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转载] 巴尔的摩的前世今生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hesunlover

#1  [转载] 巴尔的摩的前世今生

巴尔的摩的前世今生

hysonchen

巴尔的摩:走向安全的海港城

美国《世界日报周刊》No.1703 文、圖/陳旭 November 6, 2016

记忆中,若按城市犯罪率排名,总是底特律第一,巴尔的摩第二,今年一看变天了。新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公布的全美最危险城市名单中,离笔者最近的美国大城市是巴尔的摩,也是笔者女儿上医学院的地方。巴尔的摩市今年「退步」到第7名,这种退步对我们来说显然是个好消息。

能感受到的不安全

前年圣诞节前的一天傍晚,女儿打来电话,说她住的房子被贼破门而入。她的住处在学校附近,还算是蛮好的小小区,头两年相安无事。她的室友发现后也没敢进门,赶紧打电话报警。几个穷学生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被偷走两部笔记本电脑。我赶紧开车去看看,想把砸坏的门暂时修理一下,能过上一夜再说。

大约到晚上10点,叮当的鎯头声显然惊动了隔壁邻居,我可以想象他是克制住火气,开门想抱怨干嘛这么晚了还在扰民。我只好抱歉,并解释门被小偷砸坏了,得先修理一下。邻居赶紧说他有很多工具,要什么他就去拿。当夜只是先把门修到能关上,再留下我们家小狗做兼职保安,第二天赶紧换新门、新锁,再加装报警器。

因此,巴尔的摩市的治安改善,对民众来说是特别好的消息。虽说巴尔的摩没有像一些外界传言的那样可怕,只要你别去那些治安不好的地方,远离毒品和毒枭,多数人也过着正常的生活。不过,巴尔的摩依旧是全美最危险的城市之一。

女儿前几周正轮到医院的创伤科实习,半夜会被枪伤急救通知叫醒,送进来的多是贩毒引发枪战的受伤者。这样的夜晚,巴尔的摩不少人又该是个不眠夜。当年美国打伊拉克战争,许多医生上前线前都在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创伤急救中心做培训。所以这里的创伤科远近闻名,上空经常有直升机盘旋,从附近各地送来受伤者。把受伤者中小孩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成人则送到马里兰医学院创伤急救中心,大概已是这里救护车的常规线路。

近些年,巴尔的摩最受关注的是非裔青年弗雷迪‧葛雷(Freddie Gray)死亡事件。因私藏弹簧刀被巴尔的摩警察局拘留,在押送期间,葛雷因脊髓和喉头受伤陷入昏迷,被送往创伤中心接受救治无效,最终于2015年4月19日不治身亡。

葛雷的死引发了一系列非裔的抗议和骚乱。2015年4月25日,巴尔的摩市中心的一场大型抗议演变成暴动,造成34人被捕,15名警察受伤。在葛雷葬礼举行的4月27日,骚乱升级,愤怒的非裔攻击警车,烧毁商店。马里兰州长宣布巴尔的摩进入紧急状态,出动马里兰州国民警卫队全城戒备,才平息了这场动乱。

美国国歌诞生的地方

巴尔的摩市建立于1729年,曾是第二大美国外来移民的入口港。1812至1815年美英之间又爆发战争,也称为第二次独立战争,1812年6月18日美国正式向英国宣战。到1814年英国军队在攻克华盛顿后,继续北上进攻巴尔的摩。9月13日,英军向巴尔的摩港口的麦克亨利要塞进攻,受到了巴尔的摩美国守军顽强的抵抗。

35岁的美国律师弗朗西斯‧斯科特‧凯伊(Francis Scott Key)当时正就释放一名美国人与英国人进行谈判。而英国人怕他知道的太多,干脆把他监禁在了一艘离岸八哩的船上。1814年9月13日的雨夜,凯伊在船上目睹了英军进攻巴尔的摩港的麦克亨利要塞(Fort McHenry)的过程,他看到英军密集离膛的炮弹犹如雨点般倾泻而下的场景。夜幕降临,天空变成血红的颜色,他觉得麦克亨利要塞美国人恐怕守不住了。然而,当第二天到来,黎明的曙光驱散硝烟时,凯伊看到麦克亨利要塞上升起的不是英国国旗,而是美国星条旗。

凯伊被他眼前的情形深深打动,以至于思如泉涌,提笔写就一首诗歌。随后被发现这首诗的格律绝妙地符合了一首广受欢迎的英国小曲的曲调而广为传唱。人们便将其称之为《星条旗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在几个星期之内,它就被全美国上下各大纸媒纷纷刊载。这首歌深受美国人民的喜爱,很快就传遍全国各地,1931年被正式定为美国国歌。

1840年巴尔的摩是当时美国的第二大城市,1844年5月24日,由华盛顿向巴尔的摩发出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份电报,可以想象当年巴尔地摩的繁华和工商业地位。1876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University)成立,随后建立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成了这座城市另一张亮眼的名片,几乎年年都被评为全美最佳医院。

繁华退去 罪恶袭来

1950年高峰时期的巴尔的摩市有95万人口,1970年代后人口就逐渐下滑,随着制造业、航运和轨道交通萧条,巴尔的摩经济滑坡。例如,美国第二大钢铁企业伯利恒钢铁公司撤离,不仅许多工人失业,也影响到更多的边际产业的破产和出走。带来的是失业率升高,治安恶化,导致更多的人口搬离巴尔的摩市。

目前巴尔的摩市人口维持在62万左右,排行全美第29大都市。也就是说与人口高峰时相比,人口流失了大约三分之一,市内留下许多无人居住的「鬼屋」和更大比例的等待救济的贫困失业人口。

大量空置的房屋不但不是城市的资产,反而成了城市的累赘。经济不景气,房东依然每年需要缴纳房地产税。在不好的小区,就算能把房子租出去,却可能很难收到租金,对于那些已不在乎信用变坏的房客,赶走他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相当时间的法律处理过程。美国这样历史短暂的国家,百年建筑就是文物了,大批上了「年纪」的旧房子还可能被列入城市历史建筑保护范围,须要修旧如旧,用相同的材料,保持相同的结构。这无疑又增加了许多修善费用。市政府早已穷得一塌糊涂,根本没钱补贴,修不起,也拆不得。据说极端的房东甚至有人冒着被控纵火的危险,偷偷地把自己房子烧了,这样至少还能从保险公司得到点理赔。大批的空房就只能钉死大门窗户,任凭风吹雨淋。唯有等待房屋自然倒塌,那就没有任何人的过错了。这在今天寸土寸金的中国大城市的人,实在难以想象。

曾经风光秀美、繁荣热闹的都市,繁荣退去就渐渐地蜕变成了毒品泛滥、凶杀频发的犯罪之都。与此同时,环绕巴尔的摩市周边的巴尔的摩县(Baltimore County)的人口却有所增长,而西南边的霍华德郡(Howard County) 的人口则增长更快。近些年,富裕的霍华德郡一直被评为美国最宜居的地方,其排名一直名列前茅。地理位置的优势,安全的小区,优质的学校,更让大批亚裔争先恐后地迁入。

巴尔的摩市政府也想有所作为,曾经下决心要对犯罪以零容忍的态度。根据《巴尔的摩太阳报》的报导,2005年严打,在这个大约60多万人口的城市,一年就逮捕了10万8447人次,法院根本无法在24小时内过堂庭审,拘留所人满为患,只得释放。这种恶性循环,不但没使治安改善,反而促成了巴尔的摩非裔居民和警察部门之间仇恨加深和关系紧张。当人们检讨为什么弗雷迪‧葛雷案会引发大规模非裔暴动时,历史积累的警民仇恨是重要的因素。

我们还是以弗雷迪‧格雷居住的巴尔地摩市Sandtown-Winchester(这里简单翻译成圣危) 小区为例来看看这里的周围环境。

巴尔的摩市非裔居民占63%,圣危区97%是非裔,而且绝大多数是出生在美国本土,在美国长大英文为母语的美国非裔。2012年的数据显示:年龄16-64岁的人群中,失业率52%;三分之一以上是单亲家庭;30%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下;四分之一的年青人有过被警察逮捕的经历;15-19岁少女的生育率是美国同龄少女生育率的四倍以上;25岁以上成年人中仅有25%的人拥有正式的高中毕业文凭。

在全民义务高中教育的美国,如此低的高中毕业率,可以想象这里学校里的次序。有意思的是在人口统计报告中,圣危区的人口中有66%的人口有高中学历。其实,更多人是后来通过GED辅导完成的成年高中同等学历,其中相当部分人是在监狱里获得的高中同等学历。

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本来找到工作的机会就不多,再有被警察逮捕纪录,就更难找到一份安定的工作。相反,这些人就更容易走上黑道谋生。女儿每年也都为这些低收入小区做义工,辅导小孩功课。这些孩子中也有不少天资很好的聪明小孩,只是他们成长的环境,总是让人担心他们长大后是否又会误入歧途。

腐败疑云 市长下台

2007年11月6日,53岁的非裔女性希拉‧狄克森(Sheila Dixon)当选为巴尔的摩市市长,这是巴尔的摩市的首位非裔女性市长。狄克森曾是公立学校教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硕士学位,步入政坛后,在市议会任职20年,其间当任议长7年,2007年又成功当选第48届巴尔的摩市长。她致力于改善巴尔的摩市治安,并推动城市向医疗服务和会展旅游转型,政府希望透过税收优惠等措施吸引如希尔顿大酒店等落户巴尔的摩市,促进城市会展旅游业的发展。

不过,两年后狄克森市长就被爆出腐败丑闻,遭到马里兰州调查局起诉。检方指控的大多数事情,或许在中国人看来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例如礼券被私用,不过几百美元的金额。最大的疑点是这位还蛮有姿色的离异官员与开发商前男友不清不楚的关系。她与声称与妻子已分居的前男友多次出游,入住的豪华酒店等费用自然都是男友承担。检查机关还突击抄了她的住处,获得前男友赠送的两千元的皮草大衣,大几百元高档皮鞋等礼物。情人出游送点礼物也不算什么大事,问题是这位开发商男友在巴尔的摩市政工程竞标时屡屡中标,还得到政府的减税优惠,这就招人眼红和质疑。虽说她男友实施工程中常常都优先照顾巴尔的摩下层劳工群体,在贫穷民众中口碑还不错,可牵涉腐败那是大是大非问题。虽然这种事调查起来很费周折,但反对党更会穷追不舍。

最后狄克森市长扛不住了,2010年1月6日递出了辞呈,这是作为与检方妥协的部分条件,结束了她三年的市长生涯,达成和解,检方拆诉。

不朽的城市 发展潜力大

巴尔的摩是紧邻切萨皮克海湾的港口城市,对于建国仅有两百多年的美国来说,算是有很深的历史文化沉淀了。其实巴尔的摩市的城市规画还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95和295号高速公路出口在进城前就可到达乌鸦队(Ravens)橄榄球场和金莺队(Orioles)棒球场。两大体育场可以共享停车场,城外的人看比赛汽车就不必进入市内添堵。每逢乌鸦队获胜,连路边乞丐都会高声报喜:「乌鸦队赢了!」乌鸦队赢得过两届超级杯橄榄球赛,获胜后那可是全城沸腾,欢呼游行,满街车上挂的都是乌鸦队的徽旗。

说到运动,要提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八枚金牌的游泳名将迈克尔‧菲尔普斯是在巴尔地摩出生和成长。这位到目前为止是史上获得最多奥运奖牌的运动员,在巴尔的摩也是麻烦制造者,酒驾、吸食大麻多起丑闻缠身,美国奥委会还对此发布声明:「我们对菲尔普斯近来的表现感到失望。菲尔普斯一直都是美国公民的榜样,甚至可以说他起到了表率作用。他应该知道自己肩上担负的责任,他应该利用自己的个人魅力来感染帮助其他人,尤其是那些年轻人。但是他却未能履行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好在迈克尔‧菲尔普斯认识到了自己犯了错误,并为自己的行为而向喜欢他的人道歉。

巴尔的摩有许多反映美国早期历史的文化珍品和纪念遗址,有「不朽城」之称。内港(Inner Harbor)是巴尔的摩市最吸引游人的区域,以前是码头,经改造成为观光娱乐和购物区。玻璃金字塔形状的国家水族馆,尤其夜间灯光下格外引人注目;科学中心,对青少年的科普教育是个好去处;还可以见到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设计的五边行巴尔的摩世界贸易中心大厦。至于美食,当然是海鲜,切萨皮克湾的蓝蟹可是肉鲜味美,做成的蟹肉饼(Crab Cake) 游客一定要尝一尝。

近来笔者偶尔进城,感觉巴尔的摩市的夜晚热闹了许多,尤其在内港到Fells Point沿水的一带,更多的居民和游客出来享受都市美好的夜晚。

想当年英国军队攻克了华盛顿后,却在巴尔的摩受阻,从此改变了这场战争的胜负走向。巴尔的摩是座不朽的城市,希望巴尔的摩市治安的一点点改善,是新一轮城市复苏的开始。但愿不久的将来,巴尔的摩会是最宜居的城市。

http://www.backchina.com/blog/256884/article-264556.html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6-11-20 21: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