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天国来电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天国来电

天国来电

廖康


“你们这些鬼怪故事,也就是吓唬吓唬小孩子,”太爷笑道:“我给你们说个真事儿。那倒没什么可怕的,可那事儿让我想啊,琢磨啊,几天睡不着觉。”

三年多前,加州各地轮流停电(rolling blackout)。我们才感到电的重要,它就象空气,有它的时候不觉得,没它了,简直没法儿活。年轻人好办,就跟文革那会儿似的,再没有娱乐活动,还可以没完没了地享受那最原始,最本能的乐子,要不怎么那些年中国的人口几乎翻了一翻呢?可我们这些人到中年的爷们儿,还真不习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于是,我们效仿《十日谈》里那几位,一停电,就凑到一块儿聊天儿,讲故事。李家太爷虽然八十多了,可他身体硬朗,精神爽矍铄,即便坐在沙发上,腰板还是挺得笔直。每次去他们家,他都跟我们一块儿神侃。讲来讲去,好象就数鬼怪故事最受大家欢迎。

“嗯哼!” 太爷清了清嗓子,抿了口毛尖,琅琅道来:“七个月前,一天下午,我接到王大夫打来的电话。王大夫你们还记得吧?就是胸外科的老主任。”

“当然记得了,”老包答道:“他是霍普金斯医学院毕业的,回了中国,救了多少人的命啊!开胸架桥,在中国也算得上是一把刀了。文革时愣说人家是特务,斗得挺惨的。文革后,也来美国了,住在马里兰,他半年前去世了吧?”

“七个月前去世的,” 太爷继续道:“他在电话上跟我聊了半天,忆旧啊,我们岁数大了,说起过去的事儿就没个完。我一不小心,把电话挂断了。可是还没聊够呢,我马上就给他拨了回去,接着聊,又聊了半个多小时,才尽兴。”

“那您这可是最后一次跟王大夫畅谈了吧?” 老包问道。

“是啊,是最后一次!” 太爷感叹。他抿了口茶,又说:“而且那是从天国打来的电话。”

“什么?”老包惊奇地问道:“您,什么意思?”我们也都以为没有听清。

“我说他那电话是他去世以后打来的,” 太爷清清楚楚地回答:“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可一星期后,王大夫的女儿寄来了讣告,说父亲在睡梦中平静地去世了。我一看那忌日,心里一激灵!那正是他打电话那天啊!我记得那电话是星期天打来的,因为我去了教堂,下午接到他电话,我们还说到经书……”

“您记错了吧?”老包冲口而出。我们也猜想,大概老先生糊涂了。

“我开始也以为是我老糊涂了,” 太爷一点儿也没见怪,不慌不忙地接着说:“可是等到电话账单来了,我一查,就傻眼了!那个星期天,我们家就打出去一个长途电话,是打到王大夫家的,还就是下午打的,打了37分钟。” 太爷的声音有点颤抖,他停了停。

屋里静静的,我们听得见自己的呼吸。

太爷滋溜一声又抿了口茶,说道:“后来,我给王大夫的女儿打了电话。王大夫那个星期六晚上睡觉时还好好儿的,跟平常没什么两样。星期天早上,他没象往常那样早起,女儿以为他头天累了,想多睡会儿。到了吃早饭的时候,才发现王大夫已经在夜里善终了。说完安慰的话,我跟她说了这件怪事,还请她查查她的电话账单。她让我候着,当时就查了。没有,根本没有长途电话的纪录。也是!那天他们那么忙,有谁打长途啊?”

我们面面相觑,一语不发。昏暗的烛火“噼”的一声,爆出一个微小的火花。

“我想了很久,也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太爷又开口了,嗓音里透着一股爽朗:“可我相信他是从天国打来的电话。我们不是谈经书来着吗?他跟我说,到了天国,主才不问你挣过多少钱呢,他只问你给了穷人多少钱。主也不问你受过多少冤屈,他只问你受了冤屈之后,是不是还愿意帮助别人……你们不信啊?”太爷见我们目瞪口呆的样子,笑了笑说:“那好,我去把那电话账单和讣告拿来给你们看看。”说罢,他站起身来,拿上烛台,朝自己房间走去。摇曳的烛光把一条长长的影子投在身后,忽左忽右地晃动着。屋里没风,可是我们都感到一丝凉气,习习掠过。

2006年1月28日


2006-4-23 10: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冷热

#2  

老廖你想吓得我尿炕吧?


2006-4-23 11: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  

好故事。电话灵异事件,也许是脑电波作怪。人离世后脑电波还在徘徊,是意念与人讲话。


2016-5-22 22: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