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柏杨走了,中国人变漂亮了吗?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hesunlover

#1  柏杨走了,中国人变漂亮了吗?

柏杨走了,中国人变漂亮了吗?

西风独自凉


1981年8月16日,61岁的柏杨先生于美国纽约孔子大厦发表“中国人与酱缸”的著名演讲,1985年出版《丑陋的中国人》,一时洛阳纸贵,迅速传播到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大陆,为当时势不可挡的文化反思浪潮火上浇油,风头出尽,至今毁誉不一。

“由于长期的专制封建社会制度的斫丧,中国人在这个酱缸里酱得太久,我们的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受酱缸的污染,跳不出酱缸的范围。”柏杨痛斥中国文化是一种酱缸文化,在海内外引起巨大的争议。

“酱缸文化论”脱胎于鲁迅先生的“染缸文化论”。1919年,37岁的鲁迅先生发表《热风•随感录四十三》:“可怜外国事物,一到中国,便如落在黑色染缸里似的,无不失了颜色”;1934年发表《偶感》,指向更为明确:

“每一新制度,新学术,新名词,传入中国,便如落在黑色染缸,立刻乌黑一团,化为济私助焰之具,科学,亦不过其一而已 -- 此弊不去,中国是无药可救的。”

1949年到1986年,台湾出版《中国小说史略》、《小说旧闻抄》等鲁迅的纯学术著作,出版当年即遭查禁,还有因阅读鲁迅作品而入狱的纪录,如作家陈映真。因此,“酱缸文化论”一出,在台湾冲击力之强,可谓石破天惊----

素以五千年文化自豪的中国人,已然在器物上比西方落了下风,如今连文化也成了酱缸,这还了得?摆明了摧残国人的自信心嘛 --“崇洋,但不媚外”的柏杨,坐了9年大牢尚且不改其志,哪里会为猛烈的批评而动摇,索性将“中国人与酱缸”、“丑陋的中国人”等著名演讲公开结集出版。

国人在文化大国的历史荣耀中陶醉了上千年,近代以来,被世界列强打得屁滚尿流,也只承认西方“奇技淫巧”的胜利,学习西方,不过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里打转转。

人们似乎忘了,要取得器物的优势,离不开包括制度、思维方式在内的深刻的文化变革,没有文化软实力的持续增长,仅靠开发自然资源、破坏环境、损害劳工权利的经济增长,毕竟有其限度,而且很不公平。

若食古不化,无视现代基础性的科学发明和创造,华夏一无贡献的尴尬事实,还在意淫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怎一个昏聩了得?落后不可耻,可耻、可悲的是夜郎自大,抱残守缺。

佛教禅宗认为佛法无边,不可思议,开口即错,用心即乖;大师接待初学者常常棒击或大喝一声,促人醒悟 --《丑陋的中国人》历数国人窝里斗、死要面子等民族劣根性,痛陈酱缸文化之腐蚀性和危害,即收当头棒喝之效。

爱之切,故言之也苛。“恨铁不成钢”的柏杨先生,深受华夏初吻现代文明的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是继胡适、雷震、殷海光之后,最活跃也重要的自由文化战士,为推动台湾民主转型贡献良多,堪称老一代启蒙知识分子在台湾的最后一抹余晖。

斯人已逝,言犹在耳 -- 中国人漂亮起来了吗?

以大陆而言,有些人的腰包倒是鼓了起来,大部分人不再担心饿得前胸贴后背,但自由民主还远远没有成为流淌在民族血管里共同的文化记忆,言论自由的空间有待继续扩大,与文明世界的对话还需要从容不迫的风度和宠辱不惊的气质,而不是看到异己就口诛笔伐,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道歉,甚至饱以老拳----

柏杨走了,中国人要变得更漂亮一些,仍需继续自由民主的启蒙和民主手段的训练。泱泱大国的气度,得靠一个个深刻理解和认同普世价值的漂亮的中国人来体现。

(ZT)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8-4-29 12: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Armstrong

#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8-4-29 05:02 PM:

柏杨走了,中国人变漂亮了吗?

西风独自凉


1981年8月16日,61岁的柏杨先生于美国纽约孔子大厦发表“中国人与酱缸”的著名演讲,1985年出版《丑陋的中国..

酱缸国最大的文化遗产是暴力,要么是以暴制暴,要么是以暴易暴。

对于一些国人在南韩的暴力丑行,中国政府能否有大国风范,说一声道歉?我看很
难,酱缸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是“死不认错”。

部分中国人在南韩的行动是暴力,那么,六四天安们广场上发生的是不是暴力?以
后若有人平反六四,其目的是什么? 会把中国引向何处?

可别忘了,网络上的暴力语言也是一种暴力哟。

现阶段在中国实行民主,好比在麻包上绣花。


2008-4-29 12: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笑雨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Armstrong at 2008-4-29 05:32 PM:


酱缸国最大的文化遗产是暴力,要么是以暴制暴,要么是以暴易暴。

对于一些国人在南韩的暴力丑行,中国政府能否有大国风范,说一声道歉?我看很
难,酱缸文化的另一个特点是“死不认错”。

部分中国人..

哎呀,粗胳膊,在这又遇见你了,问个好。


2008-4-29 12: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  

”李敖认为,所谓“丑陋的中国人”只是一种刻板印象而已,柏杨将一部份中国人的丑陋加诸于所有中国人之上,是懦夫的行为“ 我同意李敖。

不是所有中国人都是如他笔下那样丑陋。
在现实生活中一个独立的人只代表他自己,只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如这个“铲虾”视频的中国人,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23502.html   这些人不能代表所有中国人。

如果在工作的地方其他种族的人对一个中国人带负面的语气说 “you Chinese
people ” 如何如何就会有种族歧视的嫌疑,你可投诉他。

如果一个国人这样带批评语气谈论:“我们中国人如何如何。。。” 就有 ”自以为是人大代表” 的嫌疑。


2016-3-20 15: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