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海滨漫步 — 政经篇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51  

对内如虎,对外如鼠。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9-13 11: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2  

投共和党的老中写照:
挣中产阶级的钱,操亿万富翁的心。
生就少数族裔的脸,戴南方红脖子的面具。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11-6 11:2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3  

近日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冠希淫乱视频曝光:画面中,只见脑满肠肥的雷书记赤膊上阵,挺枪提刀,翻身上马,与一娇柔女子大战整整一十二秒钟,随即丢盔弃甲,一泄千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党纪国法必须严惩这个败类,从重从严,绝不姑息。因其罪大恶极,不严肃处理不足以平党愤。什么罪名?那就是:才区区十二秒钟,把我党千万干部的脸都给丢尽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2-12-3 20: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4  

汉奸是一种中国特产的自然资源,眼下这种资源越来越丰富,几乎呈几何级数增长。八年抗战时据说出产了几百万。如果中日或中美再战,这个数目搞不好要翻十番。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1-25 20: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5  

国人的政治幽默感日趋敏锐发达,越来越接近老道成熟,比之从前以此著名的苏联,已形成全面超越之势。可喜可贺。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1-25 21: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6  

中国的所有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农民的问题。

农民军即红军打天下,打下天下后立马反手一刀,将农民阶级弟兄打入地狱:分到的田地还没捂热就被充公,代之以另类犒劳“农村户口”,这贱民的代名词兼实业,子承父业代代相传。这还都不是问题,农民的高级阶段本来就是痞子,阔起来的农民叫痞子。以上所述皆典型的痞子精神,做不到六亲不认何以为痞。问题是:对农民背信弃义恩将仇报比川剧变脸还迅疾的痞子政府,及其所承载的意识形态和行为体制,过去、现在、将来的最忠实可靠的支持者,依然是农民。

故而,中国的农民问题,基本上是一个无解方程式。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2-5 23: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7  

中共建党90多年,谎言假话那是车载斗量汗牛充栋恒河沙数,但人家也说过实话。中共说过的实话只有半句,那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全句实话应该为“枪杆子加笔杆子里面出政权,缺一不可。”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2-19 23: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8  

爱迪生去世时,人们想用停电一天来纪念他,结果发现不可行,这样做的损失太巨大了,社会、国家难以承受。── 由此可见他对人类科技贡献之伟大。

近来中日为钓鱼岛交恶,中国想用抵制日货来打击日本,结果发现根本不可行,除非让整个社会停摆,再倒退几十年。小到手机电脑芯片,大到材料汽车电器,上天入地物无巨细,日本人的发明创造无孔不入,深入、浸透现代生活的各个角落,日本产品先进、高质、精致的概念早已深入人心,特别是中国人自己。── 由此可见日本对人类科技贡献之伟大。

反观我们自己,折腾到今天,除去血汗工厂产品,附带环境污染,中国向世界又输出了些什么。13亿中国人对世界文明的贡献远远不如1亿多日本人。新世纪中日之战的结局,早已见分晓。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10 12: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9  

杀无辜警察造反的共军创始人贺龙是英雄,杀滥用职权残民以逞凶警察的杨佳是罪犯,这是什么逻辑。你不能说贺龙是英雄,而杨佳是罪犯。反过来你也不能说贺龙是罪犯,而杨佳是英雄。因为你采用了双重标准评判历史人物。采用同一客观标准评价历史人物:如果贺龙是反抗暴政的英雄,那么杨佳也是;如果贺龙是滥杀无辜的罪犯,那么杨佳亦然。

古罗马斯巴达克反抗奴隶主,英伦罗宾汉抗击国王贵族,他们是名闻世界的大英雄。中国各朝各代的农民起义领袖,在大陆教材里也都被称为英雄。几十上百年后,杨佳将会是同荆坷一样的中华传奇英雄。

杨佳的英雄称号,不是象众多所谓英雄人物那样被当权者人为制造、编织加工出来的,不是文学艺术形像如武松、兰博等,而是民众对他普遍认同的结果。他是一个活生生的真人,他让人造英雄、文艺豪杰相形失色。我们当然认同他是英雄,一个百年一遇不出世的英雄。

甘地、马丁路德金当年的那种领导民众以和平示威、拒绝合作等手段,唤起统治阶级、中间阶层基本道德良知的反抗专制暴力、种族主义的方式,在中国永远也行不通。原因有二:第一,中国的统治阶级只认同强权暴力,被统治阶级只屈服于强权暴力。第二,中国专制统治者没有任何道德良知底线。必要时,它会毫不迟疑地向敢于造反的奴隶们的头顶上扔原子弹,就象当年他们在北京长安街头、天安门广场上所干的一样。

故而,中国的政治传统从来都是恃强凌弱和以暴易暴的交替转化。这是最令人绝望,看不到任何光明希望的地方。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13 21: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0  

这是今天的一则新闻片段:“法院审理该案后,依法判处被告人宋家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陈海兵、袁伟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高三学生露富太张扬 遭赌友绑架撕票命丧荒山》)

我又不明白了:罪犯被依法判刑,合理,没异见。可是这个“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是怎么一回事情?这被没收的个人全部财产将转交给谁呢?受害人吗?好象没有具体交代,所以可能性极小。那么是国家政府吗?凭什么?罪犯的个人财产是合法收入,还是非法所得?如果是合法收入,国家为何有权将其全部没收?为什么不让被处以极刑的罪犯家人,他们的妻子儿女或父母兄妹继承?家门不幸,出了罪犯,可他们还要继续活下去。如果这罪犯是家里的经济支柱,人被依法处置理所当然,但财产再被政府剥夺得一干二净,岂不是釜底抽薪,将他的家人逼上无依无靠的绝路。再说了,谷开来的个人及家庭财产,在她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后,有没有被国家全部没收?如果没有,为何同样是杀人罪犯,判决结果有天壤之别?

如果政府有权将死刑犯的合法个人财产尽数充公,那么将他们的遗体器官任意处理,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因为按照政府“依法”剥夺罪犯财产的逻辑:死刑犯的遗体埋了也就埋了,烧了也就烧了,白白浪费了宝贵资源,还不如废物利用,为党、为政府做贡献。如此看来,中国各级政府倒卖死刑犯器官之事,决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什么别有用心的诬陷编造。这个国家的王法何在?如果有的话又是什么王法?今天我们究竟是活在秦朝、宋朝、清朝,还是21世纪?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21 22: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61  

我们活在比任何一个朝代,都更为贪赃枉法的时代。


2013-3-22 05: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yy

#62  

  摘取死刑犯的屍體器官牟利,還算是客氣的呢。現在揭露出來,竟然還有人尚活著就摘取了器官,從而殺人牟利的,事涉王立軍、薄、谷等人。



千江漁翁,泠然御風。手揮無絃,目送歸鴻。
2013-3-22 14: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3  

49年前,共产党称国民党为“刮民党”。49年特别是80年后直至今日,共产党自己变成了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刮民党”。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26 21: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4  

最小的黑社会是家庭,最大的黑社会是政府。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29 22: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5  

对任何政客为你所描绘的美好蓝图抱以怀疑,算是一种草民政治智慧。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0 23: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6  

床普教训之一:草根阶层总是懵懂落后甚至愚昧野蛮的,需要精英阶层的引导带领。后者必须重视顾及前者的利益,否则迟早将导致剧烈反弹,轻则伤及己身,重则使历史倒退。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0 23: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暮明

#6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8-4-6 14:01:
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绝不可能同时为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者。

逆之亦真。

agreed.


2016-11-11 00:4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暮明

#6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12-11-6 11:24:
投共和党的老中写照:
挣中产阶级的钱,操亿万富翁的心。
生就少数族裔的脸,戴南方红脖子的面具。

投 Trump  


2016-11-11 01:3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9  

这段话看来有问题:他们不是操亿万富翁的心,而是想和乡下红脖子穿一条裤子(来一起歧视打击黑墨穆),这完全是一厢情愿,乡下红脖子绝不会因为你投了川普的票,而不对你喊滚回中国去的。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暮明 at 2016-11-11 02:32:
投 Trump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3 00: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0  

床普的一些具体主张,比如堵截伊斯兰难民,驱逐墨西哥非法移民,控制无限自由贸易等,实施得当将利国利民,我也赞同。但他所引导的反政治正确潮流,对于身在美国政治上始终处于弱势,群体社会地位低于黑墨的华裔而言,却将是极其危险的潘多拉魔盒。华人在美国,正是依仗了政治正确的盾牌,方才能够躲避乃至抵抗种族主义的攻击,失去了政治正确这把得来不易的保护伞,我们将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在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下,黑人歌手尚且如此猖狂,没有了政治正确,结果难以想像。华人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对美国白人有利,并不一定就对我们有利,甚至会对我们有害。千万不要一厢情愿地将自己的利益价值与白人的混为一谈。愿望很好(我也希望如此),可惜人家不认。(写于2016美国大选前)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3 01: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1  

今天美国能选出一个特朗普,明天中国就能选出一个希特勒  --- 如果中国人得到了选举权的话。选民的素质决定了民主的质量和结果,一帮开拖拉机的,给每人一辆奔驰宝马也白搭。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3 17: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2  

2016大选前,一位网友说得好:“在美华裔对川普最好的支持,就是自己主动滚回中国去。”一语道破了川普运动歧视移民,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本质。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3 22: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3  

中国人百分之九十九是种族主义着(我自己也包含在内)。如能认识到这点,我们或许还有救。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5 23:2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4  

2016年美国大选,一个华裔选民特别关心的话题是奥巴马LGBT如厕令,许多人对其义愤填膺(我个人也不大赞成),为此而投川普的票。后者当选后是否会让这些选民满意,签署法令废除奥巴马LGBT如厕令呢,眼下还不得而知。不过根据我们新总统以往的性情嗜好来看,他很有可能是赞赏这道法令的,暗喜奥巴马做了一件大好事,为他今后的个人行动打开了一道方便之门。如此而言,为此法令而投他票的选民,恐怕要大失所望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7 23: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5  

克林顿先从政,再挣钱,自总统转型为亿万富翁;
特朗普先挣钱,再从政,自亿万富翁晋升为总统。
如鱼得水,殊途同归,钱权从来是一对双胞胎。
呜呼,这个伟大的国家如今病得不轻。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19 22: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6  

笼统而言,民主制度是七分善,三分恶;专制制度正相反,七分恶,三分善。


2016-11-20 21: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7  

相当部分第一代美籍华人对入学AA制深恶痛绝,为此而踊跃投川普的票。可他们哪里想得到:如果在床普执政期间,反政治正确大行其道,AA制最终被废除(可能性很低),那么多出来的名校名额,将全部被白人子弟顶了去,亚裔想分一杯羹绝无可能。你想呀:川普们反的是政治正确,连本土的非裔,邻近的西裔都不待见,凭什么格外优待你亚洲外来人。指望在反政治正确的大环境下,由白人掌控的教育系统能够做到成绩面前人人平等,一帘春梦吧。恐怕届时你不是能不能进名校,而是能不能上普通大学,能不能在美国正常生存下去。华裔鼠目寸光,由此可见。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21 23: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8  

在美国,少数族裔被其它族裔歧视叫种族歧视,白人感到自己被少数族裔歧视叫逆向歧视。那么,一个人看低自己的所属民族,又应该叫做一种什么歧视?唉,中国人,你的所作所为,让人不歧视也难。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22 22: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9  

民主制为上层权力与中下层权利尽可能合理分配的一个手段。民主制乃人类进化的最大成就,为人类社会之有别于动物群体的一个标志。虽然其本意是向善的,民主制度可以唤起民众心中的良善,也可以激发其本性里的邪恶。


2016-11-25 00:4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0  

衡量一个国家政府和社会的文明标准,是看它对底层民众的普遍关怀程度。


2016-11-26 23: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1  

忍无可忍的被统治阶级对统治阶级的终极反弹抗争,可以是历史的推动力,但更多的却是毁坏力,让双方皆深受其害甚至陷入万劫不复。你让别人没饭吃时去吃肉糜,最后是自己也没得肉糜吃。所以哪怕只是为了自身的长久利益,上层社会也应给予底层民众更多的关注及分享。贪婪要有上限,吃相不能太难看,要知道赢者通吃的最后结局每每是玉石俱焚,人类历史反复证明了这点,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28 22: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2  

将口若悬河信誓旦旦的政客当作草民百姓大救星的草民百姓,既愚昧无知又可怜无助。寻求人类救星是政治上弱智的典型表现,专制国家常见,民主社会也有。没听说过吗:“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2016-12-1 22: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3  

判断一种文化的优劣,只需要看操持这种文化的人群。优异的传统文化,必然产生文明的社会制度,先进的科学技术,繁荣的人文艺术,与进步的道德观念。文化是鸡也是蛋,文化不能脱离人群而凭空存在。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人群;反之有什么样的人群,就有什么样的文化。由此推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一目了然。自称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一言以蔽之,就是一个“等级文化”,或“奴性文化”。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2-2 23: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4  

2016年度最红火且最搞笑的中文新词恐怕非“川粉”莫属,以后很可能会演变为 SB 的同义词。当然在接下来的四年甚至八年当中,老川在他新的工作岗位上如果能够能干得好,也不排除咱也变身为川粉的可能,哈哈。


2016-12-3 23: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5  

一个不长记性的女人,会反复被流氓强暴诱奸;一个不长记性的民族,将一而再再而三被政客欺压玩弄。


2016-12-6 22: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6  

古往今来,我们中国人最大的问题(没有之一)是缺乏一个大写的“人”的意识,人不把人当人,人把人等级化、工具化、动物化,而不是人本化、人格化、人性化。

统治者不把被统治者当人,当作螺丝钉、小草,不是随心所欲地拧来拧去,就是恣意妄为地蹂躪践踏。

富人不把穷人当人,当作牛马牲口,只要给把干草,极力驱赶使唤。

被统治者、富人不当作人的人,竟也不把自己当人,或者按照前者的意思,把自己归类于次等人,亚人类。他们不到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份上,自认是螺丝钉、小草和牛马牲口,心甘情愿被拧来拧去,被践踏,被驱使。

人不把人当人的问题不解决,“压迫<>忍受<>反抗<>再压迫<>再忍受<>再反抗”这个历史循环怪圈,我们永远也跳不出来。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1-22 23:4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