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反刍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反刍

反刍

廖康

记得在大二初读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时,我对同桌说:“这饥饿虽然描写得生动,还不到家。”那时,我们每天练习英语对话,没的说了,就讲各自的经历。于是,我给她讲了我在干校时曾饿到什么程度。

那年,我还不到14,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随父母去了干校,每天干体力活儿,大伙儿一块儿吃食堂。每人固定一份口粮,顿顿熬空心菜、豆腐渣,连点油星都见不到。一星期才打一次牙祭,也就是半两肉吧,不到一个月,就把十来年积攒的油水耗光了。父母总要省两口给我,但我也不好意思吃啊。那些日子,真是吃了上顿盼下顿。每天的话题,除了吃,还是吃。尽情回忆过去吃过的好东西,想不起来就任意编造,人人都成了特级厨师。后来读到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说什么做菜的关键是放盐。我们那会儿都一致认为是放油,只要有油,什么都好吃。炸牛粪也保证是香的。

不久,不知让谁想起来了,我们这些孩子不该和大人们一样,整天下地干活,还得上学啊。于是,我们被送到离干校18里远,当地唯一的中学,和贫下中农的孩子们一块儿住校。平日半天学习,半天劳动,星期天才回家。体力活儿虽然减半,但伙食更差了,也没人再省给我两口了。我们这群饿狼,整天瞪着小眼儿,四下踅摸吃的。方圆五里内,不管是人种的,还是野生的,只要能吃,都被我们一扫而光。每听到《沙家浜》里郭建光说:“这芦根不是也可以吃吗?”我们就愤怒地批评:“什么叫也可以吃呀?那是最好吃的东西了!我们连草根、榆树皮都吃了。”那些日子,借夜色的掩护,我们不知偷过队里多少东西。幸亏江南种水稻,要是红薯、土豆,还想有收成?有一次来了个卖糖饼的,好象是五分钱一张。我们一拥而上,连买带抢,把人家的挑子都拱翻了。那老汉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土匪崽子,再也不来了。

我们这帮小子里,有一个善使弹弓的。他和别人不一样,从来不瞄准,看见哪儿有鸟,一弹弓撩过去,十次有一二次能打下来。玩过弹弓的都知道,这就是神弹手了。他一向不大合群,可在干校的日子里,我们都爱跟他玩,有鸟肉吃呗。一到周末,我们就随他去长江边大堤下稀稀拉拉的小树林行猎。我们帮他准备弹药,拣那弹球大小,圆滑的石子。看见鸟了,只要他在身旁,肯定叫他来打。他要是离得远,我们才打。打下一只,就生把火,烤得半生不熟,连盐都没有就分着吃了,那可真正是茹毛饮血。有时幸运,一只刚烤完,又有一只打下来了。有时倒霉,鸟小人多,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一次午饭后,我们去行猎。刚到小树林,就闻到一股奇异的肉香。顺着香味蹈去,只见一位船老大和四个拉纤的正在江边几块巨石下烧饭。一堆火上是个黢黑的圆鼎,那种煮饭的器皿我只在江西见过。另一堆火上架着半扇猪,翻来滚去的烤着,大滴大滴的油呲啦呲啦地滴入火堆,不时窜起一股火苗,把油香掺着米香直送入我们鼻孔。我们的腿顿时软了,不约而同地坐了下来,盯着那两堆火,什么鸟叫,也无动于衷了。自从来到干校,我们还没有如此接近过这么大块的肉。可是我们也只能在这么近干看着。要是狗,没准有谁还会扔根骨头过来。可我们是人。那五个大人始终没理我们,连看都没朝我们这边看一眼。只顾自己吃。先是盘腿坐着吃,然后蹲着吃,最后站起来吃。不到一小时,硬是把一锅饭、半扇猪吃了个干干净净。我们眼睛看直了,肚子一个劲儿地叫,到了儿连根骨头都没落着。后来,我们不知咬牙切齿地发了多少回狠:“妈的,可惜我们手里是弹弓!要是枪,肯定把他们宰了,大吃一顿!”

唯一持续不断的食品补充还是来自厨房。不知怎的,这最显然的事情却被我长期忽视了。后来看到一小子,饭后好久了,嘴巴还在动。问他吃什么呢,他也不说。我便在暗中盯梢,发现他和另外俩小子帮大师傅打扫卫生。他们怎么这么积极?肯定有鬼。我潜伏着继续监视。干完活儿,大师傅给他们每人一块巴掌大的锅巴。于是,我也积极起来。每天晚上也能混块锅巴吃。

锅巴硬,特经嚼。一块锅巴嚼完咽下,就好象又吃了一顿饭。虽然还是饿,却觉得比起其他人来,已经赚了便宜,有一种心理满足。可是嚼锅巴,得背着人,好象在干什么坏事。头两次还有点偷吃禁果的快感,每天这么干,就有点惭愧。但我们谁也没有愧到要告诉大家的地步,只是不好意思听老师表扬我们帮厨,那可真如芒刺在背。

有一天,两顿晚饭都吃完了。突然,胃里一阵痉挛,刚咽下的东西连同酸汲汲的胃液一起涌了上来。本应一口吐掉,可到了嘴边,舍不得,又咽下去了。一会儿,又是一阵痉挛……又咽下去了。反复几次,就这一晚上,居然成了习惯。每顿饭后,都会痉挛,都会舍不得,都会咽回去。头两天还觉得恶心,很快竟然享受起来。这不是凭空加了顿饭嘛!虽然没有增加食物,好歹又经历了一回吃饭的流程,不必再空口谈论过去的美食,不必再靠回忆过干瘾了。我注意到那三个哥们儿也都因此安静下来。我们心照不宣地反刍,默默地享受第三顿晚餐。

渐渐地,我们和大师傅混熟了,无话不说。他喜欢听我们讲北京的事儿,也给我们讲了不少厨子的趣闻。至今,我还记得他对“厨子不偷,五谷不收”的解释。五谷不收,不是结果,而是条件。除非五谷不收,厨子才不偷。厨子偷吃的,你怎么盯着也抓不着。他随即给我们做了示范,拿来一大条酱萝卜称了称,让我们看清楚是一斤四两。面对着我们,把萝卜切成了细条。再一称,就剩一斤二两了。我们纳闷,猜测是不是水分遗失减轻了重量,把他笑坏了。抖开擦刀布,原来都在那儿藏着呢!他说:“这要是肉,东家不就亏大了。现在真是没有啊,要不,怎么连我都这么瘦!”

春节快到了。江南的冬天比北方更难受,因为屋里没有火,全靠被子捂住体温。热量消耗的多,也就更容易饿了。可大小便总得出被窝,出门吧?于是大家都尽量憋着,便桶也挪进我们十几个人同住的大棚屋了,臊就臊点吧。一晚,反刍后渐渐有了睡意,忽听对面上铺一阵乱响。只见那小子急急忙忙地翻滚下床,再一看,他顺着大腿直流黄汤。等奔到门口便桶那里,尿也撒得差不多了。给我们笑得呀,我和另一哥们儿第一次没憋住痉挛涌上来的宝贝,吐了一地。

放寒假前,大师傅喂了我们一学期清汤寡水,可能觉得愧得慌,给我们出了个主意。学校四周有十来户人家,有条赖皮狗,但不属于任何人,是吃野食和小孩粑粑长大的。他说:“你们把狗打了,不会有事的。我给你们做狗肉面吃。”又讲了狗肉如何发热,冬天吃最好等等。不等他讲完,我们就出动了。找了条绳子,系了个活扣,就去找狗。那狗正在一小孩家里等他出恭,见我们气势汹汹地来了,似乎觉出不妙,掉头就往屋外逃窜。我们这四大金刚把门堵得严严实实,一哥们胆大,也不怕狗咬,伸过手去,一下就把那活扣套上狗头,我用力一拽,就把它拉出了屋。开始我还怕它窜过来咬我,那只是人的担心,狗只会往后拽。我比它体重至少重五倍,较劲,它怎么较得过?只是在转过房角时,它别在那儿,僵持了一下。

此时,套住赖皮狗的消息已嚷嚷开了,干校的十来个混小子都跑过来,有拿耙子的,有拿铁锹的,象一群魔鬼,呼叫着,狂笑着,一路喊打。尤其是一暴齿小子,本来他双唇就很少合上,这会儿龇牙咧嘴,喷着吐沫星子,简直跟疯了一样!那倒霉的狗吓都快吓死了,瞬间便一命呜呼。

大师傅赶紧放血剥皮,正忙活呢,那小孩大哭起来,说狗是他的,要我们赔。“什么他的,我还不知道?”大师傅一针见血地说:“准是他妈掐了他屁股,跟我们要狗肉呢!给他条狗腿吧。”果然,一条狗腿递过去,那家就安静了。大师傅身手利索,不多时,香气四溢。十来个女生蹈着气味来到厨房,但不好意思进来。那年头,我们分男女界限。在公共场合,连兄妹、姐弟都很少说话。那会儿又革命,又饥饿,对异性毫无兴趣,更别提骑士精神了。她们在外面叽叽咕咕,我们在里面大声挖苦:“打狗时你们在哪呢?噢,这会儿快做好了,想吃现成的啊,没门儿!不劳动者不得食!没打狗的没肉吃!”眼看该盛面了,就听一个以假小子著称的女生对一男生的妹妹说:“我先进,你跟上,敢不敢?”她怯生生地小声答道:“我敢。”假小子登、登、登闯进来了,我们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去,义愤填膺地瞪着她,一言不发。她回头一看,那妹妹没跟上来,羞愧得满脸通红,转身就走。登、登、登,噗叽,过门槛时竟绊了一跤。惹得我们哄堂大笑。笑声中,女生做鸟兽散。

我们一人一碗狗肉面,和大师傅一起,吃得满嘴流油,红光满面。刚刚吃完,正在喝汤,老师来了。他是个以身作则、一腔正气的青年。眼镜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把我们训斥了一顿。他说:“你们馋肉,打狗,这都没错。可你们怎能只顾自己?竟然没有分给女生一口。你们吃的是什么,是狗肉面吗?不,你们吃进去的是一个 ’私字’ !”当晚,众人皆无话。我一遍遍反刍,反复咀嚼这香喷喷的“私”字,一遍遍把它咽下肚去……

用英语讲故事,就象用英语骂人一样,那毕竟不是我们的母语,没有那么深切的感觉。而且我和同桌的目的是练习英语会话,嘻嘻哈哈的,好象在讲别人的事情。如同普希金所说,在回忆时,苦难也是美好的。但有一次在老朋友家同学聚会,当年的几位女生也在。说起这些“美好的”经历,气得她们咬牙切齿地骂我们不是东西,而后拳头脚尖也上来了,还连掐带拧的。那可不是打情骂俏;真下狠手啊!我逃避她们追打时,闯入隔壁半开着门的房间,看到老友的母亲在擦眼泪。我才意识到,这苦难不是可以随便讲的。如今,我们的妈妈已经过世。不再有谁会为我们曾经如此饥饿而流泪了。写下这段经历,只想让后人知道,我们曾经有过怎样“阳光灿烂的日子”。

2004年9月12日

后记:大龇牙,万一您看见这篇回忆,请多包涵!


2006-5-18 12: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余立蒙

#2  

第一次看. 叫好.
看廖兄东西总能被吸引, 好玩之中还能引申思考. 没想到干校也这么饿. 是江西鲤鱼洲吗? 听北大老师说, 他们人人身上从那儿都留有几条血吸虫.


2006-5-18 14:2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谢立蒙鼓励。我们干校在江西九江赤湖。后来我去北大工作,认识很多在鲤鱼洲干过的人,他们吃了不少南瓜子,说是能治血吸虫。


2006-5-18 14: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4  

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江西九江干校,刚回京,几家人住招待所的一间大屋(我是负责给她补课的)。她把干校讲得天花乱坠。几机部的?


2006-5-18 14: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ugan

#5  

==那会儿又革命,又饥饿,对异性毫无兴趣,更别提骑士精神了。==
==用英语讲故事,就象用英语骂人一样,那毕竟不是我们的母语,没有那么深切
的感觉。==

  不该笑,可是,我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尽管幽默,全篇是严肃的,结尾发人深
省──有些东西不可以随便幽默。


2006-5-18 15:2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查维成

#6  

那些身上长了虫的“老九”们后来都去江西医院住院治疗。许多人能歌善舞,有次表演节目,他们把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到这里为的是扫平威虎山”改成“到这里为的是接受再教育。”记得前面两句唱腔是:“我们是工农小学生,来到乡下,要接受再教育,重新做人。”


2006-5-18 15:3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余立蒙

#7  

>>>
他们把京剧《智取威虎山》里的“到这里为的是扫平威虎山”改成“到这里为的是接受再教育。”
>>>
查兄啊, 真有你的! 把我肚子都笑痛了...


2006-5-18 23:2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给可丽的“饥不择食”作个注脚。


2008-4-3 01: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9  

真不敢想像,看老照片,好象全国人民都饿得面黄饥瘦,只有一个人肥头大耳的。


2008-4-3 09:1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0  

饥饿在廖康的笔下写得如此生动.真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2008-4-3 09:3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1  

是那个天生嘴上没有一根毛,却偏偏叫毛的家伙吗?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月满西楼 at 2008-4-3 09:10:
真不敢想像,看老照片,好象全国人民都饿得面黄饥瘦,只有一个人肥头大耳的。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8-4-3 16: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cleosong

#1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8-4-3 01:43 PM:
是那个天生嘴上没有一根毛,却偏偏叫毛的家伙吗?




廖康写得入木三分。

说到绿化树,这两天刚好在看张贤亮的劳改日记,刚看了十几页就沉重得看不下去
了。。。比刘文采的水牢还可怕!


2008-4-3 17: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3  

顺便说一句,这篇是纪实。全是真的。当年的许多同学都看到了。


2008-4-3 17: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1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8-4-3 09:43 PM:
是那个天生嘴上没有一根毛,却偏偏叫毛的家伙吗?


就是就是。


2008-4-4 08:5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15  

我们那时虽然去的是秦岭山沟里,但因为是国防工程,伙食还好。

可怜廖兄了。


2008-4-8 12: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6  

很严肃。同情。


2016-7-24 15: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