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8)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youming

#51  

写吧!这篇写得很好,继续下去。


2018-1-11 08: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2  

谢友明!

一个中篇本已写了百分之七八十,最后竟迟迟不能完成,一拖12年,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不能原谅自己。今年一定要将其完成,并且要防止虎头蛇尾,草草收场。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18-1-11 08:22:
写吧!这篇写得很好,继续下去。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22 20: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3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2-6 19: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4  

十八、

当天边那末道血色沉入地平线之际,他站住脚,两腿过电般一阵哆嗦,屁股以自由落体向地上砸去,烈日下狂奔的一条狗样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呼气、吸气,上下两片嘴唇只是关不上门,舌头龟缩得不见了踪影。最后望一眼前方高处,几百步开外,伫立于沙丘顶端那座金色雕像,他的脑袋带着上半身,于空中划过个四分之一圆,向后栽去。

在上下眼皮合拢与意识流堕入无边黑洞的间隙,脑海上空闪过一组蒙太奇﹕那金色雕像动起来了,化作一头黄毛巨兽。巨兽自山头一蹦一跳着下来,径直冲到这具气息游离的活尸前,抬起石臼般的蹄子,坚定地踏了下去,一记、两记、三记....,沙地上一片血肉模糊......

沙冈上,疯驼昂首挺立,两眼垂视下方,磅礴的身躯颤颤巍巍。但见追击者倒下了,旋即,如八级地震下的一间土坯房,轰然倒塌,变成一滩烂泥,溅起沙尘飞扬......

它不可能冲过眼前这片沙地,以其千钧重力将他踩在蹄下,踏个稀巴烂,像碾碎一只被烈日晒得半干的耗子。与其说它没那个力,不如说它根本就没那个心了。它的左前腿被他的利刃连根斫断,仅靠着些许皮肉连接着躯体,无助地耷拉在胸脯底下,跑起路来前后左右乱甩,像条长错了地方的狗尾巴,看上去滑稽可笑,又有几分触目惊心。它沙漠风暴般的情欲,随着滴滴答答的鲜血流进了大漠,这使它还原成一头驯良胆怯的野骆驼,再没有了强暴的意志、杀戮的勇气。

它是否变得驯良了他不清楚,他清楚的是它有血、有肉、有皮,沙漠里除了血肉皮,其它什么都是假的。它已经无意伤害他的事实对它没有任何帮助,这与他要杀它没有丝毫关系﹔它伤害他,他要杀它﹔它不伤害他,他也还要杀它,只因它是他的生命。不杀了它,沙漠就将杀死自己,所以,他要杀了它,这沙漠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第三天,他追踪它到了第三天。每天清晨,猎手自昏睡中苏醒,猎物已在前方睁大了眼睛等待,猎人一开拔,猎物随即动身启程,双方像是约好了似的,配合得十分默契。猎物在前一瘸一拐地逃,猎手随后一步一颠地追,这对难兄难弟之间隔着几百米的距离,谁也无法将其扩大或缩小,一两里路隔着生死两重天。黄昏,猎人躺倒下去,猎物跟着垮下去......

他不停地流汗,太阳站在它一边,与他为敌,但却不能于夜晚追击,几里外与沙漠浑为一体的目标黑暗中无法捕捉,夜行晓宿的法宝失灵了,而白天行走体力成倍损耗,出一身大汗像脱去一层皮。精打细算按时分配的蛇肉蛇血终于告罄,他开始啃皮带 — 嘴巴里总得嚼点什么,配合体内器官消化着剩余的脂肪。几天下来,人小了一圈。

它不注地流血,本能要它歇息,以减轻撕心的疼痛,让断腿伤口处的血液凝固,况且以三条腿跑路实在力不从心,所以它能不行动就不动,敌人停下也就跟着抛锚,哪里懂得原本可以借着夜幕逃之夭夭。三天了,猎手以汗液拼着猎物的血液,一头是皮包骨头的饿狼,一头是身负重伤的大象,双方挑战着各自的生理极限,以希望拼着绝望,人与兽,做着先天本能与生存意志的较量,看谁先倒下去。

一道晨光,刺进他紧闭的眼皮,自梦境返回人寰。原地躺着不动,醒醒透,半分钟后人翻过来,左臂撑起上半身,抬头向前看,看悬挂着他百来斤生命的那根丝线,他左看右看、远看近看 — 什么?!

野骆驼不见了!!

一时,他的心往里缩,脑浆往外涌,意识一片白花花,溶化于东方射来的金光中.....

“操蛋操透了!”半晌,他回过神,咬牙切齿嘟囔一声,硬撑着爬起身,包袱上肩,跌跌撞撞向大沙丘奔去.....

“天,它跑了,狗日的居然跑了,我完蛋了,这回是彻底玩完了!死...死,又来找我麻烦......”

“不!地上有血迹,它怎么跑得了,我咋会完蛋?你跑不出我的毒手,我定要杀了你!你是我的!......”

数十分钟后,沿着一条几百米长,长蛇弯曲着向上飘逸的弧线,他手脚并用,匍匐前进,爬上那座巨型沙丘的顶端,逆着光,放眼望去,顿时,大脑皮层下又是一片灰白......

啊,老朋友还在,不光老朋友,他还看到了 — 绿色,绿色的植物,好大一片!

闭上眼睛,再睁开,使劲地眨巴,终于相信了﹕老马识途,野骆驼认路,它认识通往水源的路,引导着自己的追杀者,来到这生命的绿洲。

卸下包裹,系在右脚上,将梭标往怀里一抱,人随即往后一仰,躺倒了,眼睛一闭,向沙丘下滚去......

奔近了,他放慢脚步,双手握紧标枪,浑身肌肉紧绷,一步步逼近野骆驼,一百米、五十米......怎么着,对手毫无异常反应?那丑得滑稽的嘴巴片子不住咀嚼着,大眼珠子瞥瞥他,再转向身旁的灌木林﹕明白了,它仍将自己当作同类,眼下有吃有喝,大家干嘛还要搏命。

也好,先吃素,再开荤。他缓缓放下屠刀,脚下兜一个大圈,来到那绿色植物前﹕

梭梭!他失声叫起来﹕只见那树高不下三五米,颇具小乔木的气势﹔枝桠丛丛,又有灌木的特征。根根枝条闪烁着绿色光泽,枝叶浑为一体,星星点点,似空气中飘游着无数鱼鳞﹔干形扭曲,树皮呈灰褐色﹔根部粗壮,主干地径几近半米,可谓挺拔苍劲......

不错,是梭梭,“无叶树”梭梭,以沙漠荒原为家,性喜光,抗旱力强﹔生命力坚顽,悠悠生长于零上40度及零下40度之间﹔根系深广,四通八达﹔耐盐碱,所以又称盐木﹔寿命可达百岁以上,乃大漠上驰名遐迩的不老松、英雄树。

肉苁蓉,肉苁蓉呢?他猛地扑下身去,以刀代铲,在树根下挖掘起来......

肉苁蓉,俗名大芸,多年生肉质草本植物,寄生于梭梭根部。茎肉质,圆柱形,高几十公分至一米半,粗五至十公分,重达数公斤﹔体内存贮着大量水分,更含有丰富的生物碱、氨基酸、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全草皆可入药,自《神农本草经》起即有记载,至今已有2千多年医用史,具滋肾、壮阳、润肠、补血之功效,被中医列为“上品”之药,美名沙漠人参。

“还他娘的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乜,而我又是几级保护动物,我操!”

多年来为越狱做准备,他千方百计收集资料,口头的和书本的,将沙漠动植物研究了个遍,纸上谈兵的知识此刻派上了用场。顺着梭梭根部暴露在外的花蕾,没刨多深,期望中的果实现身﹕

咳,长圆锥形,上尖下粗,中部饱满肿大,还打个弧形弯曲,像极了俺那勃起的家伙,活灵活现!— 他惊奇地瞪着眼睛,一时竟忘了有所动作﹕

说起来这沙漠人参还有着一段千古传奇呢﹕蒙古草原上传说,当年成吉思汗铁木真与结拜把兄弟札木合闹翻,自相残杀起来,双方鏖战于大漠。铁木真兵败,被围困于长满梭梭灌木的沙山,人困马乏精疲力竭,濒临穷途末路。这时天帝派出神马,飞跃至沙丘,仰天长嘶,喷射精血向梭梭树根,再以马蹄趵出如其生殖器般雄壮的植物根块。铁木真与众将士吃了,顿时勇猛焕发,如狼似虎冲下山去,大破强敌,一举统一了蒙古诸部落,进而东征西讨,铁蹄横扫大半个世界......

放屁!我呸!铁木真这杀人如麻禽兽不如的屠夫魔王,老天爷会帮他,除非瞎了眼,如今来助我还差不多。他两只手加紧行动,刨出几大根。翻身坐正了,树荫下,左手握着那棒槌,右手持刀,将表面刮去泥土,再剥其皮,食其肉......

嗯,水灵极了,微甜,并有点酸咸,味道还不错嘛,呵呵......几分钟狼吞虎咽,三四个大芸下了肚,已是腹胀如鼓,不得不住了手,让肚子喘口气。

背靠树干,舒服得像要马上死去。闭上眼睛,想打个盹儿,忽地腹腔有些难受,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底下竟尿急起来,慌里慌张起身,手忙脚乱,裤带打得是死疙瘩,一时解不开,肢体动作又大了点,刺激到有关器官,裤裆里竟然开始稀里哗啦一片。没法子,只好任其喷薄了,反正一会儿就干,没啥了不起。哦,爽,爽......

嘿嘿,好大一泡,足足尿了一分钟,还滴滴答答的没完。说这玩意儿利尿通便,还真灵,不可思议,怪不得有那典故﹕一日苏东坡去......

“轰......”,那边倒了一堵墙,野骆驼一头栽在地上,它也撑着了,梭梭枝条原本是它的美味佳肴。只见这家伙瘫在沙地上,弯曲着脖子,长舌头伸出来,舔拭着断腿上的伤口,眼睛半睁半合。

睡意蒸发了,眯缝着眼睛,直直盯着这亦仇亦友,他心下打起了鼓﹕饿死的骆驼比马壮,除了一条断腿,看来这伙计恢复了大部分元气。怎么宰了它,而自己毫发无伤,怎么完美地宰了它,还真是一个问题。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2-6 19: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