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尹胜: 莫言文代会讲话的背后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hesunlover

#1  尹胜: 莫言文代会讲话的背后

莫言文代会讲话的背后

尹胜


莫言在最近召开的第八次文代会上说,“刁总书记关于文艺的谈话能够让很多文艺工作者感到:读到会心处想拍案而起,有心领神会之感,感觉到很多我们心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就被他用非常精辟的话语概括出来了。我们,这都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是一个内行。刁总书记是我们的读者,也是我们的朋友,当然也是我们思想的指导者”。

看到莫言先生这段话,着实让人发笑,“读到会心处想拍案而起”,这是何等的悖逆常理?!既然你读得如此会心快意,为何还要拍案而起发起愤慨来?!幸好后面还有“我们心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就被他用非常精辟的话语概括出来了”的补充,否则我以为他莫言先生反了他了。作为普通人也就罢了,而作为一个作协的高官和知名作家,并且还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居然因为把拍案叫绝说成了拍案而起,这的确是一件幽默至极的事情。

这段话的确令人作呕,一幅颂圣奴才的嘴脸耀然浮现于眼前,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把他和诺贝尔奖相联系。此时此刻,我很想知道他的那些粉丝们,还有给他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的老头们,他们会是什么感受?对于我来说,的确有吃了苍蝇的感觉。莫言从此以后,我们完全可以赐他一个雅号:莫公公是也。其实,在中国这个国度,所谓的文艺联合会这个官僚机构,所谓的文艺家,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一群精神太监,甚至于连太监都不如。原因就在于,太监只是身理的阉割和缺陷,而文艺家协会呢,是精神、思想和灵魂的阉割和缺陷。

一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居然自己说,一个政客来指导是他的思想指导者,我拿手机看看了这的确是公元2016年,二十一世纪,确凿不是一百年前。从这段话,我们可想而知莫公公的人格精神连奴隶社会都不如,而其思想则完全是传统的奴隶思想,甚至我们也可以说成邪恶也是毫不为过的。这种舌头丈八的舔颂言辞,我们实在是有理由对其百般质疑和万般批判。就他所说的博览群书的刁近平,他的一长串书名,我只说他如果真的读过孟德斯鸠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搞言论罪。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明确论及,语言是不能罗罪的,因为语言并不能构成罪体。语言只是我们表达出来的思想,如果思想是有罪的,那么那些没有说出来的思想更多。如果他读过托马斯●潘恩的《常识》,那么就应当知道“就算政府是必要的存在,那么它也是恶的事实”。然而从他的所作所为的现实和事实来看,这读书的人,如果不是一个说谎者,就是一个虚伪者,道德败坏,人格卑劣猥琐,并且极为野蛮粗暴。而莫言却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我生怕他还给添上一个排比“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所有的奴才的都有一个当主子的梦想,所有的奸臣佞人都有对正义和勇敢的期盼,这是人的基本良知。莫言先生虽然是文联高官,但必定还是一个作家,我们可以质疑他的道德,但无法质疑他的智商和情商。而一个智商和情商都不存在问题的人,是什么使他丧失了基本的是非判断的,使他他如此卑躬屈膝,扭曲自己的人格和丧失做人最起码的良知呢?

我想这有三个可能:

第一种可能,就是这种在体制内混文联的,那就是一个官场,并且是被这种体制天然赋予了吹鼓手的使命。也就是说,凡是文联的文艺家只是党国豢养的一群欺人、骗人、愚人的奴才。他们绝大部分人愿意在这个体制中栖身,自然也就具备了奴才的秉性。,只要能讨得主子的欢心,什么恶心的话他们都能说。古有马致远,前有郭沫若,也不少他一个莫言莫公公。

第二种可能:这两年大抓大判,中国的政治风雨飘摇,奴才们又习惯相互拉帮结派的恶斗,莫言就趁此大好时机,不惜恶心自己也恶心他人,对刚成为了核心的刁近平就进行大舔大吹,以其寻求一个人身安全。

第三种可能:就是在会前有人“通知他”、“提醒他”,比如说他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影响大,必须要在会上做出政治立场的表态,否则……尽管莫言妙笔生花、阅尽世事,但他无论如何也只是一介书生,什么晚节名节都可以不顾,因为自身和家人的安全要紧,所以,他别无选择才有了这番让人反胃的文代会发言。

除此三种可能,我想不到还有别的可能。这三种可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恐惧,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违心的去颂扬他人,更何况一个举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呢!因为恐惧,奴颜媚骨也是装出来的,因为恐惧不得不说假话,因为恐惧别无选择。这就是中国几千年来的关键问题,权力独大到可以剥夺所有人的一切,没有任何组织与力量能够制约和抗衡。

就莫言这段话的背后,事实上深刻的折射了中国的政治走向,已经趋于极权和崩溃、动荡的边缘。当权力拥有者开始封锁言论的时候,那么也就是他打算做一切坏事的时候;当权力拥有者肆意剥夺人们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自由权利的时候,接下来就是剥夺人们的一切权利,甚至包括你生存的权利。现实里的中国,封锁思想和言论在这两年里日益疯狂和猖獗,这充分说明,中国的动荡和崩溃就要即将发生,我们的生命和自由也将越发危险。我希望很多人应该明白这一点,不要心存任何的侥幸,能走则走,不能走除了成为当权者的马前卒那就是只有抗争,或者是像绝大多数人一样任人宰割,存在于永无尽头的绝望之中。

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43197/article-268338.html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7-1-23 19:5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