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我糊涂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我糊涂

我糊涂

廖康


我这人从小脑子就不好使,什么事情都糊里糊涂的。小时候学歌谣:“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专吃杜鲁门。”我根本就不明白这歌谣反映了我们社会主义祖国的花朵爱憎是多么分明!更不懂得这歌谣对抗美援朝有多么伟大的意义,还傻了吧叽地问幼儿园老师:“门那么硬,老虎咬得动吗?”

其实呢,我这脑子不赖,记性挺不错的,几十年前经历过的事儿还老忘不了,就是理解力太差。经历的事儿越多,就越糊涂。人家都说我是傻帽儿,不会变通。也许是这个理儿。世道变了,我这脑子跟不上趟儿,所以总是不通。小时候那会儿,我们跟苏维埃最哥们儿了,都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呀!人家克(kei1)败了希特勒,又帮我们碎(cei4)了东条英机,带领着大家伙儿直奔共产主义。要不怎么说:“苏联老大哥,骑着摩托车”呢?人家走得就是快!在苏联,“共产主义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我不懂那地平线是个什么东西,回家问我妈,我妈说那是一条看得见,永远也走不到的线。我就解释给另一个不明戏的同学听,让我们班主任听见了,这通斥(cer)我!还找我妈谈了话,吓得她再也不敢给我解释学校里的事儿了。后来,苏联还派专家来推着我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呢!专家有个小女孩儿叫什么“柳芭”,我也叫不真着,就管她叫“六八”。她中文不好,成绩特差。后来学了乘法,也不知是谁,给她起了个外号“四十八、大傻瓜”。气得她直哭。再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苏联老大嫂,摔个仰八饺。” 他们就撤了,跟我们掰了。电匣子里整天播放《九评》,批判修正主义。可我一直弄不懂“修正”怎么反倒是错的,而且,说实话,好长时间,我都没闹清楚,是谁喝醉了,还要“酒瓶”。

那年头儿,跟我们好的国家还有古巴。从他们那儿来的糖真甜呀!我猜想,古巴准保是个奇妙的地方,就像小人书里的童话世界一样。果然,有一天,从那个童话世界来了个小合唱团。领唱的小男孩儿比我大不了多少,他有副金嗓子,用西班牙语和汉语唱《哈瓦那的孩子》:“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门前开红花。”他的歌声简直就像是一道光,直透屋顶,穿越天空。听着他的歌儿,我的心缩了起来、气憋了起来、头仰了起来,仿佛时间也凝固了,那声音和图象就深深地印在我脑子里了。可是没多久,古巴跟苏修走了,愣把我们给“出卖”了。我不懂,为什么出卖了我们,就不能随便买糖了。老师说我们不能搞实用主义,为了点儿蔗糖就牺牲原则。噢,对了,还有伊拉克蜜枣,多好吃的东西啊!可后来说它会传染肝炎,就不进口了。这道理我懂,不能贪吃得病啊!可是朝鲜跟我们多铁呀!那是在打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时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啊!不知怎么回事儿,朝鲜也跟我们疏远了。那么好吃的朝鲜辣菜,突然就没了。后来我们自己生产了北京辣菜,可那味道,我总觉得差点儿什么。那些年,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朋友好像也越来越少了。不过,也有些敌人变成了朋友,而且敌人的敌人还照样是朋友。

我是说刚果,他们是中国在黑非洲的好兄弟。他们的总统叫卢蒙巴,那是我小时候听见过的最迷人的外国名字了!在舞剧《赤道战鼓》里,那些光着膀子,浑身涂得黑黢黢的演员低沉地喊道:“卢蒙巴!”让“蒙”字拖长音,那来劲儿!他们敲着鼓点儿传送信号,在森林里跟美国鬼子打仗,打得他们找不着北。我们跟着学,玩打仗时,抹一身煤灰,把定量的肥皂都用完了,也洗不干净。可是刚果出了个大叛徒,叫蒙博托,是“非洲的蒋介石”,特坏!他把卢蒙巴给杀害了,自己当了总统,还把国名改了,叫什么扎伊尔。我们根本不承认他,还支持黑非洲的好兄弟打游击。我做梦都想去帮助他们揍蒙博托。可是,也不知什么时候,这事儿也变了。毛主席接见了蒙博托,那“非洲的蒋介石”也不穿军装了,披着个豹皮袍子,戴着个金丝眼镜,半野蛮、半文明的样子,居然成了我们的好朋友,毛主席还夸他会打仗呢!而且卢蒙巴照样是好人,真把我给弄糊涂了。

这种从仇敌变战友的怪事还有菲律宾的马科斯和新加坡的李光耀,他们在60年代都是反动派,世界革命就是冲着他们这号人。但是到了70年代,这些罪大恶极的反动派一下子都成了中南海的坐上宾,不光是“反苏反霸”坚定不移,而且还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那才几年啊?不过这时候我已经长大了,这些事儿好像不是很奇怪了,我们国内不是也一样吗?不久前,毛主席还说呢:“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全党都要读他的著作《论共产党人的修养》。突然一下儿,刘少奇就变成“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总后台了,是“中国的赫鲁晓夫”。再过一年,竟然发现他是共产党内的“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儿不明白,他怎么能隐藏得那么深?这么多年都没发现这颗“定时炸弹”?多亏这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带领革命群众才把他给挖了出来,要不,多危险呢!差点儿就亡党亡国了。

可是刚安生不到两年,林彪又抢班夺权。你说他着的哪门子急呀?不是已经写入党章了,他是毛主席的接班人,干吗那么急赤白脸地搞什么“五七一工程”,还要谋害毛主席?你再等两年,踏踏实实地当什么主席不行!不过他们说的也是实话,国民经济的确是停滞不前,那不是明摆着的吗?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可不就是劳改嘛!农村那么点儿地方,根本挤不下我们这些学生。种地,还不够给人家添乱呢!再说了,我们下乡,不就是说要来改造思想吗?劳改不也是通过劳动,改造思想吗?没想到,我在批判林彪的讨论会上这么一说,团小组长就带领大家批判我了,差点儿把我打成反革命。幸亏几个哥们儿证明说我从小脑子就少根弦,傻不愣瞪的,才没把我太当回事儿。

打那儿以后,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我也注意到了,外国也一个德行,一会儿跟这个好,一会儿跟那个好。可我心里还是纳闷儿:人家哪国也没像我们这样翻来覆去的,比烙饼还快。国内吧,刘邓翻案了,那文革就白搞了?敢情混进党内的是林彪和四人帮这五个人!愣把那么英明伟大的领袖,那么鞠躬尽瘁的总理都糊弄了几十年。合着毛主席和周总理也犯糊涂啊?不可能啊!好在咱们的党,还是一贯正确。这不,自己个儿就把那些坏蛋都清除出去了。赶明儿,还得这样,一抓着那犯罪、犯错误的主儿,就查他个底儿掉,开除出党,永远保持党的纯洁。这样,我们的党就永远正确了,铁打的江山就万年牢了。那国际呢?越南,那跟我们是共饮一江水的“同志加兄弟”啊!就像那歌里唱的:“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我们友谊向太阳。”怎么一下子就反目成仇了?打得那个惨!好像除了抗美援朝,我们没跟谁打过那么激烈的仗吧?可是,还没等反击战后唱红的那首歌《血染的风采》消停下来,我们又跟越南和好了!你说那些将士到底为什么牺牲啊!

也许这就辩证法?人家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就是“没有永远不变的朋友,也没有永远不变的敌人,只有永远不变的利益。”还说那是杜威的实用主义。看来我们跟美帝是不谋而合啊!而且我们在国际、国内都是这样,不断地变,这倒是始终如一。可我还是糊涂,那是谁的利益?“我们”是谁啊?

2006年5月18日


2006-5-19 12: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凤

#2  

这历史上的反复无常,朝令夕改还真让人糊涂。廖康可以在越南那段加一段歌曲:“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中越人民友谊象太阳。”


2006-5-19 12: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谢金凤,加上了。


2006-5-19 13: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凤

#4  

狗叼来的:“越南—中国,山连山,江连江,共邻东海, 我们友谊向朝阳。共饮一江水,早相见,晚相望,清晨共听雄鸡高唱。 ...


2006-5-19 13:1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冷热

#5  

糊涂着是美丽的!


2006-5-19 13: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余立蒙

#6  

我们这代人的精神迷糊史! 也是活的中国当代简史.


2006-5-19 14: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ugan

#7  



引用:
廖康写道:
打那儿以后,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可心里还是纳闷儿。

这儿又“胡说八道”一大篇。哈哈哈……


2006-5-19 17:1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查维成

#8  

这文章读着觉得亲切,还可以补充,接着写。


2006-5-20 00:0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9  

把倒数第二段补充了一点。


2006-5-21 12:1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兰若

#10  

喜欢这篇,好幽默。。。


2006-5-21 17:49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1  

funny


2016-5-29 10: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