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 我思我语在(一)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冬雪儿

#1  [原创] 我思我语在(一)

自拍于2012年冬天。

第  1 幅
自拍于2012年冬。


2010-3-2 21: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  

因着强大的奴道文化背景,使“谎话说一千遍,就成为真理”这种怪异现象,成为事实。且漫延至各个角落!



很惭愧,至现在,我所写的文字,都还是道貌岸然得很。我真正要写的文字还没诞生。我怕写出来触痛各个神经。


2010-3-2 22: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0 03:14 AM:
人,往往总是拿自己的优势与别人的弱势相比,骄横难免不由此恶性膨胀。

当然咯,也有骑马找驴的,捧着金碗要饭的,景仰别人、却对自己的潜质茫然无知的。


2010-3-25 14: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4 05:13 AM:
曾经被请去做一个文学奖评委。有一篇爱小动物的文章,在这次评奖活动中几乎得了满分,除我之外,评委们都投了这篇文章的赞同票。评委们的理由是:这位作者的爱心感人。而我不这样认为。我不投赞同票的理由是:这篇..

概念化、随大流,常常蒙住我们的双眼。


2010-3-25 14: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0 06:52 AM:
断断续续看过虹影的一些作品,感觉她是那种情感比较讲究细微又敏感的女性。灵魂的漂泊也是这位女作家的另一种风景。

虹影很年轻,有潜质。


2010-3-25 14: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1 07:05 AM:
嗯,有这样一条线真好。有了什么感触,马上就可记下来。不要让瞬间的思绪跑掉。

这就是苏东坡说的“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亡逋,在逃的囚犯。这两
句是说,诗意涌来如不及时记下,就像逃跑的犯人,永远也抓不回来了。这是创作
中常有的事。


2010-3-25 14: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6 02:29 AM:
谢谢谢谢xyy顶贴!你的话我一一谨记在心!

没那么玄乎,我从你这儿也学到不少。随思随记真的很好,谢谢你愿意跟大家分享。


2010-3-26 15: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蓉琪

#8  

冬雪儿的文字似乎有绵里藏针的力道,柔柔的,却不含糊。这一线有点像THESUNLOVER的海滨漫步,随意写,随意读,都是享受吧~~

谢谢雪儿转帖的那些和文学有关的帖子,虽然没有足够时间看完,但还是有补课的感觉,文学大海里还埋着好多不了解的灵魂呀。


2010-3-26 15: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

#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6 02:30 AM:
民间俚语:穷不倒志,富不癫狂。

这是我童年时听了一万遍的话——每天三次,每年一千次。
在那四面楚歌之时,母亲的反复重复,是我心中唯一不倒的墙。。。

但穷不倒志易,富不癫狂难!
因此我从少年时发誓,拒绝富贵,此生不易。
拒绝一切多余的东西,包括诗。
无牵无累,把天地的牢笼坐穿,三十年才见曙光。


2010-3-26 15:4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0  

谢谢谢谢,一并感谢xyy 、蓉琪 、xy 赏读,顶贴!


2010-3-26 20:3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yy at 2010-3-26 08:20 PM:

没那么玄乎,我从你这儿也学到不少。随思随记真的很好,谢谢你愿意跟大家分享。

是的,我也是感觉随思随记蛮好的。谢谢你对这条线的关注,非常感谢!


2010-3-26 20:3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蓉琪 at 2010-3-26 08:35 PM:
冬雪儿的文字似乎有绵里藏针的力道,柔柔的,却不含糊。这一线有点像THESUNLOVER的海滨漫步,随意写,随意读,都是享受吧~~

谢谢雪儿转帖的那些和文学有关的帖子,虽然没有足够时间看完,但还是有补课的感觉,..

谢谢蓉琪!好象我对绵里藏针的理解和你的理解有点歧异。不过不要紧,我们各人保持自己的理解吧。

是啊,我也有补课的感觉。面对那些不朽的灵魂,感到自己是多么渺小。

蓉琪啊,请继续将南寒的诗文搬一些到伊甸来,让我们分享啊。先谢了!


2010-3-26 20:4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y at 2010-3-26 08:46 PM:



这是我童年时听了一万遍的话——每天三次,每年一千次。
在那四面楚歌之时,母亲的反复重复,是我心中唯一不倒的墙。。。

但穷不倒志易,富不癫狂难!
因此我从少年时发誓,拒绝富贵,此生不易。
拒绝..

“在那四面楚歌之时,母亲的反复重复,是我心中唯一不倒的墙。。。”——说得真好!“穷不倒志,富不癫狂”,也是我母亲对我们的教诲。这种教诲,始终如一面不倒的旗帜,在我心中猎猎飘扬。


2010-3-26 20:5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4  

沿途看着一片片水泥森林拔地而起,播种谷物的大量土地,被贪婪的人类无遏制地蚕食鲸吞,我的脑海中无端地跃出了“饥谨”、“灾难”、“贪婪”这样的字眼。


2010-4-5 03: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5  

这一天的忧伤,是天雨给我洗面。一阵风吹来,是在天的母亲之爱手在抚我么?


2010-4-5 03:5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6  

作为一个纯真的创作者,他(她)必定同时也是一个认真、优秀的阅读者。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


2010-4-9 01:2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7  

跳跃性极大,但故事似是能够串联一体的。主要是人物与人物之间的交织紧密着故事情节的重叠交错背离又融合。


2010-4-10 06:5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8  

创作过程中,最忌讳的是心灵的自我禁锢。


2010-4-10 06: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9  

沐浴着甘露的花儿,醉了。


2010-4-13 00:1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0  

好的小说语言,能独特、更是有着自我个性地为小说增添耀人眼目的景致。那怕是痛楚的。


2010-4-13 00:1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1  

这诗是痛的。诗人对生命有痛感,诗定然就有灵性。


2010-4-14 00:3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2  

我在这篇小说中读到的是一种人性温情,是一个民族的人性温情,而不是某一个人的。——(读莫泊桑小说《在树林里》想要说的话)


2010-4-14 00:3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3  

莫泊桑小说《在树林里》确是在说人性。


2010-4-15 15: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8 02:21 AM:
政权者,已经够专制,够唯我独尊,一手遮天了。还用得着被统治的可怜人,为统治者的专制歌功颂德吗?

唯有歌功颂德,方能惟我独尊。


2010-4-15 15: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笨笨梅子 at 2010-3-29 05:57 AM:
雪儿老师在思考,我决定不打岔,别孩子家家的,说话不得力,打断了雪儿老师的思路,招来一声娇斥,兼粉拳绣腿相加。
笨笨安静滴、干活。

梅子的语言功夫是伊甸一绝。爱读。


2010-4-15 15:1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30 12:32 PM:

好你个梅子,说不打岔,还是说了一大堆话。看刀,接招。飞你一粗腿,不和你小妖梅子商量滴。

这个也不赖。


2010-4-15 15: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2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3-29 03:21 AM:
“从历史的大角度看,中国之存在现象,不过就是少数阴险凶狠的中国人“玩弄”多数愚昧奴性的中国人而已,几千年来一直是这样过来的,不足为奇!”(章凝语)——加一句,还是心甘情愿,腑首贴耳地被玩弄。由统治阶..

是否再给加上一句:于无声处听惊雷?


2010-4-15 15: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8  

谢谢xyy欣赏并顶贴!


2010-4-17 05:2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9  

现代人将爱的内涵消解得几乎体无完肤。将一个眼神的碰撞,一句话的投机,赞美为爱的永恒。每每读到这样的文字,心中就涌起哀伤。为爱被消解得轻浮不堪而哀伤。


2010-4-25 03:3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0  

作品一经出笼,读者各有各的解读。比如说,我在章凝的小说《天鹅之死》中读到的是不同文化背景孕育不同的思维方式;主持读到的是,芭蕾名作之唯美;而小说的原始主旨却是讽刺。这小说不是活了么,不是更加丰满了么,更是耐人寻味了么。——读章凝《天鹅之死》后说。


2010-4-25 03:3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1  

在我们的信仰或人生观及审美情趣不一致时,我们既然要坚持自己,那么更要学会尊重他人的选择。任何一种对他人信仰或不信仰的指责和抵毁,都有潜在的将自己意志强加到他人头上之嫌。


2010-4-25 03:4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2  

燃烧生命的爱,是诗无以承载。


2010-5-1 01:1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3  

一个动人的画面:连续几天的下午,我看见一位穿黑长风衣的女子,静坐在校院内那个葡萄架下,投入地看着一本书。很动人的个画面。我想,这黑衣女子身上一定藏着深情的故事吧。她定然将是我一部小说中的主角。


2010-5-1 01:1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4  

硬汉是该抽烟的。他是抽烟的。那么就让我的小屋内和嘴中弥留辛辣、浓烈的尼古丁烟草味吧。那是他独有的、包裹我生命的味道——某篇小说中的一句话。


2010-5-1 01:1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弓长羊习习

#3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4-25 08:40 AM:
在我们的信仰或人生观及审美情趣不一致时,我们既然要坚持自己,那么更要学会尊重他人的选择。任何一种对他人信仰或不信仰的指责和抵毁,都有潜在的将自己意志强加到他人头上之嫌。

尊重他人的选择是礼貌,坚持自己才是风格行成的关键.


2010-5-7 23:5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6  

我们不应以自己的正确或高人一等,而否定他人存在的权力和价值。


2010-5-10 02:0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7  

那束艳丽的玫瑰,燃烧了小屋,也燃烧了爱恋中的人儿——一篇小说中的话。


2010-5-10 02:0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8  

雕塑艺术是一种体现力量的艺术。那是一种能穿透人心灵的力量。


2010-5-10 02: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9  

人性的善恶,最能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小事中折射出来。


2010-5-10 02:0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弓长羊习习 at 2010-5-8 04:50 AM:



尊重他人的选择是礼貌,坚持自己才是风格行成的关键.

谢谢弓长羊习习分享!


2010-5-10 02:1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1  

好冰肌玉骨的诗啊。一幅幅美到痛的画面在眼前涌动。读着这样的诗,灵都为之颤栗。——读章凝诗《耶路撒冷的女子》之感。


2010-5-10 02:2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2  

真是吞吐天地的苍凉和撕裂!生命在诗人、画家的笔下被彻底解构。那是魔鬼的思维.是洞悉了生命的所有才具有的思维.看了这组诗画配 ,我的震憾和惊骇是同等的——那年那月读了章凝的《亚当夏娃之秋歌》诗画配,之说。


2010-5-10 02:3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3  

咦,好一片寂静,人们都在观望和期待着什么呢?


2010-5-12 01:4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4  

文学时常提醒劳碌的人们,停下你的脚步,休整一下疲软的心,做一个异想天开的梦吧。梦醒后,接着前行。


2010-5-12 01: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5  

分别的时候
我们可不可以不流泪
有泪就让她流进心田吧
浇灌心中那束永不凋谢的玫瑰——一篇小说中的文字


2010-5-12 01:5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6  

“我的宁静是马不停蹄的忧伤”——喜欢极了川端康成这句话。这是这位作家的心灵精粹。


2010-5-12 02: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7  

小说中叙述的悲情故事,使我再次想起了:生命就是含辛茹苦。


2010-5-12 02:1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8  

写在前面:我的心永远与苦难纠结在一起,难以分离。但凡看见苦难的人生,我的心会疼,泪湿双眼……

有位老人躺在河边,她死了

朱晓玲



(请不要将此作为诗读。我是在以此种形式,记录下一件我看到的事件)

淤泥已将河床高高抬起的环城河的水并不清澈,
一年四季散发着腐臭味
有位老人
面朝蓝天直挺挺躺在环城河的斜坡上,她死了
围观者无数还有一民警面无表情地在那儿转悠
老人零乱枯如茅草的头发白苍苍在带有露水的晨风中弱弱地飘
身着老式大衣襟藏蓝色的上衣套着咖啡色手袖
裤子是黑色的,左裤腿上补了块鲜红的补丁
脚穿一双也是很旧的平底布鞋吧(没看清楚,不忍祥看)
头顶不远处有一把破旧的雨伞半撑开着(昨晚下了大雨)
不难看出那是一位勤劳而贫穷一辈子的老人

“我去看了的,我担心是我妈呢”一位妇人说:“原来不是”
语气中多少有些庆幸
“她不是本地人,是四川人”一位男人说
“你怎么晓得她是四川人?”
“我看见过她的”男子答曰
“她额头有血痕,是被人打了的吧”另有人发出了质疑
“哪个吃疯了去打她个老太婆子”有声音反驳:除非她身上有钱
“肯定是她失足掉进河里撞到了石头上把头撞破的吧”
……
人们在议论着那位躺在河坡上死去的老人时
无人确定或知晓她是由哪儿来,又怎么死在了河坡边
这个多少有些令人心酸的谜
在五月间清晨环城河边的上空飘荡
落进了一个默默路过此地女子的眼帘


2010-5-15 21: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9  

切忌:不要自以为掌握了道德至高点,写一些空洞无物的说教文。


2010-5-17 09: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50  

切忌:不要在一篇短文中引用太多的名言警句或典故。那不是创作,而是在拾人牙慧,贩卖或重复他人的智慧或思想。


2010-5-17 09:5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11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