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刘强著《非马诗创造》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非马

#1  刘强著《非马诗创造》



中國文聯出版社,北京,2001。5



目次

内容简介
自序
第一章 马的图腾
第二章 诗的萌发
第三章 爱与诗
第四章 “西化”没有出路
第五章 寻找异同
第六章 现代“两比”艺术
第七章 虚与实
第八章 远距离
第九章 未完成美
第十章 重入轻出
第十一章 飘泊
第十二章 人格根源之地
第十三章 释放灵性
第十四章 吉祥鸟
第十五章 生态万有
第十六章 个性艺术
第十七章 千变万化
第十八章 大简大美
尾象



内容简介
非马是一位杰出的旅美华文诗人,他的诗创造被称为“现代诗坛的一个异数”。因为他本人是核工博士,言其诗具“核爆”威力则以“核子诗人”称之。他用华文和英文两种文体写诗,已在海内外出版的诗集有个人专集14种,与人合集3种;翻译1000多首英、美等诗作,出版译诗集2种;并主编现代诗选集4种。他还出版其他文集和译文集5种。《非马诗创造》对非马其人及其诗创造的介绍和评论独具卓识,称非马的诗创造,为中国诗也为21世纪的世界诗坛,提供了一条可供尝试的途径,创造了一种“非马现象”。该著高度地概括非马诗美艺术的种种特色:包括他创辟的“比现代更现代,比写实更写实”的现代“两比”艺术;他的“非实非虚,大实大虚”的审美意识;他在象现艺术上“离而不离”的“远距离”艺术等。这些,属于非马的现实主义的开放性和现代主义的超越性的诗美艺术创造,使他成为“一洗万古凡马空”的诗坛“飞马”。该著在论述上富有创见,立论的胆识和深邃的发现令人赞叹,艺术欣赏在高层次上,且语言精炼,文字清新,可读性强,能给读者以睿智的启迪和灵美的享受。


作者简介

刘强,供职于株洲市文联,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其主要著作有诗论、诗人论专著《诗的灵性》、《孔孚论》、《非马诗创造》、《天堂对话》,诗学随笔集《走山走水》和长篇小说《孽变》、《红街黑巷》等。现为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全书链接

http://wmarr9.home.comcast.net/~wmarr9/liu-book-big5.htm


2011-2-25 10:57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山豆凡

#2  

非马先生,您如何把握写诗和读诗两者之间的平衡? 或创作与编辑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否觉得读诗/编辑会对创作产生负面影响?

您如何把握自己职业(本专业或其他谋生的行业)与诗歌创作之间的平衡? 您觉得诗情和理科学相互贯穿,还是说后者会排挤前者的情绪与思维?

您在诗歌创作/编辑的很长时间里,有否对文学创作或文学现状有过失落感? 您有否有过放弃诗歌创作的想法? 您觉得,在经过的岁月里,您觉得最有收获的诗歌时期是哪一段,或哪种境况?

最后,一个我一直以来很想搞明白的问题,泛指许多文学创作者,比如说我,我不认为自己的文学创作能给自己带来物质的回报,也觉得名欲的激流会淹没自己还算闪亮的心思,但那些地位和钻石光泽,对我也有诱惑和吸引力。我时常会有比较矛盾的想法。您觉得,如何把握? 您自己又是怎样认为的呢? 我愿意怀抱自己的理想就那样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可有时候又觉得很悲哀,觉得很难忽略那些并不美的存在, 有时候想干脆也那样吧,也许会来得很轻松, 但又有悖自己的天性,那些矛盾常显得痛苦。您自己经历的体会又怎样呢?

我想,我的那把键盘,随着时光的流逝,会敲出更多的故事和诗句,可我总面对一个尴尬的想法,我是写给自己看,读给爱人听,还是说,我在写给世界看,读给人们听。这两者,对我来说是有界线的,模糊或者清晰。我没有在报纸杂志发表过诗歌或故事创作,我当然会羡慕,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迈不出去那一步。我觉得那里,有个我看不见但能隐约感到的恐惧。我希望有人来读,又害怕更多的读者,希望有记录,却害怕那会是终结。希望去读去编辑,却担心那会引发自己对文学的厌倦。乱,想法很乱。

如果,我是说如果,能再次选择,您愿意做一名专职的文学创作者? 还是一名科学家?


2011-2-25 11: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非马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山豆凡 at 2011-2-25 04:43 PM:
非马先生,您如何把握写诗和读诗两者之间的平衡? 或创作与编辑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否觉得读诗/编辑会对创作产生负面影响?

您如何把握自己职业(本专业或其他谋生的行业)与诗歌创作之间的平衡? 您觉得诗情和理科..

你好! 谢谢你的提问. 先答复你最后的一个问题吧. 我想如果从头来, 我还是会选择理科当正业, 写作当喜好或副业.让左右脑同步发展.科学与文学其实可以相辅相成,并不冲突.但这次我也许会选择天文学.

每个作家都有各自的写作动机与理由. 写作对我来说是为了让自己快活, 日子过得饱满.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说过:"有诗的日子,充实而美滿,阳光都分外明亮,使我觉得这一天沒白活。" 我当然也希望有众多的读者,来分享我的感情和对事物的看法与想法,特别是一些比较入世的作品. 但我把这些看成是一种缘分.我常想,再好再伟大的作品,在无缘的读者面前恐怕也难博其一顾吧. 至于名声的大小,当然会影响到读者的多少, 但我想这不是作家所该刻意去追求的. 否则迟早一定会失望落寞.金钱也如此. 一位美国诗人说得好:"诗中没有钱,但钱里也没有诗."如果是为了赚钱,我想我会把时间及精力拿去做生意或炒股票.但我无法想象自己成为亿万富翁的情景,拥有那么多钱心里负担一定很重,晚上都睡不好觉.哈.

网络时代, 纸上发表已不是那么重要.读者有时比被职业局限了眼光或磨钝了感觉的编辑更能发现欣赏一个好作品.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是我比较多产的时期.原因之一是当时在美国有三家中文报纸,它们的副刊都曾大量刊载过我的诗作,给了一向懒散的我不少的刺激与鼓励.

拉拉杂杂说了这些,希望多少回答了你的问题. 祝新春愉快!


2011-2-25 17:33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山豆凡

#4  

谢谢非马老师解答。
我觉得读者和作者之间的缘分,是个很难得也很难捉摸的东西。
今后多向您请教,也想听听更多您的感悟。


2011-2-26 14: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书市文摘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