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抢劫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抢劫

抢劫

廖康


警官客气地请柳建华坐下,打开麦克风的开关说:“柳先生,我再说一遍。你有权保持沉默,不必做此陈述。你可以等你的律师来到以后再开口。如果你没钱请律师,我们可以为你指定一位律师。当然,你做此陈述有助于我们的工作。对此,我们感谢你。同时,我们也要让你知晓,如果法庭审理这个案件,你所说的一切,无论对你有利还是无利,都将用于审理。”

柳建华曾多次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过这类镜头,了解这一法律程序,知道自己说的话将受到严格的分析。但他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而且他多少还沉浸在一种难以描述的兴奋当中,他点点头说:“我明白。我愿意做此陈述。”

今天下午,我带儿子到海豹岬去玩。我们正在林间散步、拍照,迎面碰到两个家伙。为首的那小子抽出一把匕首,挥舞着叫我把相机给他,还要我的钱包、手表和所有值钱的东西。我说:“给你东西,我没意见,就怕我的朋友不答应。”

那小子说:“你的朋友?谁是你的朋友,这小孩吗?”他指了指我儿子。我伸手挡住儿子,把他往后推,同时抬起拿手杖的左手说:“这就是我的朋友。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那小子还在发呆,我右手拔出手杖里的剑,习惯性地收臂,把剑笔直地举在自己面前,又向前伸臂并将剑向右下方划去。这是我们击剑对打前互相行礼的动作,但他以为我是攻击他,往后退了一步,左手忙乱地掏出一把枪。我本不想伤害他,只想把他吓走而已。但一见他有枪,我就抢上前一步,正劈他左手,他的枪掉地了。接着我又反劈他右手,他的匕首也掉地了。我又顺势一左一右在他脸上划了两剑。

他疼得跪倒在地上,捂着脸大叫。他身后那小子已经跑了。我立即打911,要救护车并报警。事情经过就是这样。

这也许是柳建华犯的错误。他认为自己是正当防卫,甚至是为民除害。自己即使不得奖励,也不至于受审判。万没想到,九个月以后,那劫财的小痞子布朗对柳建华提出民事诉讼,指控他防卫过当,毁人容貌,要求赔偿两百万美元。因数目大,案子由六人组成的陪审团审理。依照法律,原告和被告双方都有权得到一切有关资料,包括警察的讯问和当事人自己的陈述。依照原告律师的要求,这段录音作为证据当堂播放了。

此时,柳建华坐在证人席上。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录音听上去竟然有些洋洋得意的腔调。原告律师问:“这是你自己的陈述,对吧?”
“对。”
“你说‘这是我的朋友’,指的是谁?”
“我是指我的手杖剑。”
“嗯,正如我所理解的那样。”律师点点头,不慌不忙地问:“那你说‘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说,是说,我带着手杖剑很久了,就是为了防备这种情况出现。”
“听上去,你像是盼望这种情况出现呢,不是吗?”
“反对。”柳建华的律师抗议道:“这是任意发挥。”
“反对有效,”法官说。

“那好,”原告律师停顿了一下,一副得意的样子表明他相信,用不着回答,陪审团已经认为被告就是盼望着出现那种情况,盼望着使用那手杖剑。律师好像是在想下一个问题,实际上是让他刚提出的问题成为固定的观念深入陪审员们的脑海。然后,他问柳建华:“你拥有这手杖剑多久了?”
“一年多了,我是去年五月买的。”
“在哪里买的?”
“中国、天津。”
“嗯,在中国买的。这么长的剑,应该算武器了。你怎么把它带进美国的?”
“放在箱子里,托运来的。”
“嗯,托运武器进入美国。”
“反对。”柳建华的律师再次抗议道:“这又是任意发挥。”
“反对有效,”法官对原告律师说:“你盘问时,应该只提问题,无需阐释。”

“是的,法官大人,我明白。”原告律师恭敬地回答,他脸上又闪过一丝得意,显然是相信‘托运武器进入美国’的观念也深入陪审员们的脑海了。他继续问:“你带这手杖剑进入美国,申报了吗?”
“没有,”柳建华又说:“这不是禁运品,也无需上关税。”
“大人,”律师转向法官说:“您是否需要告诉证人,他只需回答问题,无需辩论。辩论是我们律师的责任。”
法官对柳建华说:“你只要回答问题就好了,不要解释。”他又转向做记录的书记员说:“把证人最后一句划掉。好了,继续吧。”
柳建华不安地看了看自己的律师。她微微点了一下头,意思是,你说得对。虽然你那句辩论不能进入记录,但是进入陪审员们的脑海了,照样会起作用的。

原告律师接着问:“这个手杖,实际上是可以用作武器的剑,而且你也的确用了,你总是带着它吗?”
“平时不带,只是到林间散步的时候才带。”
律师突然话锋一转:“你学过击剑吗?”
“学过。”
“学过几年?”
“有十来年了。”
“为什么学击剑?”
“锻炼身体。”
“不是为了打斗吗?”
“不是。”
“不是为了防身吗?”
“是为了锻炼身体。”
“你买手杖剑也是为了击剑吗?也是为了锻炼身体吗?”
“不是。”这一问一答进行得很快,在被告律师提出对“复合问题”的反对之前,柳建华已经把这两个问题一并回答了。
“是为了防身吗?”
“嗯,有这个因素吧,”柳建华不得不承认。
“我没有问题了,”律师带着胜利的口吻终结了盘问。

轮到被告律师盘问柳建华了。她是位和颜悦色的中年妇女,语气温和,跟咄咄逼人的原告律师形成鲜明对照:“请问,你是在什么商店买的这个手杖剑?”
“工艺品商店。”
“还有收据吗?”
“有,已经作为证据交给法庭了。”
“嗯,是这个吗?”她拿起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纸条:“天津景泰堂工艺品商店的收据?”
“正是。”
“多少钱买的?”
“三千人民币。”
“相当于多少美元?”
“大约五百。”
“所以在海关不用申报,是吗?”
“是。”
“我没有问题了。”

随后,被告律师请原告的同伙作为证人来回答问题。通过盘问,她让陪审团知道,原告曾因抢劫而被捕并坐过一年牢,而且证人作为同犯也受到过做八百小时社区服务的惩罚。接着,她又请一位击剑教练来作证。
“请问,你们击剑都是一下一下地击打吗?像电影里看到的,古代武士那样?”
“有一次性的突刺,也有连贯的击打动作。”
“比如?”
教练站起身来,伸出手臂,做出四个快速劈砍的动作。虽然他没有拿剑,但是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手腕抖动,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四个动作干脆利落。
被告律师又问:“你这动作如此熟练、如此敏捷、如此连贯、一气哈成,是特意做出来给我们看的,还是习惯性的动作?”
“是练出来的,习惯成自然。每个击剑运动员都能做出这种基本动作。”
“谢谢,我没有问题了。”

原告律师咄咄逼人的气势已经消失了,但他不愧是个好律师,观察力敏锐,问了教练一句垂死挣扎的问题:“劈砍有可能先下后上吗?”
“当然。先上后下、先下后上、先左后右、先右后左,这些都是基本动作。攻击需要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发起。何况还有佯攻,第一下往往没有第二下用力,第三下没有第四下用力,但你如果没有格挡好,每下都可能击中你……”
“感谢你给我们免费指导,”原告律师自找台阶地笑了笑说:“我没有问题了。”

最后,双方发表总结性辩论。原告律师说:“不错,我的当事人的确犯过小错。这次也的确是他持刀试图抢劫。请注意,他只是持刀,那手枪连保险都没打开,而且是在他生命受到威胁时才掏出来的。当然,他抢劫犯罪在先,但他罪不当诛。被告砍了他两剑,已经解除了他的武装。手枪和匕首都掉到地上了,但被告还继续施暴,又在他脸上划了两剑。致使我的当事人严重受伤,缝了四十八针。你们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颊上的疤痕,一左一右,各长三英寸之多。这显然是过分使用暴力的结果,远远超出了正当防卫所允许的范围。你们看,他这个样子,将来无论是找工作,还是找对象,无疑,都会受到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请你们主持公道,为你们的同胞做出公正的裁判,让他得到一些补偿。”

被告律师说:“你们都看到了,原告是个惯犯。他居然还反过来指控我的当事人,企图在法庭上得到他在树林里没有得到的钱财,而且还要得更多。这难道是公正吗?原告要求你们为同胞做出公正的裁判,什么意思?因为他是欧洲后裔,就是你们的同胞了吗?我的当事人也是美国公民,而且你们都知道,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我们的信条。无论一个人是欧洲后裔,还是亚洲后裔,只要是在美国受审,他就和你们一样,享有同等权益。更不用说,我的当事人是美国公民,是大学教授,是多次受到奖励的优秀教师,也是和你们一样奉公守法的纳税人。”

她停了一下,接着说:“我的当事人遭到了这个惯犯的拦劫,他拿出了匕首,拿出了手枪。虽然手枪还没有打开保险,但那是因为他没有时间,来不及打开保险。幸亏我的当事人学过击剑,解除了他的武装。否则,你们都可以想象,我的当事人将会受到这个惯犯的伤害、抢劫和羞辱,而且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受到羞辱。你们可能也有子女,不难想象一个父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受到羞辱,那将会有什么后果。幸亏我的当事人学过击剑,幸亏我的当事人带着手杖剑,他才得以保护自己和孩子。原告说他防卫过度,你们都看见了,击剑教练展示给我们的那四个动作多么迅捷,多么连贯。那是多年训练出来的习惯成自然的反应。在那种生死关头,我们还要他打破这种习惯,及时收手,是不是要求得太过分了?”

被告律师又停了一会儿,继续说:“其实,大家应该感谢我的当事人。他为我们这宁静、美丽的社区消除了一个隐患。试想一下吧,假如被拦劫的不是他,而是你们当中任何一位,后果将会怎样?假如被拦劫的是你们的孩子,后果将会怎样?难道我们应该为消除这种隐患而惩罚他吗?难道惩罚这样一位我们应该感谢的人还算公道吗?”

判决不到半小时就做出了。柳建华和他的律师握手并向陪审团投去感激的目光。

这几天,柳建华一直沉浸在胜利的兴奋中,直到他收到律师的诉讼费为止——两万美元。

第  1 幅
Exhibit A


2013-2-15 13: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  

趣文!

我不懂剑术,虽然当年左罗看了五六遍,前几年还买来CD怀旧。请教廖侠,剑客
出手有往对手脸上刺的吗?我的外行感觉是即使有,也不多见。


2013-2-19 22: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这当然只是个故事。但能往身上划,就能往脸上划,对不对?何况主人公并不是专业剑客。


2013-2-19 23: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  

个人感觉,那个柳建军华比较残酷了些,下手太狠。一般情况下,打斗(即便是被抢劫)是不怎么向对方脸上开刀的吧。不然,全人类不知有多少脸上留有疤痕的人。


2013-2-21 08:4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5  

嗯,如果你是陪审员,会判他有罪吗?


2013-2-21 11: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6  

  苟能制侵凌,豈在多殺傷?那擊劍的“習慣性動作”,不就是藥家鑫在“彈鋼琴”嗎?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1 15: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7  

实话说,我若是陪审员,比较倾向判柳有罪。朝人脸上挥刀的行为,实在太狠太毒。


2013-2-22 02:2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8  

  當然是防衛過當有罪。那個“溫和淡定”的女律師,徇財枉法,是唯一的贏家。天津的刀應該在天津使。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2 14: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9  

那柳建华应当被判罚两百万美元?


2013-2-25 20: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这是一个复杂的案例,需要综合分析。比如说如果抢劫犯是个惯犯,或是当时被告人身有危险,那么陪审团自然会倾向被告。反之如果原告不是惯犯,被告已经将原告双臂伤得很重,陪审团意见可能会对被告不利。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3-2-25 23: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1  

Reminders: 

被告律师说:“你们都看到了,原告是个惯犯。他居然还反过来指控我的当事人,企图在法庭上得到他在树林里没有得到的钱财,而且还要得更多。这难道是公正吗?"

她停了一下,接着说:“我的当事人遭到了这个惯犯的拦劫,他拿出了匕首,拿出了手枪。虽然手枪还没有打开保险,但那是因为他没有时间,来不及打开保险。"


2013-2-26 10: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格丘山

#12  

柳建华如果将照相机给小伙子,也不至于输二万美元,所以他输了
小伙子的律师要二百万是小伙子输的原因,如果他要一万美元医疗费, 情况会不
同。

这个抢劫案还是成功了:
抢劫犯被告律师
被抢人柳建华
小伙子输了
小伙子输在他的律师太贪

柳建华可以不要律师告他的律师抢劫案(:)
小伙子可以不要律师告他的律师抢劫太多损失费(


2013-2-26 12:5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3  

  防衛過當應判有罪,罰款多少由法官裁定。搶劫另案審理。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6 16: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4  

我又认真考虑了这个案子,判决如下:

过度自卫等同于用私刑,美国严禁,虽然历史上白人曾对黑人、印第安人滥用。国人抓住小偷痛打一顿,在这里绝对行不通。

至于这个案例,不应被判私刑,Timing is everything. 生死一瞬间,无人能精确控制自卫行为。没有将强盗一剑刺死已经不错了,他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

无罪释放!

当然,这只是一个故事,有枪不用用匕首,这个贼人够笨。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3-2-26 22: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3-2-22 07:23 AM:
实话说,我若是陪审员,比较倾向判柳有罪。朝人脸上挥刀的行为,实在太狠太毒。

这是辩词:

“原告说他防卫过度,你们都看见了,击剑教练展示给我们的那四个动作多么迅捷,多么连贯。那是多年训练出来的习惯成自然的反应。在那种生死关头,我们还要他打破这种习惯,及时收手,是不是要求得太过分了?”

看来章凝同意这辩词。


2013-2-27 14: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格丘山

#16  

根据这个判决,原告被告都输了,赢家是律师。

根据这个判决意味着最好结果是当初柳将照相机给抢劫犯,这样双方损失最小(:)


2013-2-27 15: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3-2-26 10:31 PM:
我又认真考虑了这个案子,判决如下:

过度自卫等同于用私刑,美国严禁,虽然历史上白人曾对黑人、印第安人滥用。国人抓住小偷痛打一顿,在这里绝对行不通。

至于这个案例,不应被判私刑,Timing is everything. 生死一瞬间,无人能精确控制自卫行为。没有将强盗一剑刺死已经不错了,他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 ..

  我覺得,前半段說得在理,後半段可以商榷。“生死一瞬间,无人能精确控制自卫行为”?那麼“過失殺人罪”又是怎麼回事?別忘了,“防衛過當”可以過渡到“故意傷害”哦。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7 15: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1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格丘山 at 2013-2-27 03:45 PM:
根据这个判决,原告被告都输了,赢家是律师。

根据这个判决意味着最好结果是当初柳将照相机给抢劫犯,这样双方损失最小(:)

  原告被告都有罪,而律師永遠都是對的,賺錢多多益善,哪怕貪贓枉法。照相机給了搶劫犯,律師還賺甚麼錢啊?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7 15: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9  

听说过90年代一个日本学生误入某家院落被枪杀的事例吗?虽然他没有恶意,没拿武器,没有任何攻击行为,误杀者还是被判无罪,没有因为所谓“过度防卫”判罪。

“过失杀人罪”有发生在自卫中的吗?我没有听说过。

前两剑和后两剑的时间决定一切,如果4剑连贯,不可能是故意伤害。如果有一分钟间隔,事情就不一样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3-2-28 11: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0  

萧兄,如果廖兄这里写了被告最后被判有罪,你也要大力反对吧?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3-2-28 11: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1  

  Again,前一帖還在討論案情,後一帖就有點意氣用事了。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8 15: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2  

我是和你开玩笑?我会为这点小事意气用事吗?希望你们继续讨论、争论下去。

我在等待你们两位哪天也能有意见一致的时候,我不相信你们事事观点都相反。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3-2-28 15: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格丘山

#23  

等到我的鸭子出来时他们就统一了。(:)


鸭子正在慢火烤, 希望冬雪也觉得可以吃(:)


2013-2-28 15:4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4  

  太好了,正等著解饞呢。網絡意見不怕相反,就怕找事。最近就有一個意見類似的︰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20615.html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2-28 15: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5  

我读了很多廖老师的好帖,并不是每一个留言。

廖老师耍剑的样子一定很酷。 你百度那个照好帅!


2016-7-12 06: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