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高蒂娃夫人与画家莱顿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高蒂娃夫人与画家莱顿

高蒂娃夫人与画家莱顿

廖康




光天化日之下,一位贵族美妇人赤身裸体骑着高头大马哒哒徐行,从英国考文垂市的主街一头走到另一头。骇世惊俗吗?更令人惊奇的是,全城市民不仅没有一个出来观看,而且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没有一个人窥视。为什么?原来,这并不是如同当代裸奔一类的暴露狂在引入注目,而是在为民减税,是英国妇女最值得骄傲的一次崇高举动。

那是近一千年前的事了。英国刚刚被法国征服,统治者课以重税,考文垂市民苦不堪言。高蒂娃伯爵夫人向丈夫请求减低税负,伯爵不允。高蒂娃夫人再三请求,把丈夫磨得厌烦了,为堵她的嘴,伯爵说:“你要是肯一丝不挂骑马在考文垂的主街上走一趟,我就减税。”高蒂娃夫人沉思不语,丈夫以为得计,正要走开,夫人说:“你说话算数吗?”丈夫回答:“我乃堂堂伯爵,本市的父母官,一言出口,驷马难追!”夫人坚定地宣称:“那好,三天后是主祷日,我将裸身骑马,横穿考文垂市。”

高蒂娃夫人立即命人向全城通告自己的决定,并要求市民闭门关窗,不得偷看。是日,高蒂娃夫人仅以自己的长发蔽体,骑马走入考文垂市,走入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行列。伯爵果不食言,减少了税捐。今天,考文垂市民每年仍举行庆祝活动,但基本上,女人们都着衣骑马。

这么动人的传奇故事自然也会激发画家创作。同名题材的油画,我知道至少有以下三幅:

我不懂美术,只能做些外行粗浅的评论,而且主要是从文学角度来谈。第一幅画的是高蒂娃夫人上马出官邸之前的情景;整幅画色彩冷暗,背景略嫌凌乱,她的姿态似潜行,乳房过于浑圆,手臂犹如男性,而且左臂好像是装上去的。整幅画没有显出高蒂娃夫人的高贵气质,倒像个偷情的妇人。第二幅色彩温暖,背景简单明了,大马扬头和少妇垂首形成对照,高贵里透着一丝羞涩,紧闭的嘴唇又显露出义无反顾的决心。低下的头由后颅到后腰构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右手拢着头发捂在胸前,左手轻拉缰绳,使左臂档住前胸。高蒂娃夫人坐在有鞍无镫的马上,不必弓腿,而且脚面下垂,腿显得格外修长美丽。
       
第三幅选材完全是另一个角度,画的是伯爵夫妇对话的情景。两人黑白分明,一动一静。伯爵在右侧要出门,除了转过来的脸以外,基本上是后背。夫人站在左边三分之一处,画面的焦点,面对着观众,脚踏白色熊皮垫子,更突出了她的的地位和圣洁。她右手按在桌案上,沉思的面容显示她正要做出重大决定;左手抓住金色的长辫,暗示那将是她唯一可用来遮羞之物。我认为这幅画得最好。好在它表现了“孕育的一刻”a pregnant moment,也就是这个故事最意味深长的一刻。知道故事的观众,既可以看到前因,又能够想见后果,同时还看到了高蒂娃夫人的内心活动,仿佛她的决定就要从嘴里吐出,阻挡住丈夫的脚步。从绘画技法上来看,第三幅显然高超得多。无论是豪华的门廊、精美的壁毯、雕花的桌椅,还是桌上的静物,以及桌布、衣袍的柔软,都画得非常写实,透视精准,不像第二幅画那么平板。在摄影技术完善之前,人们非常欣赏这种画法,更不用说,摄影难以捕捉这孕育的一刻。

这第三幅画的作者是英国人艾德蒙•莱顿(1853-1922)。他在世的后42年,年年都在皇家美术学院举行画展,但如今,他似乎已被人遗忘。唯有下面第一幅画,《骑士授勋》的复制品和各种印刷品及拼接图片puzzle还经常能够见到。虽然如此,人民还是记不住他,因为英国另有一个姓莱顿的画家,名为Frederic Leighton (1830-1896),是皇家美术学院的院长,英国19世纪末最有声望的学院派画家,还被维多利亚女王册封为爵士,他可比艾德蒙•莱顿著名多了,但他们没有亲属关系。我说的这位名不见经传的莱顿,写实的画法炉火纯青,作品多以古代人物和生活为题材,表现骑士精神。虽然他的生涯进入20世纪近四分之一,但是他没有与时共进,不仅在题材上一味地发思古之幽情,表现贵族精神,在技法上也没有发展,一味地写实。有些构图也略嫌重复,终于未能成为一流画家。然而,我个人对他的作品情有独钟,请看这三幅:

这些画里的人物并非特指,但人们多认为第一幅《骑士授勋》The Accolade 是表现亚瑟王的妻子关娜薇尔封蓝斯洛特为骑士。此画最引人注目之处是关娜薇尔的裙袍和蓝斯洛特的铁丝铠甲,及两者的对照。艾德蒙•莱顿细如丝发的笔触把柔软的衣裙画得撩之欲起,把坚硬的锁子甲勾勒得触之不褶,把他的红色战袍撑得平整、挺括,与道道裙褶形成对照,但战袍的边缘和腰部仍显出布的质感。他身旁锃亮的头盔又与黑色的软鞋底形成进一步对照。光从左上方照下来,让关娜薇尔金黄泛红的头发闪闪发亮,头饰、臂箍和腰带上的珠宝晶莹透明,每个细节都准确逼真,甚至蓝斯洛特膝下的垫子跪出的凹痕都历历在目。

第二幅画题为《角斗士的妻子》The Gladiator's Wife。那是古罗马的竞技场,阳光灿烂。观众们激动得站起来,注视着台下。一个女人正欲走开,但似乎又想等待结果。她挺壮实,但却一手扶墙。显然,她难以忍受可能出现的后果,一手勾着自己的项链,心中没底,两腿发软。她的嘴角下垂,眼睛在头巾的阴影下看不清楚,但她悲哀的表情却是明白无误的。整个画面呈五个右高左低的斜块:右下角是个三角形的阴影,衬托出由近台穿黄袍的观看者、扶手到角斗士的妻子这最主要的大块,他们上面是阴影中的观众,再上面是远台阳光下的观众,左上角是淡淡的三角形阴影,与右下角的阴影遥相呼应。在这样规整的构图里,唯有角斗士的妻子与众人背道而驰,又占据画面的焦点,自然显得十分突出。其与众不同的心情得到了很好的表现。

第三幅画题为《早日凯旋》God Speed,表现一贵妇为自己的骑士系上红纱巾,祝他出征平安,早日凯旋。因为纱巾是系在骑士手臂上的,我觉得他可能是贵妇的丈夫或情人,但实际上则未必。中世纪欧洲有个传统,每个骑士都要选一位贵妇,效忠她,敬爱她,为她赴汤蹈火,却不能有非份之想。而贵妇会把自己的纱巾或手帕系在骑士的枪杆上,以示鼓励。这幅画乍一看与《骑士授勋》有所雷同,其实很不一样。一个在室内,一个在户外。不要小看这点不同,由于需要表现自然光,户外画的技法完全不同。这幅画于1900年,艾德蒙•莱顿已完全掌握了印象派表现室外光的技法,但他仍然是写实,画出来的效果与半个多世纪后彩色摄影的效果几乎一般无二。近景的石雕,中景的两个主要人物和她身后不远的绿叶粉花都栩栩如生。远处走出城门洞的士兵、枪杆、旗帜和树木略微模糊,一如景深以外的物体。明亮的鲜黄长裙与紫红的战袍形成强烈对照,中间有鲜红的纱巾过渡,两人对视,加之妇人乳白的手臂,使他们构成H型,显得身份平等。门洞的弧形自然地协调了画面上的竖线。而在《骑士授勋》里,两人虽然也构成平行竖线,但一高一低,一站一跪,一柄宝剑斜下来搭在骑士右肩上,那是受封的仪式,两人地位之不同一览无余。表情都是严肃的,而《早日凯旋》里的严肃还透着关切。如果一定要我选择,我更喜欢这幅。不过,我的选择是出于对作品人文内容的喜爱,不是纯粹出于对油画本身的欣赏。

也许正是由于艾德蒙•莱顿没有在油画技法、风格和主题上与时共进,才未能进一步出人头地,并落在了时代的后面。我不是研究绘画的,说的也许都是外行话。希望能够抛砖引玉,看看内行人怎么看画评画。也希望内行人不要仅仅扔下一句“他根本不够格”或“像他那样的画匠多得是”就走人了。我希望能看到认真的分析,指出艾德蒙•莱顿与大师的差距在哪里,也好帮助我们这类业余爱好者提高欣赏水平。

有关高蒂娃夫人的传说倒是与时共进了。到了1773年,这个故事发展为:考文垂纯朴的市民中多出来一个叫汤姆的裁缝,他把自家的百叶窗挖了个洞,偷看裸体美人经过,结果被一道闪电烧瞎了眼睛。也许是因为七百年后英国人吃得饱饭了,开始关心道德问题了。也许是某个裁缝没把主顾的衣服做好,还照收人家的钱。不管怎样,从此以后,偷窥者在英语里就落下个peeping Tom的统称。

2009年2月17日

回头再上照片

第  1 幅
Lady Godiva by Edward Corbould

第  2 幅
Lady Godiva by John Collier

第  3 幅
Lady Godiva by Edmund Leighton

第  4 幅
The Accolade

第  5 幅
The Gladiator's Wife

第  6 幅
God Speed!

第  7 幅
Lady Godiva by Collier


2009-2-17 19: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曼

#2  

哈哈,看到那句“没有显出高蒂娃夫人的高贵气质,倒像个偷情的妇人”我就想笑,请廖康老师给我们说说偷情的妇人都长什么样子的?嘻嘻。


这个故事好玩,期待画作。


2009-2-17 20:2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照片放上去了。希望见到文取心的专业评论。

偷情的妇人倒没有什么固定的长相,但她们的姿态在某种情况下可能会有共性。


2009-2-17 21: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  

换了一张好点儿的Lady Godiva by Collier,但不知怎样取代第二张。请帮助。


2009-2-17 22: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曼

#5  

哈哈,果然像,第一张的那个女人分明是鬼鬼祟祟的。这画家,水平不行啊。


2009-2-17 23: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曼

#6  

第2幅很漂亮,不过,我好奇作画的年代,怎么选了一个如此苗条的模特?这审美像是这几十年才有的。


2009-2-17 23: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  

编辑帖文,删除第二张图片即可。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2-17 22:43:
换了一张好点儿的Lady Godiva by Collier,但不知怎样取代第二张。请帮助。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2-17 23: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我会删,但不知怎样把最后一张放到第二张的位置上。

Collier 那幅是1898年画的。


2009-2-18 00: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9  

I see. You have to delete pictures from the old Lady Godiva to the one before the new Lady Godiva, then load those you want again in order. Sorry no shortcut for this operation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9-2-18 01: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0  

Thank you for teaching me. In that case, I won't bother.


2009-2-18 01: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1  

有个错,在第三幅画中,她应该是“脚踏白色熊皮垫子”,改了。


2009-2-19 13: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Cadasil

#12  

谢谢廖康的文章。每篇都让人学问。Lady Godiva我以前只见过 Collier 的(第二幅)。刚看我也最喜欢Leighton的画,简直就象是电影的定格,夫人: “…你说话算数”,伯爵回头:“Huh?” 但是再看看,觉得他们各有千秋。第一幅乍看最差,可是布局和创意比第二幅好,只是技术上功亏一馈,弄巧成拙。第二幅很唯美,但太直白了,神情抓的也不太准。。第三幅如果没有标题,你能猜出画中人物是谁?


2009-2-19 22: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3  

第二幅对画技要求低些,红布把马身体都遮住了,不必画其骨骼和肉体了。


2009-2-23 23: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4  

回Cadasil:所以需要标题。好的标题,犹如画龙点睛。莱顿的画,标题都不错,这个是最简单的。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Cadasil at 2009-2-20 03:16 AM:
谢谢廖康的文章。每篇都让人学问。Lady Godiva我以前只见过 Collier 的(第二幅)。刚看我也最喜欢Leighton的画,简直就象是电影的定格,夫人: “…你说话算数”,伯爵回头:“Huh?” 但是再看看,觉得他们各有千..



2009-2-25 12: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15  

角斗士那幅,看了真痛苦。


2009-2-27 14:0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6  

今年的裸骑引人注目。如今许多裸奔哪有这意义?


2016-7-11 19: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7  

哈哈哈!现代人身材不好又搞裸奔的话可能会被人打的。


2016-7-11 20: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8  

因为有碍观瞻。 身材不好还好意思裸奔是欠揍。


2016-7-11 21: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9  

图里的美女蛮不错。:)


2016-7-11 22: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艺术之声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