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6)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6)

《越狱》(16)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大房间内,很大,巨大的房间,长长方方,棱角分明,象是一个室内足球场,可四周没有看台。天花板相对低矮,与房间的面积尺寸不成比例。上面悬挂着一盏盏灯,灯光闪烁象夜幕上的星星,空气里混合着若有似无的烟雾。

放眼望去,身影憧憧,大房间里有人,很多、很多的人,男人、女人、小孩、老人,以成年人为主体。他们有着大同小异的面孔,类似服装店橱窗里的衣架模特儿,分辨不清具体某个人的面貌特征,他也就一个都不认识。

这许多人,一堆堆聚集在一起,松散而紧密。他们相互之间似乎都熟悉,只除去他一个,孤零零站在大厅中央、聚光灯下,房间里的灯光怎么一下子都打在了自己身上?

他不晓得这是什么场合,自己怎么会参加这么个聚会,跑到一大群陌生人当中来了,整个一个不速之客。或是原先是知道原委的,但眼下已经全然忘记。没人认识倒还不成问题,问题是.....

进一步意识到自我此时此刻的存在,忽地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和人们不一样:他们每个人,所有人都穿着衣服,清一色的深色晚礼服,婚礼或葬礼场合下才动用的服装,一个个衣冠楚楚、体面庄重。而自己却是裸体,从头到脚一丝不挂,连双鞋子都没有。怎么竟然会没穿衣服?自己的衣服呢?他又是不晓得或忘记。

一个个身形挺直,众人站在各自的位置上,视线从四面八方向他聚焦,象观赏着一个外星人,或是一头什么稀有动物。他们的表情居高临下,眼神混合着怪异和冷漠。他很窘,强打起精神,迎着众人目光的刀光剑影,心里怀着一个希望。他希望他们也脱去衣服,变得和自己一样,既然他找不到衣服,无法向他们看齐。

如果你们不肯脱衣服,我当然不能强迫。穿衣服是你们的天然权力,正如不穿衣服也是我的权力,没人能剥夺。那么,能不能请你们停止这样看我?你们这样齐心合力地看我,不礼貌,也不公平。知道吗,你们这样看我,能把我给看穿、看死。行行好,请求你们不要这样吧,要看你们就相互看自己好了,反正你们都穿着衣服,不怕看,更看不死.....

无人理睬他的恳求,继续将阴阴冷冷的目光送过来,源源不断。事实上,他的请求表达得很不清楚,不知怎地,喉咙象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发不出一丝声音。没法子,只有将切切期望寄托在悲哀的眼睛里,指望众人能理解。这样又过了一会儿,情况非但不见好转,相反越来越糟,他的悲哀渐渐转化成了愤怒。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怎么办?寡不敌众,还是先逃出去再说。说干就干,他立即行动起来,强忍着揪心的羞耻,挺胸抬头,目光平视,赤身裸体向众人走去。所到之处,象是躲避着个麻风病,男男女女潮水般向两旁退去,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通道。他穿过一堆堆人群、一丛丛目光,走来走去,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巨大房间的出口,恍若摸索在一座流动人体组成的迷宫里,转来转去又折回了原地。终于,他的愤怒转化成了绝望:噢,今天我真要被这些人给看死!

忽然,人群骚动起来,远处隐约传来几声喊叫“地震啦!”随之响起闷雷般的声音,咚...咚...咚.....,象是恐龙自远而近的脚步。人流愈加汹涌,洪水般向四面八方漫去,转眼间奔流得一干二净。留下他站在原地,发着呆,不知所措......

咚...咚咚.....,大地在抖动,建筑物在摇晃。抬头望去,巨型房间正中的顶棚开裂、塌陷了,万丈阳光豁然倾泻而下,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条件反射伸手去揉,再使劲眨巴几下,眼睛睁开了.....

原来是一个怪里怪气的梦!他咧嘴一笑,算是表达某种庆幸。梦里有那么多人,却冷到了骨头;眼前的世界没人,却又热得皮肤发烫。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事儿?

懒洋洋爬起来,双臂过顶,仰头挺肚子,伸个放肆的懒腰:几点了?太阳直上直下,不离正午前后吧。一口气睡了七八个钟头。肚子咕咕叫,先吃点东西垫垫底吧,蛇血蛇肉还有些存货,一天一顿总得保证,还要赶路。嗯,风挺柔和,天气够意思,除了有点热。哎,不好,有情况!

极目处,约莫几公里外,隐约有一个移动物体,方向正冲着自己这块儿。他浑身一震,忙不迭取下眼镜,提起衣角擦干净了,重新戴上,手搭凉蓬,屏气凝神眺望。

还好,看上去不是人,是一只动物,四条腿的动物。不是两条腿的人就好,是动物则好得不能再好。慢着,象是一匹马,马背上有人,天,狗日的竟然追杀到这沙漠心脏来了,真个在劫难逃么!别慌别慌,看清楚了再草鸡不迟,近了...更近了.....啊,不是马,是...是一峰骆驼!

我操!送上门来的血肉,老天还真掉馅饼,当仁不让,宰了它!他低吼一声,太阳穴突突暴跳,顿时忘乎所以了。一把抓起包裹甩上肩背,三下两下扎紧了。右手操起梭标,连蹦带跳下了沙岗.....

动物向人奔来,人向动物迎去,两者的距离迅速缩短着,最后一千米...五百米...二百米......,猛地,他煞住踉跄的脚步,面孔勃然失色:不好!

调转身,一百八十度,他发疯似撒开了丫子.....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10-27 08: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2  

前面是很好的象征。

不是世人皆醉我独醒。

而是世人皆“掩盖”,唯我“透明”......

的确好。


2006-10-28 17: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ugan

#3  

请爱阳上3号字吧。


2006-10-28 18: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youming

#4  

章凝:

写得不错!但这个梦好像少了一点个性化特征,不只是杀人犯可能做这个梦,其他
人也可能做这个梦,我就做过这样的梦,裸体在众人中间。

所以,在梦里好像要加点什么东西,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在荒漠逃亡的杀人犯的梦。
这是小说艺术的需要,否则,这个梦就没有多大意义。

个人想法,仅供参考!


2006-10-28 19: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5  

读章凝的作品,总能感觉到一种潜在的意识在字里行间涌动.是涌动的意识将文字的碎片串连成一体.
"懒洋洋爬起来,"——的前面,是否该加“他”?


2006-10-29 03:2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三川

#6  

梦里的我,从来不穿衣服,还不感到难为情。以至于我一看到自己全裸地在街上走,
我都知道我在梦里了,就更放松了,睡得格外好,我从来不失眠。醒来后,总是百
思不得其解,我为什么梦里不怕羞。这是值得研究的课题。

上半部是不是在说:真实坦诚的人受到歧视,而被所谓体面衣着遮掩的人们,却被
众人毫不思考地接受。


2006-10-29 12: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7  

这么多男人都爱做裸体的梦。

是不是大白天掩饰的太认真了。夜里灵魂出了鞘?:


2006-10-30 09:3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  

“上半部是不是在说:真实坦诚的人受到歧视,而被所谓体面衣着遮掩的人们,却被
众人毫不思考地接受。”

土干为力的理解正是我的设想。友明的意见我会考虑。

谢谢各位,有砖头请尽管砸过来,那是我需要的。千万不要客气。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10-30 15: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lantian

#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6-10-30 02:33 PM:
这么多男人都爱做裸体的梦。

是不是大白天掩饰的太认真了。夜里灵魂出了鞘?:

哈哈!土干不用再蓝扮女绿装了,好笑的是CND的大侠还一直叫MM!


2006-10-30 21: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2-4 18: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1  

十六、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大房间内,很大,巨大的房间,长长方方,棱角分明,像是一个室内足球场,可四周没有看台。天花板相对低矮,与房间的面积尺寸不成比例。上面悬挂着一盏盏灯,灯光闪烁像夜幕上的星星,空气里混合着若有似无的烟雾。

放眼望去,身影憧憧,大房间里有人,很多、很多的人,男人、女人、小孩、老人,以成年人为主体。他们有着大同小异的面孔,类似服装店橱窗里的衣架模特儿,分辨不清具体某个人的面貌特征,他也就一个都不认识。

这许多人,一堆堆聚集在一起,松散而紧密。他们相互之间似乎都熟悉,只除去他一个,孤零零站在大厅中央、聚光灯下,房间里的灯光怎么一下子都打在了自己身上?

他不晓得这是什么场合,自己怎么会参加这么个聚会,跑到一大群陌生人当中来了,整个一个不速之客。或是原先是知道原委的,但眼下已经全然忘记。没人认识倒还不成问题,问题是.....

进一步意识到自我此时此刻的存在,忽地他吃惊地发现,自己和人们不一样﹕他们每个人,所有人都穿着衣服,清一色的深色晚礼服,婚礼或葬礼场合下才动用的服装,一个个衣冠楚楚、体面庄重。而自己却是裸体,从头到脚一丝不挂,连双鞋子都没有。怎么竟然会没穿衣服?自己的衣服呢?他又是不晓得或忘记。

一个个身形挺直,众人站在各自的位置上,视线从四面八方向他聚焦,像观赏着一个外星人,或是一头什么稀有动物。他们的表情居高临下,眼神混合着怪异和冷漠。他很窘,强打起精神,迎着众人视线的刀光剑影,心里怀着一个热切希望。他希望他们也脱去衣服,变得和自己一样,既然他找不到衣服,无法向他们看齐。

如果你们不肯脱衣服,我当然不能强迫。穿衣服是你们的天然权力,正如不穿衣服也是我的权力,没人能剥夺。那么,能不能请你们停止这样看我?你们这样齐心合力千夫所指地看我,不礼貌,也不公平。知道吗,你们这样看我,能把我给看穿、看死。行行好,请求你们不要这样吧,要看你们就相互看自己好了,反正你们都穿着衣服,不怕看,更看不死.....

无人理睬他的恳求,继续将阴阴冷冷的目光投射过来,源源不断。事实上,他的请求表达得很不清楚,不知怎地,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发不出一丝声音。没法子,只有将切切期望寄托在悲哀的眼睛里,指望众人能理解。这样又过了一会儿,情况非但不见好转,相反越来越糟,他的悲哀渐渐转化成了愤怒。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怎么办?寡不敌众,还是先逃出去再说。说干就干,他立即行动起来,强忍着揪心的羞耻,挺胸抬头,目光平视,赤身裸体向众人走去。所到之处,像是躲避着麻风病,男男女女潮水般向两旁退去,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通道。他穿过一堆堆人群、一丛丛目光,走来走去,却怎么也找不到这巨大房间的出口,恍若摸索在一座由流动人体组成的迷宫里,转来转去又折回了原地。终于,他的愤怒转化成了绝望﹕噢,今天我真要被这些人给看死!

忽然,人群骚动起来,远处隐约传来几声喊叫“地震啦!”随之响起闷雷般的声音,咚...咚...咚.....,像是恐龙自远而近的脚步。人流愈加汹涌,洪水般向四面八方漫去,转眼间奔流得一干二净。留下他站在原地,发着呆,不知所措......

咚...咚咚.....,大地在抖动,建筑物在摇晃。抬头望去,巨型房间正中的顶棚开裂、塌陷了,万丈阳光豁然倾泻而下,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条件反射伸手去揉,再使劲眨巴几下,眼睛睁开了.....

原来是一个怪里怪气的梦!他咧嘴一笑,算是表达某种庆幸。梦里有那么多人,却冷到了骨头﹔眼前的世界没人,却又热得皮肤发烫。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事儿?

懒洋洋爬起来,双臂过顶,仰头挺肚子,伸个放肆的懒腰﹕几点了?太阳直上直下,不离正午前后吧。一口气睡了七八个钟头。肚子咕咕叫,先吃点东西垫垫底吧,蛇血蛇肉还有些存货,一天一顿总得保证,还要赶路。嗯,风挺柔和,天气够意思,除了有点热。哎,不好,有情况!

极目处,约莫几公里外,隐约有一个移动物体,方向正冲着自己这块儿。他浑身一震,忙不迭取下眼镜,提起衣角擦干净了,重新戴上,手搭凉蓬,屏气凝神眺望。

还好,看上去不是人,是一只动物,四条腿的动物。不是两条腿的人就好,是动物则好得不能再好。慢着,像是一匹马,马背上有人,天,狗日的竟然追杀到这沙漠心脏来了,真个在劫难逃么!别慌别慌,看清楚了再草鸡不迟,近了...更近了.....啊,不是马,是...是一峰骆驼!

我操!送上门来的血肉,老天还真掉馅饼,当仁不让,宰了它!他低吼一声,太阳穴突突暴跳,顿时忘乎所以了。一把抓起包裹甩上肩背,三下两下扎紧了。右手操起梭标,连蹦带跳下了沙岗.....

动物向人奔来,人向动物迎去,两者的距离迅速缩短着,最后一千米...五百米...二百米......,猛地,他煞住踉跄的脚步,面孔勃然失色﹕不好!

调转身,一百八十度,他发疯似撒开了丫子.....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2-4 18: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