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海滨漫步 — 音乐篇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51  

年少听柴科夫斯基,年长听勃拉姆斯。年少年长都听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巴赫与肖邦。应该是不错的。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24 13: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2  

真心热爱贝多芬音乐的人们,不论其种族、肤色和国籍,抛开世俗的高低贵贱,皆为挚友知音,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血型气质,拥有共同的灵魂及精神。我们是人类中独特的一群。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3-26 21: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楚寒

#53  

对,里尔克比海涅要晚很久的。上面地址找不到这首“诗人之恋”啊?舒曼曾经对文学、诗歌有热情,因此为一些诗歌作曲的。还有,舒曼还尝试过写散文、小说呢。


2013-3-27 20:5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4  

以下地址应该就是《诗人之恋》组曲的多种版本。
http://classical-music-online.net/en/production/1509

舒曼是勃拉姆斯的伯乐,勃拉姆斯对舒曼夫人的恋情,一段乐坛佳话。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3-3-31 20: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5  

贝多芬哪里仅仅是一头只会怒吼的雄狮呀,这是对他最大的无知和曲解。贝多芬为数众多的柔板乐章,是人世间最最温柔、细腻、抒情、纯美的乐音。常常轻而易举地催人泪下。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4-7 22: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6  

我越来越感到,我就是为了听贝多芬而生的。

我是在听贝多芬吗,不,我是在听上帝,我是在听宇宙。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4-19 20:5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7  

小女去年学了4、5个月的钢琴,开始进展还不错,但没过多久就不肯继续了。虽然多少有点儿惋惜,但我们坚决尊重她的个人决定──当初也是她自己表示有兴趣才学的。不学就不学,没啥了不起。她省力,我们省钱、省心。我早就看出来了,她一点没有继承我对音乐的兴趣爱好。

出国老中大多都是音盲,古典、现代音乐两窍不通,欣赏水平基本停留在大陆、港台那些早年的通俗流行歌曲,另外还有些红歌。可他们为何一窝风逼着子女学乐器,特别是钢琴,花钱出力在所不惜?实为一大怪诞现象。很可能正因为他们对音乐既不懂也不爱,才看不出子女的天赋所在,才希望子女在音乐上成就点什么,以弥补自己一生的缺憾,外加满足几分虚荣心。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3-4-27 22: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58  

贝多芬《c小调第32钢琴奏鸣曲》:两年来听了7、80个版本,上千遍。现在基本上每天还在听,完全没有审美疲劳。

以下是这部作品的演奏版本排名,自然是一己之见:

1、Louis Lortie
2、John Lill
3、
Vladimir Ashkenazy
Paavali Jumppanen
Daniel Barenboim
4、
Brendel
Pollini
Schiff

很想为这部作品写一短篇小说,传达理解感受。希望将来此心愿能够得以实现。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5-1-3 10: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9  

音乐的功能或许只有两种 -- 释放和升华。绝大多数人只能享受到头一种。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5-8-5 22: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海外逸士

#60  

我什麼音樂都聽﹐古今中外﹐包括戲曲。海納百川呀。


2015-8-7 08:31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61  

我也是海納百川,既古典又现代,从台湾的周杰伦大陆的王二妮,到21世纪欧洲的 Enigma,美国的 Evanescence,Blue October,My Chemical Romance,Linkin Park 等。我这个年龄段的大陆人很少有人能欣赏这些西方新生代,少数人能听 Beatles,Michael Jackson,Mariah Carey,Britney Houston,Celine Dion,Michele Boston 等就算不错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5-8-20 17:2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2  

腓特烈和贝多芬同为德意志千载一遇的奇男子,都具有出类拔萃的英武气质,一个在政治军事上,一个在音乐艺术上。腓特烈以他的马鞭和军刀,贝多芬以他的乐队指挥棒和钢琴键盘,各自调度着他们的千军万马。历史证明后者的乐器远比前者的武器更具震撼及感召人类心灵的伟力。转眼间两个世纪过去,腓特烈的血肉军团早已化为尘土,而贝多芬的音符军团始终驰骋于星球的表面。穿越时空无远弗界,英雄命运月光田园,有一种声音叫作不朽,有人类的存在就有贝多芬。

http://yidian.org/view-thread-21238.html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5-8-21 19: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3  

“盲听”一般用于两种场合:乐器比赛和音响测试。其目的很明确,去除视觉印象 --- 人是一种视觉动物,摈弃先入为主 --- 人更是一种偏见动物,纯粹以声音判别演出水准或设备质量。

盲听对于古典音乐发烧友和演出版本鉴赏者至少可以有三个用途:熟悉作品,训练听力及鉴别版本。这两年为写贝多芬评论文章做了不少盲听,对这种音乐鉴赏法也越来越有兴趣。个人的“盲听法”很简单,首先下载多个作品演奏的MP3文件到文件夹A,然后将其拷贝到文件夹B,再将文件夹B中的文件随机改名,聆听改名后的文件就成为了“盲听”,听时记录下感受及评价,完后将两个文件夹中的文件尺寸对比,还原文件夹B中的文件名,于是鉴赏评价和演出版本就对上了号。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5-11-19 22: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4  

今天盲听鉴赏了西贝柳斯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三个版本,有点少了,应该再多几个:

小提琴 指挥 乐队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 , unknown, unknown
亚沙•海菲茨,Jascha Heifetz, Thomas Beecham,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张永宙,Sarah Chang, Mariss Jansons,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第一首:一上来就令人失望,因为录音质量较差,于是选择放弃。我还没有达到愿意聚精会神地聆听品赏珍贵历史录音的水准,因为高质量的现代录音还听不过来。演奏得再好,音响质量差,审美还是要大打折扣。感觉这是奥伊斯特拉赫版,因为他是上世纪70年代初去世的,油管上他的录像都是黑白片。第二首:第一乐章开始不久即听出了某种“柔性”,立即判断这是张永宙版,并且很有把握。女性气质在乐器演奏中不容易被“掩藏”,尤其对这种雄性十足的大作。虽然在开始阶段有些许“露怯”,但总体而言还是很不错地,尤其难得的是这还是一个现场版。第三首:从头至尾无可挑剔几近完美。自然为20世纪的头牌大师海菲茨的大手笔了。

结果如何呢?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5-11-26 23: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5  

我对小提琴情有独钟,对贝多芬作品更是,但对被人誉为小提琴协奏曲第一的贝多芬小协却始终谈不上着迷,泛泛喜欢而已,感觉不如勃拉姆斯、西贝留斯等的同类作品更对胃口,具体点说,就是觉得她气势有欠雄浑(贝多芬不够雄浑哈),变化不够复杂,有些缺少跌宕起伏回肠荡气。

今晚现场聆听,第二乐章某处,哈恩(Hilary Hahn)把我给拉得热泪盈眶,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她让我在某种程度上重新认识了这部作品,十分感谢。顺便说一句:哈恩演奏的西贝留斯协奏曲在我给出的10几个版本排名中不幸垫底,又要抬出本人那个“演奏家性别论”。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0-22 00: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6  

音乐乃人间最接近天堂的艺术。你和音乐愈亲,你也就和天堂愈近。当然,这里的音乐主要是指西方古典音乐。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22 22: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7  

看到一份音乐欣赏趣味与智商相关性的研究报道,结论是贝多芬的粉丝智商最高,遥遥领先于其它赏乐群体。于是虚荣心被满足了一回。我不清楚究竟是欣赏贝多芬需要高智商,还是高智商人群更能欣赏贝多芬。我知道的只是:欣赏贝多芬,你需要一颗大心脏,大心脏!

https://www.quora.com/Is-there-a ... astes-and-intellect

第  1 幅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25 01: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8  

人们说莫扎特是明亮和欢快的,可是人们没有注意到,莫扎特也有阴郁和悲哀,有些甚至浸入到了骨头。这么说,人们对他的理解有问题。再可是,莫扎特的阴郁和悲哀也蕴含着明亮和欢快,他的阴郁是五月的乌云,他的悲哀是星光下的阵雨。这么说,人们对他的理解又没有问题。


2016-11-26 23: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69  

莫扎特的悲哀都浸透着欢乐,柴可夫斯基的欢乐都浸透着悲哀。我喜爱前者远胜于后者,哪怕我的悲哀是血液,欢乐是肌肤。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1-29 23: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0  

相信你自己:当你在聆听伟大古典音乐作品时,你的灵魂纯净,你的精神崇高。在那特殊的人生时刻,你暂时超脱于尘世,进入了一种圣洁的境地。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6-12-4 01: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1  

音乐是女人和酒最好的代用品。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1-23 22: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2  

开始盲听鉴赏了西贝柳斯的《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头三个版本:(1)奥伊斯特拉赫,乐队和指挥不详;(2)海菲茨,伦敦交响乐团,指挥 Beecham;(3)张永宙,柏林交响乐团,指挥 Jansons。

第一版:一上来就令人失望,因为录音质量较差,不得不选择放弃。我还没有达到愿意聚精会神地聆听品赏珍贵历史录音的水准,因为高质量的现代录音还听不过来。演奏得再好,音响质量差,审美效果还是要大打折扣。感觉这是奥伊斯特拉赫,因为大师是上世纪70年代初去世的,油管上他的录像都是黑白片。第二版:第一乐章开始不久即听出了某种“柔性”,立即判断这是张永宙,并且很有把握。女性气质在乐器演奏中不容易被“掩藏”,尤其对这种雄性十足的大作。虽然在开始阶段有些许“露怯”,但总体而言还是很不错地,尤其难得的是这还是一个现场版。第三版:从头至尾,无可挑剔几近完美。自然为20世纪的头牌小提琴巨匠海菲茨的大手笔了。结果又如何呢?

答案揭晓:第一版为海菲茨,第二版为张永宙,第三版为奥伊斯特拉赫。于是再去找来一个音响效果好的海菲茨版(芝加哥交响乐团,指挥 Hendl)来听,发现仍逊色于奥伊斯特拉赫。进一步验证了那个简单的道理:一代宗师并非打遍天下无敌手,没有任何一位演奏家能够囊括所有作品的演奏冠军。当然用这个事例作为论据并不很有说服力,因为在20世纪的小提琴演奏领域,奥伊斯特拉赫本来就是大师中的大师,历史地位和海菲茨相去不远,几乎并驾齐驱。

总之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是正道。接着又盲听了另外7,8个著名演奏家的版本,发现奥伊斯特拉赫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结论:西贝柳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最佳演奏 --- 大卫•奥伊斯特拉赫。(大卫版究竟好在哪里,具体分析等有时间再谈吧)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8603/article-249624.html
https://book.douban.com/reading/34236217/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2-18 21:2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3  

“比如贝小协,第一乐章随着鼓声咚咚咚的,木管吹起来,弦乐极度煽情,感情积聚到极点 …… 以至于不能早上听,觉得重口味。每听一次就想给贝爷跪一次,太牛了简直。”--- 网友评论

一看我就笑了,这位网友非常可爱,估计是个小年青,但和我当年不一样。我敬爱、崇拜贝多芬,却从未有过想要跪拜他的感觉。每次听他听得心潮澎湃时,就想给他一个狠狠的男人式的拥抱。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3-1 22: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pugongying

#74  

爱阳,给你听听日本的这姐弟俩的小提琴演奏,咱是外行,但很喜欢这弟弟。
https://youtu.be/gQbpBGwlv3s
https://youtu.be/RFLp_6WLwto


2017-3-2 11:2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5  

我的软弱在音乐面前暴露无遗。生活让我变得坚硬,而音乐唤醒我休克了的柔情。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3-20 20: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6  

欣赏音乐是抽象思维活动还是形象思维感受还是两者兼而有之,听音乐能否听出画面来,音乐能否以笔墨描述,哪种音乐欣赏法高级或低级,这些话题在音乐欣赏领域也是见仁见智,没有统一意见,记得朱光潜《美学文集》里对此有过探讨。有一种非正式交响乐形式叫作“音画”,如德彪西的《大海》、穆索尔斯基的《展览会上的图画组曲》等。此外还有“交响诗” 、“音诗”,都是试图以抽象音乐表现形象画面,甚至以音乐来讲故事。某些音乐如贝多芬的《田园交响乐》、格罗菲的《大峡谷组曲》等,的确能够在脑海里唤起一些模糊的自然画面,但是我个人从来不去做这样的联想努力,感觉这不但无助,反而有害音乐审美。音乐审美应该是比视觉审美更高级的精神活动。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17-3-25 22: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 1 2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