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8)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8)

《越狱》(8)


天色还没黑透,依然算黄昏。他爬上一座二三十米高的新月形沙丘,正准备沿着它柔和的脊背走下去,一眼瞥见前方斜坡上有一堆阴影:噢,一株植物,确切说,是一棵树。以前的书本,现在的切身经验都告诉他,沙漠里虽说荒无人烟,却不是寸草不生、鸟飞不过虫豸绝迹,恰恰相反,这里的动植物甚至可称丰盛。

他连蹦带跳着奔过去,借着地平线下落日的残照,上下左右打量着这树:它足有一人半高,枝桠丛生呈灌木状,灰头土脸其貌不扬,毫无大树神木的气象。躯干深褐色,枝条长而纤细,刚柔并济微微低垂,随风悠悠摇曳着,兼具青柏的庄重、杨柳的飘逸。透过那灰黄蒙蒙的面纱,浅蓝淡绿的叶片细细密密,宛若层层鱼鳞环绕依附于枝茎上。荆条的顶端星星点点,穗状序列成圆锥形,没有樱花娇艳,比腊梅更清瘦,一丛丛淡淡粉红色的小花开得正热烈兴旺。

啊,小红花,这不是沙漠生命的象征柽柳吗?!当年在上海植物园观赏研习过。因为她独树一帜的红花,不毛荒漠中的一道奇景,柽柳又叫红柳、西河柳。柽之名最早见于《诗经:大雅》“启之辟之,其柽其据;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形容先人荜路褴褛开荒造地的景象。柽柳其实不是柳,而是自成一科。作为一种特立独行的常绿乔木,她喜阳不喜阴,既耐酷暑,又耐严寒,抗风沙、干旱、盐碱和瘠薄。

根系强悍,坚韧不拔,盘根错节钻入地下,深度和广度数倍于表面高度。风卷流沙掩埋她一层,她就迅速再生长一节,水涨船高,始终傲立于滚滚黄沙之上,将戈壁滩牢牢地踩在脚下。生命力顽强得犹如无机物,黄河上下大江南北,远至生命的禁区柴达木盆地,随意插到哪儿就蔚然成活在那块土地,高原大漠更是她的故乡和乐土。其枝叶还是一味不广为人知的中草药呢,有疏风利尿、解表解毒之功效,主治风疹哮喘、风湿痹阻、关节骨痛等多种疾病,据说疗效相当不错,《本草纲目》上都有记载。

想到这他不觉有些激动,眼前那灌木丛的形象也顿时高大起来,思绪一溜烟奔跑起来,一时竟煞它不住:

几千年前,犹太先知摩西带领成千上万的以色列人逃出埃及,脱离残暴法老的奴役。在返回故乡迦南的路上,于沙漠中断水断粮,陷入了绝境。这时上帝显灵了,从天上降下如雨的“吗哪”,一种乳白色的圆形食物,味道甘美赛过奶酪面包,耶和华的子民得救了。离奇的神话故事并非空穴来风,经近代学者考证,这吗哪原来是中东西奈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一种水晶体样的树脂。

眼下我宁愿相信荒诞不经的神话。这么说,上帝也要在我身上显灵,救拔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既然如此,我欣然接受。思路嘎然终止,他的右手伸向左边腰胯,抽出了一把刀。

这刀半尺多长,由一截大号木工锯条打磨而成。刀体三四公分宽,三毫米上下薄厚;尖端呈30度锐角,单边开刃形成副刀口,笔直向下倾斜,与主刀口成150度钝角,结合部不带过渡圆弧,边角生硬犀利。钢体锋刃淬火,两侧刀面当中各有一道放血糟,原始锯齿为刀背,犬牙交错状。两块见棱见方的T形木块左右夹住刀体,由螺丝螺母固定,构成结结实实的护手和刀柄。

几年来,作为监狱矿场的劳改标兵,牛马般好使唤的他逐渐赢得了狱方的信任,按照奖惩条例被恩赐了某些特殊待遇,伙房、木工间、图书室等部门缺人手了,常常被叫去打杂帮工。不用风吹日晒事小,重要的是这些地方满是他搜寻的东西,现在天赐良机,他心中窃喜,于是加倍地勤学苦干任劳任怨,从早到晚脏活重活抢着干,将自己生生变成了一匹被蒙上眼睛套上磨盘的骡子。效果自然不言而喻,分派到哪儿都大受欢迎,只除去一个人 ─ 他的木工师傅阿木。

老阿木小七十了,当他大伯富富有余。身子板倒还硬朗,就是满脸爬满了横七竖八的车道沟,一幅浓缩的荒原景象,又象是蒙着一块乌黑油腻,被揉成了一团的抹桌布。抹桌布上半部雕刻着三道深深的横向沟壑,上面两条是额头纹,最下面一条为连成一线的眯缝眼睛,两道阴冷的光不时从里面射出来,让他一照面就不寒而栗:这老头决非善类,得格外小心伺候。

阿木顽石样沉默,孤僻得如一头被赶出了群体的老狼。平日里公事公办冷若冰霜,从没赏他一丝笑脸,更不要说聊家常套近乎了,碰上他偏偏又是个天生不会拍马屁的,二人的关系也就一直犯冲。阿木钉是钉铆是铆,监管得他没半点脾气。碰到后
勤科长下来检查工作,给他的评语最多就俩字 ─“凑合”。可恨在这木工间宝库,除了顺手牵羊几颗有用没用的钉子,他没有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挫折得十分痛苦,不由暗暗诅咒这老不死的冷血动物。

这天,他无意发现车间簸箕里冒出来几截断锯,一时间,巨大的狂喜突袭了他的脑袋:眼下正值严冬,春天正悄然逼近。卧薪尝胆七八个寒暑,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一件得心应手的家伙了,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目送着窗外的阿木慢吞吞走进茅房,大院里冷冷清清不见一个人影,他飞转身,冲过去抓起最长的一截锯条,拉下电动砂轮闸门,强压着剧烈的抖动,两只手凑上去,刹时电光石火、金星四溅 ─ 三分钟,只要三分钟!

马达的轰鸣将他送入前所未有的亢奋,完全忘乎所以了。当房门“吱呀”一声,阿木幽灵似出现在门口,他浑身上下一振,双手僵持在半道,回过头去,四只眼珠子同时惊愕得爆出来 ─ 人赃俱获,完蛋!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他眼前一黑,一组电影镜头闪电式掠过:他双脚一蹬,饿虎扑食窜上去,一道白光划过,赤红的钢条已直直送进对方那张大的嘴巴,鲜血喷向空中.....

呼 ─ 他吐出一口长气,直愣愣钉在原地,失魂落魄,两只绷紧的胳臂耷拉下来,选择了坐以待毙。

他至今仍然不能相信接下来的一幕:阿木的失态只持续了几秒钟,随即,他收拢鹰样的目光,低垂下眼皮,慢腾腾随手关门、进屋、脱帽,再没给他一个正眼,象是里面根本就没他这人。阴沉着脸一声不吭,走过来,经过他身旁,自桌上拿起自己的烟袋锅,转身,不紧不慢步出房门,于屋檐下的台阶上蹲下来,冲着满天大雪吞云吐雾起来。

接下来三天,阿木在风雪中抽了十几袋烟,心照不宣替他望风,让他从容完成了这把刀 ─ 坚固锋利,质量绝对一流。完工时,他兴奋得直想给自己一刀试试。做刀干什么,逃跑、防身还是报私仇?阿木从来没问,他也就没有机会解释,精心编好的故事没能派上用场。他很想好好酬谢一下师傅,却始终什么也没说,更不知道该怎么做。除了闷头干活,两人的话愈发少了。

阿木是二月底去的,这个冬天没能熬过。头天晚上还好端端的,象往常那样,蹲在屋檐底下的台阶上,冲着血红的夕阳闷头抽烟,一直抽到满天漆黑,烟袋锅子还星星闪闪的,磷光鬼火一般.....

天才蒙蒙亮,他被一阵人喧马嘶吵醒,趴上铁窗,只见老人缩在自己的那条破棉被里,头脸遮盖得严严实实,两只乌黑巴焦的脚丫子露在外边,横着被抬出木工间,径直上了等在门口的驴车,给拉去几里外的监狱墓地。

小道消息谣传阿木是自己上的吊,狱方的正式公告是心肌梗塞。有人说他是复员军人,早先作高级狱卒,后来犯了政治错误被贬职成了工人阶级;也有的说他原先也是囚犯出身,是这座班房的的建国元老,刑满后被强制留了下来。人已经没了,这些都不重要了。沙漠监狱里死个把人,新闻时效最多三五天,更何况死的是个老家伙,不死才是新闻。

他不晓得师傅的真名实姓叫什么 ─ 后悔当初没问问,在世上可有什么亲人,有的话在哪里。背地里,他想为师傅哭一场,一个人死了,至少该有一个活人为他哭两声。于是偷偷跑去墓地,在师傅坟前跪了半晌,一门心思想大哭一场,努力试了几下却不成,挤不出一滴眼泪来,比哭出来还难受,只得作罢。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眼泪,荒漠上的水分总是那么贫乏。他知道的是:自己不能象师傅这样过一辈子,监狱坟场不是他人生的目的地,不是!

眼下有了这刀,他感到从骨头到血液凭添了一股刚猛。文明世界的武器将他与原始野兽区分开来,必要的话,这刀可用来刺瞎天山雪豹的眼睛,割开荒原狼的喉咙。他明白自己有点自欺欺人,同时也更明白,过于理智是对自我的犯罪。

第  1 幅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2 08: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2  

“这吗哪原来是中东西乃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一种水晶体样的树脂。”

这句有错字吧?请再看看。

我怎么认为这吗哪就是蘑菇。菌丝体在雨后快速生长,蘑菇能喂饱人的。


2006-7-12 14: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3  

“老阿木小七十了,当他大伯富富有余。身子板倒还硬朗,就是满脸爬满了横七竖八的车道沟,一幅浓缩的荒原景象,又象是蒙着一块乌黑油腻,被揉成了一团的抹桌布。抹桌布上半部雕刻着三道深深的横向沟壑,上面两条是额头纹,最下面一条为连成一线的眯缝眼睛,两道阴冷的光不时从里面射出来,让他一照面就不寒而栗:这老头决非善类,得格外小心伺候。”

这段描述很细。本人就不会。


2006-7-12 14: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eyourlight


#4  

这吗哪原来是中东西乃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西奈高地

他被一阵人喧马撕吵醒--->人喧马嘶

这个老木工师傅的形象写得挺好, 怎么你笔下的人都这么"(残)酷"


2006-7-12 14:23
博客   编辑  引用

seeyourlight


#5  

那本中英对照的圣经是写: 西乃山


2006-7-12 14:32
博客   编辑  引用

章凝

#6  

人喧马嘶改过来了,还是用“西奈高地”。
照片上的那个少女不残酷。
谢谢!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09: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6-7-12 03:18 PM:
“这吗哪原来是中东西乃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一种水晶体样的树脂。”

这句有错字吧?请再看看。

我怎么认为这吗哪就是蘑菇。菌丝体在雨后快速生长,蘑菇能喂饱人的。

真倔!

你自己再读读:原来是中东西乃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

应该改成:原来是中东的西奈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2006-7-19 10: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8  

“西乃高地”已经改成“西奈高地”,那个“的”字不需要。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10: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pbxie

#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7-12 01:36 PM:
这刀半尺多长,由一截大号木工锯条打磨而成。刀体三四公分宽,三毫米上下薄厚;
尖端呈30度锐角,单边开刃形成副刀口,笔直向下倾斜,与主刀口成150度钝角,结
合部不带过渡圆弧,边角生硬犀利。钢体锋刃淬火,两侧刀面当中各有一道放血糟,
原始锯齿为刀背,犬牙交错状。两块见棱见方的T形木块左右夹住刀体,由螺丝螺母
固定,构成结结实实的护手和刀柄。
..

锯条很薄,不知道好不好磨两道放血槽?


2006-7-19 11:5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0  

好问题!

写时研究过自己家、朋友家的两三根木锯锯条,的确很薄。当中开比较浅的血槽,并使左右血槽不对称,应该是可能的。现在再想想,应该去看看木锉,可能是更理想的道具。

谢谢!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pbxie at 2006-7-19 12:57:
锯条很薄,不知道好不好磨两道放血槽?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19 12: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况也

#11  

我也觉得木工锯条太薄,改成刀,即使只有半尺长也使不出多大力,削苹果可以。另外锯条用钢应该是很硬很脆的,两边开血槽恐怕不可能。俺小学时在校办工厂也做过一把刀,一块不锈钢边角料在砂轮机上打磨出来的,再用手锉在台虎钳上磨平,然后机油淬火,也有血槽,刀柄用金色铜铆钉装饰,只是太厚了,削苹果都不行。

很欣赏小说中这些细节描写,使得情节读来更真实。


2006-7-19 19: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2  

小时候曾用钢筋做匕首,铁丝和自行车链条做火枪,小口径子弹壳灌入铅作子弹,十米外将厚门板几乎击穿,但只试射过一发,再没动用。

看来锯条做刀不是很好,改写时将换为淘汰的大号木锉。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况也 at 2006-7-19 20:18:
我也觉得木工锯条太薄,改成刀,即使只有半尺长也使不出多大力,削苹果可以。另外锯条用钢应该是很硬很脆的,两边开血槽恐怕不可能。俺小学时在校办工厂也做过一把刀,一块不锈钢边角料在砂轮机上打磨出来的,再用..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7-20 13:3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兰若

#13  

你们可真有时间,羡慕中。。。。俺一看中篇长篇就闪了。。。


2006-7-20 13:38
博客  资料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4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24 20: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5  

八、

天色还没黑透,依然算黄昏。他爬上一座二三十米高的新月形沙丘,正准备沿着它柔和的脊背走下去,一眼瞥见前方斜坡上有一堆阴影﹕噢,一株植物,确切说,是一棵树。以前的书本,现在的切身经验都告诉他,沙漠里虽说荒无人烟,却不是寸草不生,鸟飞不过虫豸绝迹,恰恰相反,这里的动植物甚至可称丰盛。

他连蹦带跳着奔过去,借着地平线下落日的残照,上下左右打量着这树﹕它足有一人半高,枝桠丛生呈灌木状,灰头土脸其貌不扬,毫无大树神木的气象。躯干深褐色,枝条长而纤细,刚柔并济微微低垂,随风悠悠摇曳着,兼具青柏的庄重、杨柳的飘逸。透过那灰黄蒙蒙的面纱,浅蓝淡绿的叶片细细密密,宛若层层鱼鳞环绕依附于枝茎上。荆条的顶端星星点点,穗状序列成圆锥形,没有樱花娇艳,比腊梅更清瘦,一丛丛淡淡粉红色的小花开得正热烈兴旺。

啊,小红花,这不是沙漠生命的象征柽柳吗?!当年在上海植物园观赏研习过。因为她独树一帜的红花,不毛荒漠中的一道奇景,柽柳又叫红柳、西河柳。柽之名最早见于《诗经﹕大雅》“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形容先人荜路褴褛开荒造地的景象。柽柳其实不是柳,而是自成一科。作为一种特立独行的常绿乔木,她喜阳不喜阴,既耐酷暑,又耐严寒,抗风沙、干旱、盐碱和瘠薄。

根系强悍,坚韧不拔,盘根错节钻入地下,深度和广度数倍于表面高度。风卷流沙掩埋她一层,她就迅速再生长一节,水涨船高,始终傲立于滚滚黄沙之上,将戈壁滩牢牢地踩在脚下。生命力顽强得犹如无机物,黄河上下大江南北,远至生命的禁区柴达木盆地,随意插到哪儿就蔚然成活在那块土地,高原大漠更是她的故乡乐土。其枝叶还是一味不广为人知的中草药呢,有疏风利尿、解表解毒之功效,主治风疹哮喘、风湿痹阻、关节骨痛等多种疾病,据说疗效相当不错,《本草纲目》上都有记载。

想到这他不觉有些激动,眼前那灌木丛的形象也顿时高大起来,思绪一溜烟奔跑起来,一时竟煞它不住﹕

几千年前,犹太先知摩西带领成千上万的以色列人逃出埃及,脱离残暴法老的奴役。在返回故乡迦南的路上,于沙漠中断水断粮,陷入了绝境。这时上帝显灵了,从天上降下如雨的“吗哪”,一种乳白色的圆形食物,味道甘美赛过奶酪面包,耶和华的子民得救了。离奇的神话故事并非空穴来风,经近代学者考证,这吗哪原来是中东西乃高地随处可见的红柳树的分泌物,一种水晶体样的树脂。

眼下我宁愿相信荒诞不经的神话。这么说,上帝也要在我身上显灵,救拔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既然如此,我欣然接受。思路嘎然终止,他的右手伸向左边腰胯,抽出了一把刀。

这刀半尺多长,由一截大号木工钢锉打磨而成。刀体三四公分宽,三毫米上下薄厚﹔尖端呈30度锐角,单边开刃形成副刀口,笔直向下倾斜,与主刀口成150度钝角,结合部不带过渡圆弧,边角生硬犀利。钢体锋刃淬火,两侧刀面当中各有一道放血糟,原始锯齿为刀背,犬牙交错状。两块见棱见方的T形木块左右夹住刀体,由螺丝螺母固定,构成结结实实的护手和刀柄。

几年来,作为监狱矿场的劳改标兵,牛马般好使唤的他逐渐赢得了狱方的信任,按照奖惩条例被恩赐了某些特殊待遇,伙房、木工间、图书室等部门缺人手了,常常被叫去打杂帮工。不用风吹日晒事小,重要的是这些地方满是他搜寻的东西,天赐良机,他心中窃喜,于是加倍地勤学苦干任劳任怨,从早到晚脏活重活抢着干,将自己生生变成了一匹被蒙上眼睛套上磨盘的骡子。效果自然不言而喻,分派到哪儿都大受欢迎,只除去一个人 — 他的木工师傅阿木。

老阿木小七十了,当他大伯富富有余。身子板倒还硬朗,就是满脸爬满了横七竖八的车道沟,一幅浓缩的荒原景象,又像是蒙着一块乌黑油腻,被揉成了一团的抹桌布。抹桌布上半部雕刻着三道深深的横向沟壑,上面两条是额头纹,最下面一条为连成一线的眯缝眼睛,两道似老狼又似老狐狸的光不时从里面射出来,让他一照面就不寒而栗﹕面由心生,这老头决非善类,得格外小心伺候。

阿木顽石样沉默,孤僻得如一头被赶出了群体的老公猴。平日里公事公办冷若冰霜,从没赏他一丝笑脸,更不要说聊家常套近乎了,碰上他偏偏又是个天生不会甜言蜜语的,二人的关系也就一直犯冲。阿木钉是钉铆是铆,监管得他没半点脾气。碰到后勤科长下来检查工作,给他的评语最多就俩字 —“凑合”。可恨在这木工间宝库,除了顺手牵羊几颗有用没用的钉子,他没有任何自由发挥的空间,挫折得十分痛苦,不由暗暗诅咒这老不死的冷血动物。

这天,他无意发现车间簸箕里冒出来几截断锉,一时间,巨大的狂喜突袭了他的脑袋﹕眼下正值严冬,春天正悄然逼近。卧薪尝胆七八个寒暑,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一件得心应手的家伙了,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目送着窗外的阿木慢吞吞走进茅房,大院里冷冷清清不见一个人影,他飞转身,冲过去抓起最长的一截锉条,拉下电动砂轮闸门,强压着剧烈的抖动,两只手凑上去,刹时电光石火、金星四溅 ─ 三分钟,只要三分钟!

马达的轰鸣将他送入前所未有的亢奋,完全忘乎所以了。当房门“吱呀”一声,阿木幽灵似出现在门口,他浑身上下一振,双手僵持在半道,猛地回过头去,四只眼珠子迎头相撞,同时惊愕得几乎要爆出眼眶 ─ 人赃俱获,完蛋!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他眼前一黑,一组电影镜头闪电式掠过﹕他双脚一蹬,饿虎扑食窜上去,一道白光划过,赤红的钢条已直直送进对方那张大的嘴巴,鲜血喷向空中.....

呼 ─ 他吐出一口长气,直愣愣钉在原地,失魂落魄,两只绷紧的胳臂耷拉下来,选择了坐以待毙。

他至今仍然不能相信接下来的一幕﹕阿木的失态只持续了几秒钟,随即,他收拢似老狼又似老狐狸的目光,低垂下眼皮,慢腾腾进屋、关门、脱帽,再没给他一个正眼,像是房间里根本就没他这人。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径直走过来,经过他身旁,自桌上拿起自己的烟袋锅,转身,不紧不慢步出房门,于屋檐下的台阶上蹲下来,冲着满天大雪吞云吐雾起来。

接下来三天,阿木在风雪中抽了十几袋烟,心照不宣替他望风,让他从容完成了这把刀 — 坚固锋利,质量绝对一流。完工时,他兴奋得直想给自己一刀试试。做刀干什么,逃跑、防身还是报私仇?阿木从来没问,他也就没有机会解释,精心编好的故事没能派上用场。他很想好好酬谢一下师傅,却始终什么也没说,更不知道该怎么做。除了闷头干活,两人的话愈发少了。

阿木是二月底去的,这个冬天没能熬过。头天晚上还好端端的,像往常那样,蹲在屋檐底下的台阶上,冲着血红的夕阳闷头抽烟,一直抽到满天漆黑,烟袋锅子还星星闪闪的,磷光鬼火一般.....

天才蒙蒙亮,他被一阵人喧马嘶吵醒,趴上铁窗,只见老人缩在自己的那条破棉被里,头脸遮盖得严严实实,两只青筋暴露乌黑巴焦的脚丫子撂在外头,横着被抬出木工间,径直上了等在门口的驴车,给拉去几里外的监狱墓地。

小道消息谣传阿木是自己上的吊,狱方的正式公告是心肌梗塞。有人说他是复员军人,早先作高级狱卒,后来犯了政治错误被贬职成了工人阶级﹔也有的说他原先也是囚犯出身,是这座班房的建国元老,刑满后被强制留了下来。人已经没了,这些都不重要了。沙漠监狱里死个把人,新闻时效最多三五天,更何况死的是个老家伙,不死才是新闻。

他不晓得师傅的真名实姓叫什么 — 后悔当初没问问,在世上可有什么亲人,有的话在哪里。背地里,他想为师傅哭一场,一个人死了,至少该有一个活人为他哭两声。于是偷偷跑去墓地,在师傅坟前跪了半晌,一门心思想大哭一场,努力试了几下却不成,挤不出一滴眼泪来,比哭出来还难受,只得作罢。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眼泪,荒漠上的水分总是那么贫乏。他知道的是﹕自己不能像师傅这样过一辈子,监狱坟场不是他人生的目的地,不是!

眼下有了这刀,他感到从骨头到血液凭添了一股刚猛。文明世界的武器将他与原始野兽区分开来,必要的话,这刀可用来刺瞎天山雪豹的眼睛,割开荒原狼的喉咙。他明白自己有点自欺欺人,同时也更明白,过于理智是对自我的犯罪。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24 20: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