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胡闹音乐会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胡闹音乐会

胡闹音乐会

廖康



学生邀请我去参加她们一年一度的胡闹音乐会 (Follies)。本不想去,那音乐会颇有烂名,无非一帮年轻人在春季来临时发泄一下沉睡了一冬的精力,根本谈不上什么艺术。但她们说有些节目还不错,至少她们认真准备了,希望我支持。我还能说什么呢?

星期五上班总是穿休闲的衣服,我没有为这场胡闹换西装,但仍象赴正式的音乐会一样,我还是提前十五分钟就到场了。我的名字在宾客名单上,所以不必买票,但收票的查了好几分钟才找到,敢情是依照邀请人的姓名排列的。“愚蠢!”我暗自抱怨道:“直接按宾客的姓名排列不就省事了?”查找的时候,我觉得挺尴尬,几乎要拔脚走人了。

礼堂里空空荡荡的。我心说了,这音乐会,能有几个人来呀?查票还挺严!我挑了个靠走道的座位,以便看完自己学生的节目就走。观众零零星星地来了,很多人穿得还挺正式,尤其是姑娘们,堪称光彩夺目。她们走来走去,心里肯定明白自己今晚格外漂亮。也是,学生们平时没有机会打扮,这好歹也算是个显青的场合。周围坐满了光鲜的,叽叽喳喳的年轻人。我突然觉得不舒服,就是参加晚宴聚会,一个人都不认识的那种感觉;仿佛来错了地方,我不属于这里。我并不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可今晚,我真有点儿落到月球上的感觉。比那还冷清呢,因为人家来去成双,搭帮结队的,只有我形单影只。

都快七点十分了,怎么还不开始?我痛恨不守时。虽然今晚我并不在等人,可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呀!我心里正忿忿着,来了一男二女,紧挨着我坐下。身边这位穿枣红色大衣,一头褐发披肩。谢过我起身后,她告诉我音响设备出了问题,还得过一会儿才能开幕。“真业余!”我暗自骂道。她问我:“你是教师吧?”我心说:年纪不饶人啊!这不,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对,”我答道:“我来看我的学生演出。”“嗯,”她感叹道:“你的学生运气真好!”这丫头,嘴真甜。我不再觉得孤独烦躁了。

节目很快就开始了,主持人是学生会的文娱委员,把鸵鸟蛋放大一百倍就是她的样子,穿着也很邋遢。可是她很幽默,很自信,报幕词准备得风趣、恰当,还有个学生假扮哑女,用动作来配合报幕词,逗得我会心地笑起来。第一个节目是一首英语的摇滚歌曲,乐队还凑合,但唱得极一般。不过大家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美国人这方面做得不错,互相鼓励。随后,一位装束和长相都颇具古典美的中国女生走上台演奏古筝。单是那乐器就先形夺人,足有两米长;我以前见过的古筝可比这小多了。上手一串和弦,就知道她是专业水平。那轮指,拨出的琶音宛如龙女洒下百粒珍珠,落入汩汩流动的清泉,溅起朵朵水花。曲子我不熟悉,但有彝族民歌的风味和高山流水的古韵,一下就把我带回故国,神游像外;仿佛一个人走出乡寨,进入竹林,伴着风涛,漫步山间。心静了,神清了,飘飘然如若直上云霄。今夜值了!就冲这一曲古筝也值了。

这么专业的演奏之后,我担心,不会有什么好节目了。此后的女低音独唱,向布什总统进言,虽然用意不错,但唱得差强人意。接着一段摇滚舞蹈,也没什么意思。可随后一位语言学老教授模仿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印度人、挪威人、爱尔兰人、日本人、俄国人的口音说英语批评布什,表演得精彩绝伦!不仅把各国的语音特点表现出来了,而且还把英国人的一本正经,法国人的讽刺调侃,德国人的一丝不苟,印度人的卑躬怪调,挪威人的如歌似唱,爱尔兰人的满不在乎,日本人的谦逊迟疑,俄国人的严肃认真,通过语调和言词惟妙惟肖地再现出来,逗得我哈哈大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笑过了。

又是一位同胞上场了,那是来自天津的小伙子,在录音乐曲的伴奏下吹葫芦丝。我以前只听说过这种乐器,但从来没见过。他吹得真不错,确有月下竹枝,婆娑弄影的情调。而且他台风很好,颇具马友友的风范,不吹的时候,自己满意地微笑着,一副怡人自得的样子。大家受到感染,轻声笑起来。葫芦丝出了点毛病,高音发不出声。但我相信,多数人都没注意到。

欢快的节奏接替了悠扬的乐曲,四位女生跳起了肚皮舞。看样子,她们一个是印度后裔,三个是欧裔,都跳得马马虎虎。正在失望之时,四个男生上场了。不用跳,光是他们那化妆和装束,就让大家乐不可支。其中一个显然是中东人,节奏感强,肚子虽大,但跳得最好。还有一位,象是希腊人,更引人注目。一头卷发,橄榄色的肌肤,矫健的身材,每当他走到前台,不用怎么动作,就令我身边那丫头不由自主地啧啧称羡。天生的俊美,青春的活力,是上帝赠送的礼物,人为努力的任何成果都比之不上。

我的学生终于上场了,她们要唱《茉莉花》。先用英语朗诵了歌词:

Flowers of jasmine, oh so fair!
Flowers of jasmine, oh so fair!
Budding and blooming here and there,
Pure and fragrant all declare.
Let me take you with tender care;
Your sweetness is for all to share.

语音纯正清晰,语调自然而富于表现力,佐以些小明确的手势,我相信,一定让大家都记住了歌词,因为连我都记住了。然后,她们用汉语演唱,先是合唱,之后又分为三重唱,最后又汇为合唱。完美!完美!我心中欢呼着。掌声雷动了,我回头一看,才知道礼堂已经坐满了人。也许我是最先拍的,也许我拍得太响了,我身边那女孩问道:“她们是你的学生吧?”我点点头。“她们唱得真好!”她由衷地称赞道:“她们真美丽!这支歌真美丽!”我骄傲极了。是啊,这三位女生,个子高高的,一个赛一个清秀。她们略施淡妆,身著旗袍,在舞台灯光下,简直貌若天仙,几乎令我不识。她们的歌喉在和声中明丽、甜美,仿佛天女下凡,来此一歌。让我领略了什么叫“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为几回听。”

此后的节目,虽非乏善可陈,但在这女声三重唱的照耀下,难显光辉。“盲人”耍杂技,名歌选唱,女中音独唱等都各有特色,但再次掀起小高潮的是两位女生跳的非洲土著舞蹈。她们黝黑的脸上和身上都涂抹了白色的线点图案,透着妩媚和神秘的魅力。原始风格的音乐配着她们拙朴而节奏强烈的动作,半蹲着顿步而舞。跳得高兴了,还用手掌在嘴上一开一合,发出“喔、喔、喔”欢愉的喊声。再高兴了,索性走下舞台,来到观众之中,带动我们舞之蹈之。

最后是《篡改天鹅湖》Swan MIIStake——节目的名称就是个胡闹的文字游戏,因为学校的简称是MIIS。舞蹈更是胡闹,连报幕的鸵鸟蛋都上场了。一小段老柴的乐曲和拙劣的芭蕾动作后,或不如说故意的愚蠢模仿后,她们索性放开身段,跳起摇滚。我写“她们”,其实不对,因为多数人是男扮女装。音乐也变了,几乎成为重金属。他们随之踢腿、扭臀、摆胸、搔首,还真象那么回事,逗得大家再次哈哈大笑。连我这么古板的人,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动起来。

春天真是来了!

2008年3月21日


2008-3-22 06: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Yongbo

#2  

给你写得这么生动,我不由得心生羡慕。多么希望,我也在场看着场演出啊!


2008-3-22 16:3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3  

你昨晚没去?他们演了两场呢,7点,9点。我出来时,外面挤满了人在等待。


2008-3-22 17: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Yongbo

#4  

我昨晚去不了呀,我离那里千山万水呀。


2008-3-22 18:3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金凤

#5  

描写得活灵活现,我都象身临其境一般。

显青?什么意思?显年青,显示漂亮?----这好歹也算是个显青的场合


2008-3-23 23: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6  

显年青,也显示漂亮。金凤没听说过这个北京土话?


2008-3-24 01: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7  

哈哈哈,廖老师好文。报幕的女生长得像鸵鸟蛋,有趣:)


2016-8-1 05: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