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意外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意外

意外

廖康

李昂主任这两个星期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公司的大小头目跟他都有点交情,见到他都免不了要开句玩笑:“你这老小子,真是交了桃花运了!有叶娜给你当秘书,当心闹个妻离子散啊!”

“什么秘书?行政助理。”李昂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但总是强忍着,抹一把脸,把笑容抹平了,然后一本正经地纠正人家:“叫秘书可是政治错误啊!是行政助理。叶娜是个好姑娘,你不要乱讲啊!别闹得我家河东狮吼。”

叶娜是全公司公认的最漂亮的姑娘。橄榄色的皮肤细腻得象绸缎一般,在灯光下闪着一种颜色,如同油彩,在阳光下闪着另一种颜色,如同水彩;谁也说不清那到底是什么色彩,只觉得迷人。她的身材就更迷人了,一拃小蛮腰挤得那四只兔子没处去,前挺后翘,走起路来,上下左右地晃动,仿佛随时可能跳出来。叶娜足蹬高跟鞋,她的头顶几乎正齐李昂主任的眉梢。李昂跟她说话时,望着她那双深棕色,深不可测的眼睛,好几次都强迫自己扭开头,假装要找什么东西,以免一下忍不住,情不自禁地亲吻她那永远噘着,好象随时都在迎接李昂的红唇。

其实李昂主任还是很有定性的。年轻时,颇有几个姑娘追求过他。人们常说“男追女,三千里。女追男,一手牵。”可是李昂硬是顶住了那些巨大的诱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初恋情人、结发妻子的事情。即便是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也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控制住自己,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只有两次,让人家火辣辣的嘴唇贴了上来,享受了一会儿婚外亲,就把人家挡开了,几乎淌出他也弄不清是真还是假的眼泪来,用英语喃喃道出“还汝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娶时”之类的话。

李昂与众多学理工的留美中国同学有一点儿不同,他的英语很好。他在中国上大学时,专科本是英语。一来到美国,他立即看清了形势,改学经济。凭着他的天赋和勤奋,不到四年,就拿到了博士。而那些苦念什么美国文学、语言学、比较文学的同窗们还在吃力地准备资格考试呢。虽然他弃文转理,当年的底子打得好,他又喜欢交际,爱看足球和电影,在公司里跟老美聊得起来,英语说得比那些坚持学文的还流畅、还地道。业务好,文化上又没有太大隔阂,李昂很快就融入主流。十几年下来,他在公司里主管一方,举足轻重。手下的助理换了好几个,都升任经理了。雇员们似乎知道,在李昂主任手下干事,有前途。所以这次在公司内调招助理,竟然有三十多人报名。

李昂主任和七、八个人面谈后,就知道该要谁了。倒不是因为叶娜漂亮,李昂是有原则的,找助手,是为了工作,当然要找能干的。而且,对自己的下属,他从来都是彬彬有礼。公司多次进行过反性骚扰教育,有个白人主任,就因为经常评论女职员长相如何,有时还捏人家一把,被自己的助理告到人事处,让公司给开除了。李昂才不肯拿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来冒险呢!选中叶娜,实在是因为她聪明伶俐、井井有条,听问时全神贯注,回答时简洁明了。而且她口齿清楚、语气友善、落落大方、态度谦和。很明显,这一切都不是表演出来的,而是她的天然气质。谁说漂亮的姑娘个个呆傻?漂亮让人自信,自信促进学习嘛!李昂嘴上说着叶娜,心里想着自己。

别看现在眼皮耷拉下来了,李昂年轻时挺英俊的。两道剑眉斜插入宽阔的额角,笔直的鼻梁下,棱角分明的嘴唇好象楔子一样镶在白净的脸庞上。为什么说我们是黄种人?刚来美国时,他常常对着镜子反问,我这不是挺白吗?如今,他只是在洗澡时才照镜子。腹部突起来了,一度发达的胸肌开始软塌下来,去年夏天抱邻居的婴儿时,那孩子竟然在他胸前拱起来要吃奶。不爱照镜子也不完全是因为他健美不再,在美国的成功,使他确信自己不比任何人差。就连那白皮肤,他都看不上眼了。他们自己不是也嫌那苍白不好看吗?一个劲儿地晒!

叶娜的橄榄色多美丽!多健康!又象是古铜色,太神秘了!跟现晒出来的就是不一样,那是成千上万年演变的呀。李昂洗澡时胡思乱想着。通常他总是早上冲澡,只有周末下午在健身房锻炼后,才加洗个澡。今天一下班,他就洗起来,吹着久违的口哨,自我欣赏着浴室里回荡的水淋淋的哨音,一直哨到他拿起吹风机。他已经谢顶了,毕竟五十岁了,年纪不饶人啊!左吹右吹,头顶那块露白之处总算掩盖起来了。他拿起发胶罐来,喷得直呛鼻子,确信那稀疏的头发不会走样了。又拿起瓦萨奇出品、名为“梦幻者”的香水,隔着T恤衫朝腋下喷了喷。这是他平日不用的。今晚特别,因为叶娜听李昂主任说太太出差了,便请他到自己家去吃便饭,说是省得他一个人做饭太麻烦,出去吃又嫌孤单。

李昂觉得叶娜不仅仅是善解人意,因为她说还有点私事想顺便谈谈。李昂心想,这个巴拿马来的单身女人跟我能有什么私事?公司里好几个单身小伙子邀请她出去,都碰了软钉子。人们说中南美洲的姑娘热情如火,可这个叶娜却从不招蜂惹蝶。大伙儿只能远远地饱餐秀色,没听说谁曾经亲近过她。李昂不免暗自得意,又不断地提醒自己,千万要定住性,一定不出格!最多也就是感受一下她那橄榄色的肌肤。想着想着,李昂有点神不守舍。

去叶娜家的路上,李昂才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带。赶紧转到一加油站,在那儿买了一束玫瑰花。李昂想起大学一个叫玫瑰的女生。他一哥们爱上玫瑰了,却不好意思说,便央求李昂给搭桥。那年头李昂风流倜傥,对玫瑰说有私事想跟她谈谈,玫瑰的脸颊腾的一下就红了,立刻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出去了。李昂说有个人爱上你了,却不好意思说……玫瑰不等李昂说完,立即鼓励他,至于吗?都什么年代了,还不好意思!两眼闪着兴奋的光。李昂说是啊,他也太腼腆了,非要我来替他说,跟着说出他的名字。玫瑰的脸立刻变得惨白,眼中的光也暗淡了。冷冷地、坚决地回绝了李昂的说项。李昂这才明白是误会了,心中一半得意、一半感叹。

叶娜的住处是个一边连栋的房子,外表和左邻右舍都一样。李昂左寻右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尽管如此,他还是来早了。叶娜正在厨房里忙活,腰间扎个白围裙,更显得身材苗条。她接过花,麻利地插入花瓶,稍加摆弄,就把那束花整得错落有致,又顺手给李昂主任倒了一杯贝林格酒庄1998年出产的金粉黛红葡萄酒。李昂心说好个有心人!我只对她提过一次我喜欢这酒,她就记住了。还蛮专业地事先拔出了软木塞,让红葡萄酒在室温中透着气。

叶娜还有个菜要做,请李昂主任独自在客厅稍候。李昂一边品酒,一边品赏客厅的摆设。叶娜的客厅虽然只有李昂家的一半大,却显得非常温馨。家具不多,样样精致。乳白的羊皮沙发上,暗红色的天鹅绒靠垫更增添了柔软的感觉。沙发对面的壁炉里燃着小火,透过海湾拱窗式的玻璃门散发出丝丝暖流。壁炉上一幅安迪•沃豪画的梦露的大头像,约有一米见方,用双层不同颜色的褙纸垫着镶在精美的画框里。李昂知道这是复制品,原画好象在伦敦某画廊里收藏着,他估计配画框可能比买这印制的画要贵上十倍。可见叶娜多么喜爱此画,也许是喜欢梦露?嗯,反正一会儿有的聊了。叶娜干什么呢?李昂朝厨房瞥了一眼,只见她弯腰在水池下的小柜里找东西,滚圆的臀部翘起来,让紧身的细纹牛仔裤绷出一道股沟。李昂看得心猿意马,手中的酒杯微微有点颤抖,他放下杯子,不由自主地朝叶娜走去……

“亲爱的,我回来了!”门突然开了,嘹亮的话音随即传来:“今天加了会儿班,回来路上又买了点吃的,晚了吧?”

叶娜飞也似的从厨房里跑出来,接过那人手中两个纸袋之一,搂住她,在她嘴上热烈地亲吻了一阵,才说:“不晚,正好!我刚做完最后一个菜。”

李昂看呆了。进来的是罗珊,公司里一技工,出名的假小子,长得有点象斯旺克 (Hilary Swank) 在电影《男孩有泪不轻弹》(Boys Don’t Cry) 里饰演的女主角。惊讶之余,李昂还是很镇静地跟罗珊打了招呼,还握了一下她伸出来的手。罗珊的握力蛮大。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私事,”叶娜搂着罗珊的肩膀说:“我们在一起住了三年多了,前不久刚买的这房子。我们觉得是要孩子的时候了,昨天刚刚确诊,罗珊受孕了!”

李昂注意到她是说“受孕”(impregnated) 而不是象一般人通常说的“怀孕” (pregnant)。李昂咧开嘴,笑了笑,机械地说:“祝贺!祝贺!”又不由自主地问道:“你是怎么受孕的?”

罗珊大大方方地答道:“人工授精。医院有精子库,都是健康的,而且捐献者不知道谁要用。”

“嗯!那你们是怎么决定由谁来受孕的?”

“本来是我,”叶娜抢答道:“可是接连两次都失败了。”

“噢!”李昂明白了;这一对儿,明明是叶娜更女性嘛。“我还有个疑问,”李昂又问:“你们要是不愿意,就不必回答,你们想让孩子怎么叫你们?”

“叫她妈,”叶娜甜甜地说:“叫我妈咪。”她眼睛里露出的喜悦决不少于任何要当父母的人。

“啊!是这样。”李昂点点头:“那出生证上,还有今后的各种表格,你们怎么填啊?”

“咱们州虽然不允许我们结婚,”叶娜答道:“可实际上,还是很宽容的。很多表格和证件那两栏都是家长 (parent),而不是父亲和母亲。”

“那可太方便了!”李昂感叹道:“不过你们以后就忙了,这可是跟其他家长都一样哦。”

“是啊!所以我要先告诉你嘛,”叶娜略带撒娇地说:“我可能免不了要临时请假,行吗?”

“没问题!”李昂慷慨地答道:“在我眼里,你们和其他要当父母的人一样,享受同等待遇。”

“你真好!”叶娜扑过来结结实实地拥抱了李昂,在他脸上软软地亲了一下:“嗯,你比大家说得还好!”

那顿晚餐吃的是什么,李昂全然没有注意,不知是酒喝得多了,还是菜做得辣了,他觉得脸上热呼呼的。

2005年3月5日


2006-4-16 14: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  

露真容了。这篇也有些人看过。


2006-4-16 14: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xll

#3  

不管有几个意外,好扬眉吐气!向李昂学习致敬,早日也给自己配个洋秘。


2006-4-16 14: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  

现在人家儿子都快半岁了。


2006-4-16 17: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cao

#5  

真糊涂了,忘了哪篇对哪篇.还以为这是你当英雄,和公司打架的那篇呢.

[ Last edited by fancao on 2006-4-16 at 16:25 ]


2006-4-16 17:4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6  

把这篇提起来,跟金凤的艾丽莎唱和一下。


2008-1-18 16: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7  

廖兄到底是加州人,宽容大度。

这个世界越来越复杂。


2008-1-18 22: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8  

李昂注意到她是说“受孕”(impregnated) 而不是象一般人通常说的“怀孕” (pregnant)。李昂咧开嘴,笑了笑,机械地说:“祝贺!祝贺!”又不由自主地问道:“你是怎么受孕的?”

这个过渡段,本人感觉有些匆忙。整篇稍微有点头重脚轻。


2008-1-18 22: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9  

好文,幽默,搞笑。


2016-4-8 10: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