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5)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5)

《越狱》(15)


夜半,苍穹里没有一丝风、一片云,只有一轮饱满到了极限的月,压低着悬垂于半空,叫大气层眼看着就要被压破,再也无力阻止两座天体的逼近。尘埃消尽的虚空中,卫星的光亮度被放大了数倍,凸显出其上颗粒状粗糙的平原、大块伤疤的黑海,与浑圆球体边缘的阴影轮廓。逼真的立体感投射下来,给习惯于平面月亮的瞳孔送去的,与其说是姣洁的妩媚,莫如说是白色恐怖。

冷清入骨的光华,将天地八荒影印成一幅三维黑白照片,一派原始到了混沌的宇宙景象:戈壁拱起如暴风雨中凝固的海洋,浮雕的沙涛连绵逶迤,大处起伏着勾勒出重峦叠嶂的形状,小处紊乱中堆砌着千变万化的细节,层层叠叠漫延开去,白花花的波峰化作无数凝视的目光,黑洞洞的波谷仿佛一个个深不见底的窟窿;目光和窟窿自脚下阴森着向外扩散,最终消失于视觉光谱的禁区深处。

地上到底比天上更碜人,因为它更近。他想。

月光下,伴随着自己长长的身影,他于茫茫沙海上走着、走着,走着走着就走出了一种感觉,他感觉自己此刻正走在月球的表面,踏着厚厚的太空粉尘,跋涉过一座座环形山;而地球,他美丽而冰冷的故乡,是头顶上方那仿佛近在眼前伸手可及的明亮星体。

即刻他打了个寒战:敢情我是地球的弃儿,被放逐到月亮上来了。就象当年的大洋洲,这月球一定是我们人类新近开发的流放地,一座完美无匹的现代化监狱,与之相比,地球上的所有监狱都那么原始落后。说是监狱,这里却有自由,一个人置身于一间无限大的牢房,独来独往,拥有绝对的行动自由。追求自由的下场原来是这样,逃出沙漠监狱,却又陷入月亮牢房。没有飞船,我怎么才能逃回去呢,逃回地球?

走着、想着,渐渐地,意识流恍恍惚惚飘离躯体,悠悠升上大气,自高空低头俯瞰着自己:一个小不点儿,可怜又可笑,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典型的微不足道。一颗有机沙粒,浮游般于沙海里蠕动着,惶惶茫茫然,不知道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要往何处去。早就已经精疲力竭,支撑到了生理极限了,为什么就是不肯停下来、倒下去,与无边大地上几尺厚的宇宙尘融为一体,任太空的风暴吹来打去,接受天道命运的自然安排?

孤独得狠了。放眼望去,月球表面上见不到一个活物,死的也没有,连只苍蝇也没有,除了沙砾还是沙砾。天上的地球上也见不到一个人,据说那里活着几十亿人,存在着日益严重的人口爆炸问题,可眼下这几十亿同胞和他彻底断绝了联系,他被远远地抛出人类的生存圈,开始自成一类了。他一个人就是全部世界、整座星球。

夜游魂忽悠着逃回本体,人一下子感到好虚,虚得五脏六肺连带着血肉经脉,被一只无形的爪子一把把往外掏,直至掏得空洞干净,最后剩下一具皮包骨头的躯壳,顶着个光秃秃的脑壳支撑在那里。没人说话,没有对象交流、倾诉,难受得真想撒野、发疯,不发疯马上就要死掉。那么就来吧,他扯起沙哑的嗓子:

“喂.....有人吗.....这儿有人吗.....啊.....有人你给我滚出来.....别躲着藏着象个胆小鬼.....没人.....没人你也给我听着......”

“听着.....你他妈的给我好好听着.....我要出去.....放─我─出─去─.....凭什么把我扣在这儿.....我要回家.....我要回地球.....回地球老家.....和亲人团聚.....这月亮不是人呆的地方......”

“这地方没人.....甭说人.....连个鬼都没有.....哦不.....有一个.....我就是一个.....一个还剩下一口气的活鬼.....不让我做人.....那就让我做鬼也成.....做鬼也不错.....做鬼也比做人强.....强一百倍、一万倍......”

“做人干吗.....活着干吗.....活着是个什么东西.....活着有什么用处.....活着为了活着有啥意思.....活着不如死了干吗活着.....早晚要死干吗活着.....活着.....活着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哦....我要死了....我就要死了.....死了.....一个好人就要死了.....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呀.....死了.....坏人不死.....专死好人.....这是什么混帐逻辑.....死了.....告诉我......死它妈的叫什么事儿.....是它妈的什么滋味.....告诉我......”

“老天爷.....你是瞎子.....土地爷.....你是聋子.....你们都是什么鸡巴玩意儿......我......我操......我操.....我宰了你们......”

干嚎了半晌,没人答理,连个空谷回音都没有。沙漠阴沉着,月亮冷漠着,空气懒得动弹,嚎到高潮处,他忽地自觉没趣了,顿时泄了劲,一头向沙地栽去.....

他搞不清孤独的空虚是让他恐惧,还是让他无畏。害怕孤独胜过畏惧死亡,此时此刻只想立即死去;肉体可以在沙漠里挪来挪去,心灵却无法忍受于真空中跳动。而连死都不怕了,这不是大无畏么?可恐惧怎样,无畏又怎样,丝毫改变不了客观存在,不过是主观的自欺欺人罢了,而他对阿Q精神一向很敏感。

半晌,他翻过身来,百来斤平摊在地上,透过厚厚的近视镜片,两只眼睛死死瞪着月亮,象要将那白煞煞的圆盘盯出两个窟窿来。他想哭,痛快淋漓地大哭一场,泪水能洗刷体内积攒的毒素,给濒于崩溃的神经减轻些压力,哭泣是痛苦中的享乐。可哭丧着脸尝试了几回,却挤不出一星半点眼泪来。泪腺功能已经失效很久了,剥夺了他享受哭泣的权力。活在这世上,笑由不得自己作主,哭也由不得自己作主。这叫什么事儿。

他开始认真考虑杀人,杀死自己这条卑微的生命,终结这具行尸走肉无谓的物理和生化运动。与其活生生等着精神和灵魂先于肉体死去,莫如主动出击,叫截然相反的事情发生。一生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除去这最后一次。

那么,以何种方式自我了断好呢?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刀,自己制作的刀,锋利的刃口往脖子或手腕或大腿动脉上这么轻快地一抹,在比蚊子叮咬痛苦不了多少的感觉当中,不知不觉就玩完了,干净利落。不行!要死也得留个全尸,在沙漠里风干成天然木乃伊,保不准几百几千年后能有幸被后人发现,当作珍贵文物请进自然博物馆呢。即使进不了博物馆,至少也能为考古解剖学贡献一具不可多得的标本。

第二种解决方案是吞沙,几把砂石充作毒药就着剩下的蛇血吞下去,保管吃不了兜着走,万无一失。这种死法倒是蛮有创意的,听上去挺不错,可惜却也使不得。一直好奇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临终作为生命这时空存在的最后一道环节,还想细细体验大限降临时刻的点滴身心感觉,到时候疼得满地打滚呼天抢地的怎么成,那不白死一回了,白死等于白生。

上吊怎么样?绳子倒有,够长也够结实,但却没有树,随处可见的柽柳等植物缺少粗壮的枝干,不能承受生命之重。更大的问题是吊死鬼的模样实在不够雅观,两只眼珠子上翻,血猩的舌头吐出来半尺长,想起来都恶心,一点不符合我必须尊严加庄严地死去的基本要求。活得不美,死得要美;死亡是一种美,一种大美,如同出生。

如此看来文明社会就是好呀,那里有许许多多经前辈同志们反复验证过的,简单轻松、优良先进的自裁方式可供挑选。比如手枪,多干脆,几分之一秒内艰巨任务就圆满完成,绝不拖泥带水。不成,说好不能见血的,另外枪支也不好搞。那么跳楼呢,时下最流行的?却也不可行,我有严重的恐高症,一站到高处就头晕目眩,难以相象怎么熬过空中坠落那恐怖万分的几秒钟,肢体给摔得七零八落岂不大煞风景。投河?馊主意,尸身给泡得肿胀甚至腐烂难看死了,喂鱼更不甘心。看来这些壮烈的终结手段不是太过凶残,就是不够尊严。

嘿,还从没听说想死居然达不到目的的,你这家伙到底诚心死不?有了:煤气、烧炭、氯化氰、安眠药等等,安稳而舒适,不都是理想的终极解决方案,但却又有逃避痛苦,自杀了反倒被人说成胆小鬼的可能。管它呢,死都死了,还在乎这许多。生为自己而活,死为自己而死;活着受苦,死时也该享受享受。剩下的最大问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里是沙漠,哪里弄得到安乐死必需的工具设备。看来歹活不易,好死也难,半死不活最容易。想来想去,还是顺其自然饿毙得好,不用煞费苦心,现成的路子。可是,饿死乃迫不得已,那能算自我了断吗?

我靠,死都没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头好晕,罢了,不想它了。折腾半宿天都快亮了,困觉,睡醒了再说,醒不过来最好,一了百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10-19 10: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2  

“月光下,伴随着自己长长的身影,他于茫茫沙海上走着、走着,走着走着就走出了一种感觉,他感觉自己此刻正走在月球的表面,踏着厚厚的太空粉尘,跋涉过一座座环形山;而地球,他美丽而冰冷的故乡,是头顶上方那仿佛近在眼前伸手可及的明亮星体。”

这段很好啊,同时具有哲学和诗意。

这章我先通过了。

继续努力!


2006-10-19 12: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况也

#3  

近来忙,上网匆匆一看没时间发言,但章凝这篇俺得赞一句,这篇很好地刻划了那种时空错位神魂颠倒的绝望感,让人读时也觉恍惚不已


2006-10-19 20: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冰花

#4  

写到15了, 有空我要从头看.


2006-10-19 21:22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pugongying

#5  

喊的真精彩!
我都不要喝下午的咖啡了。

知道你这不是幽默小说,但也偷着笑了。



我在低处,只能和低下头来的人说话,,,

2006-10-20 00:4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6  

"他开始认真考虑杀人,杀死自己这条卑微的生命,终结这具行尸走肉无谓的物理和
生化运动。与其活生生等着精神和灵魂先于肉体死去,莫如主动出击,叫截然相反
的事情发生。一生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除去这最后一次。"——章凝的文字总是让人读得揪心地痛。连死都是欲罢不能,这生命是何其悲苦。


2006-10-20 09:3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7  

感谢各位的鼓励,发现什么问题也请指出来呀。

这篇东西写得比以前的几篇艰难,但我不会放弃,不论多慢,总要将它最后完成。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10-23 08: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ugan

#8  

一个人置身于一间无限大的牢房,独来独往,拥有绝对的行动自由。

他一个人就是全部世界、整座星球。

没人说话,没有对象交流、倾诉,难受得真想撒野、发疯,不发疯马上就要死掉。
那么就来吧,他扯起沙哑的嗓子:“喂.....有人吗.....这儿有人吗.....啊.....有
人你给我滚出来.....别躲着藏着象个胆小鬼.....没人.....没人你也给我听着......”


不让我做人.....那就让我做鬼也成.....做鬼也不错.....做鬼也比做人强.....强
一百倍、一万倍......”

活在这世上,笑由不得自己作主,哭也由不得自己作主。这叫什么事儿。


上面是摘要。

看章凝的东东,找不到错,不是一个水平,也不是一个思路,就看新鲜呢。蛮好。
这个逃犯,不被大自然气死,也被自己气死了。

请章凝把字变成3号吧。


2006-10-29 09:4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9  

顶章凝的小说.
我已转载到此章节了.
章凝要快写小说呀,不然我的连载会中断了.


2008-8-1 09:3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人生的越狱永无止境,他可以在这大沙漠一直越下去,直至停止呼吸。

照此观念,这中篇可以永远地写下去,也可以至此立地刹车。当然,为了不辜负自己和热心的读者,已经打好腹稿的内容一定要写出来,而且要尽快。

近来脑袋里文思泉涌。唉,懒人的特点是计划特别多,永远也完不成。多谢雪儿等朋友的激励,请继续凶猛地鞭策懒人。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8-8-5 12:0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晴山

#11  

是,逃犯好像就此失踪了,还以为在沙漠中给外星人劫持了


2008-8-5 19:3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8-8-5 05:00 PM:
人生的越狱永无止境,他可以在这大沙漠一直越下去,直至停止呼吸。

照此观念,这中篇可以永远地写下去,也可以至此立地刹车。当然,为了不辜负自己和热心的读者,已经打好腹稿的内容一定要写出来,而且要尽快..

章凝,你的文思泉涌,那就乘兴而写啊!翘首以待!


2008-8-6 10: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3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2-3 17: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4  

十五、

夜半,苍穹里没有一丝风、一片云,只有一轮饱满到了极限的月,压低着悬垂于半空,叫大气层眼看着就要被压破,再也无力阻止两座天体的逼近。尘埃消尽的虚空中,卫星的光亮度被放大了数倍,凸显出其上颗粒状粗糙的平原、大块伤疤的黑海,与浑圆球体边缘的阴影轮廓。逼真的立体感投射下来,给习惯于平面月亮的瞳孔送去的,与其说是姣洁妩媚,莫如说是白色恐怖。

冷清入骨的光华,将天地八荒影印成一幅三维黑白照片,一派原始到了混沌的宇宙景象﹕戈壁拱起如暴风雨中凝固的海洋,浮雕的沙涛连绵逶迆,大处起伏着勾勒出重峦叠嶂的形状,小处紊乱中堆砌着千变万化的细节,层层叠叠漫延开去,白花花的波峰化作无数凝视的目光,黑洞洞的波谷仿佛一个个深不见底的窟窿﹔目光和窟窿自脚下阴森着向外扩散,最终消失于视觉光谱的禁区深处。

地上到底比天上更碜人,因为它更近。他想。

月光下,伴随着自己长长的身影,他于茫茫沙海上走着、走着,走着走着就走出了一种感觉,他感觉自己此刻正走在月球的表面,踏着厚厚的太空粉尘,跋涉过一座座环形山﹔而地球,他美丽而冰冷的故乡,是头顶上方那仿佛近在眼前伸手可及的明亮星体。

即刻他打了个寒战﹕敢情我是地球的弃儿,被放逐到月亮上来了。就像当年的大洋洲,这月球一定是我们人类新近开发的流放地,一座完美无匹的现代化监狱,与之相比,地球上的所有监狱都那么原始落后。说是监狱,这里却有自由,一个人置身于一间无限大的牢房,独来独往,拥有绝对的行动自由。追求自由的下场原来是这样,逃出沙漠监狱,却又陷入月亮牢房。没有飞船,我怎么才能逃回去呢,逃回地球?

走着、想着,渐渐地,意识流恍恍惚惚飘离躯体,悠悠升上大气,自高空低头俯瞰着自己﹕一个小不点儿,可怜又可笑,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典型的微不足道。一颗有机沙粒,浮游般于沙海里蠕动着,惶惶茫茫然,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要往何处去。早就已经精疲力竭,支撑到了生理极限了,为什么就是不肯顺势停下来,倒下去,与无边大地上几尺厚的宇宙尘融为一体,任太空的风暴吹来打去,接受天道命运的自然安排?

孤独得狠了。放眼望去,月球表面上见不到一个活物,死的也没有,连只苍蝇也没有,除了沙砾还是沙砾。天上的地球上也见不到一个人,据说那里活着几十亿人,存在着日益严重的人口爆炸问题,可眼下这几十亿同胞和他彻底断绝了联系,他被远远地抛出人类的生存圈,开始自成一类了。他一个人就是全部世界,整座星球。

夜游魂忽悠着逃回本体,人一下子感到好虚,虚得五脏六肺连带着血肉经脉,被一只无形的爪子一把把往外掏,直至掏得空洞干净,最后剩下一具皮包骨头的躯壳,顶着个光秃秃的脑壳支撑在那里。没人说话,没有对象交流、倾诉,难受得真想撒野、发疯,不发疯马上就要死掉。那么就来吧,他扯起沙哑的嗓子﹕

“喂.....有人吗.....这儿有人吗.....啊.....有人你给我滚出来.....别躲着藏着像个胆小鬼.....没人.....没人你也给我听着......”

“听着.....你他妈的给我好好听着.....我要出去.....放—我—出—去—.....凭什么把我扣在这儿.....我要回家.....我要回地球.....回地球老家.....和亲人团聚.....这月亮不是人呆的地方......”

“这地方没人.....甭说人.....连个鬼都没有.....哦不.....有一个.....我就是一个.....一个还剩下一口气的活鬼.....不让我做人.....那就让我做鬼也成.....做鬼也不错.....做鬼也比做人强.....强一百倍、一万倍......”

“做人干吗.....活着干吗.....活着是个什么东西.....活着有什么用处.....活着为了活着有啥意思.....活着不如死了干吗活着.....早晚要死干吗活着.....活着.....活着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哦....我要死了....我就要死了.....死了.....一个好人就要死了.....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呀.....死了.....坏人不死.....专死好人.....这是什么混帐逻辑.....死了.....告诉我......死它妈的叫什么事儿.....是它妈的什么滋味.....告诉我......”

“老天爷.....你是瞎子.....土地爷.....你是聋子.....你们都是什么鸡巴玩意儿......我......我操......我操.....我宰了你们......”

干嚎了半晌,没人答理,连个空谷回音都没有。沙漠阴沉着,月亮冷漠着,空气懒得动弹,嚎到高潮处,他忽地自觉没趣了,顿时泄了劲,一头向沙地栽去.....

他搞不清孤独的空虚是让他恐惧,还是让他无畏。害怕孤独胜过畏惧死亡,此时此刻只想立即死去﹔肉体可以在沙漠里挪来挪去,心灵却无法忍受于真空中跳动。而连死都不怕了,这不是大无畏么?可恐惧怎样,无畏又怎样,丝毫改变不了客观存在,不过是主观的自欺欺人罢了,而他对阿Q精神一向很敏感。

半晌,他翻过身来,百来斤平摊在地上,透过厚厚的近视镜片,两只眼睛死死瞪着月亮,像要将那白煞煞的圆盘盯出两个窟窿来。他想哭,痛快淋漓地大哭一场,泪水能洗刷体内积攒的毒素,给濒于崩溃的神经减轻些压力,哭泣是痛苦中的享乐。可哭丧着脸尝试了几回,却挤不出一星半点眼泪来。泪腺功能已经失效很久了,剥夺了他享受哭泣的权力。活在这世上,笑由不得自己作主,哭也由不得自己作主。这叫什么事儿。

他开始认真考虑杀人,杀死自己这条卑微的生命,终结这具行尸走肉徒劳无谓的物理和生化运动。与其活生生等着精神和灵魂先于肉体死去,莫如主动出击,叫截然相反的事情发生。一生无力主宰自己的命运,除去这最后一次。

那么,以何种方式自我了断好呢?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刀,自己制作的刀,锋利的刃口往脖子或手腕或大腿动脉上这么轻快地一抹,在比蚊子叮咬痛苦不了多少的感觉当中,不知不觉就玩完了,干净利落。不行!要死也得留个全尸,在沙漠里风干成天然木乃伊,保不准几百几千年后能有幸被后人发现,当作珍贵文物请进自然博物馆呢。即使进不了博物馆,至少也能为考古解剖学贡献一具不可多得的标本。

第二种解决方案是吞沙,几把砂石充作毒药就着剩下的蛇血吞下去,保管吃不了兜着走,万无一失。这种死法倒是蛮有创意的,听上去挺不错,可惜却也使不得。一直好奇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临终作为生命这时空存在的最后一道环节,还想细细体验大限降临时刻的点滴身心感觉,到时候疼得满地打滚呼天抢地的怎么成,那不白死一回了,白死等于白生。

上吊怎么样?绳子倒有,够长也够结实,但却没有树,随处可见的柽柳等植物缺少粗壮的枝干,不能承受生命之重。更大的问题是吊死鬼的模样实在不够雅观,两只眼珠子上翻,血猩的舌头吐出来半尺长,想起来都恶心,一点不符合我必须尊严加庄严地死去的基本要求。活得不美,死得要美﹔死亡是一种美,一种大美,如同出生 — 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如此看来文明社会就是好呀,那里有许许多多经前辈同志们反复验证过的,简洁便当、优良先进的自裁方式可供挑选。比如手枪,多干脆,几分之一秒内艰巨任务就圆满完成,绝不拖泥带水。不成,说好不能见血的,另外枪支也不好搞。那么跳楼呢,时下最流行的?却也不可行,我有严重的恐高症,一站到高处就头晕目眩,难以相像怎么熬过空中坠落那恐怖万分的几秒钟,肢体给摔得七零八落更是大煞风景。投河?馊主意,尸身给浸泡得肿胀直至腐烂难看死了,喂鱼喂虾喂王八更不甘心。看来这些壮烈的终结手段不是太过凶残,就是有欠尊严。

嘿,还从没听说想死居然达不到目的的,你这家伙到底诚心死不?有了﹕煤气、烧炭、氰化物、安眠药等等,安稳而舒适,不都是理想的终极解决方案,但却又有逃避痛苦,自杀了反倒被人说成胆小鬼的可能。管它呢,死都死了,还在乎这许多。生为自己而活,死为自己而死﹔活着受苦,死时也该享受享受。剩下的最大问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这里是沙漠,哪里弄得到安乐死必需的工具设备。看来歹活不易,好死也难,半死不活最容易。想来想去,还是顺其自然饿毙的好,不用煞费苦心,现成的路子。可是,饿死乃迫不得已,那能算自我了断吗?

我靠,死都没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头好晕,罢了,不想它了。折腾半宿天都快亮了,困觉,睡醒了再说,醒不过来最好,一了百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2-3 17: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