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钱是什么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钱是什么

刚补交了两大笔税,又见到CND上有人撰文写钱。我不懂经济,瞎写了这么一篇。

钱是什么

廖康


关于钱,无数名人作过许多评论。西晋鲁褒在《钱神论》中不无讽刺地开宗明义道:“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难折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他感叹钱为神物,无所不能,甚至“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一千两百多年后的莎士比亚,肯定没有读过鲁褒的高论,却发出类似的感叹,他让雅典的泰门独白道:“金子,黄灿灿的,宝贵的金子!……只这么一点点,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这类文字,把钱的某些侧面描绘得淋漓尽致,对钱的作用感叹得痛心疾首。但钱到底是什么?我们还是不清楚。这个问题太复杂,把它分为两个问题,也许更便于回答。第一,钱应该是什么?第二,钱实际上是什么?我认为,正是由于两者之间有很大差别,才造成了人们对钱又爱又恨的复杂心理。

在一个理想社会,钱应该是人对社会所作贡献的最简单、最直接、最明显、最公道的报酬方式和衡量标准。钱既是荣誉,也是用来交换所需物品的媒介。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钱没有这么重要,他老人家痛恨钱,但他什么都不缺,既有荣誉,也能得到一切物质享受,还可以让全国的火车为他一个人让路。全世界的富豪,都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在当时的物质条件下,谁也不可能得到毛泽东享有的名利和方便,那是他的特权。在官本位的国家,权力比钱更重要。权力比钱更能体现成功,更能代表荣誉,更能带来利益。所以野心家们都会有刘邦见到秦始皇出巡场面的感叹:“大丈夫当如是也!”随着官本位的式微,即使在中国,权力的重要性也在让位于钱。总体来说,这是进步。过去,按照周礼,王侯将相、各级官员的居室、服饰和用具都不同,下臣不得僭越。不久以前,只有大官才能配给某些特殊商品,才可以坐软卧。现在,买东西无需票证了;只要有钱,谁都能买软卧票。社会较为平等了,官老爷们不满意了,忿怒地说:“这些乡巴佬、土财主、小商小贩、暴发户,竟然跟我们同坐软卧!”广大人民,我相信,不会分享他们的愤慨和悲哀。当任何人都能够用钱来买到同样的商品和服务,我们的社会就接近理想国了。

与特权相比,钱显然更公道,因为任何人都可以拥有钱,都可以赚钱,都可以使用钱。然而,当今世界上还没有理想社会,就全体人类而言,钱还不能够完全体现并报酬每个人对社会所作的贡献。尽管如此,钱仍是最公平地体现这种报酬的方式。如果不是这样,又有其它什么方式能够比钱更公平呢?说到底,钱不过是数字的物质表现形式,当我们不用黄金,不用白银,不用纸币,而用支票和信用卡时,我们就清楚地看到,钱原来就是数字,它标志着你的价值。人的智慧还没有高到发明另外一种东西可以取代钱,可以用来更准确,更公平地衡量人对社会的贡献。

然而,现实中钱是什么与理想中钱应该是什么,在任何国家都仍有差异。贡献大的人未必总能赚到更多的钱。有价值的商品,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价格未必能正确反映生产它所消耗的劳动和应有的利润,生产者也未必能获得应得的报酬。有用的,能够造福人类的发明创造往往不能及时变为商品,给社会和发明家或创造者带来福利。有价值的文学作品经常不能在作者活着的时候获得成功,赢得人们的承认和欣赏并通过版税来报答作者。投机商会利用不正当的渠道和手段牟取暴利,放高利贷者更会乘人之危,发灾难财。金融家还会操纵股票市场,巧取豪夺。更不用说,还有走私贩子、毒品贩子、武器贩子,他们用非法手段并以他人的健康和生命为代价发了大财。这些人对社会不仅没有贡献,而且还有祸害,但他们却获得很多金钱,锦衣玉食,挥霍人民的血汗。他们的暴富以及原始资本积累过程中的肮脏和血泪,使得人们痛恨金钱,甚至认为钱是罪孽的源头。

当然,钱本身是无罪的。钱是人类的一个重要发明。正如人类其它发明一样,钱既被用来为人类提供方便,也被用来剥削他人、欺压他人、残害他人;而最终,甚至会伤害自己。而且,对人类的某些贡献还很难用钱来报酬、来衡量,比如:助人为乐的善行,救人于危难的义举,保家卫国时流血牺牲,体育竞技时赢得名次,等等。所以,我们还发明了奖状、奖章,用以鼓励一时无法用金钱来报酬的贡献。虽然钱非万能,奖状和奖章却永远不能代替金钱,只能是对钱所不及的一种补偿。实际上,在商品社会,这类奖励也越来越和金钱挂钩,越来越能够转换为钱。有些奖,比如诺贝尔奖,之所以名气大,就是因为它的金额数目大。另一些奖,比如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金牌,很快就会给获得者带来商业利益。总体来说,人们对此只有羡慕,很少抱怨。虽然荣誉很难衡量,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能够用钱来衡量的。况且,我们没有其它东西能够用来更好地衡量荣誉。

于是,我们权且继续使用钱,尽管这种报酬方式还不够公平。如果我们把钱作为它应该是的东西来赚取,我们就在自己的小范围内实现了理想社会,或用老话说,我们就部分做到了独善其身。所以,坦率地说,我们绝大多数人都爱钱,都渴望钱越多越好。那不仅是财富,在相当程度上,也是荣誉,是社会对我们所作贡献的承认。同时,由于社会并非完美,有很多非法之徒利用特权,利用知识,利用法律的空子来赚钱;甚至悍然犯法,杀人越货,发财致富。更不用说,还有种族屠杀,暴力革命,利用权力和武力公然剥夺别人的生命和财产。他们玷污了钱,玷污了商品交换的媒介,玷污了社会对人民的贡献的最佳报酬方式。正直的人们,当然不屑于用这种方式赚钱。《圣经》说:“爱钱是万恶之源。”这话说得太简单,无法让人心悦诚服。我们的先哲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显然,此话简洁有理。

2009年4月19日


2009-4-19 18: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程宝林

#2  

写得缜密。钱和爱,是我们生活中,永远感到有所欠缺的那一部分。


2009-4-19 23:30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3  

钱是钱,人把钱的事儿弄复杂了。如果都是守法的好公民,如果钱单纯到只是证明个人的价值和荣誉,如果大家都能做到“君子爱钱取之有道”,这个世界就真的变成理想国了。


2009-4-20 12:3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等我有了钱,出入劳斯莱斯,蛾儿雪柳黄金缕。。。


2016-5-19 19: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