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个体和群体形态:小议中英量词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个体和群体形态:小议中英量词

个体和群体形态:小议中英量词

廖康



我们都知道中文的量词很特殊,较难掌握。我们的祖先似乎喜欢用量词来描绘事物的形态,比如:一头牛——无疑,牛最显著的特征是其长角的头;一匹马——大概因为我们比较重视马背,喜欢其平展宽大,总把它梳理得光光滑滑,所以使用“匹”这个用来描绘布料、绸缎的量词。有一阵子,“一匹狼”变得时髦起来,让我听着总觉得别扭。“匹”虽然让狼显得个子大些,却给我驯化了的感觉,与齐秦在歌中咏唱的野性格格不入。多数量词的含义并不难解释,比如:一枝毛笔、一刀宣纸、一领披风、一员虎将、一尊雕像、一袭长裙、一片好心、一张渔网、一尾金鱼、一泓清泉、一眼水井、一堵城墙、一弯新月、一缕炊烟、一轮红日、一抹晚霞……但这么多如此形形色色的量词,且够我们给学中文的人讲解呢。

有些量词则是约定俗成,没有什么好讲的。比如我们说一条狗、却不说一条猫;说一柱香,却不说一柱筷子;说一对情侣,却不说一对父母;说一把铁锹,却要说一根冰(球)杆;说一只羊,却要说一头猪;说一棵树,却要说一根电线杆子。这些无理可讲的用法,且够学中文的老外记忆呢。更有诗人创造性地使用量词,产生特殊的美感。比如:“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两句的诗眼就是“段”这个量词,卢梅坡用它把“香”这个抽象的概念具体地表现了出来,似乎可触、可见,因此诗意盎然。外国人学中文,要是能够领略这种美,方才进入佳境。

与中文相反,英文的量词很简单,通常基本不用,个别不可数名词才用量词,如:一块巧克力a bar of chocolate, 两件证据two pieces of evidence, 三颗玉米粒three kernels of corn, 或者三穗玉米three ears of corn, 四杯啤酒four glasses of beer, 五头牲畜five heads of cattle,六块肥皂six cakes of soap,七件家具seven pieces of furniture,等等。虽然我尽量挑了不同的量词,却已经有两个重复了。然而,英文有许多用来描绘群体的量词,大概比中文的个体量词更难掌握,就连英美人士自己都未必清楚。

一群孩子,用英语当然可以说a group of children,但这没有什么感情色彩。要是说a handful of children,就透出他们幼小可爱了。一群男孩,往往很淘气,于是可以说a rascal of boys。一群女孩,总是嘻嘻哈哈的,所以就是a giggle of girls。她们长大了,嗓门也随之增大,就成了a gaggle of women。男人中,大概只有戏子可以与之相比,因此,英语说a gaggle of actors。英国人表面上对女子客客气气,骨子里对女人的蔑视还是反映到了词汇里。还有更比这更恶毒的呢,他们愣管一群修女叫a superfluity of nuns,这不是说,女人不生育,连存在都多余嘛!英美两国对学术界的人士都比较尊敬,所以他们称一群学究为a faculty of academics;faculty这个字让他们显得有本事,有能力。而他们对做辅助工作的教工们,则称staff——支柱而已,表露出对体力劳动者的轻视。一群专家,大概经常围着书桌讨论问题,或者给学生办讲座,让人家仰望聆听他们讨论,所以会说a panel of experts。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脑力劳动者都受到尊敬;一群经理大概经常吵嚷,被称之为a circus of managers。也许英美两国人民都认为不少律师曾干过谋财害命的勾当,而且经常趁人之危,发昧良心的横财,所以管一群律师叫做a murder of lawyers。

禽兽中,好像只有乌鸦才与律师一样,享用“谋杀”这个词,a murder of crows,由此可见英美人多么厌恶律师,可又离不开他们,所以才有那么多专门嘲笑、咒骂律师的笑话。英语对乌鸦分得较细,大乌鸦叫raven, 也就是渡鸦,是很令人讨厌的鸟,我们教学楼外面经常聚集着一大群,美国人称之为 an unkindness of ravens或者a conspiracy of ravens,把“恶意”和“阴谋”当作“一群”来用,让初学英语的人很容易误解。英语的群体量词就是这样,往往用来表示某种性质,而不是像中文那样,表示个体的形态。我最喜欢a peep of chickens,a clout of chicks,a brood of hens这些说法,把唧唧喳喳的一群鸡,毛茸茸,仿佛给大地打了补丁的鸡崽,以及若有所思的母鸡都活灵活现地描绘了出来。一群火烈鸟的英文表达方式a stand of flamingoes也很形象,它们总是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让人难辨真假。而一群天鹅在一起肯定是一片雪白,所以说a whiteness of swans。猫头鹰在西方是智慧的象征,我猜部分原因是它们白天不出声吧?它们栖息在树干上总是一动不动,英美人把一群猫头鹰叫作a parliament of owls,不知是称赞猫头鹰,还是嘲笑国会议员?

英语的群体量词普通人并不常用,猎人和有关人员才熟悉。电影《狮子王》普及了用 a pride of lions表示一群狮子的说法,但许多美国人还不知道一群孔雀可以用a pride of peacocks来表示。想想看,孔雀不是跟狮子一样,都很高傲吗?如果狮子是百兽之王,孔雀则堪称百鸟之王。不过,孔雀似乎更喜欢炫耀,所以英语还说an ostentation of peacocks。一群狗熊可没有狮子那么神气,它们行动缓慢,还总是明显地扬着大鼻子嗅个没完,所以人们说 a sloth of bears or a sleuth of bears;而一群北极熊却获得了最富诗意的说法an aurora of polar bears!野猫大概喜欢毁坏东西,因此一群野猫叫作a destruction of wild cats。你要是在电视上见过英国人带着狗追捕猎物的镜头,就一定明白为什么他们管一群猎狗叫作a cry of hounds了。一群狼在一起行动,总是非常默契,所以说a pack of wolves。狐狸总是躲躲藏藏的,因此说a skulk of foxes。长颈鹿身高如塔,叫它们a tower of giraffes自然贴切之极。野兔和豹子都喜欢跳跃,于是便有a leap of hares/leopards一说。黄鼠狼总是偷偷摸摸的,所以说a sneak of weasels。但你可能纳闷,为什么英国人管一群猪仔叫a waltz of piglets?其实,waltz 这个字本意就是翻滚,那原本是一种民间舞蹈,描绘乡民像猪仔一样挤在一起扭动、打滚。只是在皇室接受了这种舞蹈,把它发展得规范、典雅后,很多人才忘记了这个字的原意。而译成华尔兹,更是从语义上赋予了它华贵的色彩。

宫廷舞蹈用了民间词语,歌剧也不例外。罗西尼的名作《偷东西的喜鹊》La Gazza Ladra的关键情节就是喜鹊偷了个勺子,几乎让女主角尼艿塔送命。难怪一群喜鹊可以叫作a steal of magpies。但喜鹊叫得好听,英国人也认为它们会带来好消息,所以也说a tiding of magpies。大雁飞行常呈人字形,英语说楔子形,所以一群飞翔的大雁就是a wedge of wild geese;它们喜欢鼓噪,落下来尤其叫得讨人嫌,所以又称它们为a gaggle of geese(别忘了,英美人说一群妇女和戏子也用gaggle这个量词,由此更见其蔑视)。海鸥的叫声尖厉,所以一群海鸥就是a screech of seagulls。而麻雀整天叽叽喳喳、没完没了,好像吵架一样,于是就有了a quarrel of sparrows。你见过蝗虫吗?它们飞来,真是遮天蔽日,称它们a cloud of locusts,最恰当不过。它们对庄稼危害大,所以也把一群蝗虫叫作a plague of locusts。

综上所述,中文的量词重在描绘个体的形态,而英文的量词重在表示群体的特性。前者常用,学中文的人得一个个记。用错了,虽然中国人会懂言者的意思,但也会哂笑你还没把汉语学好。中文量词,总的来说,仍属于语法的范畴,即正确使用语言的规则。后者少见,用group/bunch等词代替也未尝不可。但若用得精确,语言就更显生动,还应算在修辞范畴,也就是有效使用语言的艺术。但那些隐喻因亿万次使用已经成为死喻dead metaphors,与固定的量词相差无几,只是对不常使用者仍具有美感。

语言是区别人与其他动物的最基本差别。我们用量词描绘动物的特性,也用量词来描绘我们自身,因为我们能够认识自己。歌德在谈到本族人曾说:“一想到德意志,我就黯然神伤。作为个体,德国人个个都那么可爱。但作为民族,我们却如此可悲。”我接触的德国人很少,以前当学生时外出旅游,在青年旅馆碰到的几个都很杰出,而且彬彬有礼。但不久前在美国碰到一群德国来的游客,他们在车站大声喧哗,旁若无人,引起周围美国人的强烈不满,叫他们a band of Krauts!孙中山在谈到中华民族时,曾哀叹我们是一盘散沙。我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是有名的。到了国外,也是一样。中餐馆只会跟中餐馆竞争,高质量、高价位的中餐馆很多都被福州人的廉价店挤垮了。知识分子亦然,中文翻译经常靠降低自己的价码来赢得工作。近年来的劳务输出都不提了,早在十几年前,大城市的唐人街就把英译汉的报酬压得比打字高不了两分。但那时,你要是让日文或韩文翻译报价,任何人都报同一个价。现在,中国在经济上强大起来了。但要在政治上强大,就不应继续互不关心,热衷内斗。我希望,中国人会逐渐团结起来,不要沦落到被人称作a sand of Chinese的地步。

2007年6月22日


2009-2-9 19:0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2  

既然说到量词,就贴篇旧文吧。


2009-2-9 19:0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笑言

#3  

拍下手!这个写DE有学问。

考一下瑞秋,这个DE是哪一个?


2009-2-9 19:39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  

若有人能提供不常用,但合情合理的量词,感激不尽。据说广东人说一粒西瓜,不是因为他们的西瓜小吧?


2009-2-10 14: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笑言

#5  

刚读到一则,贡献给廖教授:

That card, with a jack of diamonds on the back, suggested a curious inclination shared by other Yellowknifers.


2009-2-20 08:57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6  

Jack may not be a measure word here. It may be just the J image of diamonds (fangkuai, as we say in Chinese). I am not sure, though. I have never seen that kind of cards.


2009-2-21 14:4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ity

#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09-2-10 12:01 AM:

个体和群体形态:小议中英量词

廖康


有一阵子,“一匹狼”变得时髦起来,让我听着总觉得别扭。“匹”虽然让狼显得个子大些,却给我驯化了的感觉,与齐秦在歌中咏唱的野性格格不入。..

杨伯峻老先生把《孟子·告子下》里“一匹雏”中的“”解释为量词,一匹雏 = 一小鸡。参见:

http://www.zdic.net/cd/ci/4/ZdicE5Zdic8CZdicB910258.htm

引用:
pǐ chú ㄆㄧˇ ㄔㄨˊ 匹雏(匹雛) 

小鸡。《孟子·告子下》:“有人於此,力不能胜一匹雏,则为无力人矣。” 赵岐 注:“人言我力不能胜一小雏,则谓之无力人。” 阮元 校勘记引 孙奭 孟子音义:“匹, 丁 ( 丁公著 )作疋……音节盖与疋字相似,后人传写误耳。” 梁启超 《知耻学会叙》:“兵惟无耻,故老弱羸病,苟且充额,力不能胜匹雏耳。”一说,幼鸭。 宋 朱熹 《四书章句集注》:“‘匹’字本作‘鴄’,鸭也。从省作匹。《礼记》説‘匹’为鶩是也。”又《答汪尚书》:“是犹先察秋毫,而后睹山岳;先举万石,而后胜匹雏。”一说,一只鸡。‘匹’为量词。见 杨伯峻 《孟子译注》

于英文例子,可补充 an exaltation of larks. 虽然从前看过这样的例子,却一直不甚了了,原来如彼。COD的某些旧版本的专门有一附录收录诸如此类的 group words。楼主果然是有心人啊。

cf.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llective_noun


2009-10-22 13: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an exaltation of larks,好形象!


2009-10-22 15:2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9  

好东西啊,怎么我以前就没有看到呢?

自罚三杯。


2009-10-22 16:3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0  

有意思:)

最后那个,一盘散沙……


2016-9-7 11: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1  

a hill of racoons 一丘之貉

哈哈哈:)


2016-9-7 11: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2  

Hahaha, very interesting, and informative as well. 一盘散沙 hmm, a sheet of scattering Chinese sand, hahaha


2016-9-7 16:1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