新 at 2014-9-16 08:13 PM:


你看我就不找你辩论。哪怕你明明不公正还要自称中立。

被我玩到现在还没明白过味来,人家华博起码还有十几只小猫小狗呢,这里就几个精神乞丐躲破庙里抱团取暖,互相吹捧,自抬自高。还称有水平呢。

等会..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7 13: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小草 at 2014-9-16 09:56 PM:
请问楼主,你那所谓的‘大清朝’还能恢复吗?让你来当我们的‘皇帝’?你觉得在你有生之年有这个可能吗?

  這位小草是新來的網友嗎?你這三問,正中下懷,還正是困擾著伊甸大家的難題。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7 13: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7  

伊甸园不是你开的,你在这里的网龄比我晚好几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大大方方地来”?或是以别的你认为恰当的方式回来?伊甸园就是自从你来了以后,风气渐渐变了。政治观点无所谓,网民人品最重要。由于你这种没有水平的人就会攻击人,所以我觉得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来得少了。从来也没说过告别,自然也谈不到“回来”。因为来得少,版主章凝有资格说欢迎之类的话,你XYY算什么?我是看见章凝主持正义,才来说两句。我没有主动跟你说话,你根本不配与我搭话。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yy at 2014-9-17 06:01 PM:

  下面就是“金先生”最近發表的“政治观点”,請笑納。還有更精彩的呢,自己找去。既然想回來,歡迎,大大方方地來好了,別像個怨婦,哼哼唧唧的。



2014-9-17 13: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8  

我以行家的身份給他的詩作一公正的評論﹐不應以對其人的好惡而有偏差。

平仄基本不錯﹐說明已經入門。但詩句一般得很﹐沒有警句。說明他沒有詩才。從
其他寫作語言來看﹐也屬一般。

如果他不以我的評判為然﹐就把自己認為最好的詩貼上來。當然貼不貼是他的自由。
這不過說明他有沒有才。有才而傲物﹐尚可原諒。無才而傲物﹐品性就差。


2014-9-17 16:01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9  

  記得以前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不要把過去的宿怨,帶到當前的討論中來。其理由不言而喻。但是現在看來,某人的宿怨太深,憋得他怪可憐,壓彎了腰,一有風吹草動,遊魂化為螢,飛將出來亂撞。那就讓他釋放一點唄。不過,有目共睹的是,釋放的怨氣有多大,當年他“死”得就有多慘。而我本來就沒有怨氣,往事也一早兒淡忘了。要不是他今天回來提醒我,我還真想不起來,還有這麼一個人兒在。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8 13: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前几年好几位资深网友因受不了箫兄的蛮横凶悍而被迫离去,比如兰若、廖康等,对此我心中一直有些耿耿于怀,想起来就难受。

箫兄,我希望你自省并改过。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9-18 21: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1  

  網上辯論必有來龍去脈,請具體指出“蛮横凶悍”之處。網站可由私人開,一旦開通,乃是公器,必須以理服人。有人離開,可以理解,但不能憑耿耿于怀和难受說事。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19 15: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2  

以理服人,而不是以骂辱人。

你对持不同观点网友的作态常常让人反感,哪怕有时是你有理,也让人看着不舒服。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9-19 20: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唐夫

#13  

平心而论,我也认为友鱼兄略过。像金老朕这样的顽皮者,本来是搞笑而来,在他狂风暴雨泼洒的文字中,有几篇还是不错,无论他的思想境界如何,用语如何,形成这样的思想根源,要与之争论,就得依照文章法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不是草草了事的谩骂,那样只有降低自己。我觉得这里尽管大家都不喜欢金,但得提出相应的葵花宝典来对付。庸俗的谩骂,以点带面,不及其余的攻击,非高手所以。曾经金朕同志给我寄了篇他写下流的文字,俗不可耐,但这家伙引经据典,广引博证,也能吓唬一些人。我看他跃跃欲试,沾沾自喜,就随手将自己那篇黄金时分文章回寄。这老兄一读就服了。所以,我认为老金还是懂道理的。我读到他写的秦城监狱生涯文字,简直文不对题,重庆人说扯南山盖百网是也,想点化他一下,谁知这家伙知道自己的七寸被我捉住就摇身一变,说那是意在言外。如此油头滑脑之徒,是不能像木匠推刨花那样省事,而得有捉杀泥鳅黄鳝的手段,我看这里谁都没有这个份量(可能大家没有这样的耐力)去洗刷一下老金。再说,人家才来伊甸园,尽管观念独特而且居心叵测,我们可以循序渐进慢慢探讨。老金恶毒归恶毒,并非无理取闹。文章是写得很牛,也很二,不过,我们可以慢慢聊聊,网络嘛,何必呢。老实说,我就老金喜欢做皇帝来考虑,这家伙的肾功能不行的话,那又是一国之灾了。要是太强呢,弄不好会是单身汉爆满的年头。呵呵!只是我现在太忙,无法静心给老金疗疗,我估计他做皇帝,问题不仅仅是几代绝后,说不定又会是宫中羊儿吃草的笑话闹出来。不过,总的说来,我还是有点喜欢老金。他的泼皮文字,并非不值一读。所以,我认为友鱼兄可以就老金的长篇大论,也以棋逢对手姿态而迎战。短短的谩骂攻击不解决问题,反而把自己当了垫脚石。


2014-9-19 20:1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QQ   编辑  引用

xyy

#14  

  有謬批謬,有罵回罵。我從來不罵第一句。先罵人者,自取其辱。

  而且,即使罵的不是我,我也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上述許多相關事件,多數是這種情況。如兰海相爭(關於“朦朧詩”)、廖海相爭(關於“譯文”)、廖格相爭(關於“莫言”)等,都是我路見不平。謂予不信,可以回放。

  還有,這次金復新事件中,有人一頭霧水,也來趁火打劫,以為時來運轉,便乘機發難,撒舊日之怨氣。足見其人格之卑下。版主雖欠精深,尚稱正直,相比之下,此人大為不堪。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9 08:06 PM:
以理服人,而不是以骂辱人。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23 12:3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5  

  不是“作态”是“風格”。你必須學會面對各種風格,而不偏頗。別人可以有選擇。而且,你這句話應該倒著說才順:雖然讓人看了不舒服,卻是有理。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9 08:06 PM:

你对持不同观点网友的作态常常让人反感,哪怕有时是你有理,也让人看着不舒服。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23 12: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6  

  如此說來,唐、金倒是哥倆好,意氣相投,很般配的一對。你們可以私下多作交流,互娛互樂。……乾脆搞同性戀去算了,省得老是抱怨老婆妨礙你。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9-19 08:11 PM:
平心而论,我也认为友鱼兄略过。像金老朕这样的顽皮者,本来是搞笑而来,在他狂风暴雨泼洒的文字中,有几篇还是不错,无论他的思想境界如何,用语如何,形成这样的思想根源,要与之争论,就得依照文章法则,兵来将..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23 12: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7  

  現在來說點有趣的。金復新夠狂妄,也極愚蠢。他罵我說你們是支那人,不可救藥。我回罵他瘋狗一條。他立即再罵我是丐幫幫主,並奉上打狗棒一條。這無疑就是說,他承認了瘋狗,並請我洪七公教訓。這麼愚蠢的對手,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當時他也在跟海兄對罵,說退休了就該速死云云,他可能是精神錯亂了,總之很搞笑。哈。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23 12: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8  

唐兄真乃通情达理!

不幸的是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晓之以理的。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唐夫 at 2014-9-19 20:11:
平心而论,我也认为友鱼兄略过。像金老朕这样的顽皮者,本来是搞笑而来,在他狂风暴雨泼洒的文字中,有几篇还是不错,无论他的思想境界如何,用语如何,形成这样的思想根源,要与之争论,就得依照文章法则,兵来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4-9-23 19:3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9  

  那就搞“通情達理”的三人幫去吧。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4-9-24 14:3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0  

funny


2016-9-4 10: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1  

这位金先生搞帝制,让他搞,有财力物力人力,自己开辟一个山庄当皇帝,很爽嘛。

就像那个自封天下第一的,蹦来跳去,老子天下第一。。。大家看热闹,娱乐,很好。

至少还有些文采,虽然太长我没读完。


岭南龙渊山庄庄主批准他即时登基。


2016-9-4 10: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2  

这个小衙役不听劝告,横行霸道,最终被赶走了,活生生一个咎由自取的案例。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4-9-19 02:20 AM:
前几年好几位资深网友因受不了箫兄的蛮横凶悍而被迫离去,比如兰若、廖康等,对此我心中一直有些耿耿于怀,想起来就难受。

箫兄,我希望你自省并改过。



2016-9-6 17: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3  

哈哈哈!:) 他们几位长辈火气真够大。


2016-9-6 22: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4  

这位金兄也被赶走了?


2016-9-6 23:5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5  

我们想来就来,不来就不来。 哈哈哈!:) 


2016-9-7 06: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