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爱你就娶你(修改稿)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冬雪儿

#1  

很抱歉,这部已创作至15万多字(篇幅要超出我预期写作计划的至少四至五万字。也就是说,二十多万字才能完成)的小说,又要被搁浅下来了。因由十月初就在埋头修改一部关于音乐的书(妹妹儿子写的。大陆出版社准备为他出版,但提出要加些内容进去。而正在海外读书的他现在学业正紧,他妈妈我妹妹找到我。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帮这个忙)。完成这部关于音乐书的修改时间,大约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完成。也就是在12月底。

我想我是应该说明一下。不然,这部书停在这儿没有后续,又没有说明,深感实在对不起关注这部书创作的各位大家。特此致歉!


2013-10-17 21:3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  

“哎哎哎,你这是做嘛你这是做嘛呀?”佟旺兴连忙起身拉住要下跪的佟季仁的双手,将他扶起,道:“你这样做愧煞你叔我了。创建学校的事,又不是你一个的事,是大家伙的事,是全体村民的事,更是我这个当队长的事。学校要真是建起来了,全村老少爷们都得感谢你才是。这么多年来,全村上上下下几百号人,没有一个人敢挑头建学校的,没想到你敢出头挑起这个担子。志气不小啊,小子。”

“老少爷们感不感谢我,那是以后的事。今天,我一定要感谢您。没有您的支持,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学校无论如何是建不起来的。”

“你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要是真心感谢我,把学校尽快建立起来,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我一定努力!”被扶起的佟季仁又坐回凳子上:“不过,啧……”佟季仁欲言又止。

“你还有什么话有什么要求,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那、那我就直说啊。”

“你说吧你说吧。”

“叔,您和生产队其他干部都这样热心支持我建校,而且,生产队的条件在那儿明摆着,按说,我是不该有更高更多的要求。只、是、只是,我还是很担心,队屋改做学校是否安全?我也……也不是说非要生产队重新建校舍。我是看那队屋的墙都歪歪斜斜的,有几处墙体裂了那么大口子,象是随时要倒塌的样子。我担心做了学校后,什么时候倒塌了,砸着学生咋办?砸着我都无所谓,反正我已是个残疾,我爸妈也指望不上我……”

“呸呸呸,学校还没开始办,”佟旺兴打断佟季仁的话,连连“呸”了几声说:“你就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快点‘呸呸’几声,算是你刚才说的都是废话。”

“呸呸呸。”佟季仁听话地低下头,连连“呸”了几声后,又道:“叔提醒得对,我不该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季仁啦,你别看那个队屋歪歪斜斜的象是随时要倒塌,我刚才已经说了,现在我还是向你保证地说,这房子再用个十年八载的,没有一点问题。出了问题我负责。可以吧?况且,这几天,我会派泥工来维修的。我不会把这个破烂的房子,给你做学校。”

“叔说这屋子做学校没问题,我自然就、就放心了。”佟季仁嗫嗫嚅嚅附和着说。其实心中一点也不踏实。

“你要是同意队屋做学校,明天,我就派几个会泥活、木工的社员,把门窗整修一下;把屋子里里外外的地面平整一下;把四周的墙用泥巴糊一糊;有裂缝的地方补一补;将屋顶上的瓦,捡一捡,加一些瓦。这样一整弄,不信你看,房子会象是新的。”

佟旺兴的一席话,使佟季仁很感动。他激动地说:“真是让叔费心了。我也说不了什么好听的话。我一定用努力工作来报答叔对我的支持和帮助。”不过,稍许,对队屋的安全隐患,始终心存疑窦的佟季仁,还是郁郁寡欢地说出了他心中的忧虑:“我倒不是计较房子好坏。我担心的是学校校舍太破,没有家长愿意将孩子送到学校来。而且,队屋又在那么高的山岗上。同学们上学放学都很困难的。”

——待续


2014-9-1 02:5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  

“不用谢我噻。要谢就就谢、谢你自己。这是你有有这个能力办校,我才支持你。你要是没这个能力,我想支持也是白搭。我们这个穷山沟沟里,早就该建一所学校噻。可是,从来就没有人愿意挑这个头呀。就是因为没学校,你看看我们村,男女老少,一抓一把都是睁眼瞎。”几杯酒下肚后,已经喝得有点高了佟旺兴,往口中连连丢了几粒花生米,吧叽吧叽大口嚼着,舌头在嘴中打着转转说:“建建学学校,是打打从那年我当当上队长后,就就一直想要要做的事。现现在你终于帮帮我实现了这这个愿望。我真真要好好感谢你。就就是因为我们这儿没有学学校,我们村和周边那那么多村子,不知有多多少家庭,几代人都没…没读过书。老话说说得有,三代不读书,一屋是蠢蠢猪。我说说呀,三三代不读书、一村是是蠢猪。你看那些没没有一点文化的人,一个个是不是是象没没有开化的猿人,扁担倒在地上,不识是是个‘一’字……”

“是啊,没有文化,就永远无法改变贫穷命运。”佟季仁学着上学时,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一些话说:“思想境界永远局限在一个小天地里,没有远大理想、没有奋斗目标。”

“你你小子倒底是读了个初中啊,说出的话就就是不一一样。”

“叔,你真是喝多了。要不,我们不再喝了。”

“你个小崽子,别别担心心我。你别看我说话不利利索,心里清楚着哩。”佟旺兴将举到嘴边的酒杯,拿开,往桌上一顿,说:“好,听你的,我们不再喝喝酒了。正正事还还没谈完哩。你你去厨房缸里舀瓢冷水我喝,让我醒、醒醒酒……”

“这么冷的天,喝冷水能行吗?您。”

“能、能行。一年四季,我口渴渴了,就喝冷水。几十年了,没喝过一口开水。不晓得开水水是啥滋味。”

“啊,一年四季都喝冷水呀。叔的身体好好啊。我夏天敢喝冷水,冬天不敢。好好,我这就去给您舀瓢冷水来。”佟季仁说着,起身一跛一跛往厨房走。

“你顺顺便在碗柜里,把那碗臭臭豆腐带出来。”佟旺兴扭着脖子,望着佟季仁的后背说:“让你尝尝你婶婶做的臭豆腐,可下饭啦。我每餐吃饭都少了它。”

“哎,晓得。”佟季仁声音由厨房传出:“咦,叔,碗柜里没见有臭豆腐呀。”

“啊,碗柜里面没有呀。你在锅里面看看,是不是我刚才煮饭时,放在锅里面蒸了在。”

“哦,是在锅里面。”在厨房里的佟季仁说。没一会功夫,佟季仁一手端瓢冷水,一手端小半碗臭豆腐出来。他将冷水递给佟旺兴,说:“叔,给。嗯,这臭豆腐闻着好香啊,一点都不臭。”

佟旺兴接过一瓢冷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了。“嗯,好舒服啊。”一瓢冷水喝下后,头脑顿时感觉清醒了许多的佟旺兴,用粗糙的手背,擦了擦嘴角边儿流下的水,说。

“冷水还解酒啊?象神水一样。”佟季仁见佟旺兴喝下冷水后,说话果真利索了许多,十分惊奇地说。

“这是个人的习惯吧。我不晓得别人咋样,反正我是每次喝多了酒,就喝一瓢冷水。冷水下肚后,头脑立马清醒了,就和没喝酒一样。”

“好神啦。”年轻的佟季仁,瞪着他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望着佟旺兴说:“你喝下冷水后,酒好象全醒了一样。”

“咋是好象啊?我的酒劲就是全醒嘛。”佟旺兴又将自己的酒杯满上说:“咋样,咱爷俩再喝几杯?我给你满上。”

“不喝了不喝了。”佟季仁连忙将自己的酒杯用手掌盖住说:“叔,我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就要醉了。”

“还喝一杯还喝一杯。喝最后一杯。”佟旺兴夺过佟季仁手下的酒杯,边往酒杯里面咕咚咕咚倒酒,边说:“我这个酒也不是白给你喝的。我希望你一定要担起建校这份责任来。责任重大的呀,伙计!”佟旺兴瞄瞧了一眼,满脸通红的佟季仁继续说:“我和队委会的一些干部们,都是大老粗。对办学校,是一抹黑,什么都不懂。建校之事,你全权负责。我们只帮你出力,帮你出不了策。”

“……”佟季仁厚厚嘴唇的嘴,嗫嚅了一下,象是要说什么,可是终是欲言又止。他低下头,端起酒杯,喝了口闷酒后,将刚才掉到桌子上的一小块炒鸡蛋,用筷子夹起,丢在昂着头,一直蹲在他身边的、叫“黑黑”的狗儿跟前。“黑黑”低头嗅着那块炒鸡蛋时,一只芦花母鸡,咯咯地由不远处迅速跑了过来,将鸡蛋啄进了尖尖的嘴中……

“你既然有理想在这穷山沟里创办学校,就得有准备吃大苦,打持久战的思想哦。我可要给你打个预防针嘞,你可不能只有三分钟的热情啊。你要是中途打退堂鼓,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哟。你今天说不想干,还可以。过了今天,从明天开始,你就没有退路了。”

“叔,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打退堂鼓。”佟季仁说:“当老师,就是我的理想。我怎么会放弃呢?”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佟旺兴说着往佟季仁的碗中夹了一箸韭菜炒鸡蛋,倒了几颗油炸花生米,说:“吃菜吃菜。既然你有这个决心,有这个理想,那我今天,索性就把一些事情向你摊开来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不单单是学校校舍破烂,还有你的工资待遇问题。你想过没有?”

“我的工资待遇?这个问题,我还是有思想准备的。生产队条件差,你们给我多少工资,就是多少工资呗。只要不让我饿肚子就行。”

“嘿嘿,”佟旺兴意义不明地嘿嘿一笑,说:“我对你说实话,你可别打退堂鼓啊。你在学校教书,生产队是没有一分钱给你的,只能给你记工分。”

“啊……”佟季仁满脸诧异地望向坐他对面佟旺兴那张布满如沟壑纵横般皱褶的黝黑脸颊,惊讶地问:“我在学校教书,没有工资呀?只拿工分?”

“是呀。因为生产队没有经济来源,拿不出钱来给你发工资,只能给你记工分。我也了解了一下,其他乡村学校的情况,老师们基本上都是记工分。哈哈哈,”佟旺兴朗朗一笑说:“我刚才说你别打退堂鼓,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可以多考虑几天,回家和你爸妈商量一下。你要是不能接受记工分这种报酬形式,我们不勉强你。反正学校还没建起来,就算我们今天的话,从来没有谈过。”

佟季仁低垂下眉头紧锁的头,思衬片刻后,说:“记工分就记工分吧,我接受。”

“你要好好想清楚唔。可不能一时脑子发热。还有,你爸妈他们同意吗?”

“我爸妈他们会同意的。我也不是头脑一时发热,我想了好久了。我只有教书,才能养活我自己。”

“好。真是好!这就叫做好鼓不要重锤敲。我晓得你就是个识大体乐于奉献的娃儿。来,为你的识大体干一杯!为我们村即将诞生一所学校干杯!我代表全村500多号老少爷们感谢你!”佟旺兴高兴地端起酒盅,在佟季仁放在桌上的酒盅边沿碰了碰,说:“你同意记工分,我也不会让你吃亏。你的工分靠生产队最强劳动力拿,每天10分。可以吧?”说完,一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嗯,可以。”

“对了,寒暑假期间,你还是要回生产队参加劳动。不参加劳动,就作旷工处理。不记工分。”

“那当然那当然,不劳者不能获嘛。可是,”佟季华面露难色地说:“我怕……我的腿这个样子,做不了重活。”

“自然,象你这样的残疾人,假期回生产队劳动,叔是不会派重活你做的。派重活轻活,都不是我的一句话。这个你放心好了。”

“谢谢旺兴叔的关照!我借您家的酒敬您一杯!”佟季仁端起酒盅站起来,说。

“我虽说不是你亲叔,可是,谁叫我们是一笔难写一个“佟”字呢。你就不要那么客气,说么鸡巴‘谢’不‘谢’的啊。搞得文绉绉的,我很不习惯。你看你看,我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以为哪个跟你开玩笑哟。”佟旺兴笑着将粗壮黝黑的胳膊,伸到佟季仁的眼前说。

“嘿嘿……”佟季仁嘿嘿笑着说:“叔提醒得好。我以后说话一定注意。”

“就是噻,你本来就是个土巴佬,何必要把自己搞得土不土洋不洋的。让乡亲们笑话。”佟旺兴说着,端起酒盅和佟季仁碰了杯,一口将酒喝下,又道:“你以后在乡亲面前,说话做事,不要太文气,更不要动不动就拽文。这样别人看着不舒服,你也很尴尬。”

“嗯,晓得了。谢谢叔的教诲。”

“是不是是不是,又来了。”

“……”

“来来,喝酒喝酒。”

“嗯……喝酒。”

“还有一个问题,也要和你说清楚。就是学校办公经费的问题,我那天和几位队干部商量的意见是,每年由生产队支付50元钱。可以不?”

“一年经费——50元?”佟季仁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是的,一年经费50元。我也知道,每年50元钱的办公经费,实在是少了点。但是,生产队已经作了最大努力。喏,你吃吃这臭豆腐,下饭得很。”佟旺兴往佟季仁碗中夹了一小块臭豆腐,接着说:“当然,生产队以后经济状况要是好一些哩,只要我还在当队长,我是会给学校增加经费的。”

“我晓得我晓得。生产队穷得叮当响,每年能挤出50元钱给学校,已经很不容易了。”佟季仁言不由衷说这番话时,心中其实藏匿着一些另外的想法。

……

——待续


2014-9-12 21:1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  

总之,客观地说吧,佟旺兴这天围绕建校问题所谈的这些条件,对于年仅17岁,身患残疾的佟季仁而言,确实苛刻了些。可是,面对这些苛刻条件,急于想将学校尽快建起来的佟季仁有佟季仁的思谋。他暗自思谋:在青石口村创办学校,往高处说,是为全村和周边村子的适龄儿童解决了读书难的问题;往低处说,为自己找到了一条谋生的最佳出路。同时也实现了自己想当一名教师的梦想。自己是个残疾人,不能象正常人一样到田地里去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作为一个靠耕种土地为生计的农家子弟,不能到田地劳动,也就意味着丧失了养活自己的能力。爹娘总有老去的时候,自己这一辈子,将来靠谁养活呢?佟季仁每每想到自己渺茫、无望的将来时,不觉一阵阵惊悸,后怕,泪水涟涟……“现在队长这么支持自己创建学校,帮自己圆梦,帮自己找到谋生的出路,我应该感激才是啊。我还在这儿挑胖拣瘦的干啥呢?是的,队长给出的那些条件是苛刻得不近人情。可是那也是没得法子的事呀。谁让自己生在这个穷窝窝里呢?不管咋说,学校建立起来后,自己就能在学校教书了。这一辈子的生存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么?”

佟季仁这天午间,在队长家喝着酒同队长商讨建校事宜之时,对队长给出的一系列苛刻条件,有满腹牢骚的同时,又左思又想地极力说服自己,接受现实。他说:“叔啊,在生产队自身条件这么艰难的情况下,您还这样全力支持我创建学校,我真是发自内心感谢您。这样说吧,您就看我以后的行动吧。”

“你这娃儿,真是懂事。说出的话,让人听着几舒服哟。你能体量叔的难处,我也很感谢你。建校之事,今天就这样说定了,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不要反悔了噢。”

“叔,看您说的。我又不是三岁两岁小孩。建校这么大的事,又不是儿戏,我怎么可能出尔反尔。况且……”

“瞧你瞧你,又来了不是。你又不是不晓得你叔是个大老粗,斗大的字不识一萝筐。还一个词一个词往外拽,把叔拽得一愣一愣的。你是承心想出叔这个大老粗的洋相咋地?”

“叔……嘿……嘿”佟季仁裂嘴低头一笑。

“我们村子里,眼下除了你一人文化高一点外,找不出第二个人了。学校老师哩,我的意见是,暂时由你一人代着,好吗?”佟旺兴连着丢了几颗花生米到嘴里,巴叽巴叽嚼着说。

“嗯,好。”一心想当名老师的佟季仁,见佟旺兴说让他一人担起建校之事,心中虽说没有多大把握,但他还是一口应允下来了。他说:“叔,请您放心,我会竭尽全力把学校建起来。”

青石口村村小学最初的雏形,就是这样,在这个秋天没有秋阳高照阴沉沉的午间,佟旺兴家低矮的饭桌上形成的。

……

——待续


2014-9-12 21:1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