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 得字补语杂谈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原创] 得字补语杂谈

我觉得补语很有意思,补语的句法结构是汉语的精髓,是决定汉语次序的枢纽。要点就是“动词+得”这个结构的不可分割性。掌握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要有:
1.S V O Vde+complement
2. O S V de+complement
3. S O V de+complement
4. S ba O V de+complement
5. O bei S V de+complement
学生用补语结构翻译英文句子的时候常常搞错词序。你只要告诉学生,看看英文,确定哪个是要谈的动作,确定哪个是对动作的评价,然后在脑子里或者纸上先产出不可分割的板块V 得+评价词(说得很好,跑得很快,写得很漂亮…),然后再安排其他成分。这时候,学生一般都能搞对。
我的语法理论是“V得补语”这个结构是实际上在句子中充当谓语成分。我叫它补语谓语,或者带补谓语。 所以我对含有补语的句子的成分分析是:主语+补语谓语+其他成分(其他成分的位置另说)
为什么这样说? 假如我们把句子看成是个生物体,那么句子由两部分构成,有生命部分和无生命部分。有生命部分(live part), 或者带电部分(electrified part),是表意部分,无生命部分是修饰用的。句子的疑问,否定,都是要落实到有生命部分。句子的有生命部分和无生命部分互相对立又互相转化。比如谓语动词是有生命的,但是出现助动词的时候,动词就死了。助动词取代动词成为有生命的,因此,句子的变化要落实到主动词上。这就是为什么英语里疑问句的构成要依赖助动词,句子的否定也加在助动词上。中文也一样。我吃饭,我吃饭吗? 我不吃饭。我能吃饭。我能吃饭吗?我能不能吃饭?(x我能吃不吃饭?),我不能吃饭(x 我能不吃饭 in the sense I cannot eat))
前边说V 得补语是不可分部分,实际上可以看作一个动词,充当谓语。由于它不可分,由于它只包含一个纯动词,那么要表示动词的宾语时,就得另外给这个宾语找地方。就出现前边各种句型。
句型一:主语+动宾+动补
句型二:主语+宾+动补
句型三:宾+主语+动补
这三个句型,深入研究后会发现,并非简单的宾语位移。句型三的前置宾语是有定的。句型一和句型二的中间宾语是无定的。有定的宾语是活的,无定的宾语是死的,只不过在句子中起修饰谓语的作用。换句话说,句型三的有定前置宾语是动词动作的接受者,而其他两个句型中的宾语不是动作的接受者,因为那两个句型只是对行为能力做出评判,而该行为并未发生。
举例说明:
他打篮球打得很好。他篮球打得很好。这两句均不描述一个具体发生了的行为,只是评论行为能力。
这场篮球他打得很好。这句话评论一个具体发生过的行为。
有的时候,无定的宾语也可以前置,但是那时处于一种特殊的语境下,用来表示不同能力的对比:
篮球他打得很好,中文他学得不行。 这句话和下边的意思,功能都一样:
他篮球打得很好,中文学得不行。
前置只不过强调行为能力的客体,语调上也有所表示。而“这场篮球他们队打得很好”中,“这场篮球”是话题。
再从英文的角度谈谈我的有生命的说法。
他打篮球打得很好。这里有两个“打”。传统的分析是:主谓宾补。 我的分析是主谓补。那么“打篮球”到底是什么成分?用英文可以这样解释这句话的意思:As for playing basketball, he is very good at it (i.e. he plays very well)。 所以这个“打篮球”指的是一件事,不是做事,是个名词性的东西。不可以说“他打这场篮球打得很好”,而要说“这场篮球他打得很好”,就是一个无生命词语和有生命词语的区别。

我这个理论,可否实证?我有个想法,就是利用神经科学,借助仪器,探测大脑皮层的变化。我的假说是,有生命词语和无生命词语的脑神经表现应该不同。本能上说,当我们说“他打篮球打得很好”这句话时,“打篮球”部分的感觉没有“打得不好”部分来的重要。你们体验一下?


2016-6-24 12: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  

不大懂文法。

觉得篮球句会是这样:他篮球打得很好?


2016-6-24 16: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